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27

  第1427章 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印

  听到Bruce 对自己的指责,哈莉立马不乐意了。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把芭芭拉、吉玛、星火这些girl 拉过来?别说我是她们的Master ,有保护她们的责任。

  即便只是普通朋友,见到她们被渣男玩弄鼓掌间,也会好言相劝几句。”

  “我没被玩弄。”星火小声道。

  她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Bruce 道:“赛琳娜、艾薇,我,还有达米安,我们这些人需要被警告吗?而且,你好言相劝就行了,有必要把大家拉过来直接观看.oh! ”

  想到刚才惊鸿一瞥的激烈战斗,即便是年过三十的Bruce ,也觉得十分尴尬。

  “我喊芭芭拉她们过来,是为了让她们不再被欺骗,至少不会被迪克的花言巧语蒙在鼓里。喊你们过来,是为了证明当初我的预言并非信口胡言。

  另外,对目前还没犯错的达米安和杰森,也是一个警告,让他们不要学坏,学坏就一定会落得和他们的好big brother 一样的下场。”

  达米安抱着一柄竖起来和他一样高的katana ,hearing this 就向哈莉rolled the eyes ,说道:“伱不用瞎操心,在我眼里,女人远不如宝剑名刀有趣。”

  “我现在正调查我亲生father 的消息,哈莉,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离开了。”杰森·托德有些不耐烦地说。

  哈莉仔细看了眼Bruce ,他脸上没有黯然和失落,只是frowned 。

  看来他并不介意养子不把自己当唯一爹的事实,只是对他的cultivation deviation 有些担心?

  既然他都不介意,她也没什么力场多废话了。

  “当然有事,你过来让我瞧瞧。”哈莉向他招手。

  “瞧什么?”杰森疑惑走到她跟前。

  “你不看新闻?silver light 城的白灯灯炉,那么大的事,你一点不关注?”

  哈莉extend the hand 指,抵在他眉心。

  杰森虽然不明所以,倒也十分温顺地配合她的精神侵入。

  “我看了,怎么了?”

  “自家小命很可能攥在一个harbor ulterior motives 的人手里,你还问怎么了,你可真心大。”

  哈莉一边说着话,一边用spirit strength 把杰森的灵魂和肉体全部检查一遍。

  “你是说,存在之灵可能对我们这些复活者出手?”杰森终于严肃起来。

  哈莉收回right hand ,说道:“我只能确定两个事实,第一,你们欠它的债;第二,它不会对你们抱有善心。”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Bruce 关心问道。

  哈莉frowned :“暂时没有,但他们的天命还没开始。存在之灵要出手,肯定得在完成天命之后,那时”

  “该怎么防范它的黑手?总不能隔几小时让你检查一次吧。”杰森道。

  哈莉展颜一笑,道:“你们走运啦!就在不久前,我刚研究一门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之术,只要烙下‘奎氏不死印’,想彻底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都难。”

  众人听得一脸懵逼。

  赛琳娜疑惑道:“你说的是不是天堂门外的‘英雄岛’?只要登记在册的英雄死亡,灵魂都会immediately 前往英雄岛。

  然后你再根据情况,对他们展开救赎,以免至黑之夜中的意外情况再次发生。”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英雄岛,它是干什么的?至黑之夜中的意外是什么?”杰森·托德疑惑道。

  他最近忙着找亲爹,连泰坦塔都很少回,错过了很多了解机密消息的机会。

  芭芭拉解释道:“死于至黑之夜中的人,灵魂并没immediately 前往地狱或者天堂。

  比如你和迪克。

  当时你们刚出意外,哈莉teacher 就前往天堂寻找你们的灵魂。

  结果灵魂无归处。”

  “那时我的灵魂在哪?”杰森问道。

  芭芭拉看了哈莉一眼,道:“人从生到死,有个过程——失去生命,成为亡灵——这个过程掌握在‘死亡’手中。

  死亡可以理解为Death Rule ,也可以直接看成无尽家族的‘死亡’女士。

  人死后,灵魂先进入Death Domain ,完成这一死亡的过程,接着才奔赴各自的结局。

  前往天堂,堕入地狱,或者进入天境异神的冥府。

  黑死帝是死亡情感的化身,至黑之夜的降临,干扰到死亡这一过程的正常运转,所有失去生命的灵魂并没变成‘亡灵’。

  它们卡在死亡这个点上,灵魂困在Death Domain 。

  等到至黑之夜结束,失去生命的灵魂瞬间完成死亡过程,灵魂离开Death Domain ,变成归宿各异的亡灵。

  等我们发现这一状况后,死在至黑之夜中的英雄结局已定。

  有的去了天堂山,更多的堕入地狱,或者英雄炼狱。

  为了避免这种来不及施救的情况再次发生,哈莉teacher 放弃了自己在至黑之夜中的全部功勋,只为牺牲之英灵有登上英雄岛的机会。

  英雄岛其实只是teacher 领地里的一座floating mountain ,方圆两公里,足以充当英雄灵魂的临时居住点。

  今后所有登记在册的英雄,灵魂离开Death Domain 后,先去英雄岛,然后再决定最后的命运。

  当然,这个过程并非强制执行。

  灵魂只是多了个选择,可以去英雄岛,也可以直接前往天堂或地狱。”

  不仅杰森·托德听得十分认真,星火、达米安and the others 也是首次听到这么详细的解释。

  “你知道的真清楚。”赛琳娜surprisedly said 。

  英雄岛哈莉只说过一回,是在阿基米德飞艇上,在回来的路上。

  当时芭芭拉不在spaceship 上。

  回来后又接连发生一系列大小事,与庄园几女没太大利益联系的英雄岛,反而没有再被提起过。

  “她若连这么大的事都不晓得,还怎么做我的专属牧师?”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Bruce 看着她道:“我最近听到很多名流权贵也在讨论‘英雄岛’的事。

  他们想把自己的名字加入‘英雄名单’。”

  在飞艇上首次对艾薇提起英雄岛时,哈莉并没避讳旁人,而飞艇上坐满了权贵的家眷,坐在前排的人都听到了,然后这事儿便在米国上流社会传开。

  哈莉不以为意,道:“目前来说,名单上的英雄就是天眼会登记在册的英雄。

  九成以上的英雄,都是你们这些老英雄引荐加入的。

  而且,即便加入英雄名册又如何?

  英雄岛顶多算个中转站,它不是审判机构,不能决定他们的罪孽和功德。”

  “如果他们靠权势把名字加入英雄名单,然后在英雄岛上和你攀关系,哀求一个好未来,你怎么办?”Bruce 问道。

  “既然能和我攀上关系,说明多多少少算个朋友,为什么不对朋友伸出援助之手?”哈莉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道。

  “这对其他人不公平。”达米安小脸严肃,义愤填膺地说:“还有你的天堂山避难计划,也很不公平。

  凭什么要让脑满肠肥的家伙去天堂山,就因为他们有钱有势?”

  “哈莉teacher 自己都没去天堂山躲灾,你激动什么?”芭芭拉frowned 。

  “我现在只谈公平。”达米安梗着脖子道。

  哈莉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道:“天堂山是我的私人产业,我想让谁去就让谁去,is it possible that 你的公平是把别人的私产变成公有?”

  达米安purse one’s lip ,“你有能力做得更公平些。”

  “公平不同于怜悯,它从来不是来自powerhouse 的施舍。想要公平,只能自己争取。”

  达米安怔了怔,倔强道:“为什么powerhouse 不努力创造一个公平的world ?”

  “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分配天堂山避难的名额?”哈莉问道。

  达米安昂首朗声道:“让配得上天堂的好人去天堂,不配去天堂的就留在Earth ,公平公正。”

  “嗨,我们不是在讨论‘奎氏Life and Death Seal ’吗?Life and Death Seal 和英雄岛有什么关系?”杰森托德不耐烦道。

  “你急什么,迪克都没来。等他来了,我对你们同时施展Life and Death Seal 。”

  “他什么时候来?”杰森问。

  “你这话真有趣,要不,你去山下扒着窗户盯着?”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杰森表情别扭地说:“我是说,万一他直接回Wayne 庄园了呢?”

  “放心吧,我刚才用手机给他留了一条短信。“

  说了一句,哈莉又转向达米安,道:“你mother 塔利亚加入了秘密会社,肯定不是好人,不配去天堂。

  大灾变来临时,她若过来请求你给她一个名额,你同意吗?”

  达米安脸上的激昂凝固,神情变得迟疑,久久没有回答。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你若同意,所有民众都会大喊不公平。

  你若严词拒绝,你mother 会大喊不公平,她生你养你一场,能给你的爱,都给你了。

  明明天堂山是你的产业,为什么吝惜给她一点爱护?

  难道你对公平理念的执着,超越了母子情?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念,让你mother 在痛苦与愤怒中惨死,这对你mother 公平吗?”

  “即便给我mother 开了后门,也比你这样为所有权贵开后门要公正。”达米安不服气道。

  哈莉摇头道:“今天你为你mother 开后门,明天你外公再来找你,你开不开?

  大后天你在影Martial Artist Alliance 的Little Junior Brother 、Little Junior Sister 、Eldest Senior Brother 、Eldest Senior Sister 向你求助,你帮不帮?

  接着又是你亲爹,他也想让你继母和你异母younger sister 登船,你要不要同意?

  再后来,杰森找到他亲爹,也想要个位置。

  芭芭拉想为自己家人求个平安,迪克请你给安吉拉和胖哈利给机会.”

  达米安嘴巴微张,两眼发直。

  “你若拒绝,就是不公平,凭什么可以给你mother 开后门,却拒绝朋友、brother 和其他家人?”哈莉道。

  “我只是想要公平。”达米安muttered 。

  “被powerhouse 赐予的公平,不是真正的公平。公平不是一个人的事,若世上只你一个人,就无所谓公平了。

  可只要人一多,心思就杂了,对同一件事物的看法会产生差异性。

  公平没有标准答案。

  powerhouse 心中的公平,未必能让其他人满意。”

  “对普通民众而言,超级英雄是绝对的powerhouse ,难道英雄不是在维护人间公平和公正?”达米安道。

  哈莉摇头道:“民众先建立起公平的理念,超能者接受了这一理念,并努力维护,然后才成为英雄。

  如若不然,就是超级恶棍。

  比如,英雄想让社会更公平些,把米国资本家的钱全都分给辛苦工作的工人,你觉得结局是什么?”

  达米安神色茫然,not knowing what to do 。

  哈莉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子,若你自己想要公平,就努力做个powerhouse ,想要什么便自己去拿。

  powerhouse 不一定是Iron Body 的撕破曼。

  精通并熟练掌握社会规则的凡人精英也是powerhouse 。

  你若想带给别人公平,就别想着公平这一档子事,别把公平挂嘴上。

  除非你想要的不是给别人公平,而是让别人认为你在给他们公平。

  即便如此,你还是得努力做个powerhouse ,以碾压不服的力量实现你的理想。

  嘴上哀嚎‘不公平’,是最差的争取公平的方法。”

  “嗨,你们都在这儿呀。”

  就在这时,迪克从门口走进来,惊疑不定地向众人打招呼。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对上几个女孩愤怒且鄙夷的眼神,他疑惑道。

  “就等你了,快过来。”哈莉招手喊道。

  让芭芭拉又解释一遍他的情况,她才说道:“我最近练就一门Divine Ability ,可以助人转世重生

  当然,很多Spiritual God 都能做到这一点。

  为了和祂们的区分开,我的烙印叫‘奎氏Life and Death Seal ’。

  它的功效就一个,留下我的烙印的人,可以逃过生前罪孽之审判,重新再活一世。”

  “哇,好厉害!”芭芭拉眼神崇拜地叫道。

  达米安whispered :“有什么厉害的?她说了,很多Spiritual God 都会。”

  芭芭拉瞪了他一眼,刚要说什么,迪克不解道:“我没理解错的话,Life and Death Seal 只能让我们转世,并非保证我们不死在存在之灵可能的阴谋中。”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我impossible 一直守护在你们身边,杰森要找father ,你要泡妹子,说不得什么时候意外就发生了。”

  迪克脸一红,眼神闪烁地扫视周围一圈,惊愕发现他们看他的expressions all 十分古怪,再想到哈莉特意说他“泡妹子”.难道他和安吉拉的好事,被他们知道了?不应该呀,他们才刚开始呢。

  “Life and Death Seal 不能让他们免疫存在之灵的伤害吗?”Bruce 问道。

  “如果能随便免伤,我给自己来一打,不就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了?”哈莉said ill-humoredly 。

  杰森问道:“如果没有Life and Death Seal ,我们最差是什么结局?”

  “灵魂成为存在之灵的养料。”

  “也即是说,Life and Death Seal 主要是保护我们的灵魂?”

  哈莉道:“你们被白灯复活,灵魂留下白灯的魔力印记。理论上,你们的一切都已经属于白灯。

  现在我再在你们灵魂上留下我的烙印,和白灯争夺你们的所有权。

  你们若死亡,我不折磨你们的灵魂,只是送你们去reincarnation 。”

  杰森恍然nodded ,“我明白了,你来吧。”

  迪克诧异看了眼brother ,“你不再想一想?”

  “哈莉说得还不明白?我们没得选。”杰森道。

  “既然是争夺白灯的所有权,为什么不用上帝的烙印?上帝更强,天堂更美好。我宁愿去天堂山做个草头神,也不想投胎转世。

  重生的我,没有现在的记忆和情感,和灰飞烟灭有什么区别?”迪克道。

  哈莉道:“上帝的烙印当然最强,但你想过没有,上帝可能和白灯是一伙的。

  即便你身上烙下上帝之印,只要白灯提出要求,祂也会把你的灵魂送出去。”

  “偶买噶,impossible 吧?”迪克和周围几人一起惊呼。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马克西维尔·劳德复活了,你们知道不?你觉得他在死亡后,灵魂去了哪?”

  “以劳德的所作所为,肯定要下地狱。”赛琳娜立即道。

  说完她便愣住了,“结果地狱释放了劳德的灵魂,让他被白光复活了,这”

  “为什么?”他们不解叫道。

  “为什么你们must 上帝拒绝白灯?”哈莉反问道。

  “我们是上帝的信徒,我们的灵魂属于祂。”赛琳娜道。

  哈莉好said with a smile :“既然你的灵魂属于祂,祂自己的东西,当然是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这不公平,我们信仰祂,祂应该.”

  哈莉不以为然道:“别说公平了,刚才我已经和达米安扯淡了快半小时的‘公平’。

  我生活在人间,要讲究人类社会的人情世故。

  上帝生活在多元宇宙,若不想被无谓的麻烦耽误时间和精力,也得讲人情世故。”

  她看着迪克和杰森,有些不耐烦地说:“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愿意的留下,不愿意的可以回去了。”

  “要怎么做?”杰森问道。

  他at first 就没任何迟疑。

  即便不知道上帝可能对白灯妥协,在上帝和哈莉之间,他也更相信哈莉。

  原因很简单,他认识哈莉,知道她不会害自己。

  上帝对他而言却是个陌生人。

  相信自己人还是陌生人,杰森觉得这是个很简单的选择题。

  迪克迟疑片刻,也nodded 。

  他倒不是不信哈莉,只是他不舍得this life 的记忆和情感,不想在转世重生中失去一切。

  可如果没得选,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未来了。

  ”pa ,pa! ”哈莉抬起巴掌,分别在两人后脑勺上拍了一下。

  力气有点大,把他们的脑袋都打歪了。

  “打我做什么?”迪克龇牙道。

  “好了。”

  “什么好了?”他茫然道。

  “刚才那一下,已经将Life and Death Seal 烙在你们的灵魂上。”

  “呃,这么简单.”两人表情有些扭曲。

  “印记已成,你们可以随便浪去了。”哈莉开始挥手赶人。

  “走吧。”Bruce 对两个养子道:“我们一起走,我有话对你们说。”

  杰森看了眼迪克,道:“你和他单独谈就行了,我不会犯和他一样的错。”

  “什么错?”迪克心虚道。

  Bruce frowned :“现在天色已晚,你还要去找.唉,你有很多时间,不用急。”

  “我很急,我已经找到他的信息,马上就要去验证。”杰森兴奋道。

  Bruce 张了张嘴,只能默默nodded 。

  second day 下午,杰森·托德登上英雄岛,成为岛上的first 客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