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00

  第1400章 结束

  “你把一部分白灯能量借给他们了?”

  黑死帝太过震惊,以至于祂高举镰刀,都忘记了劈砍。

  “不是一部分。”哈尔摇头道:“我把所有的生命之光都散播出去,所有人平分。

  哪怕你现在杀了我,也没任何意义了。

  杀了我一个,还有无数个。”

  “哈尔乔丹,我也是你的战友,伱不能厚此薄彼,只把力量分给Earth 人啊!”拉弗利兹嚎叫道。

  看他那悲痛欲绝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哈尔让他损失了大半家产呢。

  不过,这会儿感到不甘的人不止他一个。

  阿托希塔斯看着清一色的Earth 佬白灯Legion ,心里十分愤怒。

  “哈尔乔丹,给我white light 之力!我乃红灯之主,我比你的那些‘亲戚朋友’们更有资格成为savior !”

  他觉得哈尔就是在任人唯亲。

  “哈尔·乔丹,你拿了我的力量,还不愿意分一部分给我,你终于暴露了自己贪婪、卑劣的本质。”

  赛尼斯托更加不忿,若非被抽走生命之光时伤了元气,这会儿有气无力,他一定冲过去和“窃贼”哈尔厮打在一起。

  其实哈莉也想叫,因为她这会儿也一点white light 能量也没分到。

  只是她更理性,落在她身上的white light 是“自由”的,white light 能量不受束缚,它没被限定must 拒绝她,但它没有选择她。

  果然,哈尔朗声道:“各位,我并非把white light 交给某个人,而是将white light 撒遍全球。

  此时,至黑之夜战场上所有的‘warrior ’,都沐浴在white light 中。

  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公平的。

  就像绿灯戒指挑选继承人,white light 完全根据自己的意志来挑选白灯Legion 。

  这不是我的选择,但我很高兴、很自豪看到现在的白灯Legion 。

  他们都是经过生命之光验证的崇高之人,都是我的朋友。”

  这下哈莉忍不住了,“哈尔,你别扯淡了,连我都没被选上,谁有资格宣称选拔标准是‘崇高’?”

  卡萝尔也不忿道:“哈尔,我不在乎白灯、黑灯的能量,但你若用白灯的选拔标准来贬低我们,我绝不认同。”

  她既是灯主,也是Earth 人,与哈尔还是老情人,但她同样没被white light 选中。

  不仅是她,被拉来充当“Earth 生灵之red light ”的媚拉,也尴尬地站在一边。

  她比其他人都尴尬,因为除了卢瑟和稻草人两个恶棍,另外三位临阵选拔的灯侠——奥利弗、神奇女侠、闪电侠,都成了白灯。

  is it possible that 她和稻草人、卢瑟之流的恶棍,是同一个档次?

  “呃,哈莉,卡萝尔,你们”哈尔一阵无语,我不过是在安抚灯主的时候嘚瑟了两句,你们至于这么激动吗?

  “我不相信这是white light 的选择。”赛尼斯托大声道:“所有人都知道,我才是第一个被生命之光选中的人,我有天命。

  连我都没被选中,你还说你没作弊,还有脸把责任推到生命之光本身上?”

  对他哈尔就不用客气了,直接讥讽道:“你有个屁的天命,当时你若不使阴招把我撞飞,我早就和存在之灵融合。

  而且你和存在之灵融合的效果,所有人都看到了,除了帮黑死帝训练Blade Technique ,没任何作用。”

  “Earth 生灵之white light ”甘瑟从哈尔成为新任白灯之主就开始发呆,看到全部由Earth 超级英雄组成的白灯Legion ,眼中渐渐露出恍然之色,“so that’s how it is ,Earth 生灵之white light 并非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而是真正的生命之光。”

  想到这儿,他立即向着哈尔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我之前把预言的内容理解错了,并非用七灯戒指武装Earth 人。

  七灯合一虽然也能创造出white light ,但那white light 无法完美激活Earth 人特有的生灵之光。

  只有真正的white light ,和Earth 生灵的生命之光结合,才可以结束至黑之夜。”

  哈尔startled ,也不耽搁,立即向伙伴们呐喊道:“白灯Legion ,出击!”

  大超一马当先,飞到黑死帝跟前,双拳white light 莹莹,对着祂的脑袋就一阵疯狂输出。

  黑死帝举起镰刀,欲要劈砍。

  “sou! ”

  神奇女侠的真言套索射了过来,golden 的套索也裹上一层white light ,将祂的手臂紧紧勒住。

  闪电侠绕着祂疯狂拳击,快得看不到影子,一瞬间不知打出多少拳。

  还有绿箭、白鸽、超级小子and the others 也以自己的方式,对黑死帝展开围攻。

  “Ahhh ”黑死帝笼罩在a piece of while light 中,连动弹一下都无比困难,只能被动挨打,嘴里发出痛苦又愤怒的惨叫。

  一个呼吸过去,一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

  “Ahhh ”黑死帝依旧被群雄围攻,依旧在惨叫,但也仅仅如此。

  “怎么回事?”哈尔急了,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甘瑟,为什么no effect ?”

  “其实有效果,你们几乎将祂封印住了。”甘瑟道。

  哈尔叫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们永远这样打下去?”

  “你们继续打,让我好好想一想,预言不全,不好理解.嗯,让我和另外几位灯主商量一下,把各自的预言聚在一起,说不得能找到答案。”

  甘瑟一边说,一边用spirit strength 把另外几位灯主也拉入精神空间,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大家都很配合,就连阿托希塔斯也说出自己从“血预言”中看到的信息。

  “我看到的预言只与至黑之夜的开启有关,我知道黑手将是至黑之夜的关键,他是黑死帝连接主宇宙的纽带,咦”

  说到这儿,红灯之主心中一动,“会不会黑手也是结束至黑之夜的关键?”

  “血预言中怎么描述黑手的?”甘瑟问道。

  阿托希塔斯道:“当时威廉·汉德甚至不是超级恶棍。

  他只是个刚长大、处于人生十字路口的迷茫child ,没有沾染罪恶,未来有无限可能。

  我故意把能量棒留在现场,引导他踏上黑暗与堕落之路。

  血预言的核心就是他,说他是打开黑暗之门的钥匙。”

  “你脑子有坑啊!开启至黑之夜对你有什么好处?黑灯遇到红灯,不照样辣手无情?”卡萝尔骂道。

  ”Ai, 我对至黑之夜判断有误。”阿托希塔斯看了小蓝人一眼,“为了施展血预言,我付出巨大的牺牲。

  这么大的牺牲当然不是为了宇宙活人的未来,我只在乎如何让小蓝人遭报应。

  所以,我施展血预言时,预测的是‘毁灭绿灯Legion 和Guardian 的方法’。

  血预言给我的回复是‘至黑之夜’。

  然后我便全力推动至黑之夜的发生。

  比如,诱惑阿宾·苏,挑拨赛尼斯托对Guardian 的怀疑.”

  “你的血预言欺骗了你。”赛德道。

  “不,血预言完全准确!”阿托希塔斯古怪said with a smile :“现在来看看至黑之夜的结果,绿灯Legion 遭受重创,除了you two ,欧阿其余Guardian 全部遭到最惨烈的命运——被黑死帝折磨、侮辱,然后blood sacrifice 灵魂与血肉!

  对了,还有疤脸那个叛徒。

  她背叛了你们,你们毁于同伴的背叛

  hahaha ,还有比这更可笑、更凄惨的结局吗?”

  甘瑟和赛德两个小蓝人表情难堪,眼神黯淡。

  他们两个退出了Guardian 队伍,所以说,这次Guardian 可以称得上团灭。

  “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你对Guardian 的复仇。”哈尔anxiously said :“黑死帝还没死,想办法解决祂才是当务之急。”

  阿托希塔斯道:“不是我岔开话题,故意说复仇的事。我说威廉·汉德是关键,可有人不信我的血预言。”

  哈尔心中无奈,又转向哈莉,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小蓝人怎么说?”哈莉道。

  “他们正在研究每个色灯Legion 看到的预言,阿托希塔斯重点提到了黑手。对了,黑手哪去了?”

  “你现在能控制白灯之力将死人复活吗?”哈莉问道。

  她有白灯本源,但复活死人靠的不仅是白灯能量,更需要对Life Law 的运用。

  “你想复活谁?”

  哈莉道:“所有人,超级少女、蝙蝠侠的两个义子、鹰侠鹰女、fire star 猎人.如果可以,顺便把黑手也复活了。

  作为活人,应该会失去死亡spokesperson 的资格。

  如果他真的是黑死帝进入主宇宙的关键,他复活后,多多少少能影响到黑死帝。”

  哈尔沉默了足足two minutes ,才helplessly said :“我和存在之灵沟通了,它说它能复活任何人,但它不会听从你的任何命令。”

  “哈莉,哈莉”

  哈莉正要勃然大怒,赛尼斯托忽然飞过来不停叫喊她的名字。

  “你来courting death ?”

  她很生气,也很奇怪,赛尼斯托应该喊她“Demoness 哈莉”才对,只有她的朋友或亲近之人才叫她名字。

  “是我,‘死人’波士顿,”赛尼斯托向她挤眉弄眼,“我知道你看这家伙不爽,要不,你打我几下?

  或者,你想用别的方法惩罚他,比如,脱光衣服,大喊‘黑死帝我爱你’?”

  “死人”波士顿是个魔法侧的英雄,擅长灵魂附体。

  哈莉一下子被他逗乐了,“可以试试。”

  “嗯,等会儿我就弄。”他表情又变得严肃,道:“我找你是为了黑死帝的事,你的思路没错,复活黑手就能掐断黑死帝与主宇宙的联系。

  然后再聚齐白灯Legion 的所有力量攻击祂,能将祂赶回死亡维度。”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哈莉疑惑道。

  “赛尼斯托”脸上露出迷茫之色,“或许因为我和我腐烂的尸体融合的缘故和它分开后,我脑海里就多了一些黑灯的秘密。”

  “行,有机会了,我就让复活黑手。”哈莉没再多问,直接同意了他的建议。

  首先,她原本就有这个打算。

  其次,她明白“死人”波士顿的特殊之处。

  他原本只是马戏团里表演空中飞人的杂耍艺人,不懂任何魔法,死后得到“死亡Goddess ”的眷顾,跳出Yin-Yang two sectors 之外,能随意附体任何有形之物。

  那个死亡Goddess 与二姐“死亡”无关,祂是凡人cultivation success 为God of Death ,在天朝珠峰mountain range 中建立了自己的神国。

  哈莉还曾向老沙赞打听过祂,实力不强,但很有智慧、很mysterious 。

  “死人”波士顿算祂的神眷者。

  此时出现在波士顿脑海中的黑灯秘密,可能不是他自己发现的,而是来自死亡Goddess 的“启迪”。

  得到她的回答,“赛尼斯托”就飞到白灯Legion 的战场外围,一边脱衣服一边大声叫喊:“黑死帝,I love you,你干瘪黝黑的小身板好诱人,来亲一口,bō bō bō !”

  “偶买噶,赛尼斯托疯了?”

  众人先目瞪口呆,待看到赛尼斯托赤果果的红身体,一个个表情扭曲。

  见他嘟嘴threw away 一连串的飞吻,又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哈莉laughed heartily ,十分欢乐。

  “混蛋,离开我的身体~~~~”

  当衣服脱光,“赛尼斯托”还得意洋洋向all around 之人acted coquettishly 时,他的表情开始扭曲,嘴巴里发出另一个扭曲的声音。

  真正的赛尼斯托从死人附体中挣脱出来。

  “Demoness 哈莉.”重新控制身体后,他立即套上黄灯制服,向哈莉咆哮一声,冲天而起,消失在Earth 。

  “哎,赛尼斯托你别走呀,黑死帝还没解决。”哈尔急切叫道。

  “别喊了,他留在这儿也没用。”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可黑死帝怎么办?万一之后需要七灯合一呢?”

  哈莉飞到战场边缘,道:“白灯Legion 先散开,让我和Brother Hei 说两句贴心话。”

  “哈莉,你认真的?”大超严肃道。

  “你感觉如何?”哈莉上下打量他一番,好奇问道。

  “很好。”

  “还记得成为黑灯活尸时的经历吗?”

  大超思索着道:“隐约有点印象,我能感觉到,我的灵魂应该被困在尸体里,可肉体完全不受我灵魂控制。”

  哈莉nodded ,“你当时应该没死透,摘下灯戒就能恢复。”

  “还打不打?”戴安娜问道。

  “先退开。”

  此时的白灯Legion 全由Earth 英雄组成,听清楚哈莉的要求后,即便心里疑惑,也没人提出异议。

  “黑死帝Your Majesty ,你也看到了,现在的白灯和赛尼斯托不一样,他们都是我的伙伴。”

  面对拄着镰刀喘息的黑死帝,哈莉表情庄肃,语气诚恳带有敬意,“我们若合作对付你,必不会像之前那样相互猜忌,背后捅刀。

  你面对我们,几乎没有胜算。

  存在之灵若愿意配合我们,封印你也不算难事。”

  “那你和我废什么话,封印我呀!”黑死帝讥讽道。

  “存在之灵大概看我不顺眼,不肯老实合作。”哈莉speak frankly 道:“而且封印只管得了一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你这样的伟大存在,没谁能永远限制你的自由。

  今天封印了你,明天、后天我们都会提心吊胆,担心你return in a swirl of dust 。”

  “你想说什么?”黑死帝frowned 。

  哈莉改为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还用defensive power 场把spirit strength 裹了一圈,“我at first 就知道黑灯灯炉里的Nether Soul 是反监视者。

  之所以假装没认出祂,是因为我始终坚持一个观念——对无法彻底消灭的至高存在,要抱有基本的尊重。”

  “我可没见你尊重过我。”黑死帝讥讽道。

  哈莉道:“之前我用语言挑衅你、侮辱你,只因为你太强,无可匹敌,必须用语言刺激你。

  你lost self-control 了,就会露出weak spot 。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对你的的敬重。

  如果你是个小瘪三,我压根不会和你废话,直接一巴掌拍死。”

  “你的意思是,你骂我,我还应该感动,感谢你?”黑死Emperor Qi 笑了。

  哈莉摇头道:“不需要你感动,咱们现在把话敞开了说,只谈利益,不谈感情。

  至高杀不死。

  若能彻底消灭你或者反监视者,我才懒得和你们废话。

  真以为我喜欢给人赔笑脸?

  可你们这种Universe Rule 的具现,只要宇宙不灭,就永远不会消失。

  今天弄死了你们,明天你们又复活。

  我即便不害怕,也嫌麻烦。

  所以,我给你们敬意,也希望你们稍微给我些回报。

  比如,我救了反监视者,还给足他面子,保留了他的体面。

  但凡他还有点羞耻心,下次复活后,再打算对Earth 出手时都会心生犹豫。

  现在,我给你面子,也保留你的体面比如,咱们好聚好散,白灯Legion 不打你,不封印你。

  你若需要,可以fiercely 砍我几刀。

  我呢,配合着惨叫连连、哀求不断.你丢下几句威风凛凛的漂亮话扬长而去,咱们彻底结束这场闹剧似的至黑之夜。

  我也不要你今后彻底放弃消灭活人的念头,只是请你回家好好把‘死亡是什么’、‘死亡与生命的关系’这两个问题思考清楚。”

  “我若不同意呢?反正你们奈何不了我。”黑死帝said with a sneer 。

  哈莉道:“我对至高抱有基本的敬意,不是因为至高德高望重,只因为至高难杀。

  我和至高也有一定相似之处,比如,我很难杀死,把我得罪死了会很麻烦。”

  “难杀?麻烦?我不觉得。”黑死帝讥讽道。

  哈莉面色不变,语气也温和有礼,“你若不同意,那我就叫你无家可归。”

  黑死帝complexion stiffened ,“你什么意思?”

  哈莉道:“就是字面意思,我是个窃魔大盗,知道你家门牌号,还亲自进去逛了一圈,familiar 。

  只要你能进入主宇宙,就说明有一条通道连接主宇宙和你老家。

  我随时可以再回去。

  你若拒绝我给你的敬意,我只能让白灯众继续围殴你,我则回去继续偷魔力。”

  说着她还揉了揉小肚子,whispered :“才三成饱.若非Earth 危急,我都不想回来。

  不需要太久,再给我两三个小时,应该能把那个死亡维度整个吞了。

  就像当初吞下里乌特星。

  唉,以超人的Iron Body 、戴安娜的Divine Power 、闪电侠的速度白灯Legion 能不能坚持三个小时?

  只要他们拖住你三个小时,咕咚”

  哈莉咽了口唾沫,眼底浮现贪婪之色。

  “Demoness 哈莉,算你狠!”黑死帝咬牙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