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02

  第1402章 都疯了

  准备教哈莉明白天命何归的哈尔愣住了,茫然了。

  教会哈尔明白天命所归的甘瑟张大嘴巴,眼神呆滞,也愣住了,茫然了。

  围着黑死帝,等待哈莉和祂谈判结果的白灯Legion ,神色茫然,不明所以。

  外围的七灯众刚商量出至黑之夜预言的“终极奥秘”,正心满意足、满心期待,突然看到这么个结局,像是脑袋挨了一闷滚,也目瞪口呆,宛若梦中。

  “不,黑死帝你别跑!”

  所有人都在或茫然或震惊的情绪中陷入沉默,哈尔乔丹体表white light 涌动,嘴里喊出一声尖锐嘹亮的怒号:“回来,黑死帝你给我回来,回来啊!天命未完成,你哪也不能去!”

  “额啊.”

  众人不仅被高亢叫声惊醒,还在叫声中捂着胀痛的脑袋低低呻吟。

  “发生了什么事?”神奇女侠醒过神来,疑惑looked towards 哈莉。

  虽然不明缘由,可毫无疑问,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定与她有关。

  “就像伱听到的、看到的这样,至黑之夜结束了,黑死帝回老家去了。”哈莉耸耸肩,casually 地说。

  “不,impossible ,黑死帝一定在欺骗我们。”甘瑟lost self-control 地叫了起来,“没错,祂暂时退却,等我们放松警惕,然后杀个sudden thrust 。”

  白灯Legion 拿眼去看哈莉。

  哈莉nodded ,认真道:“很有可能,所以白灯Legion 必须继续保留,七灯Legion 也得抽调部分人手常驻Earth 。

  总之,黑死帝阴险狡诈、反复无常,祂一日不死,我们就一日不能放松警惕。”

  甘瑟有些傻眼。

  她不该趁机得意洋洋,吹嘘自己嘴炮赶跑黑死帝的丰功伟绩吗?

  喔,对了,白灯Legion ,七灯驻军这种趁机捞好处的做事方式,很Demoness 哈莉。

  这样一想,甘瑟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可他理智,存在之灵却完全无法冷静。

  “不,impossible ,不应该主宇宙内,再无一丝属于黑死帝本尊的Death Aura ,祂真的离开了,祂离开主宇宙,回到死亡维度了。”

  哈尔·乔丹体表的white light 能量在膨胀,膨胀的white light 形成巨大的white light 生灵——存在之灵的本体形态。

  它叫声高亢且急促,声音中充斥着震惊和不解,“黑死帝不仅已经彻底离开主宇宙,祂,祂,祂竟然还在主动修补死亡维度与主宇宙的裂缝!”

  “为什么?”刚回归几分理智的甘瑟又茫然了,也震惊了,“祂为什么要这样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和预言完全不一样啊,预言中封印裂缝的天命属于伟大的存在之灵。

  现在怎么变化这么大?完全acting in a way that defeats one’s purpose 。”

  “pa! ”哈莉猛地一锤手掌,懊恼道:“祂把通道全部修补好了?有没有留下一缕缝隙?”

  “通道正在修复,还未完成.”回答了一句,存在之灵才反应过来问问题的人是哈莉,它又停下,激动叫道:“Demoness 哈莉,你都做了什么?”

  “还未完成?”哈莉eyes shined ,连忙环顾all around 道:“危机结束,你们先打扫战场,我有要紧的事,必须立刻去办。”

  说完她就当众取出大十字架,高喊道:“天之声,送我去666扇区,黑死帝的桥头堡小位面。”

  “weng! ”一束天堂之光落在她身上,带着她消失在人前。

  “哈莉在搞什么?”

  事情接连发生,还非常没有逻辑,弄得白灯Legion 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666扇区,黑死帝的桥头堡”阿托希塔斯叫道:“是不是我们之前突袭黑死帝的那个小位面?Demoness 哈莉急匆匆去那做什么?”

  “Demoness 哈莉无利不起早,那里肯定有大好处。”橙灯之主拉弗利兹有些be eager to have a try ,“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们去666扇区!我要知道Demoness 哈莉和黑死帝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存在之灵扫视一众白灯Legion ,clenching one’s teeth and said 。

  “请带上我。”甘瑟立即道。

  “我们也要去,那里说不得有一场战争在等着我们。”灯主们也说道。

  “嗡~~~”璀璨white light 从存在之灵身上爆发,把周围人都笼罩在内。

  作为most high level 的存在,祂的传送速度即便不如“天堂之光”,也没差多少。

  和哈莉分开不到two minutes ,他们就再次见到了她。

  不仅是她,还有黑死帝。

  果然如存在之灵所想的那样,两人在交流。

  不过不是暗中交易,而是相互对骂,骂声震天响。

  “Demoness 哈莉,你个畜生,我已经听你的,离开了主宇宙,你竟然还追过来。”黑死帝悲愤的怒吼从另一个维度传过来,声音有些失真。

  “咱们没做任何约定,没发誓,没签订契约,我没对你做过任何承诺。”哈莉急促说道。

  黑死帝的“桥头堡”就是祂跨界而来时,维度通道与主宇宙的交界点。

  黑死帝原本用Death Power 在这儿创造了一个Small World ,后来七灯Legion 结盟,依靠七灯合一的力量,定位到宇宙中“不和谐的死亡奇点”,也即是这处小位面。

  一场短暂的交手之后,位面破碎,最后还被哈莉吞了。

  此时,此处只剩狂暴的Time and Space Storm 。

  但在ash-gray 的风暴中,有一个冒着“黑烟”的窟窿。

  哈莉四肢大张,手掌、脚底死死抵着窟窿的内壁,嘴巴前方有个black 的龙卷风柱,从窟窿内部吸出one after another 浓郁的“黑烟”——精纯的Death Power 。

  虽然naked eye 难以察觉,但部分spirit strength 强大的人,能清晰感知到窟窿在缓慢愈合。

  但看哈莉的样子,明显不想让窟窿快速愈合。

  她甚至将自己当成支架,卡在窟窿里。

  现场只有她和黑死帝两个,她在主宇宙卡窟窿,那么让窟窿愈合的只能是另一头的黑死帝。

  “是黑死帝,祂竟然主动关闭连接主宇宙的通道????”

  他们的三观受到强烈冲击,只觉得脑子都不够用了。

  “不,黑死帝你住手!”附体在哈尔身上的存在之灵,比他们更加激动。

  它lost self-control 地向着窟窿口嚎叫:“封印维度裂缝是我的天命,你的天命是至黑之夜啊!你别搞反了。”

  众人风中凌乱,特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发动至黑之夜的大BOSS黑死帝,竟主动封锁维度通道;作为己方最大底牌的存在之灵,却让祂住手对了,Demoness 哈莉也在卡窟窿,不愿让黑死帝如愿以偿。

  world 上怎么能有这般荒谬的事?

  “黑死帝,你给我出来,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天命既定,不可更改。”存在之灵怒啸道。

  哈尔心中无语:之前我急吼吼让你出手,你unperturbed ,说时候未到,现在危机结束,人家黑死帝主动跑路,你却喊别人回来大战三百回合,太特么扯淡了。

  其他人不晓得存在之灵冷漠拒绝哈尔的事,但他们之前也都见识过存在之灵的表现:不动不言,站在那陪黑死帝练习镰Blade Technique ,受了伤就张嘴痛嚎。

  哈莉喊道:“是呀,老黑,你先出来一下。反正都是回归死亡维度,自己回家太安逸、太平淡,不够刺激。

  毕竟好大一场浩劫,至黑之夜开了个好头,不能tiger’s head, snake’s tail 呀。

  不如你满足存在之灵的愿望,让它把憋了许久的绝杀大招放出来,一招将你打死,震撼全宇宙,震惊我们这些平凡的活人。”

  甘瑟嘴角抽搐,看来哈尔是对的,Demoness 哈莉果然猜到了什么,可她偏偏不按“既定之天命”的套路走,关键是她还成功了。

  “没错,黑死帝,你听Demoness 哈莉的,出来与我一战。至黑之夜不能这样tiger’s head, snake’s tail 地结束。”哈莉tone barely fell ,存在之灵就急不可耐道。

  甘瑟嘴角再次抽搐,连脸颊肌肉一起抽搐,存在之灵似乎被Demoness 哈莉逼疯了?

  “去fuck 的,老子很傻吗?”黑死帝在另一头骂道。

  原本Demoness 哈莉“背信弃义”,一边说结束战争,一边卡窟窿吸祂本源,祂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冲回去乱杀一通的冲动。

  可看到急不可耐的存在之灵,以及它身边的白灯Legion .黑死帝明白,只要出去了,一场屈辱的惨败八成难以幸免。

  毕竟,存在之灵只是沉默寡言,并不愚蠢。

  它急吼吼要与祂战到宇宙尽头,还喊什么天命,必然有所依仗。

  也即是Demoness 哈莉说的“憋了许久的绝杀大招”。

  如果只是绝杀大招,黑死帝也不怕。

  祂打心眼里看不起与自己same level 的存在之灵。

  关键是Demoness 哈莉已经来到祂家大门口,祂亲眼看到她吞噬Death Power 的速度有多恐怖。

  亲眼见到自己的力量被掠夺,魔力印记还对robber 毫无影响,祂除了心痛,还心惊,心惊肉跳。

  换成其他人来偷祂的Death Power ,黑死帝只会开心大笑或嘲笑,因为Death Power 有祂的魔力印记,印记可以浸染并扭曲偷窃者的灵魂,最终他的灵魂和他偷窃的魔力,还是会回到祂体内。

  吞噬别人的魔力却不受魔力印记的影响,这是何等terrifying 的monster 啊!

  黑死帝甚至对哈莉产生了祂自己都没发现的些许恐惧。

  如果祂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存在之灵,死亡维度可能被她吸干。

  可白灯Legion 在侧,祂绝impossible 秒杀存在之灵。

  所以,打死祂,祂都不出去。

  不仅不出去,祂还要加快速度,尽早关闭维度通道。

  虽然撤回死亡维度,但黑手和部分黑灯戒指依旧留在主宇宙。

  它们都是锚点。

  尤其是黑手,灯戒能被摧毁,黑手已经死了,不能再“死亡”。

  只要黑手处于死亡状态,祂随时都可以通过他来干涉主宇宙,甚至和黑手两头发力,瞬间开辟一条新的维度通道。

  然后再次入侵主宇宙,掀起新一轮的至黑之夜。

  也即是说,现在维度通道对祂而言已经毫无用途。

  反而因为Demoness 哈莉的贪婪,它沦为死亡维度巨大的负担和隐患。

  “Demoness 哈莉,是你提议双方罢兵,各回各家。现在条约墨迹未干,你就来入侵我的Death World ,你无信,shameless !”祂大声骂道。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的部分疑惑得到解答:黑死帝突然跑路,果然与Demoness 哈莉有关。

  可他们脑海里也增加了新的疑问:Demoness 哈莉怎么说服黑死帝的?

  哈莉像黏在人皮肤上的蚂蟥一样贴着窟窿吮吸Death Power ,一边说道:“首先,咱俩没签契约,甚至连口头约定都没来得及弄,你就foul-mouthed 几句,跑路了。

  其次,即便有和平契约,我也没违约。

  你回你的死亡维度,我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待在我的主宇宙。

  我现在依旧在主宇宙,没跨越界限半步,只不过这里正好裂开一道口子,有不要钱的能量流泻出来,我若不吸两口,岂不是傻子?”

  黑死帝一时语塞。

  祂当时被她威胁,怒火冲天,压根没不想再和她多说一句话。

  等老家稳固,祂会再次入侵主宇宙。

  下次的目标不一定是存在之灵,但must 向Demoness 哈莉复仇。

  即便她想签和平契约,祂当时也会断然拒绝。

  “要不,我们现在签一份正式的互不侵犯条约?”哈莉主动提议道:“我不骚扰你的死亡维度,你也别来折腾我的Earth ,就这么简单的一条。”

  黑死帝沉默,不去Earth ,怎么找你复仇?

  “黑死帝,别当缩头王八,出来与我一战,这是你我的天命,天命既定,不可更改。”存在之灵还在边上叫唤。

  叫得祂心烦意乱。

  “Demoness 哈莉,你把从我这儿偷窃的所有魔力都还回来,我就和你签订和平契约。”祂说道。

  “impossible 。”哈莉语气坚决,坚决中又透出淡淡的无奈,“有些事我无法做主.你也不想一想,我为什么能免疫你的魔力攻击,一切奇迹皆有代价啊!“

  哈莉敢摸着良心说,自己话里一句谎言也没有,百分百的真诚。

  她能免疫祂的魔法攻击,能不受死亡魔力印记的影响,全靠Level 9 黑灯防御专长。

  而开启黑灯防御的代价,就是海量的Death Power 。

  这些被消耗的魔力,自然没办法再还给黑死帝。

  “狗上帝!!“黑死帝gnashing teeth ,Death Power 毕竟是祂的,哪怕经哈莉转了一道手,祂也隐约感知到它的去向。

  它去了天堂,然后它就消失了。

  “Demoness 哈莉,你和你背后的天堂给我等着!我要你死,我要毁灭上帝的伊甸园!

  我要你从今往后都处于我next moment 就会降临Earth 的忧愁中。

  我要你每分每秒都不得安宁、痛苦不堪。”

  黑死帝声音中透露出倾尽四海也难洗净的怨恨。

  ”Ai, 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这样威胁我,我没得选择,只能也一直盯着你.嗯,盯着你的死亡维度。

  从这一刻开始,我会寻找每一道联通死亡维度的缝隙,然后大口吮吸。

  等死亡维度能量枯竭,你便无力对外发动‘至黑之夜’了。”哈莉叹息道。

  “你找去吧,我会重新加固维度壁垒,让你一根毛都找不到。“黑死帝said with a sneer 。

  哈莉沉吟片刻,道:“虽然我无法使用你的Death Law ,但我体内毕竟有大量你的本源,它们与你的死亡维度有微弱联系。

  如果你must 开战,我会奉陪到底。

  余下岁月里的每分每秒,你都得小心警惕,我可能主动凿穿维度壁垒,偷入你的黑暗维度。“

  黑死帝一惊,她说的还真有可能发生。

  “那咱们就来试一试。“祂咬咬牙,决然道:“从今天开始,我会开始锻造一条‘法则长城’,彻底封死主宇宙与死亡维度的往来。

  我发誓,你别想入侵死亡维度半步,死亡维度每一处角落都会有我聚精会神的视线。

  我保证,你将在坚固的位面city wall 上撞个头破血流。”

  “戴安娜,你帮我看一看.”大超捂着额头,muttered :“看我是否遭到Spiritual Illusion Technique 的暗算。“

  “你在想啥呢,现在哪有敌人?”神奇女侠unfathomable mystery 道。

  “可我刚刚听到.”大超茫然道:“黑死帝说要建长城,阻挡哈莉入侵?这不是幻听?”

  “我也听到了,听得很清楚,不是幻觉。“奥利弗道。

  “可是,入侵者不是黑死帝吗?不是祂心心念念,要打破维度壁垒?难道不该是我们担心祂再次回来,然后努力封印这条裂缝,加固主宇宙和死亡维度的隔层?怎么一下子反了过来,黑死帝转攻为守了?”大超道。

  “的确很不可思议。“奥利弗苦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会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是一幕荒诞的讽刺剧。”

  神奇女侠疑惑道:“黑死帝害怕哈莉偷祂魔力,尽力保护自己的死亡维度,不是很正常吗?”

  “逻辑上完全没问题,但”奥利弗向周围努了努嘴,“你看他们,也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震惊模样。“

  神奇女侠看到拉弗利兹在茫然自语:“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卡萝尔茫然道:“七灯聚合,有什么意义?白灯Legion ,来做什么的?存在之灵”

  “红灯在上,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做了什么?我们要做什么?Ahhh .“

  阿托希塔斯使劲揪自个儿的头发。

  “天命被打烂,这结局完全在预言之外。“甘瑟一脸丧魂失魄的模样。

  存在之灵似乎也出了问题,它体表white light 闪烁不定,“天命,我的天命,应该是我复活黑手、击溃黑死帝、封印维度通道”

  奥利弗看着依旧大口吸气的哈莉,叹道:“只能说,哈莉是个神奇的人,无论多危险、多严肃的事,都能被她拉到一个奇怪的方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