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17

  第1417章 够不够一个亿?

  “嗨,哈莉,黛娜,还有大家.”波士顿·布兰德跳下摩托车,有些别扭地整理一下衣服,“这种状态下和你们见面,感觉怪不习惯的。”

  “这样很好,很帅。”哈莉道。

  “死人”波士顿活着时是一位高空杂技演员,为了增加舞台效果,他会在表演时,给自己戴上幽灵面罩。

  就是一个苍白假面的皮质头套,看起来像个死鬼。

  他死后成为幽灵,马戏团的制服和头罩都留在尸体上,但灵魂也有红色制服和苍白头罩。

  在他头罩之下,其实是一张英俊帅气的白人脸庞。

  这会儿他已经复活,还是日常生活中,自然不用再戴头罩。

  黛娜简单地把白灯灯炉,以及他们的猜测说了一遍。

  “如果我们没猜错,你就是那个天命之人。要验证猜想也简单,你去提一下那个灯炉,看有什么效果。”

  波士顿hesitantly said :“单纯测试能否提起灯炉倒是没什么,可万一我真把它提起来了呢?”

  “若能提起来,伱就是天命之人。”哈莉道。

  “可我不想做天命之人啊,我有点怕。”波士顿老实说道。

  “怕什么,存在之灵对天命非常执着,应该还会受到规则约束,不会伤害你。”哈莉comforted 。

  “我怕和存在之灵接触,祂不好相处。我还怕麻烦,天命听着就很麻烦。我更怕天命关乎什么宇宙存亡,代表极大的责任。

  责任就是压力,我怕自己没能力,干不好。”波士顿抠着头皮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这是个活得很通透的聪明人!

  哈莉心里对他的评价提高了Level 1 。

  她还以为超级英雄听到“救世之天命”,就眼睛放光,脸蛋因兴奋而红润得发光,额头也发光,全身激动得像是马上入洞房的新郎官。

  哈莉再次安慰他道:“你不用怕,因为怕也没用。是你的责任,它早晚会找上门。

  而且,你说得很对的,存在之灵不好相处。

  它都找到你家门口了,你觉得你能躲得掉?”

  波士顿speechless saying :“你若真要安慰我,还不如说你们会陪在我身边,帮我完成天命。”

  哈莉摇头道:“我不会那么说,因为那是必然之事,就像天气凉了,不用别人说,你自己会添一件衣服。

  我们就是你的外套,在你需要时立即出现在你视野中。”

  “哈莉.”波士顿心里热乎乎的,转过身,二话不说跳到坑底,握住提灯手柄——“weng weng! !”

  不等他用力,灯炉就在璀璨白光中化为一枚白灯戒指,套在他手指上。

  “Shua! ”白光消散,新出炉的白灯侠波士顿消失在坑里。

  “这是怎么回事,他哪去了?”周围人惊呼。

  “很显然,他就是被选中之人,现在白灯把他带走了。也不用担心,波士顿会回来找我们的,只要他熟悉了白灯的力量。”哈莉道。

  “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回去,等波士顿找上门?”戴安娜道。

  “目前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或者,你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波士顿的silhouette 。”

  哈莉心里想着逆闪电的事,就不愿在silver light 城久待。

  和他们说了两句,便跳入阿基米德飞艇,准备离开。

  “嗡——”

  在哈莉开启飞艇之前,前方忽然炸开一团白光,穿着白灯制服的波士顿又回来了。

  “你是怎么回事?”她愣了一会儿,又跳下spaceship 不解道。

  波士顿神情茫然道:“刚才灯戒带着我在宇宙范围跑了一圈,我看到很多人和事most important 的是除我之外的11位复活之人。

  灯戒告诉我,我们必须为这次的复活支付代价。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所有人明白这一点。”

  “你知道所有人的“天命”?”黛娜问。

  波士顿摇头道:“不知道。我不是提醒他们具体做某件事,而是让他们明白,未来天命到来时,他们不可抗拒。”

  “你刚才见过那11个人了,都有谁?”哈莉问道。

  “超级少女、fire star 猎人、迪克·格雷森、杰森·托德、鹰侠、鹰女、逆闪电、回旋镖Captain 、马克西维尔·劳德——”

  “劳德也复活了?”几位英雄异口同声,震惊叫道。

  马克西维尔·劳德并不在正联的复活名单中。

  “是将棋会的劳德?”哈莉确认道。

  “嗯,就是那个被神奇女侠扭断脖子的劳德。”

  黛娜神色凝重道:“我们没收到一丁点的消息,看来他有意躲避我们,说不定又在谋划什么阴谋。”

  波士顿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似乎藏在某个地下秘密基地,正在通过电脑搜索新闻信息。”

  “他在哪?”神奇女侠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道cold light 。

  波士顿摇头道:“我不知道。如果他在大街上,我还能通过地标建筑判断位置,那个地下基地我却完全不认识。我是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的,宛若瞬移。”

  见她们一脸沉思,没有再问,他继续道:“最后两人分别为火风暴和战鹰。

  是初代战鹰亨利·霍尔,而非早前战死的二代战鹰莎萨。”

  战鹰与白鸽这对英雄组合,也算Earth 老牌超级英雄了。

  初代战鹰与白鸽还是最先出现在人前的神眷者英雄,比沙赞出道都早,当年brother 俩的名头足以和七巨头媲美。

  只不过这些年涌现的英雄很多,凋零的英雄也不少。

  很不幸,younger brother 白鸽死在无限Earth 危机中,被反监大王的影魔杀死。

  为了复活younger brother ,或者说,为了创造一个younger brother 依旧活着的parallel universe ,战鹰曾化身“存默”,成为“时魔”哈尔乔丹的小弟。

  若说二代正义协会在秘密会社手上凋零,那么终结初代正义协会的人就是存默。

  他当时一次性做掉了正协大半成员。

  直接让初代正协英雄退出历史舞台,正协英雄家的二代上位平替。

  零时危机结束没多久,第二代战鹰和白鸽闪亮登场,两位年轻活力的女性,很惹人眼球。

  或许“战鹰和白鸽”所代表的战争与和平,天生带有兵煞劫气,半年不到,这个组合又战死一人,上次死的是白鸽,这次死战鹰。

  二代战鹰死后没两天,third generation 战鹰又出现了,现在

  “现在初代战鹰归来,third generation 战鹰霍莉难道又出事了?“哈莉问道。

  ”Ai, 霍莉和白鸽在至黑之夜中遇到化身活尸的初代战鹰,她被激发情感、掏出心脏。”神奇女侠感慨道:“霍莉很不幸,连天堂山都没能去成。

  哈莉,你能不能在地狱里为她安排个‘镇守府千户’的职位?”

  “这个稍后再说。”

  哈莉脸上明显写着“我不理解,我难以接受”几个大字,“三代战鹰霍莉被初代战鹰‘存默’击杀,现在存默复活,和三代战鹰的亲elder sister 组成新的‘战鹰和白鸽’?”

  初代战鹰和初代白鸽是biological brother ,三代战鹰和二代白鸽是亲姐妹。

  可现在白鸽和杀死自己biological younger sister 的人组成亲密无间的“战鹰与白鸽”组合。

  “你比谁都清楚,初代战鹰活尸的行为,与战鹰本人并无关系,是灯戒在操控活尸。”黛娜道。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道:“你见过他了,还聊过?”

  黛娜nodded ,“他对自己曾经的罪行非常后悔,琼恩和他交谈过后,也说他没有伪装,是真心实意的悔改。”

  “就和哈尔一样。”她又补充了一句。

  显然,她也像接纳哈尔一样,重新接纳了战鹰亨利·霍尔。

  哈莉无法接受,但也懒得掺和他们的烂事儿。

  她转头问波士顿,“你打算怎么通知他们?之前不是轮流见过他们吗?”

  波士顿看了自己的摩托车一眼,“坐飞机,乘出租车,我目前还不能控制灯戒,无法飞行。

  先前瞬移到他们跟前的不是我本人,只是我的精神projection 。

  对他们而言,我不可见、不可闻,宛若鬼魂。

  现在我得当面和他们好好聊一聊。

  如果可能,我想把白灯戒指送出去,把灯戒连同责任一起交给他们中的一位。”

  “只是通知他们‘天命将至’的消息?”

  “嗯,目前来说,是这样。”

  “杰森·托德、迪克·格雷森还有逆闪电,这三个人,你不用去找他们了。这么简单的消息,我可以帮你传话。”哈莉道。

  “好吧,我先去找白鸽和战鹰。”

  一个小时后,中心城,铁山监狱。

  每一位伟大的超级英雄背后,都有数位强大的超级恶棍,和一座name shakes the whole world 、固若金汤却有极高越狱率的监狱。

  比如,哥谭有百特曼和阿卡姆疯人院,大都会有大超和史崔克岛监狱,费城有沙赞和恶景监狱.

  中心城和楔石城两地的超级恶棍的归宿,就是中心城郊的铁山监狱。

  别看这些打上超级英雄印记的著名监狱经常发生越狱事件,其实它们的安全级别都是全球one of the very best 的高,甚至能在银河系排上名次。

  这不矛盾。

  不是监狱不够强,只是恶棍们太狡诈。

  比如逆闪电。

  别说空间上的障碍,他连时间都能穿透,怎么关?

  “关押逆闪电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他陷入持续的麻痹状态。极速者有非常强大的消化能力和恢复力,即便麻醉剂也可能被消化。

  所以麻醉剂必须持续输入,不能间断。”

  说到这儿,巴里侧过头,眼神奇怪地看了哈莉一眼,“你的Divine Power 也能助消化,对吧?海王说他现在吃石头都能填饱肚子。

  某方面讲,我们的能力有一定相似度。

  我没办法消化无机物,但无论多庞大的有机物,我的胃袋都能将它们消化吸收,并且不会长胖。”

  哈莉nodded ,他的这项能力的确和她的食物防御专长非常像。

  现在她的防御专长已经Level 8 ,单体宇宙内,几乎什么都能消化,但在刚开启专长时,她的消化能力可没这么强,当时她也只能消化无毒无害的有机物。

  等专长等级提高,她开始消化轻微毒素、中等毒素、高等毒素.这时她的消化能力才和“闪电侠们”拉开距离。

  “就是这了。”

  巴里在一扇贴有“特别危险”标签的大铁门前停下。

  门口并非走道,而是一间灯火辉煌的工作间,有百平米,里面堆满各类科学仪器,三位白大褂正在忙碌。

  “啊,闪电侠,奎茵小姐,你们来啦。”年龄50出头的干瘦黑人old man 紧张地搓了搓手,走过来道:“我是艾伦·Thomas ,逆闪电实验室的Chief-In-Charge ,马顿监狱长已经和我说了,让我配合你们的一切行动。”

  哈莉看了眼他胸口的工作牌,一名生物学Academician 。

  “Thomas Academician ,你们这是在研究什么?”她问道。

  “研究如何不让极速者苏醒。”Thomas 态度热情地介绍一遍室内的设备,说道:“我们目前已经发明了12种能让极速者麻痹的化学药剂。

  都在逆闪电身上试过,效果最强的能让他保持45秒的昏迷。

  一次注射,45秒内无法清醒,基本上满足了武器生产所需。”

  说到这儿,他还转向巴里,面露感激之色,“多亏闪电侠为我们提供了大量primordial 数据,不然我们的研究不会这么快出结果。”

  哈莉瞥了巴里一眼,很想问他:你知不知道那些武器制造出来后,会用来对付谁?

  “Academician ,你把牢门打开,我要见逆闪电。”

  “喔,请稍等。”

  Thomas Academician 没劝说她小心。

  听到要求,他麻溜地来到控制台前,完成身份验证,又输入密码,半米厚的铁门缓缓打开。

  进门后,哈莉才发现逆闪电被倒吊在半空,脚朝上,头朝下,脚和双腿牢牢锁在一个锥形器皿中,麻醉气体也是从那儿输入他体内。

  像是挂在屋檐下风干的蒜头。

  “为什么要倒吊着?”哈莉问。

  “极速者最重要的部位就是双腿。”

  哈莉道:“其实束缚极速者最好的方法不是麻醉剂。”

  “你有什么高见?”巴里said curiously 。

  “卸掉双腿!没了双腿,再强的极速者也得废掉。”

  巴里脸上的好奇立即化为惊恐,“那是违法行为,我们不能用那么残忍的方法对待囚犯。”

  “你觉得切掉双腿,比现在这样更残忍?”

  “我宁愿死,也不想失去双腿。”巴里肯定地说。

  哈莉古怪一笑,“当然,如果隔三差五就越狱,切掉双腿的确比死更terrifying 。”

  如果对极速者的每次审判,都能得到彻底贯彻,不存在越狱。

  余下的several decades 里,失去双腿至少能享受活着的感觉,一直被注射麻醉剂,半死不活,生不如死.哈莉敢肯定,连现在态度坚定的巴里都坚持不住。

  “你今天应该不是来和我讨论极速者的关押问题的吧?”巴里frowned 。

  “我想要逆闪电的神速力。”哈莉直接道。

  巴里pupil shrink ,嗄声道:“你终于盯上了神速力”

  “不,不是‘终于’。”哈莉摆摆手,说道:“我早就眼馋神速力,之前除了你唔,你似乎隔三差五就遇到来自异时空的极速者。

  斯旺并非only one 个极速者恶棍。

  只不过除了现在的斯旺,其余极速者恶棍几乎都无法捕捉,连你也只能尽力摆脱他们。”

  闪电侠的粉丝团肯定不止无赖帮,但关入铁山监狱的,多数都是无赖帮成员,极速者罕有被逮捕的时候。

  巴里面色数变,“你想要多少神速力?如果不多的话.”

  他可以免费为她打工。

  “非常多,或许会伤及极速者的本源,但我保证,不至于废掉双腿,顶了天变成个ordinary person 。”哈莉道。

  别说专长升到Level 9 ,即便只Level 8 ,也得把闪电侠抽废。

  若非如此,她也不至于一直期待遇到个极速者恶棍。

  恶棍废了就废了,她不会有半点心里负担。

  巴里hesitantly said :“斯旺不会同意.”

  “很显然,只要他脑子没坏,will not 主动配合我。”哈莉道。

  巴里沉默了许久,艰难地说:“这不合法——”

  “想要合法很简单,我立马写一条法案,递交给国会,很快就能通过。”哈莉打断他道。

  巴里咬咬牙,哑着嗓子道:“虽然不合法,还违背了道德和伦理,但我愿意帮你一次。”

  哈莉心中高兴,同时也十分好奇,“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以为说服你要花不少时间和口舌。”

  巴里叹道:“就在几天前,你抢劫存在之灵的本源之后,我们在正义大厅开了个小会,谈论哈尔帮你偷本源的事。

  哈尔对我们讲述了你的involuntarily 。

  你是在给天堂做白手套,掠夺的本源九成九都‘献祭’给了上帝。

  可你处境悲哀,却依旧对我们大方豪气.最后我们做了个决定,今后力所能及地帮你偷魔力。”

  “还有这种好事?”哈莉乐了。

  接着,她face changed ,严肃道:“哈尔在talk nonsense ,我不是谁的白手套,上帝无欲无求,从来没想过偷别人的魔力。

  我抢来的魔力,都自己用了,你可听明白了?”

  巴里深深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隐约的同情之色,“我明白,上帝无瑕,罪责在你。”

  哈莉很想在脸上挤出隐含悲哀的无奈之色,以加深巴里“上帝既奸且黑、哈莉可悲可怜”的印象,可她这会儿得到巴里倾力相助的承诺,心里乐开了花,实在悲不起来。

  强行表演只是让她的表情显得有些扭曲而已。

  不过,这扭曲的表情,也让巴里误会她心情激荡、念头纷杂、百感交集。

  “不过,上帝这次会给我们多少功勋?你和天之声谈好了没?”

  “啥?”看着巴里脸上毫不掩饰的期待,哈莉有些傻眼。

  “和上次白光本源一样,把神速力献祭给上帝后,天之声会给我们多少报酬?够不够一个亿?偶买噶,我还从没那么富有过。”巴里兴奋道。

  哈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