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26

  第1426章 社死的迪克

  傍晚,奎茵庄园。

  “终于回家啦。”胖头飞在半空,绕庄园一圈,感慨道:“虽然才离开几个小时,可神速力空间内的terrifying 经历,好似煎熬了无数年。”

  “虽然煎熬,可收获也大呀。”哈莉倒是十分开心。

  “说实话,三千万功勋对我几乎没啥用。”胖头道。

  它以为哈莉所说的收获,就是来自天堂的奖赏。

  哈莉没解释防御专长带给自己的巨大好处,只laughed ,转头四顾,看到女disciple 一个人在Martial Practice Stage 练武,就问道:“卡珊德拉,杰森和迪克今天来过没?”

  即便到了今天,“哈莉特训班”也没解散。

  只不过他们从每天必来改成隔三差五来一次。

  毕竟,这群少年英雄已经正式“树旗立派”,少年泰坦甚至建立了自己的总舵。

  “迪克刚下山,他本想找你询问一些body refinement 上的问题,等了一下午没见到人,他和我对打一场后就回去了。杰森.”

  卡珊德拉收回架势,叹气道:“杰森the past few days 一直忙着寻找他的father 。

  嗯,亲生father 。

  上次杀死他的活尸,是他的mother 。

  他mother 早已去世,father 身份未知,很可能还活着。

  至少,他的活尸mother 这样说的。

  活尸透露了部分关于他father 的信息,或许是真,也可能是欺骗,杰森很重视,想调查清楚。

  唉,寻找亲生father ,现在已经成为他的一个执念。

  别说训练,他最近都没去过泰坦塔。”

  “他寻亲爹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哈莉问道。

  卡珊德拉nodded ,“从他复活开始,就开始做这件事。”

  “他脑子有病。”哈莉不客气地说道:“一个抛弃他和他mother 的亲爹,寻到了又如何?”

  现在他又不是没有‘father ’。

  Bruce 或许不算个慈父,但他至少在及格线之上。

  哈莉的确有些生气。

  表面上是气杰森disappointing ,其实是为自己的朋友Bruce 不值。

  算起来杰森·托德也跟了Bruce 三年,快四年了。

  他是Wayne 家正式的养子,走了法律程序,还被公众知晓。

  在进入Wayne 庄园之前,杰森只是街头上的一个hooligan ,mother 早死,father 不详,野蛮生长到thirteen-fourteen 岁。

  在三观成型的最关键时刻,他幸运地遇到了Bruce 。

  Bruce 有老婆儿女,有家族生意要忙,还要做百特曼,肯定不能像普通家庭的好father 一样,给予养子无微不至的关怀。

  可他也用自己的方式培养他们,关心他们。

  他带着他们训练,领着他们巡逻哥谭,和他们一起打击犯罪,教哥谭恶棍做人.呃,的确不太正常,不过他的亲儿子达米安,也只是享受同等待遇。

  结果现在杰森听到亲爹的消息,还不知真假,就开始沉迷寻亲之旅。

  哈莉不知道Bruce 什么感觉,换成是她,她会非常不好受。

  若是杰森悄悄利用空余时间打探亲爹的消息,她即便不以为然也能接受,毕竟他是个超级英雄。

  超级英雄在坚定英雄理念之前,都会弄明白“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想要什么”之类的问题。

  大超在披上cloak 之前,也为自己的身世迷茫了六七年呢!

  大超当年迷茫,是在养父乔纳森死后。

  乔纳森宁愿自己死,也不希望思想未成熟的“青年超”承受暴露外星人身份后被正常社会排斥的苦难,这才是大超离家出走、迷茫六七年的主要原因。

  现在Bruce 可没死,杰森就开始大张旗鼓寻找亲爹,闹得连哈莉这么个“边缘人”都晓得了,Bruce 肯定早已知晓,这会儿不知道如何心绪复杂呢。

  “Master ,你要找杰森和迪克吗?”卡珊德拉问道。

  她没反驳Master 对队友“脑子有病”的评价,也没顺着Master 的话批评队友。

  她觉得这是杰森自己的事,其他人没立场发表评论。

  而且寻找亲爹不仅不是什么罪恶之事,甚至可以算一种“孝”。

  唔,这就是立场不同带来的思想差异,卡珊德拉一直站在杰森的角度看这件事,哈莉却immediately 为old friend 抱不平。

  “白灯现身silver light 城的新闻,你看了吗?白灯这次降临是为了复活者的‘天命’.”哈莉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我以为白灯复活死人就一瞬间的事,didn’t expect 后续麻烦这么多。果然是一切奇迹,皆有代价。”卡珊德拉叹道。

  “伱之前说杰森刚下山?”哈莉问道。

  卡珊德拉nodded ,又疑惑道:“must 今天找他?等明天不行吗?”

  “说不得今晚天命就要降临。”

  卡珊德拉道:“你给他们打电话。”

  “有些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更做不了,比如,我想对他们fleshy body 和灵魂状况进行一次彻查。”哈莉脸上闪过grave expression 。

  “你担心白灯在他们身上留下‘魔力印记’?”卡珊德拉惊道。

  “被白灯复活时,就已经留下印记。之前我把存在之灵扔起源墙,也有断绝后患的想法,didn’t expect 它还能以白灯灯炉的方式到处跑,唉,真麻烦。”

  哈莉sighed then said ,掏出手机,打开守户犬,开始定位迪克和杰森的位置。

  “存在之灵会不会趁机报复你,用伤害你在乎的人的方式?”卡珊德拉worriedly said 。

  “如果它能做到,它肯定会。所以,我得早做安排。”哈莉看着手机屏幕,said with a smile :“迪克还没离开庄园范围,我去找他。”

  信号显示迪克在“莉山”山脚的一间客房里。

  “打个电话,让他来见你。”卡珊德拉道。

  哈莉看着手机屏幕,说道:“那家伙正在山脚客房,奇怪。”

  如果迪克走在山道上,或者在山脚前院,都很正常,可位置显示他在客房。

  这不太正常。

  奎茵庄园的范围包含整座“莉山”,山脚建立前门、前院,与普通宾客居住的客室,半山腰才是哈莉自己住的地方。

  “先不打扰他,我亲自去看看。”哈莉隐约有种预感,自己能看到一场大戏。

  迪克didn’t expect 自己能遇到这种好事。

  死而复活快一个星期,他今天是第一次来庄园参加训练。

  他想让哈莉master 帮忙检查一下身体,看复活有没有影响自己锻炼到Transcendent Saint realm 的强大体魄(数值大概30+)。

  didn’t expect 山上没见到哈莉master ,却在下山途中碰上一段艳遇:成熟性感的安吉拉大姐对他嘘寒问暖、媚眼频频、暗示不断。

  安吉拉大姐虽然比他大上一轮,可其实也才30出头,正是风韵十足的年纪。

  而且,她长得不错,皮肤白白净净,脸蛋健康红润,养尊处优,优雅得体.

  这不是迪克的错觉,安吉拉18岁之前挺惨,挺邋遢,但18岁之后就跟了哈莉。哈莉那会儿已经发达,自然不会缺了她的吃穿用度。

  除了住在山脚下,她享受到的待遇,几乎和赛琳娜、艾薇没区别。基本上哈莉吃什么、用什么,安吉拉也能分到什么。

  哈莉老早就不食“人间”的五谷杂粮,赛琳娜在得到二手的“二姐祝福”之前,为了维持青春,弄出一整套的“养生驻颜餐”,安吉拉也跟着学。

  再说她的气质。

  18岁之前,她是个半文盲,典型的米国糙姐。

  18岁开始,她拜师Wayne 庄园的steward 阿福,学习老派的英伦贵族范儿。

  等到twenty four-five 的年纪,哈莉成为名震银河的大人物,安吉拉的地位也跟着步步高升。

  都说Sect Chancellor 前Grade 7 Official ,哈莉放在当今Earth ,绝对是highest 的人物。

  来拜访的达官显贵很难见到哈莉本人,往往由前院的安吉拉负责接待他们。

  要论哥谭最有权势的女性,安吉拉都能进前五。

  as the saying goes 居移气养移体。

  如此七八年下来,安吉拉身上的气度怎么会差?

  安吉拉didn’t expect 自己能遇到这种好事。

  迪克遇害那天,哈莉还追着她问了一些没羞耻的事儿,之后还说迪克其实一直对她很感兴趣,经常偷看她的大熊。

  自从迪克复活,安吉拉就一直心头火热,时时想起哈利的话“他也对你感兴趣”。

  煎熬了好几天,终于又看到迪克上山,她赶忙换一身衣服:裙摆更短,露出大半截白花花的大腿,更加紧身,勾勒curvaceous 的身材,胸口放得更低,保证五分之二的大白馒头一览无遗。

  她故意徘徊在迪克下山的路口。

  原本也没抱什么想法,只是问一问他的身体情况,复活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关心他几句,和他说几句话,再让他看看自己的大熊,她就能独自回味一晚上。

  didn’t expect 她刚一摆出姿势,迪克就把两颗眼珠子黏了上来。

  之后双方的激情便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哈莉didn’t expect 自己会撞上迪克和安吉拉正在成就好事。

  她起初只是觉得奇怪,迪克为什么要留在山下客房,就几个量子位移,悄无声息来到山脚客房窗外。

  然后yiyiyaya 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当日在安吉拉梦里看到的“荒诞场景”真实地显现在她眼前。

  “shit!”哈莉面色一红,脚步连踩,退后几十米。

  “不能放过这两个家伙,敢污我的眼睛!尤其是迪克,今天must 让你社死,看你今后还怎么泡妹子。”

  在不远处的山道上一阵表情变幻后,哈莉sneered ,回到半山腰庄园,把准备继续训练的卡珊德拉,厨房里正在做饭的艾薇,客厅陪女儿看少儿节目赛琳娜.甚至连朵朵都不放过,统统叫到院子里。

  “你做什么?”赛琳娜疑惑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哈莉又拿出手机,给泽西市的泰坦塔发信息,让蕾切尔、星火、芭芭拉and the others 立即过来。

  接着她还紧急呼叫Bruce ·Wayne ,让艾薇开着小飞艇过去接人。

  折腾了七八分钟,终于把迪克的熟人都聚在一起。

  嗯,既然要让迪克社死,当然要叫他的熟人。

  “我要向你们证明一件事。”迎着十几对疑惑的眸子,哈莉有些得意地提醒道:“迪克出事那晚,我曾对你们说过一段预言,还记得吗?”

  他们多数人都一脸茫然。

  赛琳娜心中一动,惊讶道:“你说迪克不会死,他与安吉拉还有一段姻缘?”

  “啥?迪克和安吉拉?哪个安吉拉?”有几个女孩惊呼出声。

  当时并非所有人都在庄园。

  “就是山下的,哈利的mother 。”赛琳娜道。

  听到“哈利”的名字,哈莉有些发热的脑袋立即冷却了下来。

  她开始迟疑。

  “哈莉,你发什么呆?把我们这么多人叫过来,你想说什么?”赛琳娜道。

  哈莉frowned :“你们得发誓,等会儿看到的一切,都不能对别人说,尤其不能让哈利知道。”

  她只是看迪克和安吉拉有气,不想伤害无辜的fatty 哈利。

  “难道——”

  在场都是聪明人,听到这话,再联系她说的预言,立即把真相猜到个bits and pieces 。

  “impossible 。”星火首先叫起来,“迪克是我男朋友。”

  “不对,迪克喜欢我。”芭芭拉·戈登不服气叫道:“他前天晚上还和我约会。”

  “你们是认真的?”渣康外甥女、哈莉的eldest apprentice “魔法牧师”吉玛ugly complexion ,“迪克是个bastard ,他,他”

  她说不下去了。

  这下哈莉不再犹豫了,撑起防御金膜,把金膜折成鸟笼形态,把所有人装在里面,外面再裹一层黄灯薄膜形成真空隔音。

  “sou sou !”几个量子位移,他们来到山脚下。

  客房窗户大开着,战斗还在继续。

  迪克30+的体魄,保证他能和哥谭恶棍战斗one day one night 。

  “偶买噶!”

  “迪克,你这个bastard !”

  几个疑似迪克女友的女孩满脸铁青,激动大骂。

  幸亏哈莉早有准备,防御金膜和黄灯护罩间为真空,隔音效果良好。

  ”Ai, 迪克太花心了,骗吉玛、芭芭拉这些小姑凉就算了,连安吉拉也骗,过分了。”赛琳娜也想骂,但迪克是她养子,得留点口德。

  “走吧,他们都是成年人,没犯法也不违背伦理,咱们别做失礼之事。”Bruce 道。

  “你这话说得倒是挺轻松。”

  哈莉瞥了他一眼,带着众人又悄无声息离开。

  反正迪克已经社死,虽然他自己暂时还不知道。

  Bruce 看她的眼神中带着些责备,“你让他俩今后怎么面对其他人?迪克或许有点小毛病,但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安吉拉更是无辜。”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