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19

  第1419章 神速力的代价

  一切奇迹皆有代价。

  刚被巴里带到“神速力存储实验室”时,哈莉还扼腕叹息:自己对巴里的关注太少了,竟然都不知道他的神速力特性竟是“Surging Waves Subtle Steps 型”——一边跑步一边无视能量守恒,如永动机般无限增加神速力——以至于错过了无数亿个单位的神速力。

  等“逆式宇宙跑步机启动”,等逆闪电在胖头的控制下高速奔跑,等她把神速力防御专长从Level 5 提升到Level 7 半,等时间幽灵出现哈莉不再懊悔,她开始庆幸自己早年并没发现巴里的bug,不至于将神速力的债务全部推给了自己朋友。

  嗯,为了让逆闪电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按照她希望的方式奔跑,她模仿“视差魔”的模式,让胖头钻入逆闪电体内,强行占据他的身体,化身“离子魔”。

  视差怪和黄灯合体后叫“视差魔”,离子鲨和绿灯侠合体后叫“离子侠”。

  一个“Demon” 、一个“侠”,并非情感能量attribute 决定的。

  是侠还是魔,看合体后宿主的表现。

  如果灯兽的意志压过宿主,以灯兽本能控制身体,行为上如同恶魔,那他就是魔。

  如果灯兽安安分分,自愿把自己的力量借给宿主,完全配合宿主的意志行动,那他就是.也不一定是侠,若宿主是个混球,他滥用力量,表现得如同恶魔,照样是魔。

  如果灯兽“矜持”一些,对宿主除了有情感能量innate talent 上的要求,再在思想品德上设置些限制,灯侠和灯兽的合体,就能完全称之为侠。

  比如离子鲨。

  胖头当初即便和哈莉成为好朋友,都不太愿意和她合体。

  首先,她不愿把思想对它完成敞开,人和兽无法完美融合;其次,她不是个好人,胖头有道德洁癖。

  后来胖头渐渐融入“奎茵大家庭”,要求逐渐放低,先后多次以充电宝的模式,和艾薇、赛琳娜短暂合体——并非永久性合体,只为应付危机,合体几天或者几个小时。

  即便宿主并非它期望的勇敢fearless 的英雄,胖头也安分守己,从没影响过宿主的思想。

  胖头不影响宿主,不代表它不能扭曲宿主情感。

  视差怪只是恐惧化身,当凯尔·雷纳this level 的powerhouse 在思想上出现漏洞,有恐惧情绪时,它都能完全压制他的意志。

  胖头可是意志的化身,理论上比其余灯兽更容易扭曲宿主的思想。

  离子侠之所以没像视差魔那样灯兽反客为主,只因为胖头不愿意控制宿主。

  它若要控制宿主,至少凯尔·雷纳这位史上最荣耀绿灯侠的意志,也抵抗不住——凯尔没能immediately 挣脱视差怪的控制,而胖头的意志远超视差怪。

  那么逆闪电斯旺的意志,能强过凯尔吗?

  如果他的意志比凯尔强,就不是凯尔被灯戒选中。

  所以,当胖头学习视差怪,占据逆闪电身体时,逆闪电毫无反抗。

  巴里刚开始还让哈莉对斯旺Academician 好言相劝:如果献出神速力,他就能以ordinary person 的身份得到保释。

  哈莉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拒绝了这个indecisive 、充满变数的建议。

  听说逆闪电被复活后,她的第a single thought 是“天予不取,懊悔终身”,第二个念头是“或许可以让胖头控制他”。

  在铁山监狱的牢房,她甚至没唤醒麻醉中的逆闪电,直接对他张开嘴:胖头从她喉咙里爬出来,顺着他的七窍钻进去。

  睁开眼时,他的眼底是绿色灯炉的符号,体表覆盖绿灯制服,轻轻一挣,“crack crack ”锁链断开。

  “哈莉,先让我熟悉一下他的能力。”“离子魔”对她说了一句,就站在原地“Buzz! Buzz! Buzz! ”震颤出one after another 黄绿色的幻影。

  巴里当时就看呆了。

  先是呆滞,接着一阵后怕和庆幸:若是哈莉对他使用这招,他绝对扛不住;幸好哈莉不是坏人.唔,虽然对失去魔力的人而言,她坏得不能再坏,但她不对朋友使坏。

  之后的过程很顺利,离子魔完全配合哈莉和巴里,它在跑步机上奔跑,神速力源源不绝涌入旁边“电椅”上哈莉的体内——跑步机抽取奔跑中离子魔的神速力,神速力通过一根导管连接在边上的能量椅。

  哈莉坐在上面,一簇簇yellow 闪电在她体表跳跃,比做马杀鸡还舒泰。

  这是她这辈子遇到过的最舒服的升级过程。

  “咕咚咕咚.”经验罐子满溢,她Level 6 了。

  “咕咚咕咚.”经验罐子再次满溢,她神速力防御专长Level 7 !

  “咕咚咕咚.”经验罐子正持续上涨,mutation 突生,“啵~~”

  跑步机的跑道上,忽然裂开一扇ash-gray 的空间门。

  “呜嗷~~~”凄惨阴风呼啸而出,实验室电压开始不稳,电灯“刺啦啦”闪烁。

  “呲——”离子魔一个急刹车,堪堪停在空间门前,没有直接冲入门内。

  巴里的跑步机为直径200米的圆环,修建在金属结构的隧道里,和环形粒子加速器有点像。

  离子魔在环形跑道上奔跑,哈莉在边上的实验台接收神速力。

  ash-gray 的空间门,很突兀地出现在跑道中央。

  “这是什么东西?”离子魔刚问一句,一团烟雾状的black 幽灵从另一边钻了出来。

  ”Not good ,是时间幽灵。”巴里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离子魔快跑,千万不要让它抓到你。”

  “呜嗷~~~”烟雾状的幽灵举起镰刀,速度快得哈莉开启Level 7 神速力防御专长,都差点没能捕捉到。

  “斯旺,你的时间结束了,跟我走吧!”

  它几乎瞬间来到离子魔跟前,镰刀往它脖子上割去。

  “sou! ”离子魔反应有点慢,但还是在最后关头险之又险地避开镰刀。

  “跑啊,快跑,只有速度比它更快才能甩开它。”巴里焦急叫道。

  离子魔开始绕着跑步机隧道狂奔,时间幽灵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双方的距离naked eye 可见地拉近。

  “巴里,带我过去。”哈莉跳下椅子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

  “去哪?”

  “去追时间幽灵,我能对付它。”哈莉道。

  巴里挽住她的手臂,哈莉saw a flash ,已经被一团金红闪电包裹。

  处于神速力内部,时间似乎无限放慢。

  巴里带着她尾随在时间幽灵后面,但没靠近。

  “我们不能靠太近,时间幽灵会在触碰到任何活人时,带走他的全部时间。”他解释道。

  “你之前遇到过这东西?”哈莉盯着前面的幽灵,眉头微微皱起,它初看像一团black 烟雾,但仔细观察,它似乎也是个“闪电侠”。

  穿着极速者的制服,制服破烂,尸体腐烂

  “极速者在全力奔跑时经常会触动时间线,然后就有可能引起时间幽灵的关注,它们似乎来自Time Law 的自我防护机制,完全无法击杀,只能——”

  一面透明的空气盾,忽然出现在离子魔和时间幽灵之间。

  是哈莉的防御金膜。

  此时他们的距离已经接近20米。

  时间母河力场,连同其余防御专长一起打开,覆盖在金膜表面。

  “嘭~~~”时间幽灵犹如沾满粉笔灰的黑板擦,猛地砸在透明的防弹玻璃墙上,烟尘弥漫,黑板擦掉落在地。

  时间幽灵爆散开的“粉笔灰”,全是带神速力气息的Power of Time 。

  掉落在地的,则是一具残缺不堪的尸体。

  尸体似乎无法在物质界长时间存留,在地上滚了两圈,就虚化消失。

  哈莉只用防御金膜裹住一团ash-gray 的、混合了时间和神速力的古怪魔力本源。

  虽然只有一团,但富含的能量几乎有3点!

  equivalent to 三位恶魔公爵的魔力之和。

  哈莉不动声色收起金膜,顺便把里面的本源消化吸收,神速力用来提升防御专长,其余的时间魔力则化为Bloodline Power 的一部分。

  “偶买噶!”巴里从震惊中回神,难以置信道:“伱竟然这么简单就杀了它?!”

  “它运气不好,撞墙上摔死了。”哈莉道。

  巴里咽了口唾沫,“我和西斯科研究了好久,也只发明了一种让它身体暂时瘫痪的‘时空震荡弹’。

  等它无法行动时,将它带入时间之河,随便丢在某个时间点,让它迷失方向.”

  哈莉心中得意地laughed ,她的defensive power 场正好克制它,当它以超越光速十倍的速度撞上1Level 14 的防御金膜,equivalent to 她在用光速拳捶打它,它不粉身碎骨才有鬼。

  “咱们继续吧。”她道。

  “还要继续?”西斯科走过来,excitedly said :“我们遇到时间幽灵不是意外,逆闪电从神速力之墙中抽取太多神速力,干扰了时空结构,也影响力神速力之墙的稳定,所以才会激发神速力墙内的保护机制。

  时间幽灵不是真的幽灵,它很可能是Time Law 的具现。

  它之于神速力之墙,犹如白细胞之于我们人体的免疫system 。”

  “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只用一招,就将它轻松解决。”哈莉道。

  “但时间幽灵的出现,是一种预兆和警示,警告我们不能继续抽取神速力了。

  神速力之墙是万天仪的‘围墙’。

  若它出现问题,万天仪内无数多元宇宙就可能发生故障,任何故障都可能关乎亿absolutely 人的生死,我们不能冒险。”西斯科严肃道。

  “巴里,你的奔跑能创造神速力对吧?”哈莉转头看了眼宇宙跑步机的跑道,“正好这里有一正一反两条跑道,你顺时针跑,为多元宇宙创造神速力,逆闪电逆着跑,从神速力之墙中抽取神速力。

  如此一进一出,达成平衡,就能百分百确保神速力之墙稳如磐石。”

  “呃,这”巴里和西斯科都呆了呆,“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哈莉道:“你们担心神速力之墙会崩塌,现在这样虽然看着多此一举,但神速力进出达成平衡,神速力之墙就安然无忧了。”

  “why not 让巴里来跑?直接把他跑出来的神速力给你,不用干扰神速力之墙。”西斯科道。

  哈莉迟疑片刻,解释道:“一切奇迹皆有代价,刚才的时间幽灵点,名道姓要找逆闪电。说明我得到那批神速力后,是逆闪电来偿还代价。

  若我从巴里那得到神速力,代价就改由巴里支付。

  现在巴里为神速力之墙提供神速力,有功无过。

  我继续获取神速力的代价,怎么也算不到他头上。”

  “巴里的神速力是他自己创造的,交给你也要付出代价?他自己创造神速力的过程,不就是代价?”西斯科疑惑道。

  “你确定神速力是巴里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完全凭空创造的?”哈莉反问道。

  “难道不是?”

  哈莉盯着巴里看了一会儿,道:“如果神速力完全由你创造,就意味着神速力是新出现的‘野生魔力’,之前没有主人,现在的主人是你。

  可我能百分百确定,神速力绝对不是野生魔力。

  它是宇宙基础力之一,从宇宙诞生之初不,在宇宙诞生之前,它就已经存在。

  它是被创世之母当成一枚种子带到这个宇宙的。”

  巴里神色迷茫,“所以,它是怎么被我创造出来的?”

  “我想到三种可能。”哈莉竖起一根手指,“在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你连接上了一片古老的神速力之墙废墟。

  砖墙能在时光中化为废墟,神速力之墙也可以。

  毕竟,咱们的多元宇宙都重启多少次了?

  如今,你是在把废墟中的旧神速力抽出来,转化为新的神速力。”

  她又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个可能,你就是神速力本身。”

  “啊,我是个活人,怎么会是神速力?!”巴里难以接受地叫道。

  “胖头是willpower ,存在之灵是生命之光,他们若转世投胎,依旧不该本质。”

  “可我觉得自己flesh and blood ,就是个正儿八经的人。若非被闪电劈中,我会一直做个ordinary person 。”巴里道。

  “宇宙中被闪电劈中的人,没有一万亿也有几千亿,因此成为闪电侠却只你一个。”哈莉不以为然道。

  巴里不说话了。

  西斯科问道:“Third Type 可能呢?”

  “多元宇宙重启,Universe Principle 体系进化到了2.0版本,神速力也要跟着更新换代,巴里得到这一天命。

  旧的神速力经他奔跑转化,成为符合2.0版Universe Principle 的新神速力。”哈莉道。

  西斯科looked thoughtful 道:“巴里,我觉得哈莉的话很有道理,真相可能就在这三种可能中。

  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你创造的神速力,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如果哈莉是对的,岂不意味着逆闪电将承担全部代价?”巴里脸上闪过不忍之色,“要不还是我来吧,斯旺Academician 有罪,但罪不至此。”

  哈莉心中secretly sighed ,这便是她刚才迟疑的原因。

  不把理由说出来,他们心中先生疑,接着怀疑演变成芥蒂。

  把理由说了,超级英雄的思想又会让他们瞻前顾后、矫情干誉。

  “有我保护,你不用担心。”她自信说道。

  “可是.”

  “别婆婆mother 了,至少现在他什么事都没有。你要担心他,也得等实质伤害来临。”哈莉不耐道。

  ——而且天堂贷款已经拿到手,进入账户,我们无路可退。

  她还顺便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

  “好吧。”巴里妥协了。

  西斯科是对的,从神速力之墙窃取神速力,的确会触发某种防护机制。

  接下来,哈莉把防御专长从Level 7 升到Level 8 的过程中,又遇到三波时间幽灵。

  第一波一个幽灵,second wave 三个,third wave 五个,Fourth Wave 来了一群,足有十八个。

  幽灵群散发出的强烈时间Law Aura ,几乎把实验室拉入神速力之墙与时间母河的间隙。

  哈莉早在开启第五专长——联结之力防御后,她自己的时间线就稳如磐石、不可被外力更改,之后她更是把母河防御专长升到9级,时间幽灵带来的时空扭曲对她毫无用处。

  反而在吸收它们的Law Source 后,她的Bloodline Power 增加了八十多点。

  这可是equivalent to 八十多个恶魔公爵!

  短短一两个小时,就有如此丰厚的收获,哈莉却并没为此开心,时间幽灵来的越多、越频繁,说明神速力之墙越发不能忍受这种“魔力”盗窃行为。

  接下来她会遇到什么?

  她还剩多少时间?

  可她的神速力防御专长才Level 8 ,8升9才是真正的耗魔大户

  “嗡~~“想什么就来什么,又一扇空间门在宇宙跑步机的跑道上打开,滚滚黑烟从内里流泻而出,瞬间弥漫大半个实验室。

  黑烟笼罩范围内,就连金属仪器都暗淡失色,表面烙上斑驳腐朽之锈斑。

  被“闪电侠后勤squad ”摆在柜台与墙角的花草盆景,顷刻间凋零成灰。

  “额Ahhh ~~~”

  西斯科、凯瑟琳等研究员naked eye 可见地皮肤失去光泽、肌肉干瘪,几乎要在须臾间化为朽尸。

  哈莉急忙开启defensive power 场,张开嘴巴,一条黄光丝带从喉咙口射出,卷起室内几人吞入胃袋维度。

  “斯旺,你所能使用的神速力余额早已耗尽,你已经跑到生命的终点,跟我走吧。”

  随着一道残忍冷漠的沙哑声音传来,空间门里缓缓走出一道black silhouette 。

  它的速度太快,哪怕以哈莉Level 8 神速力防御专长,也只隐约看到black 的幻影,无法看清它的面貌,身体完全跟不上它的动作。

  但专长到Level 8 ,已经是单体Universe level 。

  哈莉的fleshy body 反应慢,灵魂反应速度却随着动态视力一起提升,至少能做到“念头转动”。

  她念头一动,一面防御金膜护盾,就拦在黑影前方。

  黑影在金膜表面撞出个人形凹坑,它从原本的人形化作一团液态的急流,从各个角落冲刷防御金膜。

  此时,金膜已经形成一个椭球,将它裹在里面。

  “crash-bang ~~~咕咚咕咚~~~”金膜椭球里的black 液体四处冲击,依旧难以挣脱,它开始如同煮沸的开水,成为black “水蒸气”,填满整个空间,还在激烈膨胀。

  这个过程描述起来很简单,其实内里机制极为复杂。

  看似黑影化为液体,实则是它速度太快,高频振动,各个角度发出攻击,摧毁了它周围的Time and Space 的结构。

  “细碎”若沙粒的时空碎片聚在一起晃动,看上去好似一团液体。

  之后化为“black 的水蒸气”,是因为防御金膜内的时空完全被捣毁,没有空间也没时间,加上黑影速度极快,攻击金膜的频率极高,隔着金膜往里看,它就如同一团烟雾。

  “咕咚咕咚.”哈莉额头冒汗,咬牙坚持,她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的等级经验罐子持续不停地冒泡。

  1Level 14 10%,1Level 14 11%,1Level 14 12%

  只看这经验增长的趋势,哈莉虽然不晓得黑影是什么,但已经百分百确定,它是个“大家伙“!

  “BOOOM!”

  伴随一声闷响,包裹黑影的椭球形金膜,如同被火燎到的气球,炸成几片碎块。

  黑影用死寂腐烂的眼睛看了哈莉一眼,继续扑向离子魔,“斯旺,跟我走,你的时间结束了。”

  “哈莉,这是什么monster ,感觉比黑死帝还要terrifying ,有种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感觉。”

  在哈莉用金膜困住黑影的百分之一秒内,离子魔和巴里已经来到她身侧。

  “它是黑闪电。”巴里咽了口唾沫,艰难说道:“我遇到过它几次,每次只要它出场,必然带走一名极速者。

  从无例外,从不失手。

  我眼睁睁看着它将好几位强大的极速者拉入神速力空间,他们挣扎,他们惨叫,他们无可奈何,十分凄惨。

  今天的黑闪电明显更强大,因为我发现我跟不上它的速度。

  简单说,我跑不赢它。”

  “斯旺,跟我走!”

  他话音未落,黑影已经来到离子魔跟前,枯萎发黑的right hand 搭在离子魔肩头,而离子魔就像一根木桩子,毫无抵抗.或者说,完全没反应过来。

  但哈莉及时反应,一层防御金膜将自己和离子魔保护在内。

  “无用的挣扎。”黑影伸手往前一点,“啵!”

  防御金膜瞬间被破。

  当然,这一瞬间对极速者而言并不短。

  黑闪电的高频震荡攻击,不晓得以超越光的速度,攻击了金膜多少亿次。

  不过黑闪电的确比刚才更加从容,刚才它攻击金膜时,还以神速力闪电为主,现在却换成纯物理的撞击。

  显然它发现了金膜的“weak spot ”。

  “嗖~~~”下一刹那,黑闪电带着离子魔消失在跑步机上。

  巴里眨了眨眼,左右看看,除了自己,实验室内再无一人。

  “哈莉.她刚才抓住了黑闪电的脖子,shit,哈莉你疯了?!”他愣了一瞬,cursed ,也跟着冲入神速力之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