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03

  第1403章 黑死帝的本质

  “咱们就这样回去?”大超呆呆看着哈莉问道。

  哈莉回头看了眼维度裂缝,曾经能把她整个人塞进去的窟窿,在一个小时后的现在,已经完全愈合,连一丝缝隙都没留下,更是没有a thread of aura 从对面的死亡维度流出来。

  “还留在这儿做什么?或者,你想寻找其它维度裂缝?“

  大超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用不着我寻,黑死帝这会儿正在对面修长城呢。我的意思是,这次的至黑之夜危机,算是彻底结束了?”

  哈莉向灯主所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他们才是专家,既有至黑之夜的预言,也有一尊和黑死帝same level 的大神。”

  存在之灵这会儿和灯主们待在一起。

  它的状态很特殊,既不是完全以哈尔为宿主,也没彻底脱离哈尔的身体。

  像是个飘浮灵,悬浮在哈尔身后,但下半身连接着哈尔的后背。

  哈莉和黑死帝在窟窿里较量了一个多小时,期间色光灯主们先靠近甘瑟,再由甘瑟引荐,最后和存在之灵搅合在一起。

  此时,维度裂缝外面的Time and Space Storm 里,一群人差不多分三个派系,一派是灯主,一派是Earth 超级英雄组成的白灯Legion 。

  最后一派则是刚抵达现场的阿基米德飞艇,里面有一大群与情感能量毫无瓜葛的Earth 人。

  哈莉这会儿爬上了阿基米德飞艇,大超脱离白灯Legion ,孤身找了过来。

  “他们一直在那讨论天命。”大超表情古怪道:“根据至黑之夜的预言,天命属于白灯,理应由存在之灵出手复活黑手,击毙黑死帝在宇宙的projection 。“

  达米安twitched his lips ,不以为然道:“谁规定的天命?”

  百特曼lightly 、悄悄地用手指头戳了他的后背一下:这里这么多大佬都没开口,你一个训练时长不足两年半的英雄练习生,要有身为练习生的自觉,而且,发言的时候不要用mystifying 的语气。

  或许father and son 心灵相通,也或许达米安不是第一次挨手指头,他垂下眼眸,嘴巴紧抿,样子老实了很多。

  大超道:“天命就是上帝.唔,应该是上天安排的命运。在既定的命运轨迹中,只有上天选中的那个人才能完成最终的拯救使命。

  甘瑟说哈莉打破了命运,创造出新的命运,他为此非常震惊,因为哈莉打破的天命属于Supreme 的生命之光。”

  “‘上天’是指什么?“卓越先生问。

  大超不太确定地说:“应该是命运本身,或者,Universe Source ?反正上天很大,比上Imperial Capital 高Level 1 。”

  “pei pei pei ,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你听谁说的?”露易丝急切说道:“无论别人怎么说,伱都不能跟着学。要牢记,上帝最高!”

  她语气很急,脸上、眼底却带着笑意,从大超复活归来,她心中一直填满了欢快和喜悦,心里的欢喜也蔓延到脸上。

  之前要多绝望、多悲痛,现在就同样量的幸福。

  不过,她这些话也不是在和老公打情骂俏,从赛琳娜那打听到自己一生行“善”却身负数十万罪孽的原因后,她开始口头上积德,不再说任何诽谤上帝的话,也不让家人说。

  尤其是公众场合,影响越大,罪孽越多。

  “我们先回Earth ,他们相信天命,就让他们自个儿研究去。“被露易丝一打岔,哈莉也没了谈下去的兴趣。

  “你不去见见他们?”大超迟疑着道:“我听他们说,存在之灵能轻易复活它想复活的人。”

  说着他还拿眼睛扫了一下船舱后方的担架。

  黛娜正守在那,两个担架分别躺着黑手和超级少女。

  “你有什么想法先去和存在之灵说,然后让哈尔帮忙。我若参合进去,只能起反作用。”哈莉道。

  “嗯,我明白了,白灯Legion 会和灯主们一起回去。”

  大超looked thoughtful 地退出了小飞艇。

  “艾薇,开船。”

  哈莉没给其他人上门找自己的机会。

  等飞艇进入超光速通道,百特曼purse one’s lip ,问道:“哈莉,你吸收了不少白灯本源,why not 用那些本源复活死去之人?”

  “我做不到。“哈莉解释道:“要施展一种魔法,至少需要两样东西,一是魔力,一是涉及到相关法则的incantation 。

  可以简单理解为魔力与法则。

  魔力equivalent to 电能,法则是各类电器,电能驱动不同电器,产生不同功效。

  对普通法师而言,魔力和法则是分开的。

  等法师到了Grandmaster Realm ,开始领悟独属于自己的法则,他们的魔力与法则完美契合、互为专属,甚至水乳交融,fuse together 。

  法则与魔力融合后的产物,便是‘本源’。

  我从视差怪那抢夺视差怪本源,也曾从黄灯灯戒中抽取的黄灯能量,它们表面上都是恐惧情感能量,但前者为本源,后者为魔力。”

  “你得到是白灯本源,而非白灯魔力,白灯本源里有魔力还有法则,啥也不缺,不正好可以复活人?”老闪电侠问道。

  巴里先做蓝灯后成白灯,老闪电侠杰伊却连一枚七色灯戒都没混到,这会儿和Earth 英雄待在一起。

  “关键是我只能用魔力,无法驱动本源。”哈莉无奈叹道:“本源是法则与法则对应魔力的‘化合物’,要使用它,就得精通本源中的法则。”

  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偷了黄灯、红灯、绿灯、黑灯、白灯五种情感能量的本源,但只有黄灯之恐惧与她天生契合。

  她能动用恐惧本源恐吓别人,吸收别人的恐惧补充黄灯能量。

  其余四种本源,只能发挥出情感能量最基础的能力。

  对哈莉最大的用途,其实是融入胃壁,打造山寨起源墙。

  比如,她使用Death Power 对付白灯之主状态的赛尼斯托时,无法像黑手一样复活死人,也无法控制黑灯活尸,仅仅是为了能量能级上不落下风。

  加上defensive power 场降低白灯之主的能级特效,她反而在能级上占上风,所以能口吐黑烟,把赛尼斯托的white light 大剑卷入腹中。

  如果她当时用黄灯之力对付白灯,使出十分力气,却只能发挥一分效果,效果还不怎么好。

  毕竟单色光谱能量,连普通的黑灯活尸都奈何不了。

  哈莉继续道:“还是用电能和家用电器举例,本源可以简单理解为自带电能的电器。

  杰伊,我随便从外planet 拿来一套复杂的科研类电子设备,你能玩得转吗?”

  “给我说明书,最多两天,我就能熟练操作它。“杰伊信心十足地说。

  山姆uncle 摇头道:“领悟法则比使用电器难太多了。

  或者,你把一套复杂的医用电子仪器扔给primordial 人,让他们用。

  哈莉的意思是,要完全激活Origin Power ,就得能够操控本源中的法则。

  如果哈莉能自由操控本源中的法则,就等于她comprehended 这种法则。

  很显然,哈莉只是防御Martial God ,对生命类法则完全不懂,拿到white light 本源也用不了。”

  哈莉nodded ,专业知识还是专业人士更容易理解。

  “既然用不了,为何你还这么积极地抢劫别人的本源?“露易丝奇怪道。

  山姆uncle 看了眼哈莉,叹道:“本源中包含了法则,一位神魔的根本法。

  她不能用,不懂那些法则,但她可以窃取别人法则中的智慧。

  就像咱们米国的最新款f系列战斗机,哪怕一颗螺丝钉落在外面,都必须立即找回来。

  免得被敌对国家的间谍捡了去,偷走我们的技术,甚至研究出针对性的武器。

  本源被盗的隐患,比科学技术外泄要严重得多。

  技术被偷学,顶多一份技术被两个人知道。

  法则却有非常强的独一性,还包含一位Spiritual God 一生的cultivation 之秘。

  所以,本源是神魔的根本。

  这也是每个被哈莉窃取本源的存在都恨她入骨的原因。

  窃取本源,就是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之仇。”

  “喔,so that’s how it is 。“听了this remark ,众人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再看哈莉时,他们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

  ——偷了别人那么多本源,偷了那么多至高存在的本源,哈莉应该是超凡界第一恶棍吧?

  “你偷了那么多,学得过来吗?“露易丝忍不住问道。

  哈莉摇头道:“我从来没窃取过任何人的本源之秘,未来也没那个打算。”

  她的魔法realm 还是archmage ,连自己的法则都没凝聚,再三心二意,去走另外一条不适合自己的路,事倍而功半,不是蠢货吗?

  等到未来某一天,她遇到bottleneck ,自己的道走下去了,哈莉才会主动去研究别人的道。

  即便研究,也会先研究防御类的本源,然后再查漏补缺,根据自己当时的需求来选择性盗窃。

  不过,哈莉觉得自己永远不会遇到bottleneck 。

  因为她的bottleneck 就是经验值。

  只要经验足够,她就能无限升级。

  “如果没窃取本源之秘的想法,你抢别人本源做什么?“露易丝满脸怀疑,周围英雄也一样。

  还是山姆uncle 解释道:“本源里浓缩了大量的魔力,不研究别人的法则,也能积攒庞Great Demon 力。

  你看哈莉才cultivation 几年?她今年还不到30岁。

  可她已经有黛娜、海王、神奇女侠三位神眷者,他们三个都从她那得到海量的Divine Power 。

  那些Divine Power 哪来的?”

  “喔”

  哈莉不想再和他们谈偷魔力的事,站起身走到船舱后面,仔细打量超级少女.她的尸体都开始散发微微的尸臭。

  “她的黑灯戒指呢?“

  “大概碎了,当时很多活尸都失去灯戒。不过我也注意到,部分灯戒并没碎裂,它们飞走了。”黛娜严肃道。

  哈莉道:“这很正常,之前黑灯戒指数量太多,并非常态。现在大概降低到和七色Legion 差不多的水平,几千枚,或者几百枚。

  黑灯失去中央能量电池,能供养的灯戒不会太多,但也不至于全部废掉。”

  “它们会不会成为隐患,导致第二次至黑之夜?”百特曼皱眉问道。

  “你没看到黑灯灯炉的mutation ?要想引发第二次至黑之夜,得先打造另一款‘至high level ’灯炉,可天下哪有那么多倒霉蛋至高?”哈莉道。

  “我正想问你呢,黑灯灯炉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莫比乌斯是谁?听黑死帝的语气,它似乎是反监?”百特曼疑惑道。

  “hehe ,的确就是反监。”哈莉乐said with a laugh :“黄绿Legion 战争之初,反监不是被我阴了一把,让暴躁的二五仔小超人打死了吗?

  当时它的尸体正好落在666扇区,被黑死帝捡了去。

  黑死帝用祂的躯体锻造灯炉,以祂的灵魂为灯芯,打造了史上最强大的灯炉。

  黑灯能有那么多灯戒,能维持如此庞大的黑灯活尸Legion ,全靠反监灯炉。

  锻造灯戒的能量来自反监的本源。

  维持Legion 秩序运转的算力,则来自反监灵魂。

  反监的大脑就是最强大的计算机主脑。

  对了,反监的躯壳还为灯炉提供了无比强大的defensive power 。

  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其实不弱,奈何用white light 攻击反监甲胄,专业不对口啊!

  当时让大超上去捶几拳头,说不得灯炉已经开裂。

  反监几乎被‘一鱼三吃’,从内到外,抽筋剥皮、剔骨割肉,被压榨到了极限,太惨了,hahaha .”

  “你说‘莫比乌斯’是你的好朋友,现在笑得这么开心,真的好吗?”露易丝古怪道。

  “我嘲笑的是魔监,与我的好朋友莫比乌斯有什么关系?”哈莉严肃道。

  “我以为你在灯炉内部见到反监视者的灵魂,也会像现在这样laughed heartily ,大声嘲讽。”露易丝道。

  ”Ai, 谁叫我是怜悯之azure light 的Guardian ,拥有一颗柔软仁慈的内心呢?”哈莉叹息道:“见到祂那凄惨的样儿,我心里只有感伤和同情,哪还笑得出来。

  现在祂人不在跟前,而且早已脱离磨难,不需要我同情了,我当然可以为敌人的不幸开怀大笑。”

  虽然他们都觉得她在talk nonsense ,但顺着她的思路去想,她的歪理邪说似乎也能站住脚?

  “未来魔监复活,还会找你清算旧怨吗?“山姆uncle 问道。

  “那要看祂有没有良心。”

  百特曼looked thoughtful 道:“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施恩于人,让祂下次谋划你和Earth 时心有愧疚。毕竟,反监只会落难,永远不会消亡。”

  哈莉耸耸肩,没说话。

  “魔监太倒霉了吧,宇宙那么大,怎么正好落在黑死帝边上?”露易丝疑惑道。

  “天命如此,如之奈何?speaking of which ,祂也是个苦命人呢。”哈莉叹道。

  “你是说,魔监遇到黑死帝,是命运的安排?和存在之灵类似的天命?”百特曼惊疑道。

  “或许是,或许只是巧合,对我们而言,那太远了,也不重要。”

  哈莉凝眉看着超级少女的尸体,“此时此刻,趁存在之灵的‘天命’还在,让它把我们的同伴复活,才是当务之急。”

  “之前迪克和杰森被害,你去天堂寻找他们的灵魂,发现灵魂不知所踪。现在至黑之夜结束,他们的灵魂是否从黑灯戒指的束缚中解脱?”百特曼声音低沉地问道。

  哈莉摇头道:“据我观察,至少超级少女的灵魂依旧和这具尸体连接在一起。”

  “卡拉现在被困在尸体中?”

  看到小姑子这惨样儿,露易丝脸上也写满了忧虑。

  “不,她的灵魂疑似进入了‘死亡维度’,尸体就是死亡维度和现实world 的通道,现在通道似乎还没关上,所以还有复活的可能。”

  “是黑死帝的‘死亡维度’?”百特曼问。

  “我不太确定”哈莉眉头紧拧,如果黑死帝正如祂所说,是“死亡的化身”,那么卡拉的灵魂就一定在那个死亡维度。

  但黑死帝impossible 是死亡的化身,因为dcDeath Rule 的具现是“二姐”。

  以黑死帝的表现,祂在Death Law 上的权柄又非常大,大到祂完全有理由自称“死亡的化身”。

  “现在我得确定一下黑死帝的死亡权限,弄明白祂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哈莉把目光转向黑手,“希望老黑能心平气和地和我聊一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