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36

  第1436章 秩序神系的历史

  鹰侠在Earth 上的初代身,是数千年前古埃及文明的法老王胡夫。

  鹰女在Earth 上的初代身,是法Old Hu 夫的younger sister 和爱人翠阿雅。

  并非biological younger sister 。

  初代鹰女的mother 带着小拖油瓶,嫁给了埃及前代法老王,也即是初代鹰男的老爹。

  别以为初代鹰侠只是Earth 某个地区文明的“酋长”就小瞧他。

  现在牛批轰轰的Divine King 纳布,也只是胡夫的宫廷法师顾问。

  同样牛批轰轰的沙赞老wizard ,只是胡夫宫廷法师中的普通一员。

  如今称霸Earth 的秩序神系,其中大部分秩序神,都曾投入胡夫门下。

  号称谋略、财力、martial power 碾压“第一恶棍”卢瑟的“Barbarian ”汪达尔·萨维奇,也在胡夫手下做小弟。

  初代鹰侠的逼格,哈莉看了都drooling 。

  “很简单,为了N金属。”

  听到哈莉询问秩序神系投靠初代鹰男的缘由,命运Academician 给出一个很简单,也很有说服力的答案。

  “整个多元宇宙,只有塞纳冈有N金属,N金属的强大不用我多说,你现在就是多元宇宙内拥有最多N金属的人,甚至奢侈到用N金属造大飞机。”

  说到这儿,命运Academician 也不由语气微微酸涩,眼里充满羡慕。

  阿基米德飞艇也就8人面包车大小。

  若要在危机到来前往天堂山运送避难者,或者在危机中作为英雄们的代步工具,“面包车”肯定不够用。

  为此她打造了好几套飞艇挂件,有的挂件和波音飞机的机身那么大——为英雄们准备的,有的则是篮球场大小的飞碟——为天堂山避难客准备的。

  无论是大飞机挂件还是大飞碟挂件,早前都是普通的魔法金属。

  只有阿基米德飞艇本身,已经从里到外换成N金属,来自早年得到的七恶魔尸体。

  等哈莉在兰恩—塞纳冈战争中捡到魔君奧fuck 那十层楼高的巨大N金属尸骸,她才把大飞机、大飞碟,也全部换成坚固不朽的N金属。

  爆膨的土豪气息,羡慕死了一众苦苦搜寻高等魔法炼金材料的法师们。

  肯特也是magician 。

  摘下纳布Divine King 的头盔,他只是大magician 肯特。

  命运Academician 只要有纳布头盔就够了,可法师肯特却需要自己的专属Divine Item 。

  最好能以N金属为材料,锻造出与秩序神系契合的不朽Divine Item 。

  若是能够领悟法则,晋升Spiritual God ,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加入秩序神系,在纳布“六神合体”时,充当“合体神”身上的一个挂件,比如,袜子?

  嗯,现在秩序神系中,纳布为头盔,cloak 、肩甲、手套、臂甲、胸甲、腿甲、靴子都有了,肯特大概只能在内裤、袜子、贴身内衣中选一个。

  “hahaha ”面对命运Academician 羡慕的目光,哈莉只得意微笑,并没主动送人情,给他一块N金属。

  N金属的等级超越了天堂金和天堂银。

  天堂Archangel 使用的武器,由第八金属锻造,N金属却是第九金属。

  第九金属自然具有普通divine gold 难以企及的功效,比如,无视体积、无限叠加。

  纳布Divine King 的头盔,表面上看就那么大,似乎用不了多少N金属。

  也的确,一斤重的N金属就能敲打出一个头盔。

  可如果纳布有一万斤N金属,祂能把一万斤N金属全fuse into 同样体积和大小的头盔中。

  戴在头上的重量随主人心意改变,可以一万斤,也可以十万斤,还能轻若鹅毛。

  重量随心如意,但它的功效却实打实提升了至少一万倍。

  一万斤重的N金属的头盔,比一斤重的N金属至少强大一万倍。

  所以奧fuck several millions 年来,一直都极度渴望N金属,甚至因为吞噬太多N金属,导致恶魔皮肤转化成silver 金属。

  不过这种叠加也有极限,不然奧fuck 也不会被哈莉打死了。

  叠加倍数的极限即是法师能力的极限。

  反过来说,N金属能让法师的力量发挥到极限。

  还有比这更好的Divine Item 材料吗?

  哈莉不肯察言观色、识情识趣,主动送肯特一块N金属。

  一个是舍不得,另一个是送不起。

  鬼知道肯特要叠加多少层,送他一斤两斤、十斤,甚至一百斤都没问题,可万一他要学纳布,叠加个几万、十几万斤呢?

  如果肯特主动找她索要,并具体说出个数量,哈莉才会去衡量这人情值不值。

  这是她在渣康打火机上得到的教训。

  在哈莉第一次得到七恶魔的尸体后,渣康就眼巴巴寻过来,想要打造一件专属Divine Item 。

  哈莉非常豪爽,姐发财了,决不亏待朋友。

  结果一个小小的Zippo打火机,用了一千五百kg 的N金属,50克火机叠加了三万多倍。

  即便现在想起这事,哈莉的心都会滴血。

  “纳布预言到胡夫Prince 的诞生将为world 带来奇迹,于是离开命运之塔,披上法师袍,进入埃及宫廷,成为法老王的法师顾问。

  等胡夫Prince 降生,他身上的natural phenomenon 引得更多的奇人异士投靠,其中就有化身‘哈斯赛特’的汪达尔·萨维奇。

  胡夫Prince 成年后,果然奇迹降临Earth ——一艘N金属打造的塞纳冈spaceship 落在金字塔前。

  他们是塞纳冈鹰人warrior ,来Earth 寻找转世重生的Legion 统领。

  也即是鹰男。

  他是塞纳冈最强大的warrior 、最睿智的将军。

  当年塞纳冈刚和兰恩文明爆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冲突,塞纳冈科技派和宗sect 内斗,内政混乱,军心不稳,大输一场。

  鹰人warrior 期望鹰男回去重振河山。

  不过胡夫Prince 选择顺应this life 上天给与他的人生,并没回塞纳冈。

  虽然鹰人warrior 留下一批N金属为鹰男鹰女锻造新的武器,可那点N金属也只够他俩使用,完全无法满足纳布等Spiritual God 的需求。

  纳布也没失望。

  祂亲自出手,为鹰男打造了那柄一直沿用到现在的Warhammer 。

  手持鹰之Warhammer ,鹰男不仅觉醒前世的能力和记忆,还感应到Earth ‘周边’的N金属矿脉。

  也即是鹰world 。”

  命运Academician 指着骸骨编织的空间门,“就在门后面,有一个连接塞纳冈和Earth 的异维度。

  因为位于塞纳冈和Earth 之间的夹缝,鹰world 具备Earth 和塞纳冈两个world 的生态环境。”

  “鹰world 有N金属矿藏?”哈莉眼睛一亮,有些begin to stir 。

  命运Academician gently nodded ,“拥有丰富的N金属,至少数千吨。但早在数千年前,在它被初代鹰侠打开十年后,矿山就被开采一空,连一个N金属原子也没留下。”

  “数千吨的N金属,全被纳布那个bastard 挖走了?”

  哈莉像是自己失去了几千吨N金属,说得gnashing teeth 、痛心疾首,眼睛都微微泛红。

  “命运Academician ”said with a sneer :“is it possible that 还要留一部分给你?”

  哈莉怔楞一瞬,再看到头盔golden light 灿灿,便恍然“头盔精”再次上线。

  “那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啊!”她devotion to righteousness that inspires reverence 地说。

  “是的,那属于全人类,所以理应由我这位人类法师代表保管,不能让异界人、外星人、Spirit World 法师抢了去。”纳布王indifferently said 。

  “现在还剩多少?”哈莉立即问道。

  头盔的golden light 又渐渐暗淡,纳布不理睬她了,肯特重新掌管自己的身躯。

  “别想了,早在公元前,N金属就用光了。”

  哈莉怀疑道:“几千吨啊,即便秩序神系一手一把N金属Divine Item ,也不该全部耗光吧?”

  “有一半献给了天之声。”

  “so that’s how it is ,难怪.”哈莉恍然,她得到七恶魔的尸体时,想把恶魔本源卖给天之声,天之声不太愿意要,甚至对恶Demon Body 内的N金属也兴致缺缺。

  她当时还在疑惑,N金属比overwhelming majority 神魔本源更珍贵,也更稀有,为什么天之声没一点也不猴急?

  原来纳布几千年前就献祭过N金属。

  命运Academician 继续道:“另一半N金属,有八成被几十个人类Spiritual God 法师当场瓜分,剩下的两成在之后的千年时光里,送给了新诞生的人类法师。

  纳布没有说大话,祂真的只是代表人类保管那批珍宝。

  若非秩序神系及时将鹰world 的N金属开采完,塞纳冈人、多元宇宙神magician 察觉后,一定会将其洗劫一空,矿产压根留不到现在。”

  “纳布不过是自己吃饱后,用残羹冷炙收买人心罢了。”哈莉不以为然道。

  肯特看了她一眼,很想问:你吃饱了没,什么时候用残羹冷炙投喂我?我一点也不介意。

  “既然鹰world 已经没有N金属,萨维奇进去做什么?”哈莉疑惑道。

  “我不知道他的真正目的,不过他的旧情人,琪雅太后一直被封印在鹰world 。”肯特道。

  “琪雅太后又是哪位?”

  “初代鹰女的mother ,胡夫Prince 的继母,前代法老王的王后。”

  “呃,等一等,伱说琪雅太后是萨维奇的情人?”哈莉表情古怪道:“可我记得胡夫和翠阿雅之所以被萨维奇杀害,是因为萨维奇爱上了翠阿雅,却爱而不得。”

  母女通.女儿拒绝,他还义愤填膺地杀了人家两口子。

  杀一次还不满意,每次别人复活,都去追杀。

  太shameless 了吧?

  哈莉决定了,把汪达尔·萨维奇的名字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Ranked First 。

  上一个Ranked First 的家伙是“厨具Master ”Divine Power 上校。

  命运Academician frowned :“萨维奇狼子野心,欲壑难填。他活了几万年,做过无数任帝王和霸主,蛮狠惯了,从来不允许别人拒绝。”

  “琪雅太后为何被封印?几千年了,她还没死?”

  命运Academician 道:“鹰world 杯开采后,琪雅太后也分到一些。

  她把大量N金属融入体内,得到永生不死、青春永驻的innate talent 。

  不过后来她被指控谋害了前代法老王,纳布要处死她,胡夫很爱自己的妻子,不忍心让她伤心为难,就改死刑为永恒的监禁。

  前往鹰world 的通道被纳布以及秩序神系的Spiritual God 联手封印,只有胡夫法老与翠阿雅王后两人的力量才能打开它。

  所以萨维奇处心积虑,用数千年的时间搜集鹰侠鹰女的尸骸打造这样一个Transmission Gate 。”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进去抓捕萨维奇,阻止琪雅太后越狱?”哈莉疑惑道。

  命运Academician shook the head ,叹道:“胡夫死后,纳布与他的君臣关系就宣告结束。

  哪怕鹰男的灵魂来自胡夫的轮回,也不能改变这一点。

  我没义务,也没意愿参与他们的恩怨。

  现在我的责任是守护Earth 安全,修补裂开的维度缝隙,并阻止鹰world 的生灵闯入Earth 。”

  “我对萨维奇的谋划很好奇,想进去悄悄,你别急着关门——唔,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尸骸?”

  哈莉盯着散发粉purple 朦胧rays of light 的尸骸,心里忽然生出个古怪的念头:或许,它们能成为她的紫灯能量发动机?

  “尸骨Transmission Gate 必须拆毁,它们就像卡在精密仪器中的灰尘,会影响Earth 规则的正常运转。”命运Academician 道。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那感情好,我就爱大扫除,让我来帮你清理灰尘。”

  说着她便要钻进空间门。

  “哈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你来这儿是找我的吧?”命运Academician 提醒道。

  哈莉step one stopped ,讪笑一声,道:“差点忘了,白灯侠波士顿说至黑之夜期间,太多浓郁的黑死Emperor’s Power 量流入Earth ,形成的污染引发什么‘最终黑暗危机’,那是什么东西?”

  命运Academician 道:“你应该听错了,或者他说错了,不是最终黑暗,是腐烂之黑。

  代表植物生命的万物之绿,代表动物活力的众生之红,代表死亡与凋零的腐朽之黑,共同组成‘生命议会’,也即是构建Earth 的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秩序。

  除了生命议会,还有代表earth, water, wind, fire 四大元素的元素议会。

  在两大议会之外,另有一群辅助Earth 基础法则运转的秩序Spiritual God 。

  两大议会中的任何一方出现故障,对Earth 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对Earth 形成污染的,不仅是黑死帝,存在之灵也影响到生命议会的‘秩序’。”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因为黑死帝和存在之灵的能级比生命议会要高?”

  命运Academician gently nodded ,叹道:“秩序神系中最强的纳布,也只是半步Divine King ,can’t be considered 至高。

  由纳布一手建立的Earth 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秩序,显然距离至高更远。

  黑死帝和存在之灵却是highest 的supreme powerhouse 。

  偏偏祂们还把主战场放在Earth ,在Earth 上肆意宣泄本source power 量,oh! ”

  哈莉豁然开朗的同时,也十分怀疑:“存在之灵这么好心,主动帮Earth 修复被污染的‘生命议会’?”

  “好心歹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命如此。你自己不把天命当一回事,我们不行,存在之灵受天命的限制更大。”命运Academician 道。

  哈莉nodded ,道:“既然只是生命议会级别的危机,我们似乎不用太担心,对吧?”

  “你可以不用担心Earth 的安全,秩序神系一直紧盯着生命议会的问题,但我无法保证存在之灵不对你,或者你在乎的人做些什么。”肯特表情严肃,暗含警告地说。

  “我明白了,谢谢。”

  哈莉looked towards 尸骸之门的目光更加坚定,尸体渗人又如何,现在她敌人满天下,太多强敌想要谋害她,可她还没有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没有挑剔的资格。

  只要能增加实力,食屎喔,是食尸,也无所谓。

  她一步迈出,眼前出现一条幽暗空旷的尸骸通道。

  “huhuhu ~~~”哈莉张开嘴巴,走一步,吸一口,把铺在虚空中的尸骸one after another 吸摄,吞入胃里。

  一具具尸骸落下,逐渐在胃袋维度搭建起一座尸骸之山。

  骸骨之山表面笼罩一层朦胧的purple light 。

  光辉如同烟霞,丝丝缕缕,升腾而起,被周围的胃壁空间吸收。

  她没有杀鸡取卵,直接消化掉它们。

  尸骸本身并没多大的“营养”价值,吃掉没用,就像吃掉流水的水龙头,无法一次性得到一池子水。

  细水长流,永恒不止才是王道。

  “咕咚咕咚.”紫灯防御专长的罐子gu gu 冒泡。

  每一具尸骸都是一个微型的紫灯中央能量电池,它们在持续continuously 散发爱之purple light 。

  “果然有效,equivalent to 在胃里装了数百台永动机啊!”哈莉laughed heartily ,食尸的动作更快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