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15

  第1415章 存在之灵回来啦

  “还选啥?傻子will not 主动戴上青灯戒指。”阿宝总统激动yelled 。

  一边大叫,还一边像躲避蛇蝎般,避开身前azure light 莹莹的灯戒。

  哈莉再次确认道:“你确定永久放弃成为青灯僧侣的机会,放弃青灯部落给你的奖赏?

  你们原本不够资格加入青灯部落,但至黑之夜中,伱们表现英勇,拯救了world ,青女决定赐予你们正式青灯僧侣的身份。

  先不要急着回答,冷静下来,仔细回想这段时间的经过。”

  阿宝深呼吸几下,坚定摇头道:“我不敢回想,越想越后悔,越想越后怕。这段时间的经历,必将成为我人生中最terrifying 的噩梦。”

  说到这儿,他转向边上的特斯拉小姐,脸上露出愧疚与怜爱之色,“偶买噶,我的Little Darling ,我都对你做了什么啊,你那么聪明,那么可爱,我竟然打了你。”

  “Oh,father ,听到你这么说,我,我太高兴了。”特斯拉小姐beautiful eyes 含泪,小跑着来到总统先生身边,一把将他.一下子被他抱在怀里,“father ,你又回来啦,very good 。”

  哈莉忍着腻歪,勾一勾手指,青灯戒指落入她掌心。

  然后,她把目光转向瘸腿蓬。

  瘸腿蓬穿着芒鞋与简陋的麻衣,把半个毛绒绒的胸脯都露在外面,脸上胡子拉碴,很久没修理过,额头上闪烁巴掌大的azure rune 。

  他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双眼炯炯有神,步伐也强健有力。

  此时看到哈莉望过来的目光,他连连摆手,满脸哀求:“不,哈莉,求求你了,不要拿走我的青灯手杖。

  这是我的命根子啊!

  我就是要做僧侣,要永远留在部落里。

  我罪行累累,哪怕用十辈子来忏悔都不够啊!”

  “阿蓬~~”他夫人哀哀呼唤。

  “阿蓬已经死了,现在只有行者蓬。”瘸腿蓬坚决地说。

  阿宝总统劝道:“阿蓬,先让哈莉帮你把灯戒取下来,然后你才能明白自己的本心。

  我需要你,米国需要你,world 人民在呼唤你啊!”

  “阿波·特斯拉,你不用说了。”僧侣打扮的瘸腿蓬坚定摇头,道:“从你取下青灯灯戒,放弃改过自新开始,我们就不再是同路人。

  我不想和你一样继续的罪恶的深渊里坠落。

  你也不配说什么‘人民的呼唤’,他们若真的知道我们曾做过什么,只会诅咒我们下地狱。

  唔,现在你要重蹈旧辙,我不能坐视不管,我要找宇宙名记露易丝做访谈,她正在调查我们这些日子的爆料。”

  “偶买噶~”瘸腿蓬的夫人呻吟一声,快晕了过去。

  “总统先生,您明白了的,现在的他毫无理智,完全是胡言乱语。”她虚弱地解释道。

  阿宝脸色有些难看,但也勉强nodded ,“我明白,这不是真正的他。”

  瘸腿蓬的夫人转向哈莉,急切道:“奎茵小姐,请立即取下他的灯戒。”

  ——赶在他说出更多内容劲爆的话之前。

  哈莉心中一动,瘸腿蓬额头azure light 闪烁几下,渐渐暗淡,他手里紧握着的烟斗手杖如同一团橡皮泥,在azure light 中揉成一团,最终化为一枚灯戒。

  “偶买噶,我真傻啊!”瘸腿蓬怔楞了一会儿,抬手就给自己四个大slap in the flace ,“我真傻,我当初脑子进了水,才想要成为青灯侠不,青灯没有侠,只有slave !”

  哈莉木着脸问道:“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想清楚了?”

  “还问啥?傻子will not 主动戴上青灯戒指。”瘸腿蓬激动yelled 。

  一边大叫,还一边像躲避蛇蝎般,避开身前azure light 莹莹的灯戒。

  对上阿宝复杂的目光,他讪笑着道:“总统先生,我一直感激你、敬爱你,刚刚——”

  “刚刚我们都说了很多胡话。”阿宝展颜一笑,温和说道。

  “不,哈莉,求你了,不要拿走我的手杖,我不想和他们两个一样,自甘堕落,灵魂永坠深渊啊!”行者米诺斯哀求道。

  循环继续。

  两小时后,正义大厅。

  “如何?”黛娜问道:“还剩多少个青灯?”

  哈莉shook the head ,没说话。

  黛娜laughed 道:“我之前想和奥利弗、戴安娜他们打赌,我说没有一个青灯在摘下灯戒后,会自愿继续戴上,结果没一个人愿意和我赌。”

  “我们又不傻。”戴安娜指着大厅一角的一众人,道:“哈莉,甘瑟和几位灯主已经等你好一会儿了,他们想带着黑手。”

  “现在黑手在哪?你们怎么处理他的?”哈莉问道。

  戴安娜跺了跺脚,“就在距离我们300米深的地底监狱,关在一个充满麻醉气体的生物仓。”

  “麻醉剂用久了,有产生抗性的风险,如果他清醒,一定会自殺。”哈莉道。

  “有主脑时刻监控他的lifeform 征,若有苏醒的迹象,我们立即知晓。”黛娜自信道。

  哈莉走到甘瑟他们跟前,先把正义联盟对黑手的处置方法说了一遍,才问道:“你们有什么想法?”

  卡萝尔抢先道:“交给我们紫灯Legion ,我们会用爱感化他。”

  “你连我都感化不了,还想感化黑手?”赛尼斯托讥讽道。

  甘瑟道:“绿灯Legion 的高科牢,能创造一个无法自残、无法逃脱的四维空间。”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高科牢首先pass,你们的高科牢关押过小超人,他被劫走,关押过阿托希塔斯,他自己越狱,关押过赛尼斯托,又被劫走

  黑手情况特殊,靠近他的牢房杀掉他,比劫走更简单方便。”

  “给他戴上青灯戒指,让他加入青灯部落,永远忏悔。从今往后,我会everyday all 陪在他身边,时刻盯着他。”青女道。

  “为什么不扔到起源墙上?”哈莉问道。

  甘瑟道:“黑手现在就是个ordinary person ,ordinary person 挂起源墙,几天时间就意识消散,近乎死亡。

  谁也不确定他死在起源墙上之后,是成为死亡spokesperson ,还是天命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paused ,他意有所指地说:“阿宾苏、赛尼斯托、哈尔乔丹,都是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史上最伟大绿灯侠。”

  哈莉明白他的意思,既然史上最伟大绿灯侠能短时间内出现三个,每一任还都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后一任比前一任更伟大,那么黑灯也有可能出现下一任“史上最伟大的黑手”。

  “我现在依旧敬重阿宾苏,但我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赛尼斯托傲然道。

  哈莉瞥了他一眼,看着甘瑟问道:“‘最伟大灯侠’也是天命?”

  “既然能牢牢把握现在,何必去赌天命?现在的威廉·汉德只是个ordinary person ,只要没有外援,哪怕Earth 政府都能做到让他永久监禁。”甘瑟道。

  “你们随意吧,封印紫水晶,戴上青灯戒指,关入高科牢.这是你们的任务,你们负责。”

  说着哈莉就准备离开。

  甘瑟frowned :“监禁黑手只是一方面,要想完全掐断黑死帝和主宇宙的联系,我们还要持续关注祂所在的死亡维度。”

  戴安娜道:“现在存在之灵已经挂上起源墙,黑死帝没理由再来主宇宙了吧?”

  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哈莉。

  哈莉摸了摸鼻子,“你们放心,无论黑死帝以什么理由入侵主宇宙,我will not 袖手旁观。”

  “你曾威胁黑死帝,说你能通过体内的Death Source 感知死亡维度的位置?

  如果可能,我希望你来承担盯梢死亡维度的任务。

  不用太复杂,隔三差五激活你的Death Source ,感知一下死亡维度的状态,如果有mutation ,就通知我们,免得色光Legion 被打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甘瑟道。

  “没问题。”哈莉大包大揽,十分干脆。

  等灯主们压着威廉·汉德离开,黛娜worriedly said :“盯梢死亡维度听着简单,可未来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肯定会把责任推到你身上。”

  “推到我身上之后呢?他们有追究我责任的能力吗?”哈莉不以为然道。

  她能找某个灯主发飙,是因为所有灯主加起来,也打不过她。

  灯主拿什么来跟她发飙?

  黛娜心里那点儿顾忌,立即抛到爪哇国去了,“既然你都这么想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哈莉step one stopped ,hesitantly said :“其实,我们不用太操心死亡维度。”

  “为什么?”几个英雄都疑惑看过来。

  “稍等片刻,我给天之声打个电话。”

  哈莉走开几步,一枚念头通过大十字架来到天堂,“天之声,死亡维度现在移动到哪儿了?什么时候撞上起源墙?”

  “还没开始挪动。”天之声漠然道。

  哈莉怒道:“我花了四亿天堂功勋,你收钱不干活?”

  当初她钻入死亡维度时,发现里面能量太多,而她时间太少——黑死帝已赶往Earth ,就想出个绝户计:把整个死亡维度扔到起源墙上。

  天之声为这个计划开出四亿天堂功勋的价格。

  为了trouble will completely vanish ,哈莉忍痛应了下来。

  她向上帝献祭白灯、黑灯本源,才赚了两亿,其中1.5亿用来还债,另外五千万为超级英雄设立了一个“救赎”Foundation 。

  “你误会了,并非没开始行动,挪移维度的程序已经完成,只是现在还没起效。”天之声道。

  “要等到什么时候?”

  天之声道:“等另一个触动死亡维度本源的时机到来。那时死亡维度开始移动,却不会有人发现是我做的手脚。

  所有人都会把责任算在当时触动Death Source 的人身上。”

  “shit”

  哈莉终于明白了它的计划。

  一个字形容,奸!

  “至于吗?你还怕trifling 黑死帝?”她不解道。

  “不是怕,我只是不希望外人产生误会,把天堂当成你这种为了力量本源by fair means or foul 、乱下黑手的shameless 之徒。”天之声严肃道。

  哈莉一脸哔了狗的表情。

  ——你特么难道不是为了力量本源就by fair means or foul 、乱下黑手的shameless 之徒?

  天之声提醒道:“这本来就是你的要求,不是天堂针对黑死帝,是你要对祂斩尽杀绝,以绝后患。明明是你的事,不能把屎盆子扣在天堂头上。”

  ——日fuck ,退钱!

  “你把1.5亿天堂功勋还我,我不玩了,玩不起。”哈莉木然道。

  “不能退,该做的已经做了,死亡维度的根已经被撅断,只等导火索点燃,它就会轰然滑向起源墙。”天之声道。

  “导火索什么时候到来?给个具体时间,几天,几个月?”

  “不确定,可能几个月,也可能几年,几百年。”天之声道。

  哈莉终于绷不住了,骂道:“法克鱿,几百年后我还怕黑死帝?我连——”

  她差点把“我连上Imperial Capital 敢揍”的想法脱口而出。

  “你可以不满,但你若口出狂言,羞辱Supreme God 圣,我会依律惩罚你,扣你的天堂War God Divine Power ,降低你的官职等级。”天之声coldly said 。

  哈莉忍住竖中指的冲动,默默掐断连接。

  “哈莉,怎么了?”看她脸色数变,最终彻底黑下来,几位英雄疑惑不已。

  哈莉抿唇想了想,道:“献祭白灯,我得到一亿功勋,但有五千万拿来还债了,你们还记得不?”

  “我还疑惑呢,你什么时候欠了天之声五千万,做什么了?”黛娜said curiously 。

  “不止五千万”

  哈莉把自己和天之声的交易说了一遍,连刚刚天之声的回复也没隐瞒。

  “天之声好奸。”黛娜叫道。

  戴安娜道:“可天之声也没说错,这是哈莉的要求,祂只是担心被人误会。”

  “你帮天之声说话,祂也不会送你功勋点。”黛娜瞪她。

  戴安娜indifferently said :“我只是speak frankly 。”

  “哈莉花了四亿功勋啊偶买噶,这债要还到什么时候?”奥利弗惊叹道。

  “至少我们不用再担心黑死帝了。”戴安娜轻声道。

  “至少现在Death Domain 还没挪动位置。”黛娜不以为然道。

  奥利弗face changed ,问道:“哈莉,天之声似乎想极力隐瞒这件事,现在你将它公开,祂不会用降职罚薪来惩罚你?”

  “我speak frankly ,主动承担责任,让你们明白真相,天之声应该感激我猜对。”哈莉道。

  “祂还指望把锅甩到另一个触动死亡维度核心的人身上呢!”戴安娜whispered :“现在没法甩锅了,别人即便听到你说的‘真相’,也会觉你在帮天堂背锅。”

  黛娜凝眉道:“我们应该隐瞒这件事,至少在死亡维度撞上起源墙之前,不要让消息流传出去,免得黑死帝警觉。”

  ——黑死帝若扭转撞墙的命运,她不就可以just and honourable 站在天堂大门口高呼“日fuck ,退钱”?

  现在退钱,总比百年后她能一巴掌拍死黑死帝的时候激活撞墙程序要好。

  哈莉心里暗搓搓想着,面上却严肃nodded ,“你们都是自己人,我信任你们,我不会对其他人说的。”

  “把黑死帝挂起源墙上,真的能彻底解决问题?”奥利弗迟疑着道:“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既然七色Legion 的能量池都在起源墙内,它们依旧能被宇宙中的灯侠使用,白灯、黑灯能量更强,它们难道不能挣脱起源墙?”

  “你想多了吧,如果存在之灵能下来,哈莉当时就发现了。”黛娜说着,就把目光转向哈莉。

  哈莉十分肯定地说:“存在之灵无法离开起源墙。当时我也考虑到你说的情况,特意挖了个坑,打算把存在之灵埋在‘起源坟墓’里,再盖上土。

  结果存在之灵刚沾上起源墙,犹如纸屑遇到吸尘器,立即被吸了进去。

  存在之灵惨叫之凄凉,连我听了都动容。”

  “喔,那我就放心了。”奥利弗表情轻松道。

  “dīng líng líng ”几乎同一时间,哈莉的手机和正义大厅的警报同时响起。

  几人一愣,连忙各看各的。

  哈莉的电话来自阿曼达沃勒。

  “BOSS,出major event 了,天眼会的特工在新墨Brother Xi 州silver light 城发现一个白灯灯炉!”沃勒先是简单直接地爆出个猛料,然后稍微解释道:“现场围了很多人,但没有一个人能提起它。对了,它还能说话,像个喇叭似的,不停地说。”

  “偶买噶,哈莉,出事了,存在之灵回来啦!”另一边的黛娜也叫了起来,“shit,祂还在广播你的坏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