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06

  第1406章 亡者归来

  “这impossible !”下一瞬,所有灯主都lost self-control 地大叫起来。

  迟疑着向灯主们靠近的Earth 英雄们,在惊讶之余,都停下脚步,悄然sighed in relief 。

  七灯合一之后的white light ,和之前单一的七色能量光束没任何区别,落在防御光膜上,波澜不兴,连水花都没溅起。

  “hahaha ,七灯合一,merely this 。”哈莉得意大笑起来。

  在“终极大战”之前,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肯定不会这么没用。

  可在与黑死帝战斗期间,哈莉曾take advantage of a crisis for personal gain ,捡走白灯之主一截躯体,里面的白灯本源全部成为白灯防御专长的经验值。

  这会儿她白灯防御已经Level 8 了!

  单单这Level 8 防御专长,就能免疫95%的真·white light 的能量伤害,七灯合一的white light 还只是山寨货。

  再加上她还有其它防御专长,七灯合一能伤害到她才不正常。

  “她的上帝下凡只能免疫魔法伤害,我们把white light 转化为物理攻击。”赛尼斯托咬牙道。

  “怎么转化?”阿托希塔斯问道。

  之前他们七灯合一,一直是七种纯能量融合成纯粹的white light ,这种能量光束够纯粹,却是杀伤力最低的攻击方式。

  “你们放开心神,只输出能量,控制权交给我,我来试试。”赛尼斯托道。

  “为什么不是我来主导这个过程?我觉得你们应该把能量都给我,让我成为‘新·白灯之主’。”拉弗利兹叫道。

  “我曾经是最伟大的绿灯侠,只有绿灯侠能具现最强大的兵器,施展物理攻击。”赛尼斯托道。

  七灯Legion 情感能量attribute 不同,最强攻击的形态也不一样,红灯以血海和火焰为主,黄灯以恐惧幻想为主,青灯后发先至,反弹其余色灯的攻击.只有意志之绿灯,能量具现物最坚硬、结构最稳,可以以能量刀剑,施展强大的物理攻击。

  “不,我绝不把能量交给别人。”拉弗利兹连连摇头,“反正Demoness 哈莉镇压的又不是我。

  存在之灵一直aloof and remote ,甚至不肯分我一点white light 让我成为白灯侠,我为什么要为它牺牲自己的橙光?”

  “我们七色光,皆来自white light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赛尼斯托怒道。

  “我认为伱们应该把色光能量交给我。”阿托希塔斯也有话说,“红灯虽然无法具现最强兵器,但我的身体就是最强兵器。

  把white light 交给我掌控,我能一拳捶爆她的防御罩。”

  ”hmph ,我还觉得white light 可以锻造出最强的purple light 水晶,将她彻底封印呢。”卡萝尔道。

  “你们别想了,除非white light 给我,否则去fuck 的。”拉弗利兹啸叫道。

  看着激烈争吵、几乎要窝里斗的灯主们,赛尼斯托面色阴沉,骂道:“一群毫无大局观的蠢货,和你们成为盟友,还不如去向Demoness 哈莉投降。”

  “别,千万别投降,我正玩得开心呢。”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赛尼斯托黑了脸,众灯主也停止争吵,脸上闪过羞愧与恼怒的神色。

  “我们轮流主C,各种招式依次试一遍。”甘瑟提议道。

  ——赛尼斯托,你和他们不同,他们目光短浅、没大局观,你却是天生的领袖气量!

  他还悄悄给赛尼斯托sound transmission 。

  赛尼斯托瞥了他一眼,皱眉扫视几位灯主一圈,道:“拉弗利兹,你先来,阿托希塔斯第二,卡萝尔第三,我第四,甘瑟第五,青女第六,圣行者第七,有没有意见?”

  甘瑟向他递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我同意。”拉弗利兹见自己排第一,立即喜笑颜开叫起来。

  阿托希塔斯和卡萝尔见自己至少在赛尼斯托前面,就没出言反对。

  剩下的几个“老实人”自然也都nodded 同意。

  “七灯合一!”

  随着一声大喊,white light 再次落在哈莉的力场金膜上。

  然而下一瞬,它便自动炸开了。

  几位灯主拿眼看去拉弗利兹。

  “Aiya ,我控制不住,white light 太邪门,我都没反应过来”拉弗利兹十分尴尬。

  “换下一个。”赛尼斯托闷闷道。

  拉弗利兹虽然很不舍得向别人献出橙光,却不敢当众食言。

  他们能合力攻击Demoness 哈莉,为什么不会攻击他?

  “你们把光束集中在我身上,我去和Demoness 哈莉近身肉搏。”阿托希塔斯捏着拳头,满脸期待。

  “轰~~~~”

  next moment ,红灯之主胸口炸出个大窟窿,white light 伴随血肉碎末飞溅四方。

  “额Ahhh !”阿托希塔斯惨叫连连,“white light 太狂暴,压根impossible 降服。”

  青女和圣行者默默上前为他疗伤,折腾了两3 minutes 才让勉强压住伤势。

  “我早就说了,掌控white light 需要天命,不是谁都够资格的。”赛尼斯托得意又自信地说:“来吧,让我来为你们展示真正的white light 之主的风采!”

  阿托希塔斯和拉弗利兹hearing this ,心中自然十分憋屈、愤怒,但他们也没食言而肥。

  “额Ahhh ~~~”next moment ,七灯合一,white light 乍现,赛尼斯托红脸憋红,却无法阻止white light 再次分散成七色光。

  “hahahaha ,这就是你的天命?”拉弗利兹said with a big smile 。

  那欢喜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已经打败了哈莉,获得胜利。

  “这impossible ,不应该,我连真正的white light 都能驾驭,次级的white light 只会更轻松才对。”赛尼斯托满脸不甘与不可思议。

  “你确定之前是你在驾驭存在之灵,而非存在之灵单纯寄生在你身上?”卡萝尔讥讽道。

  “如果连我都不行,拿只能说明一件事,这条路是死的,走不通。”赛尼斯托coldly said 。

  接下来甘瑟、卡萝尔and the others 全都失败。

  赛尼斯托脸色好看了些,“看来七灯合一也就这样了,虽然下限不低,但完全没开发的潜力。”

  甘瑟hesitantly said :“如果有人适配并同时操控七色情感能量,或许能通过assiduous cultivation 来真正掌握white light 。”

  “那种人压根不存在,适配七种色光已经很难,要同时佩戴其中灯戒,完全impossible 。”赛尼斯托resolutely and decisively 说。

  “现在怎么办?我们真就拿Demoness 哈莉毫无办法?”阿托希塔斯愤怒道。

  “赛德,我们联手试试。”甘瑟looked towards 自己的小蓝人老婆。

  “你的意思是,放弃情感能量?”赛德惊疑道。

  甘瑟gently nodded ,“就用我们自己的力量。”

  “好。”

  两个小蓝人同时向哈莉伸出双手,没有色彩斑斓的能量光波,只是精纯透明的心灵之力。

  无论动作和招式,都和绝地warrior 很像。

  “Buzz! Buzz! Buzz! ”一直波澜不兴的防御金膜激烈震动,逐渐扭曲,圆球形态变得不再规则。

  仿佛一个气球,被两只无形的大手肆意揉搓。

  哈莉看着被捏成长条形的金膜,惊讶道:“这么强的心灵能量,怎么cultivation 出来的?”

  至黑之夜既是危机,也是收割经验值的良机。

  短短几天时间,她获得了几乎一个等级的经验,这会儿已经1Level 14 。

  即便在物质宇宙,防御会“降频”到100点的极值,可甘瑟也在物质界,也受到降频影响。

  只靠心灵之力,他们的攻击就接近极值。

  若非她的情感能量防御专长太克制色光,心灵之力配合灯戒,绝对超越了力场金膜的防御上限。

  “bang bang bang! ”见揉搓效果不佳,心灵之力又化为“Heaven Turning Seal ”,从上往下猛砸。

  “轰轰轰”第一下,哈莉和哈尔所站立的地面往下塌陷百米深,第二下、第三下两千多米深,地下水都拍了出来,哈莉和哈尔淹没在水底,拍打效果骤降。

  甘瑟和赛德又用心灵之力,把他们抬了上面,左右拍打。

  “pēng pēng pēng ”球形防御金膜几乎成了个烧饼,哈莉脸上的笑容消失,额头开始冒汗。

  “她的防御护罩到临界点了,而我们还有余力,我们有七大Legion !”赛尼斯托提议道。

  甘瑟抬头看了眼天空,又转头看了眼all around ,神色迟疑。

  当初七位灯主结盟时,他们各自所在的Legion 也聚集到一起。

  毕竟黑灯肆掠宇宙,单一色光压根无法摧毁黑灯戒指。

  只有联合在一起,融合绿灯能量才能自保。

  后来七位灯主赶赴Earth 战场,七大Legion 也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只不过他们没进入太阳系。

  两个原因,首先是形势不明,几位Corps Head 害怕损兵折将,甚至惨遭团灭。

  连Earth 佬都不敢待在Earth 上,弄出个现代版的“诺亚方舟”躲了起来,七大Legion 小心谨慎也属应当。

  第二个原因则是至黑之夜的预言。

  他们以为七位灯主合一,就能解决黑死帝,其余人不用来,来了也没用。

  等黑死帝跑路,无甚建树的七灯Legion 难免有些尴尬,就过来帮Earth 收拾残局了。

  连黄灯也不例外。

  七灯Legion 都在Earth ,所以这会儿召集七灯围攻哈莉很容易。

  但Earth 并非只哈莉一个人,甘瑟已经看到大超捏紧拳头、蓄势待发,其余英雄也都团结一致,摆出随时加入战斗的架势。

  他敢肯定,若是自己和赛德破了Demoness 哈莉的防御罩,这会儿乱战已经开启。

  “喊吧,把七大Legion 都叫过来,今天就让你们明白,谁才是七灯Legion 第一大佬!”哈莉叫了起来,“所有Earth 人listen to my orders ,后退三公里,为七灯盟友们腾出位置。让他们随便攻击,你们别阻拦。”

  她有底气这么喊。

  这底气不是她的实力。

  七灯Legion 加起来有好几万人呢,关键是不同色光能相互融合。

  配合甘瑟和赛德,还真有可能击破她的防御金膜,然后让她covered in dirt 、battered and exhausted 。

  “都住手!”

  就在七灯Legion 开始向这边汇聚时,哈尔忽然飞上半空,发出一声呐喊。

  在七灯Legion 折腾的时候,哈莉已经帮哈儿成功晋升“真·white light 之主”。

  “现在,我是white light 真正的主人!”哈尔shouted :“七灯Legion 齐聚,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

  感受从哈尔身上传来的terrifying pressure ,甘瑟颓然道:“听他的,都散了吧。”

  “法克!”即便是赛尼斯托,也无可奈何地挥手,解散了涌来的黄灯Legion 。

  ”Ai, 真可惜,我还打算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色光万人敌’呢。”哈莉laughed 道。

  哈尔转向她道:“哈莉你也别在这儿说风凉话,你之所以敢向七大Legion 邀战,只因为你知道这场仗压根打不起来,怎么吹牛都没问题。”

  “哈尔,你现在能复活死人了吗?”百特曼颤声喊道。

  “可以。”哈尔先闭上双眼,再睁开时,双目射出璀璨white light 。

  “超级少女,复活。”

  阿基米德飞艇中white light 爆发,一个活生生的超级少女就猛地从担架上坐了起来。

  “我在哪?我这是怎么了?”她转头四顾,神色茫然。

  “偶买噶,卡拉你活过来啦!”露易丝惊喜叫道:“生命之光太强了,瞬间复活,简直比上Imperial Capital 厉害!”

  “哎呦,我错了。”话刚说完,她就face changed ,连连拍打自己嘴巴,“我口误,其实我想说上帝最厉害!”

  “迪克·格雷森,复活!”

  一束white light 从天边飞来,落在百特曼跟前,是个浑身脏污、神色迷糊的活人迪克。

  “迪克!”百特曼情难自禁,上去用力把他抱在怀里。

  “Bruce ,我这是怎么了?我记得.”迪克pupil shrink ,惊呼道:“偶买噶,我死了,我的心脏被我father 掏了出来,shit!”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杰森·托德,复活!”

  “fire star 猎人,复活。”

  随着一个又一个活人当众上演“亡者归来”,众人逐渐从震惊到麻木。

  不过,Earth 人脸上的欢笑一直随着同伴数量的增加而增加。

  甘瑟看了不由羡慕非常,心中一动,向哈尔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别忘了黑手,哈尔乔丹.另外,绿灯Legion 需要Guardian 。”

  哈尔深深看他一眼,喊道:“威廉·汉德,复——”

  “不,我不会让你成功,复活黑手是我的天命!”this time 哈尔遇到了麻烦,他的后背忽然鼓起一个大包,里面传出存在之灵怨毒的怒吼。

  “额啊,我的脑袋哈莉,它钻出来了,我的脑袋要被撑爆了。”哈尔holding head ,发出痛苦的惨叫。

  “一定是这货对天命太过执着,你篡夺它复活黑手之天命的行为,刺激得它挣脱了束缚。”

  哈莉连忙飞到他身边,防御专长齐开,同时right hand 按住他的“驼峰”,Divine Soul 挟裹力场镇压下去。

  “Ahhh ~~~~”存在之灵暴怒呐喊:“Demoness 哈莉,你别想再困住我,我和你们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

  “BOOOM!”

  宛若一颗小太阳原地爆炸,前所未有的恐怖white light 猛然扩散开,形成的强大冲击波,甚至把哈莉掀飞几十米。

  不过white light 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哈莉揉了揉屁鼓爬起身,white light 已经消失,原地留下个昏迷的哈尔和一个大坑。

  土坑有十米直径,三四米深,里面装满如同蚯蚓般蠕动的white 触须。

  是存在之灵,它正挣扎着从哈尔体内钻出来。

  哈莉一个踏步,来到哈尔身边,防御专长齐开,同时一巴掌拍打哈尔后脑勺,“快醒来。”

  “呃啊,脑袋好痛,它在使劲钻,要裂开啦。”哈尔惨叫着爬起身,哈莉便看到他七窍都在流血。

  “等我帮你把存在之灵塞回去,脑袋就不痛了。”哈莉道。

  “hahaha ,没用的,复活死人的天命已经消失,你们死去的同伴和家人,再也没法回来。”存在之灵一边挣扎,一边畅快大笑。

  哈莉盯着它干净纯洁的white 触手,咽了口唾沫,道:“你若不主动缩回去,我不介意当场来个铁板鱿鱼烧!”

  说完,她随手捞起一条触须嘴里塞,喉咙口喷出火焰状的胃酸之雾。

  “呲呲呲”伴随灼烤的声响,white light 触手化为精纯的white light 能量,滑入她的食道。

  ”ao wu ,不,Demoness 哈莉,你这个禽兽,住手.住嘴!”存在之灵发出长长的惨叫声,触手“whiz whiz whiz ”几下,又缩回哈尔体内。

  哈莉舔了舔嘴唇,脸上带着回味之色,问道:“现在感觉如何?它可还老实?”

  “哈莉,我们麻烦大了。”哈尔怔了怔,从坑里爬起来,道:“原来存在之灵没说谎,复活死人真的是天命。

  现在‘复活死人’这一天命已结束,我没办法再复活死人。

  但新的天命又降临了,降临在每个复活之人身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