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13

  第1413章 哈莉与卢瑟

  “我还不够贪?这个破灯炉在羞辱我吗?!”

  换个时候,若她的敌人骂她贪婪狠毒,哈莉还会百般狡辩、颠倒黑白,把死的说成活的。

  现在她却第一次因为别人说她不够贪,而心中不满。

  “赛德,你确定能读取橙灯灯炉的核心数据?你原本并非橙灯,现在也没使用橙灯能量。”哈尔怀疑道。

  赛德早前是扎马伦planet 的紫灯Guardian ,后来绿灯重建,一大群小蓝人活出second life ,甘瑟一个人忙不过来,她便离开扎马伦,加入绿灯Legion ,成为绿灯Guardian 。

  再后来,她和甘瑟相恋应该是旧情复发,两人在马尔图斯文明时代,就已经相识相爱。后来男性小蓝人为了更加契合“本源”,开始割掉情感,甘瑟和赛德就此分手。

  复婚后,她和甘瑟建立蓝灯Legion ,成为蓝灯Guardian 。

  现在,她又摘下蓝灯戒指,加入橙灯Legion 。

  不过,她目前没戴上橙灯戒指。

  倒不是她嫌弃贪婪情感过于邪恶,单纯是拉弗利兹不肯与任何人分享橙灯能量,哪怕她是他自己选择的Guardian 。

  赛德道:“七灯Legion 的中央能量电池都用很强的智能,它知道我是Legion Guardian ,已经赋予我Guardian 的权限。

  不用戴上灯戒,我也能使用这权限查看一些后台数据。

  而且,关于哈莉·奎茵为何没被橙灯戒指挑中的数据,并非机密内容。”

  拉弗利兹警惕地挪动身子,避开赛德对他的灯炉的触碰,“灯炉是我的,可它没和我解释why not 选Demoness 哈莉。”

  “它有自己的基础意识,你却一直都把它当成伱的宝贝,从来没有和它平等地沟通过。”赛德道。

  “它就是我的宝贝。”拉弗利兹把灯炉抱得更紧了。

  “别扯淡,快说它凭什么说我不够贪婪。”哈莉不耐道。

  众人hearing this ,也都好奇地looked towards 赛德。

  “它只是说你不够贪婪。”赛德的目光转向拉弗利兹怀里的灯炉,道:“要不,你再让我问一下?”

  “不,谁也不能碰,这是我的宝贝。”拉弗利兹退后几步,尖着嗓子叫道。

  哈莉一个透明力场膜,紧贴他的身体,形成一层“真空塑料膜”。

  “ahhhh .”即便嘴巴也被裹住,拉弗利兹还是用橙灯能量震荡出声音,“Demoness 哈莉背誓啦,大家快帮我作证。

  她要抢我的宝贝,你们这些公证人要帮我拦住她呀!”

  “你再叫一声,我立即捡走你的灯炉,从你尸体上捡。”哈莉shouted 。

  拉弗利兹立即噤声。

  “赛德,你再去查看一下。”哈莉朝赛德nodded 。

  赛德木着脸飘到拉弗利兹跟前,触碰灯口一会儿之后,转头道:“贪婪情感本源说你压根不贪婪,不仅不贪婪,还异常豪爽大方,完全不合适橙灯。”

  “豪爽大方,倒是我的性格。”哈莉先满意地laughed ,又frowned :“但这和我贪婪无度并不矛盾。”

  “豪爽和贪婪能并存?”大超想了想,道:“虽然哈莉贪婪,但的确也很大方,并不小气。”

  “没错,哈莉虽然贪婪,但willing to help others ,有求必应。”众人gently nodded 。

  尤其是得到过哈莉帮助的英雄,感触特深,表情和语气也更真诚,“我们去找她帮忙,只要她能做到,从无推诿。

  即便我们不找她,她看到我们有困难,也会给与力所能及的帮助。

  在帮助我们的时候,她会把我们的事当成她自己的,making an all-out effort ,从不敷衍。”

  卢瑟nodded 附和道:“这话我很认同,哈莉绝对是个好朋友。”

  要说哈莉乐善好施、助人为乐,他并不觉得。

  她是那种很可靠,也很能让人放心依靠的人,她主动帮人的时候较少,可若找上门,无论多麻烦的事,她若能做,都会认真去做。

  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小卢瑟事件。

  小卢瑟隔着维度摄取他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让他产生被窥视的危机感,这种事除了他自己的感觉,完全找不到证据。。

  所有人,包括他的家人,都觉得他精神有毛病。

  只有哈莉认真倾听他的感受,分析各种probability ,并给出应对措施。

  神奇女侠道:“但她的确贪婪,所有人都知道她对偷魔力是何等执着。”

  “不仅是魔力,一起有价值的东西,Divine Item 、神果、秘术,我都贪。”哈莉道。

  甘瑟手掌与橙灯接触处有橙光闪烁。

  片刻后,她道:“它说你的行为只是源自生理需求,并非贪婪的欲望。

  可以说你很贪婪,但不至于触动贪婪情感。

  把一粒米给一只蚂蚁,蚂蚁几乎一辈子都不用再寻找其它食物,它可以守着那粒米过一辈子。

  把10吨肉给一条蓝鲸,它还嫌弃吃不饱,想要吃更多,为了吃饱它不介意去偷去抢。

  蚂蚁和蓝鲸,谁更贪婪?”

  众人looked thoughtful 。

  赛德继续道:“蚂蚁明明能守着一粒米活一辈子,可它依旧每天不停,四处搜罗食物,其它蚂蚁饥饿,向它索要,它不仅一口回绝,还趁着同伴虚弱,将它咬死,抢走它的一切财物。

  蓝鲸每天要吃10吨才能饱腹,它这天只从外面抢到9吨食物,也有饥饿的同伴过来求助,蓝鲸自己吃下8吨,把1吨给了同伴。

  现在,你们说说看,蚂蚁和蓝鲸谁更可能被橙灯戒指选中?”

  大厅一片沉默。

  哈莉的脸有点热,她得说,她绝对不是那只小气贪婪的蚂蚁,但9吨食物分出去1吨的蓝鲸她也做不到这么慷慨。

  ”Ai, didn’t expect 换个角度看待问题,结果会完全不同。我们之前的确片面了。”大超感慨道。

  奥利弗叹道:“哈莉刚弄出守户犬理财system 时,我们很多人都心有戒备,结果现在不仅50%的手续费从没收过,她还经常拿出功勋接济我们。

  现在更是拿出大笔功勋,为我们建立了个Foundation 。”

  黛娜道:“她的确配不上贪婪之戒。贪图自己需要的东西,不叫贪婪;连自己用不着的东西也扒拉到身边,才是贪婪。

  哈莉之所以有个贪婪的名声,只因为她在偷魔力这件事上得罪了太多掌控舆论的great character 。

  魔力都有主人,她只能依靠swindle ,去偷去骗去抢。

  偏偏她需要的魔力又太多,就形成了她很贪婪的假象。”

  “hahaha ”哈莉忽然大笑起来。

  迎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她趾高气扬道:“这可是橙灯本源亲自给我的判定,我不是贪婪shameless 的Demoness 哈莉。

  哪怕我偷尽天下魔力,我依旧是个慷慨大方的豪侠!

  你们都是见证人,今后要多多对外宣传我的真性情,不要再让小人污蔑我啦。”

  众人自觉误解她而in the heart 激荡的感慨、感动,一下子消散大半。

  “灯炉一定是坏了。”拉弗利兹叫道:“我承认我贪婪,但我贪婪的东西,难道不是用来满足自身需求的?

  就比如魔力。

  我和她一样,无论给我多少,我都永远有需求。”

  赛德道:“一个人能承受的魔力是有极限的,就像一个人的胃只能装那么点东西。

  当体内魔力接近极限,你的fleshy body 会逐渐能量化,然后崩溃。

  肉体崩溃,bloodline 中的魔力就会消散。

  为了不让arduous cultivation 得到的魔力凭白流失,几乎所有法师在晋升Spiritual God 前后,都会锻造一件本名Divine Item ,赶在肉体崩溃前,把魔力、spirit strength 、神性、法则等等,全部转移到Divine Item 上。

  拉弗利兹你如今是橙灯之主,也可以学习哈莉奎茵,吞噬橙灯之力,将之储存在体内。

  你为什么不那么做?为什么还要继续使用灯戒储能?”

  拉弗利兹张了张嘴,没法回答。

  如果他日常需要用到的橙灯能量为10,他的身体连0.01的量都无法储存。

  过量的情感能量进入身体,他会非常难受,甚至有blood vessels 经络被撑爆的可能。

  强行坚持的话,他的身体会在橙灯能量的浸染中消融,最终把自己炼成橙灯幽灵。

  赛德叹道:“你嘴上说需要无尽的能量,但真把能量给你后,你只是将它们束之高阁,和你收集的金银财宝一起堆在仓库里发霉。

  哈莉·奎茵却是实实在在把魔力吸收、融入了bloodline 。

  至少在她身体到达极限前,谁也不能说她比其他追求魔力的法师更贪婪。

  他们都在做一样的事,只不过她的胃口实在太大,显得比旁人更贪婪。”

  拉弗利兹呆了呆,使劲摇头道:“我不信,她偷了那么多魔力,都融入体内,为什么没爆炸?没被魔力同化?”

  赛德向哈莉投去探究的目光,她也好奇,为何她能吸收那么多魔力?

  赛德敢肯定,不仅是拉弗利兹和自己,宇宙中所有神魔都有同样的疑问。

  “唉”哈莉叹息一声,right hand 习惯性点在胸口,要画出个十字,然后让众人恍然大悟,骂一句“狗上帝”,就把此事轻轻揭过。

  画了一半,她猛地想起自己对拉斐尔的承诺,手上的动作不由僵直在那。

  哈莉动作unnaturally 放下手,超级英雄队伍里就有人喊道:“哈莉偷到的魔力虽多,但九成九都给了上帝,她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立即有不少人附和道:“没错,她是上帝的白手套,这件事谁不知道?”

  赛德露出恍然之色。

  哈莉表情严肃地scolded :“不要talk nonsense ,你们在亵渎上帝,知道不?

  我不是任何人的白手套。

  我敢向上帝发誓,我偷到的魔力,九成九都在我自己身上。”

  “哈莉——”

  “闪电侠,你住口,难道想死后下地狱?”哈莉严厉打断他道。

  众人住了口,但脸上的感动之色更浓。

  ——原来哈莉是担心我们和露易丝一样,不积“口德”,罪孽加身。

  她真的.他们想哭!

  “别胡思乱想,我单纯陈述事实。”哈莉认真道。

  “明白,我们不胡思乱想,唉,愿仁慈的上帝原谅我们!”大超nodded 叹息。

  “为什么橙灯戒指要选我?”卢瑟忽然出声,不忿又不解地说:“我承认我很有野心,但我normally 并非吝啬之人。

  我的科技公司之所以叫‘莱克斯集团’,而不是以姓氏命名‘卢瑟集团’,只因为我现在拥有的财富,全靠我自己打拼而来。

  可我并没和拉弗利兹一样,做个守财奴,我乐于和家人共享我的金钱和地位。

  多元重启危机后,我更是捐出所有财产,建立救助民众的Foundation 。

  凭什么说我贪婪?”

  莉娜轻声道:“卢瑟或许不是个好人,或许也很贪婪,但他的贪婪也就ordinary person 水平。”

  赛德看了卢瑟一眼,重新把手摁在橙灯灯口。

  片刻后,她说道:“橙灯没搞错,你就是Earth 上最贪婪的人。

  你不贪财,但你对未知的知识,对名望和地位,永不满足。”

  “对知识贪婪”卢瑟怔了怔,nodded and said :“没错,我对知识永不满足。只因为这,我就成了world 上最贪婪的人?”

  他仰着脑袋,脸上带着不被凡人理解的惆怅,悠然长叹道:“如果这是对世上最聪明之人的诅咒,我也无可奈何。

  我无法改变自己智慧化身的本质,只能接受‘对知识最贪婪之人’这一只有我堪承受的称号。”

  赛德木然道:“不,你对知识的贪婪,犹如Demoness 哈莉对魔力的渴求,虽然算得上贪婪,但也不配得到一枚橙灯戒指。

  关键是你对名望和地位的贪婪。

  你嫉妒超人,你想要成为超人,因为在你心中,超人拥有最强大的力量、最完美的形象,还最受欢迎,被所有人信仰他的一切,都是你极度渴望得到的(ps)。

  为了满足这一欲望,你能做出任何事。

  就像拉弗利兹为了‘珍宝’无恶不作、不所不为,因此灯戒选中了你。”

  “喔,卢瑟你嫉妒超人,还梦想成为超人。”众英雄戏谑地看着他。

  大超神色复杂。

  卢瑟急了,急red white 脸,叫道:“talk nonsense ,我对超人的唯一想法,就是揭穿他虚伪的真面目,让所有人都明白——他并非人类的希望与未来。”

  “语言,甚至行为,都可能骗人骗己,但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情感无法骗人。”赛德道。

  “你没骗人,你只是错看了我!”卢瑟叫道。

  “hehehe ”众位英雄但笑不语。

  哈莉都有些替他尴尬,堂堂秘密会社第一BOSS,就这样社死了。

  “你们看哈莉!”卢瑟quick witted in an emergency ,忽然一指哈莉,道:“她的名声比超人强多了,我若要嫉妒,why not 嫉妒她?”

  赛德又把手放回灯口,一阵橙光闪烁。

  她道:“你的欲望是‘完美之超人’,这不是能用具体的名和利来衡量的。”

  迟疑片刻,赛德不确定地说:“我猜测,你心里很明白哈莉奎茵的缺点,她名声虽响、实力虽强,却依旧是个有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的ordinary person 。

  你甚至潜意识看不起这种俗人,又怎么会嫉妒她?”

  “卢瑟,你看不起我?”哈莉拉下脸来。

  卢瑟更急了,举手发誓道:“我若真像小蓝人说的那样,让我死后下地狱。”

  “is it possible that 你还想上天堂?”钢人讥讽道。

  卢瑟左右看了看,一指fire star 猎人,道:“我知道你能读心,你别读我的心,只从我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来判断我此时是否真诚。”

  琼恩看了他一眼,道:“你的确真心认为赛德在talk nonsense ,但很多人都不能认清自己的内心。

  我相信赛德,因为情感本源不会撒谎。”

  卢瑟却只把他的话听进去一半,就激动对众人道:“你们听到了?fire star 猎人是你们的人,他不会帮我说谎,他明确说了,我不是那么想的。”

  莉娜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道:“卢瑟,你脑袋在流血,我们先去医院吧。”

  卢瑟的大光头被拉弗利兹当保龄球抓了很长时间,划出很多伤痕,这会儿他一激动,结痂裂开,又开始流血。

  “额啊,我的头.”卢瑟摸了伤口一把,血淋淋,火辣辣,连忙和哈莉打声招呼,拉着younger sister 飞快跑出门。

  “正义大厅有Medical Room ,要不要把他喊回来?”大超迟疑着道。

  “hehe ,他流血的是脑袋,煎熬的却是内心,咱们的Medical Room 只会让他更加煎熬。”奥利弗怪said with a smile 。

  拉弗利兹忽然道:“Demoness 哈莉名声响彻多元宇宙,她也和莱克斯卢瑟一样,贪图名望。”

  “她名声响,并不代表她对提升名声十分执著。”赛德看了哈莉一眼,“如果有可能,她八成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认识自己。

  没人认识她,她的诈骗之术才更有效果。

  可以说,她对名声的渴望,远不及她对魔力的追求。”

  “你还真了解我。”哈莉讥讽道。

  赛德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我们也走吧。”拉弗利兹抓起赛德,准备离开。

  “等等!”百特曼开口叫道:“除了卢瑟和媚拉,目前还剩稻草人依旧持有不该属于他的灯戒。七灯灯主什么时候把那枚黄灯戒指也收回去?”

  拉弗利兹eyes shined ,“那枚戒指复制自赛尼斯托,是个好宝贝,我要了!稻草人在哪,让他把灯戒交给我。”

  百特曼道:“黑死帝撤退后,稻草人便隐匿行迹,不知所踪,或许在Earth 某个角落,也可能逃亡宇宙,我想让灯主帮忙定位灯戒的位置。”

  拉弗利兹驴脸纠结,“要定位黄灯戒指,需要赛尼斯托。可赛尼斯托来了,还会把灯戒给我吗?

  我不怕赛尼斯托,只不过现在签订了和平协议,不能动手抢,否则Demoness 哈莉一定找机会向我发飙。”

  哈莉道:“你去抢吧,我保证不发飙。”

  ——等你抢了,我一定发飙。

  拉弗利兹be eager to have a try 。

  赛德道:“你们不用担心,甘瑟复制的灯戒只能使用24小时,还剩不到三小时,时限便到了。届时灯戒会自动化为情感能量,disappeared 。”

  百特曼nodded ,表情轻松了些。

  “还没到24小时吗?”奥利弗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短短一天内,发生了太多事,感觉过去了好久。”

  “法克,甘瑟真是个没人性的bastard 。”哈莉忽然骂道。

  “甘瑟怎么了?”大超疑惑道。

  “灯戒只能使用24小时,岂不代表媚拉被选中之时,lifespan 只剩24小时?”哈莉道。

  众人埋怨地looked towards 甘瑟的老婆,希望她能给个解释。

  赛德indifferently said :“当时情况有多紧急,你们都亲身经历过。那种情况下,他只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或者,我们换个思路,假如加入Earth 生命之光的七灯合一能解决黑死帝,现在你们还会抱怨吗?”

  “他至少该提醒我们一声。”大超道。

  “他或许都没考虑到红灯戒指的副作用。”赛德道。

  “说到底,他还是不在乎我们Earth 人的死亡。”黛娜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