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04

  第1404章 要不要找机会发飙,这是个问题

  “你要通过黑手,来沟通黑死帝?”百特曼惊疑道:“那岂不是说,黑死帝现在依旧能干涉我们的宇宙?”

  “从祂第一次把目光对准多元宇宙开始,祂就成了宇宙的一部分。只要宇宙还存在活人,就有死亡,有死亡发生,活人就会产生死亡情感,死亡情感即是黑死帝本身。”哈莉道。

  “那祂岂不是无所不在,omnipotent ?”老闪电侠惊骇道。

  “如果祂真是死亡化身,那祂还真就无所不在。可即便祂无所不在,也不代表祂omnipotent ,我现在就想弄明白祂能力的极限,以及祂在‘Death Domain ’中的地位。”

  “为什么ordinary person 死后,灵魂会去灵薄狱,或者上天堂下地狱,被黑灯杀死的人,灵魂却要去‘死亡维度’?

  卡拉不算,可我知道很多牺牲的英雄,都信仰上帝。”露易丝疑惑道。

  她这次算问得委婉了。

  按照她之前的习惯,就该说:难道黑死帝比上帝还厉害,竟能抢到祂信徒的灵魂?

  “无论是谁,死亡后都会在immediately 去‘死亡维度’。诸神和上Imperial Capital 不管‘死亡’这个过程,祂们只负责死后信徒灵魂的归宿。”哈莉道。

  “呃,这有什么区别?”露易丝茫然道。

  “死亡时灵魂会先去‘死亡的领域’,前往Death Domain 的过程就是死亡。等完成死亡的过程,再分配亡灵的归宿,前往神国,或者回归本源。

  简单来说,活人如同长在地里的番茄,到工厂加工成番茄酱后,番茄酱会流入不同的家庭。

  番茄加工成番茄酱的复杂过程,就是‘死亡’。

  工厂是‘Death Domain ’,家庭是天堂、地狱、冥府等‘Death God 国度’。

  别以为死亡只是一瞬间的自然现象。

  一切凡人习以为常的自然现象,都代表一条Universe Principle 。

  看起来越普通的现象,背后的法则越强大。”

  “喔,现在超级少女的灵魂还停留在番茄加工厂里。”

  this time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脸上露出豁然开朗的神色。

  “卡拉的番茄不仅停滞在工厂加工台上,未被加工,就连番茄蔓藤也没扯断,依旧连着地里的庄稼。

  但这个过程不会持续太久,我们必须赶在‘工厂停工’结束前,把人捞回来。”

  哈莉嘴里说着话,眼神还在仔细打量黑手。

  他和超级女孩不一样。

  同样被她俘虏,并用防御金膜裹成粽子,超级少女这会儿已经挺尸不动。

  黑手的黑灯戒指却没消失,还在挣扎不休,必须要黛娜时刻守在边上,right hand 拉住他的手腕,往他体内灌输“武Power of God ”,以压制暴动的黑灯之力。

  “黛娜,你可以放开他了。”哈莉道。

  “喔”

  黛娜刚一松开手,黑手体表的防御金膜闪烁两下,disappeared ,他再次睁开眼,恶fiercely 瞪着他们。

  不过他也没有挣扎逃跑,因为他依旧被困在一个泡泡里。

  加上全套的防御专长都落在他身上,钻入他体内,瓦解黑灯戒指的力量,他这会儿想挣扎也没多少力气。

  “小黑,虽然你错过了很多精彩剧情,但作为黑死帝的spokesperson ,伱应该能感知到如今的局势吧?你老大已经家去了,至黑之夜差不多结束。

  当然,我也不否认,从今往后,宇宙会增加一股新力量、新势力——死亡情感与黑灯Legion 。”

  “你想说什么?这么多伟大的英雄都眼巴巴地看着我,难道对我还有什么期待?”黑手sneered 。

  哈莉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他们的确心怀期待,不过期待的不是你。

  我也不是来找你的,你只是个人肉电话机,通过你可以给我的‘老黑朋友’发短信。”

  见他表情愤怒、张口欲骂,哈莉又立即道:“别急着拒绝,我要找你家老总,作为一名门卫,你即便不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至少要向上面汇报一声。

  或许你patriarch 子完全不想理睬我,你跑去通报,祂会骂你几句。

  可万一你patriarch 子真有很重要的事和我商量,耽搁了要事,祂就不止骂你了,很可能将你踢出黑灯Legion 的队伍。”

  “我不相信主人会和你说话。”黑手语气很生硬,态度上却不如之前坚决。

  “你只需问祂一句,认不认识无尽家族的死亡。嗯,你可以多嘴提一句,死亡还是我二姐,我和她关系很好。”哈莉道。

  说完她便撤销defensive power 场和防御金膜,让黑手体内黑灯之力正常运转。

  黑手盯着她,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

  好一会儿,他颓然sighed ,放弃拼一把的念头,闭上双眼沟通死亡维度。

  渐渐的,黑手身上散发出一缕缕黑烟。

  最终,black 的Death Power 在他头顶形成一个模糊的头像。

  “Demoness 哈莉,你又在玩什么花招?”它的声音很微弱,像是隔着十几米说悄悄话,perception 不强的人,压根听不到祂的声音。

  “你知不知道‘二姐’死亡的存在?”哈莉问道。

  黑死帝沉默片刻,嗄声道:“你和我说说,‘二姐’是什么样的存在。”

  “理论上,二姐是死亡本身,是Death Law 的具现。”

  “不,我才是死亡本身!”黑死帝激动叫道。

  “嗯,我也这么觉得,你是死亡的化身。”哈莉先安抚了祂一句,问道:“你在进入主宇宙后,可曾碰到无法触及、不可操控的Death Power ?

  或者说,当你发动至黑之夜时,是否感知到二姐的存在?”

  黑死帝连思考都没有,立即resolutely and decisively 说:“没有,我能控制一切Death Power ,我就是死亡本身。”

  “唔,so that’s how it is .”哈莉若有所悟,道:“我的问题问完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的话,咱们有空再聊。”

  “你费尽心思找我,就为了短短两句话?”黑死帝心中莫名憋闷。

  “哪有费尽心思,你小弟就在我手边,我随口问一句,多大个事儿。”

  “多大个事儿?”黑死帝叫了起来,“你以为我跨界projection 一缕意识很轻松?我付出这么大代价降下projection ,你就随口一问?”

  “呃,Old Brother 莫要暴躁。”哈莉赶忙accompany them with a smiling face 安抚道:“我的意思是,你是至高存在,哪怕我心中依旧存在无数疑问,也sorry 拿那些小事麻烦你。

  我只是把最重要的一两个问题选出来,厚着脸皮向你请教。”

  用黑手summon 黑死帝,不是一锤子的买卖。

  说不得未来还有找上门的时候,现在把话说死了,岂不要被拉入黑名单?

  “Demoness 哈莉,我问你,你见过无尽家族的‘死亡’吗?是近期!”黑死帝闷声问道。

  “见过,二姐长得很漂亮,是个化烟熏妆的哥特靓妹,不过近期”

  哈莉frowned :“近期我还真没见过daoist ,不过应该不是至黑之夜的缘故。

  我曾经得到过她的一个祝福——死亡不见我。

  身为死亡化身的她不来见我,我见不到‘死亡’,就等于永生。”

  黑手头顶的黑死帝projection 激烈晃动,如同一锅煮沸的水,“你,现在还有祝福吗?”

  祂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没了。虽然最近没见过二姐,但二姐前几天来找过我,当时没见面,只传了个话。”哈莉也注意到黑死帝的lost self-control ,looked thoughtful 道:“黑哥,至黑之夜降临前,我去过里乌特星,那里似乎也有很多你的本源,是怎么回事?”

  ”hmph ~~”黑死帝怒瞪她一眼,连招呼也不打,就消失无踪。

  “he he he ”哈莉惊愕了一瞬,便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你在高兴什么?”山姆uncle 疑惑道:“似乎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我听not quite clear ,黑死帝的声音很模糊。”露易丝茫然道。

  “我也没听到,黑死帝的声音太小了。”她的话引来一阵附和。

  “祂用spirit strength 和我们交流,表达上还是很清晰的。可能跨越维度屏障,损耗太大,加上你们不擅长精神感知技巧,所以听得有些吃力。”山姆uncle 解释道。

  “如果连sound transmission 都困难,说明黑死帝想通过黑手干涉我们的宇宙,也不会太容易。”老闪电侠sighed in relief ,“之前见黑手轻易把黑死帝summon 过来,我还担心祂以后会继续搞事。”

  “祂肯定会继续搞事,我们必须处理到黑手这个隐患。”百特曼盯着黑手道。

  黑手carefreely smiled ,“我已经死了,你还能再杀我一次?”

  “存在之灵说复活你是它的天命。”百特曼道。

  “复活?”黑手呆了呆,面色狂变,激动叫道:“不,我不复活,我属于死亡,谁也别想将我从主人身边带走!”

  “看来复活你真的是个好计划。”百特曼nodded 。

  “生命是丑陋且短暂的,唯有死亡永恒!你们不会如愿以偿的,复活需要极大的代价,但我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却轻而易举。hahahaha ,谁也不能阻止我拥抱死亡!”黑手癫狂叫道。

  哈莉念头一动,用防御金膜和力场再次将他瘫痪。

  “他说的有道理,即便将他复活,他也能轻易自殺。”芭芭拉worriedly said 。

  哈莉瞥了她一眼,“只要我愿意,能找到一万种方法让他unable to ask for death 。”

  “什么方法?”芭芭拉said curiously 。

  “比如,取出大脑,塞进培养液里,看他怎么自殺。”

  “噫惹.”芭芭拉漂亮的脸蛋扭曲成一团。

  达米安eyes shined ,拍掌赞道:“好主意!”

  “pa! ”百特曼木着脸,一巴掌拍在他脑顶门。

  山姆uncle 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须,问道:“哈莉,你刚才在笑什么?似乎从黑死帝简单的几句话中,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信息。”

  “haha ,没错,我现在终于弄明白黑死帝是什么样的存在了。”想到黑死帝,哈莉又笑了起来。

  “祂是什么?”众人好奇looked towards 她。

  “祂是‘死亡’的化身。”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呃,这算什么答案?”

  哈莉道:“刚才我用番茄、番茄加工厂、番茄酱来解释一个活人的死亡经过——活人如同地里的番茄,到工厂加工成番茄酱后,番茄酱会流入不同的家庭。

  番茄加工成番茄酱的过程即是‘死亡’,工厂是‘Death Domain ’。

  如果这个工厂诞生意识,那她就是无尽家族的二姐‘死亡’。

  现在的情况是,城里出现另一家加工番茄酱的小作坊,虽然规模小,但生产的番茄酱口味独特,能占据一定市场份额。

  后来,番茄酱工厂收购了小作坊,吸收它的技术,更新自家工厂的生产线,提高了品牌竞争力,实力更强大了。

  黑死帝便是番茄酱工厂里的新设备。

  生番茄加工成番茄酱的过程是死亡,曾经在小作坊,祂是完全的死亡,祂等于死亡,死亡等于祂。

  如今成了大工厂里的一台机器,祂依旧在加工番茄酱,所以祂依旧是死亡。

  只不过祂也是整家工厂的一部分,是‘死亡’的一部分。

  祂与死亡之间不能再画等号,祂属于死亡,死亡却远不止是祂。

  死亡始终都是‘死亡’,是我二姐!”

  有人皱眉沉思,有人恍然,也有人茫然,好一会儿都没人说话,阿基米德飞艇里十分安静。

  “理由呢?”百特曼首先出声问道:“你们似乎没聊几句。”

  哈莉道:“并非聊得越久,得到的信息就越多、越确定。

  比如,两个从没离开过Earth 的古人,在一起争论Earth 的外貌,即便从20岁争论到80岁,也说不出什么确凿真实的内容。

  如果某位超能力者站在Earth 外轨道,观看过Earth 的全貌,他只需一个问题,就能分辨出两个古人谁对谁错。

  我问黑死帝,是否见过死亡。

  若祂能感知到二姐,至少两者能区分开,分属不同个体。

  结果别说见,祂甚至察觉不到死亡的存在,还坚信自己就是死亡本身。

  可我见过二姐,我确定二姐存在。

  那答案就很明了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this mountain 中。

  在Earth 住了一辈子的古人,也不知道Earth 长得什么样,因为他们住在Earth 内部,看不到Earth 的全貌。

  只有离开Earth ,才能看到Earth 。

  黑死帝感知不到死亡的存在,只因为祂住在死亡‘内部’——祂是‘死亡’的一部分。”

  “听着有点玄乎,不太理解.”露易丝muttered 。

  “我也没听懂。”星侠和动物侠的表情轻松了很多。

  “这有什么难懂的,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黑死帝是死亡的一部分。”达米安脸上闪过得意之色。

  百特曼的大手按在他肩膀上,声音低沉沙哑,“鹦鹉学舌可没用,你要是真正理解,就能从中找到可利用的信息。”

  “别看不起我!”达米安挣脱老爹的镇压,转身指着超级少女的尸体,道:“我们讨论黑死帝,哈莉master 让黑手呼唤黑死帝,不就是为了超女和迪克他们的灵魂?

  哈莉master 说他们的灵魂去了Death Domain ,只是不确定哪个领域,因为她当时无法判断黑死帝和二姐的关系——”

  “pa! ”哈莉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斥道:“你喊什么二姐?”

  “她不是无尽家族的二姐吗?是你说的。”

  “二姐不是名字,你.”哈莉歪头想了想,道:“便宜你brat ,跟着我叫吧,我的二姐,就是你的二姑。”

  “不,这种便宜我才不要,不是随便一个谁就能和我攀关系的。”

  达米安双手抱剑在胸,一脸傲然之色。

  “你了不起,你清高!”哈莉在他脸庞竖起一根大拇指,满是讥讽地说道:“只希望等你未来了解到the sky is how high 、地有多广后,依旧不为今天的话而后悔。”

  达米安偏着脑袋,神色不以为然。

  星侠patted 他肩膀,说道:“你继续,超女的灵魂去哪了?”

  达米安道:“只通过一个问题,哈莉master 就确认黑死帝和无尽家族死亡的关系。

  黑死帝只是死亡的一部分。

  所以,要找超女和迪克他们的灵魂,无需求助黑死帝,courting death 亡即可,死亡的‘Death Domain ’囊括所有Death Domain 。

  哈莉master 不是喊她‘二姐’吗?

  有这层关系在,至少能打听到灵魂的去处。”

  众英雄拿眼去看哈莉,眼神中带着期待。

  哈莉叹道:“二姐虽是我二姐,但她本身受规则所限,能帮的必然不多。

  这条信息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我猜到‘番茄酱加工厂’目前处于停业修整状态。

  或许正在安装新生产线?

  这期间生与死的界限极为脆弱,是复活死人的最佳时刻。

  我们得抓紧时间,抓住这个机会。”

  “还是得依靠存在之灵?”百特曼frowned 。

  “先看它怎么说吧。”

  阿基米德飞艇回到Earth 时,已经是两小时之后。

  回去不用着急,spaceship 走的是正常的星图航道。

  存在之灵和灯主们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

  飞艇刚跳出微型虫洞,守在Earth 外轨道的绿灯侠就过来叫人。

  哈莉看着外面multi-colored 的流光,“来了很多七灯Legion 的灯侠??”

  “嗯,七大Legion 都来了,帮Earth 人清理太阳系范围内所有活尸和planet 残骸。”

  对方只是个普通灯侠,哈莉心中冷笑,脸上也没给他难看。

  阿基米德飞艇没回哥谭,径直去了海滨城战场,存在之灵和灯主们都在那。

  刚下spaceship ,哈莉便看到大超、闪电侠等一众英雄身上的白灯制服已经消失。

  “白灯Legion ,没了?”她frowned 。

  “存在之灵Your Majesty 说白灯的使命结束了,它抽走了我们的力量。”大超道。

  他一边说话,还一边悄悄给她使眼色:等会儿说话客气点。

  “Demoness 哈莉,把黑手交给我。”存在之灵语气冷漠地说道。

  它并没离开哈尔的身体,依旧像幽灵一样悬浮在他头顶。

  “你要复活他?”哈莉问道。

  甘瑟像个师爷似的,cautiously 陪在“白灯之主”身边,hearing this 就出列解释道:“复活黑手,可以掐断黑死帝与主宇宙的联系。”

  “然后呢?Supreme Existence 之灵Your Majesty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哈莉问道。

  “与你无关。”存在之灵indifferently said 。

  哈莉道:“我对黑手也有安排,我想知道Your Majesty 的计划,与我的安排是否有冲突。”

  甘瑟连忙道:“复活黑手,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

  哈莉frowned ,以defensive power 场包裹spirit strength ,sound transmission 大超:存在之灵是否同意复活我们的人?

  大超谨慎地瞥了一眼存在之灵,它木着脸看了过来。

  ——Aiya ,它发现我们在悄悄沟通。

  他有些急,也有些担忧。

  ——放心,它听不到。

  哈莉面无表情,语气沉着。

  ——它没同意也没反对。

  大超道。

  ——你觉得它打算同意,还是完全没帮我们的打算?它若有那个意向,我就赔小心,说好听话;它若不同意,我就要找机会发飙了。

  哈莉道。

  “Demoness 哈莉,你们在窃窃私语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当众说?”存在之灵angrily shouted 。

  它地位崇高,只有别人捧着它,它从来不会惯着别人,尤其不会忍受来自哈莉的“轻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