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37

  第1437章 耀室凰

  鹰world ,N次城,一座建立在最高山峰上的古埃及风格的华丽城市。

  此时,城市里杀声震天、烟火四起,成千上万狮头人身的warrior ,从各个角落向城市中央的宫殿发起冲锋。

  in midair 有鹰头、鹰翅的鹰人军队,或者以弓箭射击,或者手持lance 俯冲攻击,与狮头warrior 交缠在一起。

  Inside the palace ,王座之下,也有一场战斗在进行。

  “为什么?琪雅,你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此毒手?!”鹰侠悲愤咆哮道。

  王座上方,有一扇尸骨搭建的拱门,鹰女双掌交叠,被一根骨头钉穿手掌,死死嵌入门框上沿。

  鹰女遍体鳞伤,长发披散,脑袋耷拉着,身体无力地吊在半空。

  活像一节挂在屋檐下的腊肠。

  在她边上,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站着一位高大魁梧、气息雄浑的black hair 男子。

  “刺啦——”回应鹰侠愤怒质问的,是好似鞭子般抽来的silver “软剑”。

  鹰侠身上也处处是伤,甚至在后背、肩头等手臂不容易触碰到的位置,还插着半截箭矢,箭头入肉,鲜血渗出,形容惨淡。

  不过鹰侠反应依旧不慢,面对”shua shua ”抽来的“软剑”,他先侧身躲开,接着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抓住,用力一扯,把对面的“埃及艳后”拉到身边。

  “软剑”并非真的一柄剑,而是长在女人背后的金属骨翅。

  细细长长、锋利如刃的翅骨上没有羽毛,只一根金属。

  鹰侠鹰女后背的翅膀却flesh and blood ,激烈战斗的过程中还羽毛乱飞,就像斗鸡。

  左手一把将后妈扯到身边,鹰男right hand 中的N金属Warhammer 顺势捶了过去。

  非常用力地捶在她的小腹。

  “bang! !”

  打扮得像埃及艳后的black hair 女人被砸飞七八米,直到撞在宫殿的墙壁上。

  “BOOM!!”

  石墙凹进去一个大包,表面裂开蛛网似的裂缝,细小的石头子弹般乱飞。

  “琪雅,看来你需要我的帮助。”鹰女边上的男人表情轻松地道。

  “哈斯,你不要小瞧我。”

  女人轻轻一挣,就从墙上跳下来,身上连一处划伤都没有。

  她甚至没有揉肚皮,没有吐出一口沾血的唾沫。

  “另外,别叫我‘琪雅’,那个名字早已成为过去式,现在我为伯劳鸟女皇,我是this world 的主人。”

  嘴上说着话,这位鹰侠的后妈伸出双手,五指张开,lightly shouted ,“过来!”

  “sou! ”鹰侠手中的N金属Warhammer 像是缠上一根无形的丝线,猛地脱离他的掌控,飞到琪雅王后跟前。

  随着她的一声“去”,Warhammer 又导弹般极速砸向鹰男。

  鹰男想要躲闪,却惊骇发现自己身体僵硬呆滞、不受控制,像是中了Bodylock Technique 。

  “嘭~~~”Warhammer 结结实实砸在他脸上,鲜血顺着裂开的嘴角crash-bang 流。

  “咦,这是什么魔法?”萨维奇惊讶道。

  琪雅王后脸上挂着畅快的笑容,一边遥控Warhammer 从各个角度捶打鹰男,一边得意道:“这个鹰world 很奇特,虽然被挖走全部的N金属矿产,但始终笼罩在一股N金属的辐射之下,尤其是这座位于最高山峰的N次城,伱感受不到吗?”

  “我没太大的感受”萨维奇抬头看着上方,似乎越过天花板,越过天空,看到另一个planet 。

  “但我能猜到原因,塞纳冈星距离这里最近。在你的王宫上方,有一处连接塞纳冈星的Space Node 。”

  “数千年来,我的身体一直浸泡在奇特的N金属辐射能中,不仅长出四条金属翅膀,还能用意念随意控制N金属,乃至吸收过N金属能量的身体,就像这样”

  “crack crack ~~~”鹰侠的双臂像被无形的大手捏住,掰扯成诡异的弧度,骨头断成几截,甚至从肌肉中戳出来。

  “Ahhhh .”鹰男凄厉惨叫。

  “hahahaha ,曾经最强大的埃及Prince ,在我手里如同提线木偶。”琪雅王后兴奋大笑。

  她的大笑,鹰男的惨叫,惊醒了因疼痛昏迷的鹰女。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她痛苦地问道。

  “为什么不?从出生起,你就让我厌恶。生你时的痛苦,是我这辈子从未经历过的,我恨你。”琪雅王后回头看着女儿的Reincarnation Body ,满脸恶毒,“如果你真是我女儿,我对你的厌恨或许会慢慢消失。

  至少不会想要你死。

  可你不是。

  从你长出那对翅膀开始,我就明白,你是地狱来的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

  你杀害我真正女儿的灵魂,夺走了她的身体,你是恶魔,是我的仇敌。

  我本该早早将你溺死在尿桶里。

  可惜纳布那个老bastard 偏说你和胡夫的翅膀是祥瑞,你们是Heavenly God 转世。”

  “不,不是那样,我就是你的女儿,我,我的出生没伤害任何人。”鹰女面色惨白,连连争辩,使劲摇头。

  “你还想抢夺我的爱人。哈斯,你对她还有兴趣吗?”琪雅王后looked towards 萨维奇,古怪said with a smile :“你可以在这里肝她,当着我和胡夫的面,那样一定很有趣。”

  “你说什么?”鹰女先难以置信地愣了一会,然后破口大骂:“你不配做我的mother ,你才是真正的恶魔。”

  萨维奇indifferently said :“伯劳鸟女皇,我们有正事要办。或者,你只满足于现在的复仇,满足统治这个茅坑似的小位面?”

  “我们是永生者,有的是时间。”琪雅王后道。

  “即便是永生者,也得把时间用在有意义的事上。与外面的星辰大海相比,这片荒凉——咦~~”萨维奇face changed ,眼底快速闪过一丝恐惧,“快,赶紧过来,Demoness 哈莉踏入了骸骨之门,我们千万不能与她照面。”

  “哈莉.”鹰侠鹰女精神一震,脸上浮现期待之色。

  “Demoness 哈莉是谁?为什么要怕她?”琪雅王后不满道。

  “她能彻底杀死你,能抽走你体内的N金属粒子。”

  萨维奇快步走到鹰男身边,拖着他来到骸骨拱门下,以骨刺为钉,手脚麻利地把他钉在门楣上,钉在鹰女身边。

  琪雅王后第一次见到他这么郑重,甚至有一点慌张,不由惊疑道:“连纳布都做不到,她凭什么?”

  “就凭纳布也不是她的对手。”萨维奇眼神闪烁道:“快过来,我要激活空间门了。

  等离开了鹰world ,摆脱Demoness 哈莉的追踪,我再和你详细解释她的情况。”

  琪雅王后转向窗外,抱怨道:“外面的战斗你听到了?胡夫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带着一群白狮子slave 造反,都快靠近我的王宫了。”

  “鹰world 只是一座监狱,监狱中的王座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萨维奇站在骸骨之门中央,向琪雅王后焦急招手,“外面有数十亿贱民在等待你的统治,我的女皇。”

  “几十亿world 上有这么多人吗?”琪雅王后悠然神往,一步步走向骸骨之门,“我们直接回埃及?你不是说Demoness 哈莉很terrifying 吗?”

  “不,我用几千年的时间收集这两个溅人的尸骸,还耗费心血打造出以胡夫、翠阿雅尸骸为主体的骸骨之门,可不只是为了传送到Earth 。”萨维奇眯着眼睛,声音有些诡异。

  “我们去哪?”

  琪雅王后走到他身边,好奇地打量纯尸骨打造的Transmission Gate 。

  萨维奇掏出腰间的N金属匕首,一边在门框上刻下一个个奇异的rune ,一边说道:“看到笼罩尸骸的purple 光晕没?这是情感能量,爱之purple light 。

  你女儿和胡夫的爱,浓郁到哪怕灵魂离去,尸体也能自动产生爱的情感能量。

  胡夫与翠阿雅的尸骸甚至成为紫灯Legion 的中央能量电池。”

  “紫灯Legion 是什么Legion ?我们到底要干什么?”琪雅王后越听越迷糊。

  萨维奇完成rune 刻录,微笑着收回匕首,道:“紫灯Legion 是宇宙中强大的势力,我们要以胡夫的尸骸做引子,以鹰男现在的活人之躯为祭品,定位紫灯Legion 最核心的珍宝。得到那件treasure ,就等于夺走紫灯Legion 的全部力量。”

  琪雅王Late Stage 待道:“紫灯Legion 的力量有没有纳布强大?”

  “唔,大概比纳布更强。”

  琪雅王后一拍巴掌,欣happily said: “very good ,等找到紫灯Legion 的宝贝,我要把纳布拴在狗链子上,牵到大街上游行示众。”

  “你要传送到紫灯Legion 的总部?还想抢他们的中央能量电池?”鹰男said with a sneer :“萨维奇,didn’t expect 你还能这么幽默。”

  “谁说中央能量电池是最核心的珍宝?如果我要紫灯电池,我已经成功。”萨维奇patted 门框上的胡夫骨架,“这就是他们的中央电池。”

  鹰男愣了一会儿,pupil shrink ,震惊道:“难道你想要紫灯的灯兽?”

  萨维奇得意nodded 。

  “白日做梦。”鹰女coldly said 。

  萨维奇said with a smile :“你们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们的爱是旷古烁今的真爱,放眼整个宇宙,也是独此一份。

  用你们的爱来献祭爱之情感化身,它怎么可能会拒绝?”

  鹰男鹰女满脸愤恨,fiercely 瞪着他。

  琪雅王后笑着把身子贴向萨维奇,姿态妖媚地说:“我俩的爱也是跨越六千年的旷世绝恋,那什么紫灯灯兽,说不得更感动我们的爱情。”

  “宝贝,你说的没错,掠夺兽会被你吸引的。”萨维奇诡异一笑,已经插入腰间的匕首闪电般抽出,直插琪雅王后心口。

  “Buzz! Buzz! Buzz! ”匕首只刺破外面的女皇冕服,在靠近皮肤前,被一股强大的力场forcibly 挡住,刀刃发出蜂鸣般的震颤。

  琪雅王后愣了一瞬,然后surprised and angry 爆喝:“你做什么?”

  萨维奇twitched his lips ,松开匕首,蒲扇大的手掌迅捷地抓向琪雅的修长细嫩的脖子。

  “你是翠阿雅的mother ,还是胡夫的继母,你的鲜血和灵魂能最大限度地激活骸骨之门,这才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安心去吧,为了我的霸业。”

  “休想!”

  琪雅念头一动,悬浮在胸前的N金属匕首划过一道弧度,精准插入身后男人的喉咙。

  “puchi ——”

  blood splashed 在琪雅的后脖颈,温热湿腻。

  “ka-cha ~~”她刚露出轻松的表情,脖子处大力袭来,喉咙连同颈椎一起粉碎。

  “你——”琪雅脑袋一歪,惊愕凝固在脸上。

  “傻瓜,我是Undead 。”萨维奇拔出脖子上的匕首,伤口naked eye 可见地愈合。

  接着他一只脚踩在琪雅胸口,right hand 抓住她的脖子,“puchi ——”

  把连着整根脊椎的脑袋丢在地上,在她冕服上擦干净双手,他笑着对惊呆了的鹰男鹰女道:“好了,这下她肯定死透了。你们看,骸骨之门已经激活,purple light 比之前强盛了百倍不止。”

  “为什么杀她?你费尽心思收集我们的尸骸,不就是为了救她吗?”鹰女muttered 。

  “翠阿雅,你真是幼稚得可爱。”萨维奇在她脸上抹了一把,“我那么爱你,都杀了你无数次。

  这个老棒子除了泄玉,对我从没有过更多的用途。

  别说定位紫灯灯兽需要用她献祭骸骨之门,即便她什么用都没有.看到外面的鹰人没?

  这里的鹰人可不是塞纳冈的鹰人warrior 。

  鹰人warrior 是人类之躯长出N金属翅膀。

  鹰world 的鹰人和狮人,是完全的兽族。

  可王宫里的鹰人很多都有人类的特征。

  他们都是这老棒子数千年来和鹰人生下的杂种。

  这种烂货,碰她一下我都嫌恶心。”

  “呸~”鹰女朝他脸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你这种烂人,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

  ”pa ~~”萨维奇反手就是一巴掌,声音响亮,甚至在great hall 带出回音。

  鹰女脑袋嗡嗡作响,一下子迷糊了过去。

  她的右脸颊眨眼间肿胀成个大馒头,嘴角滴淌一条半米长的血丝。

  “畜生,你别打她,有种来打我。”鹰男挣扎咒骂道。

  萨维奇往宫殿大门看了一眼,神色凝重道:“我也想抽你一顿,可惜没时间了,Demoness 哈莉已经进入鹰world 。”

  “嗡嗡.”骸骨之门放射璀璨的purple light 。

  “shua” 的一下,萨维奇、Bone Sect 、鹰侠鹰女,全都disappeared 。

  下一瞬,他们进入一个全是purple light 的超光速空间。

  “Ahhhh .“鹰男痛苦大叫,昏迷过去的鹰女也被剧痛唤醒,跟着发出惨叫。

  “卡特,这扇门在吞噬我们,想把我们和我们过去的尸骨fuse together 。”

  “反抗它,不要放弃,肯德拉,哈莉来了,她很快就会来救我们。”鹰男咬牙叫道。

  “ahhhh .”

  不知煎熬了多久,两人忽然压力一松,Bone Sect Devouring Power 骤降,purple light 散开,头顶天光大亮。

  “结束了?”鹰男满头是汗,眼神迷离。

  “不错嘛,竟然还活着。”萨维奇瞥鹰女鹰男一眼,就抬头望向天空,一个散发light purple 光辉的huge monster 在他们头顶。

  “掠夺兽,是掠夺兽!”他兴奋大叫:“我的骸骨之门成功定位到掠夺兽的位置。”

  “掠夺兽,响应我的呼唤,过来!”

  “锵——”

  伴随一声沙哑的嘶叫,那purple 的monster 快速落下,落在骸骨之门前方。

  它长得像是由一根根骨头搭建的霸王龙,只不过比霸王龙多了四条手臂。

  名叫“掠夺兽”,果然兽如其名,长得十分具有掠夺性。

  鹰男挣扎着喊道:“掠夺兽,我知道你有智慧,就像离子鲨一样聪明睿智,明辨是非。

  你眼前的男人不是好人,别被他骗了。

  他会用你的力量为非作歹、伤害世间有爱之人,你是爱之守护兽,是他的敌人。”

  萨维奇侧头古怪一笑,“胡夫,你这是把紫灯灯兽当成紫灯侠了?愚蠢。”

  讥笑一声,他面相掠夺兽张开双臂,大喊道:“过来,让我成为你的宿主!”

  “不要,他没有爱,掠夺兽,杀了他。”鹰男鹰女挣扎着叫道。

  站立在地面的掠夺兽更像霸王龙了。

  两只强壮的后足支起身子,六条畸形短细的手臂耷拉在胸前,身后拖着一条尾巴。

  掠夺兽把没有眼睛的头颅伸到萨维奇跟前嗅了几下,slowly said :“你没有爱,刚刚你还谋害了自己的爱人。”

  “是的,他没有爱,他是爱之大敌。”鹰男立即道。

  萨维奇不仅没辩解,反而得意said with a big smile :“我所做的可不止献祭那个溅人。看看我身边的骸骨之门,它们全都来自最相爱之人。

  还有吊在门上的两个,他们的爱足以创造出naked eye 可见的实质情感能量。”

  鹰男鹰女惊疑不定。

  “你心里一片黑暗,寻不到一点爱。”掠夺兽的骨头脸上露出很犹豫的神色,“你有成为爱之宿主的资格。”

  “what?!”鹰男鹰女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

  “我的使命是拯救没有爱的人,用爱之本源,填满他黑暗空寂的内心。”

  掠夺兽说了一句,便化为purple light ,钻入萨维奇的七窍。

  “额ahhhh ”萨维奇大声呻吟,身上迅速覆盖一层purple 的甲胄,他的双眼和胸口放射璀璨的purple light 。

  “hahaha ,爱的力量还真令人陶醉啊。可惜,爱之本源也对我没任何影响,力量只是力量,情感与思维只能由我自己掌控。”

  “Buzz! Buzz! Buzz! ”骸骨之门忽然轻轻震动,一片片朦胧的purple light 自动激发。

  萨维奇的笑声戛然而止,“法克,Demoness 哈莉怎么还能追过来?!”

  叫骂一声,他头也不回,冲天而起,化为purple light 消失在天际。

  进入天空后,他更是一刻不停,立即以新得手的爱之purple light 开启微型虫洞。

  在超光速空间内穿行了不知多少光年,萨维奇再次回到宇宙虚空。

  立在幽暗冰冷的外太空,他面色连续变换几次,最终咬咬牙,向外发出一段隐秘的信号。

  一分钟,two minutes ,五分钟半小时后,“啵!”

  闪烁black 能量辉光的微型虫洞在萨维奇跟前打开,披着破烂斗篷的侏儒飞了出来。

  “不错,你成功了。”

  斗篷侏儒满意地nodded ,“而且你没有沉迷于灯兽的力量,没想将它独占。”

  “trifling 一只灯兽算得了什么?这一生中,我拥有过却最终主动放弃的最强力量,远超你的认知(ps)。”萨维奇said with a sneer 。

   (ps:萨维奇没吹牛,这货得到过帕佩图阿的本源,却放弃了,因为恐惧。

    抱歉,这一章的标题应该是“掠夺兽”,我搞错了,把蓝灯的耀室凰和紫灯的掠夺兽搞混淆了,章节内容可以改,标题改不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