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09

  第1409章 英雄魂域

  大都会,正义联盟。

  灯主、灯侠们被哈莉怼得面红耳赤,狼狈而去,她自己也没在正义大厅待多久,商量好“诺亚方舟”靠岸的时间,就回奎茵庄园去了。

  还有一大批“哈莉亲朋好友团”为避灾去了天堂山,她打算赶在黄昏之前,把所有人都接回来。

  顺便也去天堂办点事儿。

  ”Ai, 哈莉就是这种性格,偷魔力是她的本能,但哈尔你是英雄,应该把持住才对。

  如果没有你wholeheartedly 地配合,她应该没办法抢劫存在之灵的本源吧?”大超看哈尔的眼神中,带着些责备。

  之前哈莉arrogant and despotic 时,他也只低着脑袋,为她的行为羞愧。

  他没想过责怪她。

  就像他自己说的,这就是她的性格,多年old friend 了,相互间已经非常了解。他也有缺陷,她没说什么,他自然也不会对她的习惯说三道四。

  而且哈莉从来不是英雄,没竖立正义英雄的招牌,他们不能要求她太多。

  其实,她屡次在危机中挺身而出、力try to turn the tides ,已经比很多英雄都做得更好了。

  但哈尔是有信念的超级英雄,在重建英雄天堂时,他们全体英雄还曾认真讨论并学习过“绝对正义”的理念。

  “我们要先明确一点,偷存在之灵的魔力,真的是一种罪行吗?”哈尔问道。

  “抢劫别人的东西还不是罪?”神奇女侠frowned 。

  哈尔认真道:“如果是财富为劳动所得,对他进行抢劫当然是罪。

  但很多时候,魔力并非勤劳创造出来的‘价值’,不是苦修而来。

  world 上没有无主之魔力,或许先前有,现在全被至高存在垄断,后来者一旦沾上魔力,比ordinary person 染毒都terrifying ,得用自己的一切来还债。

  这显然不公平。

  哈莉作为cultivator ,需要奇迹之力提升realm ,如果不想背负出卖灵魂的魔力之债,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去偷去抢。

  当道路只剩一条时,这条路上无论多少罪恶,它都是正确的。

  如果错了,也只能是抢错了人,抢魔力本身是没有善恶的中性行为。”

  百特曼道:“她就是用this remark 说服你的?”

  哈尔摇头道:“她说得更多,更委婉,但她的确说服了我。”

  “可伱也说了,抢魔力的行为难分善恶,但抢错了人,就是不对的。难道存在之灵该被抢?”神奇女侠道。

  “你之前还说看到它倒霉,你很开心。”哈尔一脸奇怪之色。

  “如果有人凭白无辜骂我,结果出门摔一跤,我会在边上微笑,可如果一辆汽车即将撞向他,我会出手救下他。

  我认同哈莉对存在之灵‘如同空气’的评价,不再对它抱有神圣的期待。

  如此,它冷漠不肯救我们同伴的行为,也不再那么可恶了。”戴安娜道。

  “既然它不再神圣伟大,哈莉偷‘空气’的魔力,也不值得过分苛责吧?”哈尔道。

  戴安娜摇头道:“我从没因为她抢劫存在之灵的魔力,而责怪过她。

  只要别偷我的,偷我father 的魔力,她偷谁的魔力,我都不在意。

  我想其他人也不在意,我们在意的是你的反应。

  我们聚在一起讨论这件事,是担心你,而非为存在之灵讨公道。”

  “没错,戴安娜说的就是我的想法。”大超nodded and said 。

  百特曼、海王、奥利弗等一众英雄也gently nodded 。

  哈莉是个惯偷,大家都知道。

  连幽灵的魔力她都偷,上帝之怒怎么着也比存在之灵更神圣,他们不也没说什么吗?

  “你们不用担心我,虽然哈莉扭曲了我对‘偷魔力’这件事的价值观,但我坚持绝对正义的理念不会变。”

  paused ,哈尔迟疑着道:“其实,我们一直都误会哈莉了,她偷魔力并不全是为了自己。”

  “不为自己,那她是为谁?”大超奇怪道。

  戴安娜expression moved ,“难道她是上帝黑手的传言是真的,她在为上帝干黑活?”

  哈尔诧异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这事在超凡界不算秘密?”

  戴安娜脸上挂上讥讽的笑容,“hehe ,算是公开的秘密吧,聪明人都猜到了。只不过她从没公开承认过,天堂方面更是一直坚决否认。”

  “这次我亲眼所见,她先抢夺存在之灵的魔力;接着,将它们转化为自己的‘本源’;最后,再把‘自己的’力量当祭品献祭给上帝。

  至于魔力印记、魔力之债、Karmic Retribution 等等,全由哈莉承担。

  别看她表面风光,其实哈莉也过得很不容易啊!

  可她也没奈何,魔力都让great character 占了去,她想异军突起,只能找个大靠山,为其卖命。”哈尔叹气道。

  “didn’t expect 真相竟是这样,天堂太黑了。”露易丝muttered 。

  大超苦涩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唉,我之前有所耳闻,但看哈莉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样子,只注意到她的强势,没考虑过她的难处。”

  “或许,她只是故意用这种傲慢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悲哀。”巴里脸上带着look of pity ,轻声说道。

  众人沉默下来。

  “其实,为上帝效力,也不是那么悲惨。”哈尔slowly said :“献祭了存在之灵的本源,天之声立即奖励哈莉一亿天堂功勋。

  因为哈莉当时是拉着我一起献祭的,天之声还单独给了我五千万。

  也即是说,我们这次得到1.5亿功勋的报酬。”

  “偶买噶,1.5亿,那该是多少?”众英雄惊呼。

  “1.5亿,够救赎我几万次了。”露易丝艳羡道。

  “难怪哈莉成长速度这么快。”戴安娜发出一声轻松的感慨。

  ——难怪短短数年,她这个奥林匹斯War God 就被天堂War God 超越,实在是上帝这个后台,比她father “宙总”更太给力。

  哈尔接着道:“天堂功勋只是奖励之一,哈莉说她之前还献祭了黑死帝的本源,上帝一天之内同时收获死亡与Life Source ,非常开心,似乎她又要加官进爵了。”

  哈尔得到5000万功勋,其实是哈莉争取来的。

  她和天之声讨价还价,还说哈尔是坚持正义理念的超级英雄,这次为了上帝,连正义理念都扭曲了,应该得到补偿。

  于是,天之声给了他五千万,外加一张100万额度的天堂直升卡。

  也即是罪孽低于100万,死后直接升天堂。

  如果这会儿正义大厅里只几个old friend ,哈尔就当众说了出来。

  但此时英雄云集,哈尔不打算把天堂卡“借给”任何人,也就没说出来惹人惦记。

  不过,上帝很为死亡与生命两大情感本源的齐全而高兴,倒是真的。

  哈尔看得出来,哈莉当时也很为这意外之喜而吃惊。

  “哈莉已经是天堂‘少君’、地府镇守,加王爵,还能怎么升?”露易丝语气中都带上了明显的羡慕。

  哈尔摇头道:“我不清楚,哈莉似乎不太想要爵位。

  她这会儿急匆匆赶去天堂,除了接回天堂山避难的人,也有商量奖励事项的目的。

  不过,哈莉已经做出决定,一亿功勋中有5000万来还贷款,剩下的5000万全部捐给‘正义永恒Foundation ’。

  嗯,她在守户犬里新设立的慈善基金,专门用来救赎死难英雄的灵魂。

  只要罪孽低于10万,都能获得Foundation 救助,瞬间罪孽清零,自由选择去天堂山,或者他本人信仰的Divine Domain 。”

  “哇,哈莉万岁!”海王吹了一声口哨。

  “哈莉.”几乎所有英雄都露出感动之色。

  ”Ai, 哈莉那样involuntarily 、处境艰难,为天堂披肝沥胆、背负骂名与恶名,好不容易赚点好处,又无私地奉献给了我们我们应该也为她做些什么。”老绿灯阿兰·斯科特excitedly said 。

  “可我们能做什么?除了偷魔力,哈莉似乎什么都不需要。”他女儿翡翠说道。

  “那今后她偷魔力时,我们为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阿兰咬牙道。

  翡翠吃惊道:“father ,我们要坚持绝对正义的理念。”

  “或许哈莉是对的,偷魔力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只要不偷好人的魔力就行。”

  在超级英雄为哈莉外在强势、内里悲哀的处境感慨时,哈莉已经开开心心抵达天堂。

  她让艾薇开着小飞艇去天堂山接客,自个儿径直来到黄金great hall 。

  “代理大君”拉斐尔已经在那等她。

  “哈莉奎茵,我直说了,今天就两件事,首先,你今后不许再把偷魔力的黑锅扣在天堂头上。”

  哈莉hearing this ,立即委屈地叫起来,“我从没说过任何污蔑天堂的话,上帝哥可以为我作证。”

  拉斐尔said with a sneer :“你觉得是谁让我警告你的?反正黑锅又不是扣在我头上,你觉得我会急?”

  “呃”哈莉表情一僵,更加委屈了,叫道:“Heaven and Earth 良心,我真的没说过上帝哥的坏话。

  如果我说了,黄金great hall 一定能记下我的言辞。

  拉斐尔议长,你可以查询我的语录,看我这几年可曾说过违禁之言。”

  拉斐尔coldly snorted ,道:“你很聪明,每次都在胸口划十字,一脸虔诚的模样,好似在向上帝表忠诚。

  可你几年来,一丁点信仰也没为上帝提供。

  信仰力的数量和质量骗不了人。

  偏偏你的行为立马引起周围人不好的联想,你压根就是故意的。”

  哈莉真的有点尴尬了,“我不信,我对上帝哥那么敬爱,怎么可能一丁点信仰力也没有?”

  “难道我会在这种一查便知的小事上说谎?”

  哈莉心中一动,问道:“议长大人,不知您为上帝哥提供了多少信仰力?”

  拉斐尔脸一僵,微微偏过头,语气生硬地说:“我们现在在讨论你的问题。”

  ——法克,原来是乌鸦笑猪黑!

  哈莉立即不尴尬了。

  虽然她对狗上帝没多少信仰,但她敢对自己发誓,她对上帝哥没一丁点叛逆之心。

  可这群天使就不一定了。

  不然堕天使是怎么来的?

  “虽然我当时并没那个意思,但既然上帝哥发话,无论如何我一定照做。”她表情坚定,白净的脸蛋似乎有信仰之光在闪烁,“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做那样的动作,我会向所有人解释,偷魔力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与上帝毫无关联。”

  拉斐尔揉了揉眉心,“你知道正义大厅的超级英雄,现在正在讨论什么?”

  哈莉心里有所悟,干脆利落地摇头道:“不知道,我不会预言术。”

  “他们现在都知道上帝得到了死亡与生命两种情感能量,他们都说你在替上帝背黑锅。”

  哈莉马上道:“等我回去就跟他们解释清楚。”

  拉斐尔盯着她的双眼,道:“如果你能做到让舆论转向,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故意误导他们的认知,其实你在让天堂给你背黑锅,我奖励你10亿功勋。”

  ——给我一万亿都没用,所有人都知道“真相”了。

  哈莉心中冷笑,脸上露出怒色,“我为上帝哥背黑锅不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吗,怎么还能要天堂功勋?你在侮辱我。”

  拉斐尔摆手道:“你没为天堂背黑锅,就是你自己在偷魔力。”

  哈莉先愣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道:“没错,我没为天堂背黑锅,我回去后就对大家这么说。”

  拉斐尔扶额,“算了,说第二件事。虽然你甩锅给天堂,但献祭Life and Death 情感本源的行为,值得嘉奖,我的意思是,你再升Level 1 ——”

  哈莉连忙摆手道:“不,我这次不想升官了。”

  拉斐尔惊讶道:“你不是一直想加入‘天使长议会’吗?”

  ——加个屁,从你提拔另外一批Archangel 成为“候补议员”开始,天使议会就贬值了。

  哈莉心里嘀咕,脸上严肃道:“我还有更迫切的事要做。”

  上次多元重启危机中,她在宇宙范围内宣传了上帝信仰,功勋卓著,官升Level 1 ,成为候补议员。

  刚开始她还蛮高兴的,毕竟议会的议员皆为“十二Archangel ”级别的大佬。

  连路西法、米迦勒都是12Archangel 之一,足见天使长议会的real value 。

  可后来拉斐尔又从下凡帮她重启多元的天使中挑出一批天使长,也升职为“候补议员”,候补议员便没了价值。

  “你想要什么?”拉斐尔也没坚持。

  祂其实还不想让她升官呢。

  哈莉叹道:“我刚才去天堂山的时候,见到二十多个新草头神,但至黑之夜中,全球各地死亡的英雄加起来超过百人,剩下的都哪去了?”

  拉斐尔道:“要么因为信仰去了异神国度,要么身负罪孽,堕入地狱,或者英雄之炼狱。

  只有真英雄才能去炼狱,空有英雄之名却只想借英雄之名捞取好处的,则去了地狱。”

  “我们这次赚了不少功勋,足以帮‘真英雄’赎罪。”哈莉道。

  拉斐尔摇头道:“来不及了,功勋赎罪只能在审判前。”

  “我明白,所以,我希望天堂为我修建一座‘英雄魂域’,专门用来缓存死于sudden occurance 的英雄之魂。”

  哈莉解释道:“不用太复杂,只是从我的‘王爵领’挪移一座浮空岛到天堂大门外。

  凡是登记在册的英雄,若不够资格去天堂,死后灵魂先去‘亡者岛’,等我得到通知,再决定是否为他们赎罪。”

  “你打算把你自己的奖赏换成只对英雄有用的‘亡者岛’?”拉斐尔惊讶道。

  哈莉神情肃穆道:“英雄们为正义和Earth 奉献了生命,值得这样的待遇。”

  亡者岛的关键有两个:首先,是登记在册的英雄;其次,是等她来决定是否为他们赎罪。

  登记在谁的册子上?

  超级英雄说自己是英雄,他就一定是英雄?

  登记在册的“英雄”就真的是英雄?

  英雄名册在她手里,最终解释权也在她手里,等于英雄“后半生”的命运都受她钳制。除非英雄是真英雄,没有罪孽,直接升天堂。

  这是实实在在的权力和影响力,比illusory 、永无止境的“天堂议员达成进度”靠谱多了。

  当然,面对拉斐尔和Earth 英雄时,她的理由一定会冠冕堂皇、devotion to righteousness that inspires reverence ,让所有人看到一个乐意奉献、大方豪气的自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