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39

  第1439章 纳布的愤怒

  哈莉也didn’t expect 自己驾驭骸骨之舟冲出超光速空间后,会直接撞在鹰侠鹰女身上。

  主要是didn’t expect 鹰侠鹰女这会儿镶嵌的骸骨之门上。

  不过鹰侠、鹰女今天已经遭受太多的痛苦和伤害,这次被撞一下,顶多是九牛身上拔下一根毛,影响不大.虽然他们叫得挺惨,还流出不少血。

  哈莉费了好一番功夫,还花费足足三百点功勋,才帮他们把superficial wound 治好。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的身体像是融入了骸骨之门?”

  鹰侠鹰女这会儿如same sect 柱子上的浮雕,一半融入Bone Sect 内,一半显露在外,看着异常诡异且渗人。

  “是‘Barbarian ’汪达尔·萨维奇!他用我们的血肉和灵魂刺激胡夫与翠阿雅的尸骸,尸骸中爱的情感能量被激发到极限,从而与紫灯灯兽形成共鸣,尸骸之门直接把Transmission Gate 开到灯兽身边.”鹰男虚弱地黏在门上,把萨维奇谋划说了一遍。

  哈莉惊讶道:“我还以为萨维奇是为了救他的旧情人,didn’t expect 和灯兽扯上了关系。

  也不晓得萨维奇和最近的灯兽失窃案有没有关系

  对了,我在王宫发现一具后背长出四根金属翅骨的‘埃及艳后’。

  她是不是你们的mother 琪雅太后。”

  “就是她,她和我们一样,也是祭品之一。”鹰女表情复杂道:“要得到掠夺兽的认可,不是心中有爱,而是要心中无爱,献祭爱人。”

  “你的意思是,伱和卡特相互真爱,反而得不到掠夺兽的眷顾,只有绝情绝爱,还very ruthless 杀妻之人,才能被灯兽选中?”哈莉讶异道。

  “就是这样,紫灯灯兽说自己代表爱的本源,要填满无爱之人空寂的内心。大概意思就是,我和肯德拉心里有爱,它反而住不进来。”鹰男道。

  “奇怪,萨维奇怎么知道掠夺兽的秘密的?”哈莉frowned 。

  连一直打灯兽主意的她,都不晓得掠夺兽的这种诡异特性。

  鹰男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萨维奇活了很久,是不死不老之人,了解很多world 秘密。”

  哈莉感慨道:“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谱,唯独绿灯中正平和。

  绿灯的左边的是‘坏’,红灯、橙灯、黄灯多为魔;绿灯右边的是‘邪’,青灯、蓝灯、紫灯难分好坏,一个比一个邪门。”

  青灯的选拔标准和掠夺兽类似,也是专门选没有怜悯之心的恶棍。

  用怜悯情感填满他的内心,让他变成一个充满怜悯的慈悲之人。

  邪性得很。

  希望之蓝灯看似善良美好,圣行者甚至单凭希望,就能让走到lifespan 终点的planet 焕发青春。

  可圣行者成为圣行者的过程

  world 末日中,他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哪怕father 、mother 、老婆、儿子、女儿接连惨死,圣行者也满怀希望,坚信山上有拯救world 的“弥赛亚”。

  哪怕他在山上什么也没找到,只是看到stone wall 上出现自己的影子,就坚信自己就是“弥赛亚”,坚信只要散播希望,末日就能结束。

  他心中的希望如此纯粹、如此浩瀚,竟真的形成情感能量,让自家的恒星recover one’s youthful vigor ,终结了world 末日。

  哈莉听完他的故事,没有感动,只觉头皮发麻。

  那种对希望的病态执着,太邪门。

  难怪大超没被蓝灯戒指选中。

  大超也坚信希望,但他的希望建立在理性之上。

  圣行者坚信希望能拯救一切。

  大超则是化身别人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把希望带给大家。

  “哈莉,别发呆了,我痛~~”鹰女呻吟道:“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们从骸骨之门上弄下来?”

  “我没发呆。”哈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解释道:“刚才为你们疗伤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的‘无敌厚皮Divine Power ’输入你们体内。

  有没有觉得身子热乎乎的?

  尤其是与骸骨相融的那部Avatar 体。”

  她不仅输入Divine Power ,还开启防御专长,打算用专长瓦解尸骸与活人相融的“魔法状态”。

  目前来看,效果并不怎么好。

  “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没知觉了,只有深入骨髓的痛。像是尸骸中的死亡伤痛,在持续不断传入我的灵魂。”鹰女哀嚎道。

  “唔,可能是我的方法不管用,别担心,我带你们回Earth ,无论如何也会把你们救出来。现在不要挣扎,先送你们去‘诺亚方舟’休养。”

  哈莉张嘴一吸,地上的骨头,和嵌入鹰女鹰男的骸骨之门,统统落入她的胃袋。

  其它尸骸堆在一边,继续为她提供爱之紫灯能量。

  鹰男鹰女连同他们的初代身,则飘到Divine King 纳布在她胃里创造的小位面——秩序圣殿,俗称诺亚方舟二号。

  做完这一切,哈莉才开始观察这颗planet 。

  都说Phoenix 不落无宝之地,掠夺兽不是Phoenix ,可它比Phoenix 还罕见。

  既然它在这儿安家,肯定有其道理。

  哈莉带着十分的期待,绕着planet 飞了七八圈。

  此planet 杳无人烟,遍地荒凉,不见绿植,也无江海。

  简而言之,就一个黄褐色的岩石疙瘩。

  哈莉抱着最后的期待,来到情感能量最浓郁的那座山,大概是掠夺兽居住地。

  那里也什么都没有,除了石头。

  她张开嘴巴,向石头山吐出one after another golden 胃酸之雾。

  “刺啦啦”像是雪堆上泼一瓢滚烫的开水,stone mountain 快速被消化出一条深井,顷刻间深入大地several hundred meters 。

  half a day later ,哈莉彻底失望了。

  这颗planet 不含有任何特殊矿产,没有N金属,没有任何一种第九金属,连次一等的divine gold 也无。

  ——掠夺兽很不讲究,很没逼格,完全不在乎居住地是否“珠光宝气”。

  哈莉心里吐槽一句,纵身而起,离开通往地心的隧道,冲入外太空,在planet 外轨道的位置打开微型虫洞。

  “嗡嗡~~~”还不等她钻进黄灯能量开启的虫洞,不远处恰巧打开一圈purple light 能量的微型虫洞。

  “whiz whiz whiz ~~~“七八道purple light ,从超光速空间里飞了出来。

  “shit,这下误会大了。”哈莉愣了一瞬,又关掉了自己的微型虫洞。

  现在她绝对不能走!

  这种时候紫灯侠来到这颗planet ,用脚底板思考,都能猜到她们的目的:因为最近灯兽被偷抢的事,赶过来查看掠夺兽的情况。

  虽然哈莉在planet 上留下的痕迹不多,但她行得端、坐得直,没必要惹不必要的麻烦。

  若真是她抢了掠夺兽,这会儿她跑得比兔子还快,哪怕卡萝尔在身后大喊“哈莉,我看到了,就是你,不要跑”,她依旧不会回头。

  等卡萝尔气xiu xiu 找上门,她会满脸无辜地装无辜。

  “嗨,卡萝尔,还有各位灯侠,你们干嘛呢?”哈莉还主动向她们打招呼。

  “哈莉,你怎么在这儿?”

  卡萝尔脸上似乎写了大大几个字:高度警惕,十分怀疑。

  她的几位紫灯队友也神色紧张,眼神戒备。

  哈莉无奈sighed then said ,道:“我不想多费口舌,你若想知道详情,可以去‘方舟’上找鹰侠鹰女。”

  “不要去,Demoness 哈莉奸诈。”有个螳螂脸的绿皮外星人小声道。

  外太空无法传递声音,她们都用灯戒能量模拟声音。

  可哈莉是语言Master ,通过唇语读懂了对方的外星语。

  “我从来不对弱者说恶意的谎言。”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紫灯众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在嘲讽她们不配让她说谎。

  一个个表情愤怒,目光愤恨。

  卡萝尔也很不爽,但她又非常清楚,哈莉说的是实话。

  她们一群人加起来,别说打败哈莉,哈莉站在那让她们尽施手段,她们也破不了她的防御金膜。

  “你们跟我一起来。”卡萝尔沉吟片刻,要求队友一起进入胃袋维度。

  她担心自己离开的时间有点长,队友等不及,或者误会了,说些刺激哈莉的话,结果把小命儿给丢了。

  卡萝尔进入诺亚方舟后,并没立即见到鹰男鹰女。

  她只看到满地的塑料瓶、方便袋等垃圾。

  放眼看去,大地似乎就是个巨型垃圾场。

  “那里有人!”还是其中一位灯侠眼尖,看到百里外的建筑。

  她们立即飞了过去,然后看到一片in a frenzy 的施工地。

  紫灯侠的到来引起不小的轰动。

  工人们纷纷停止手上的工作,伸长脖子,好奇观望。

  卡萝尔注意到他们都是黄皮肤,还通过紫灯戒指听懂他们的话。

  他们只是看稀奇,对她们的制服、相貌评头论足,一点儿也不害怕。

  “各位紫灯大侠,我姓肖,是这里的工头。你们是来找人的,还是做什么?”一个挺着大肚腩的秃顶middle age person 小跑过来,用蹩脚的英语问道。

  “肖,你们可曾看到鹰侠和鹰女?”卡萝尔问道。

  “他们在第二人民医院,请让我来为大侠带路。”

  middle age person 很热情,骑着小电驴顺着一条水泥路,绕过七八个工地,来到一栋45层的大厦前,还亲自帮她们联系了院长。

  等在病房见到鹰侠鹰女,卡萝尔都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整个人有些晕乎。

  “这里怎么有一座城市?难道他们要在方舟上永久居住,繁衍生息?”

  鹰男明白她的感受,感慨道:“之前便听巴里说天朝人在这里建城,今天亲眼所见,我也十分震撼。

  不过,不是为定居。

  他们居安思危,考虑到Earth 这些年大小灾难不断,只是想把避难所修得更舒适、更整洁,更符合此地的生态环境。

  哈莉已经和他们签订协议,这块土地永久属于他们。

  自己的家园,修得再美好都不过分。

  等‘避难之城’修建完毕,除了极少数的社区管理员,他们还是会撤出去的。

  你们应该从外面进入‘天朝区’的吧?

  唉,外面全是垃圾,其他国家真该和天朝人学学,否则下次全球性灾难降临,这地方可怎么住人哟!”

  一个白人中年男笑着走进来,说道:“其实咱们政府也有‘让方舟上的米国区美好如Earth 上的米国’的计划。

  华尔街甚至已经准备好‘方舟商品房’相关的金融产品,只不过白宫还在和印度人扯皮,高、中、低三个档次的社区划分尚未定下来。”

  “你是?”卡萝尔疑惑地looked towards 他。

  “喔,我是‘方舟美国区’的州长,安德鲁·华盛顿。

  米国区目前没法住人,我把办公点暂时放在天朝朋友这边。

  就在边上的‘morning sun 小区’,距离人民医院不超过200米。

  之前鹰男鹰女落在天朝区,他们的沈书记亲自打电话通知我,我便一直在楼下休闲区等着,等”middle age person 眼神闪烁几下,没继续说下去。

  他等的不是卡萝尔,而是极可能出现的奎茵议员。

  卡萝尔frowned :“房子都没建成,相关金融产品就要拿出来卖了?”

  其他几位英雄可能对金融产品不了解,可她是丹佛斯航天科技公司的霸道女总裁,全米国第二富有的女人。

  哈尔街的金融游戏,她门儿清。

  按华尔街金融家们的搞法,未来出现“方舟次贷危机”都不是没可能。

  次贷危机倒是不怕,米国人已经习惯了。

  可万一危机来临,方舟里的房子全成了有钱人的合法资产,米国民众没地方去,去了也没地方住,那就麻烦了。

  “不卖股票、债券和基金,哪来的钱建房子?”华盛顿州长认真道。

  卡萝尔不想再和他说话,挥手赶人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忙去吧。”

  “卡萝尔,你们怎么找到这儿了?哈莉回到Earth 了?”鹰女问道。

  两人身体嵌入尸骸之门里,这会儿没办法躺在床上,不过医护人员为他们准备了棉垫、靠枕,以及镇痛剂。

  也因为哈莉知道他们状况良好、有人照顾,才没有立即回Earth 。

  “哈莉还没回Earth ”卡萝尔把自己and the others 四处寻找掠夺兽,最终找到这儿,却发现哈莉“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的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你这次真的误会哈莉了,抢走掠夺兽的人是汪达尔·萨维奇”

  鹰女愤愤然,把自己的经历也说了一遍。

  看到她和鹰男身体都融入骸骨中,卡萝尔没办法不相信。

  沉默了一会儿,她说的:“我能帮你从尸骸上分离。”

  鹰男鹰女俱是眼睛一亮,连忙问道:“要怎么做?”

  卡萝尔牵起两人的手,相互交叠在一起,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爱能创造奇迹!”

  “嗡嗡~~~~”purple light 自双掌交叠处绽放,两人身体与骸骨的交界处缓慢“长出”完整的部位。

  two minutes 不到,全须全尾的鹰男鹰女便脱离骸骨,重获自由。

  “really mysterious !”鹰侠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只觉自己的脊背肌肉和之前没两样。

  “这便是爱的力量,爱能战胜一切。”

  卡萝尔皎洁如月的脸蛋,似乎在放射淡淡的purple light 。

  “爱能创造奇迹,爱能War God 一切。”

  她身边的几位紫灯神情肃穆,齐声说道。

  “pa pa pa !”哈莉突然出现在几人身边,轻轻鼓掌,赞叹连连,“真厉害!无论见过多少次,这种用爱创造奇迹的场景都让人震撼如初见。”

  所有人都向她看过去,神情惊讶。

  “你怎么过来的?”

  哈莉趁机一挥手,平放在地板上的尸骸之门disappeared 。

  悄无声息如同她的到来。

  “hahaha ,只是精神projection 罢了。”她爽朗大笑,一边笑一边伸手邀请道:“鹰女鹰男大病初愈,可喜可贺,走,我们去楼下餐厅好好庆祝一番。”

  卡萝尔晕晕乎乎跟着她走了几步,忽然在门口停下,回头道:“我们正在找——咦,初代鹰女鹰男的尸骨呢?“

  鹰男鹰女也面露惊异之色,“怎么不见了?刚才还在这儿的。”

  接着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同样面色疑惑的哈莉。

  哈莉一摊手,“我刚过来,什么都不清楚。难道萨维奇献祭魔法的效果,一次性榨干了尸骸的潜能,所以才把you two 的活体融入其中充当柴薪?”

  她一本正经,说得有理有据,他们差点都信了。

  “我的其它尸骸呢?”鹰女问道。

  “当然是挫骨扬灰,彻底埋葬了,留着让黑灯复活吗?”哈莉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说。

  鹰男鹰女木着脸不说话。

  卡萝尔frowned :“哈莉,其它尸骸就算了,但你知道的,我们紫灯Legion 一直在寻找初代尸骸,那是我们的中央电池。”

  “你们现在似乎依旧能使用紫灯戒指。”哈莉道。

  “失去骸骨的紫水晶,效率上降低了至少三成。”卡萝尔道。

  “你看现在的卡特和肯德拉,多么郎才女貌、情深意笃!”哈莉指着鹰男鹰女,认真道:“紫灯Legion 也不差several decades ,等他们白头偕老,在儿孙环绕中去世,可以获取远超初代的新中央电池。”

  鹰男鹰女表情扭曲,“我们还没死,你就开始惦记我们的尸骸了?!”

  “不是我,是卡萝尔。”哈莉道。

  卡萝尔心里既憋闷,又无奈。

  很显然,哈莉这次打算耍无赖了。

  可她若shameless ,她们也没办法,尸骸本就她从萨维奇那抢来的。

  吃了一顿丰盛的中餐,紫灯Legion 就告辞离开。

  哈莉也没耽搁,在他们吃吃he he 的时候,本体已经进入超光速通道。

  当天晚上,她和鹰男鹰女再次回到Earth 。

  没有回家,先去了一趟命运之塔。

  “不用担心,维度裂缝已经修复。”

  鹰侠有些着急,问道:“我还能进去吗?狮人slave 还等我带领他们推翻鹰人的残酷统治。

  结果战争进行到一半,我这位Great Commander 却消失了,现在不晓得那边情况如何。”

  肯特道:“你没必要再进去打扰他们。

  原本鹰world 里鹰人和狮人两族evenly matched 、和谐相处,一方占据丛林和草原,一方占据高山和天空,几百万年来都没爆发大的冲突。

  是琪雅的贪婪,造成狮人被奴役、被压迫的残酷悲命。

  现在她已死,两族很快就能恢复平衡和平静。”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琪雅固然是凶手,可明知她本性,却把她关入鹰world 的纳布,才是第一责任人。”

  “Buzz! Buzz! Buzz! ~~~”肯特的头盔golden light 大放,头盔精纳布再次上线。

  “Demoness 哈莉,你自己无知,就别在这儿talk nonsense !”祂对哈莉loudly roared ,然后转向鹰侠卡特,怒道:“胡夫Prince ,当初我可是极力主张以虫噬之刑为你father 报仇,你坚决不同意,说我太残忍。

  我向你解释,琪雅能做出谋害亲夫、弑杀国君的恶事,太过蛇蝎心肠,留着必成大害,不仅害你,更会残害众生。结果你向我发怒,还将我赶出了王宫。

  现在你终于遭了报应,却来怪我不负责任?”

   (ps:抱歉,昨天的章节内容,我犯了一个大错,紫灯Legion 的灯兽不叫耀室凰,蓝灯的才是耀室凰,的确长得像Phoenix ,紫灯的灯兽是“掠夺兽”,长得像霸王龙。

    唉,尴尬,我把紫灯和蓝灯的灯兽搞混淆了,可能我潜意识认为Phoenix 更适合爱情吧。

    另外,昨天晚上,本书的扣扣群被爆,因为违规,我又新建了一个,可以看链接,或者群号——四九零五六,八二三七,490568237)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