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42

  第1442章 卡隆纳

  别说骄傲的赛尼斯托、阿托希塔斯之流,即便平和善良代表希望之光的圣行者,其实也不愿意寄人篱下,依靠正联英雄来保护自家灯兽。

  当初青女带着皈依者去见哈莉时,也没想过要在Earth 常驻。

  哈莉建议她和青灯部落留在Earth ,绝对是好意。

  青女感受到了,却也没打算一定照做。

  哈莉也只是建议,而非要求。

  说服他们留在Earth 的人是百特曼。

  他给出七灯Legion 无法反驳且心生忌惮的理由:七灯Legion 都不知道幕后之人为什么要猎捕灯兽,不明白聚齐七大灯兽后有什么效果,可幕后之人知道,不然他也不会搞出这么件事。所以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摆在所有人跟前——哪怕我们还不了解幕后之人的身份,也可以确定他一定非常熟悉情感能量和七灯灯兽,比七灯Legion 更熟悉。

  对方知彼知己,明显有针对七灯Legion 和灯兽的手段;七灯Legion 内部无法团结,又对敌人一无所知。

  双方对上,胜负如何,不言自明。

  最后百特曼还说:“你们七大Legion 貌合神离,和平契约也只能保证‘色光之战’不再爆发,而不能建立‘色光同盟’。

  现在离开Earth ,单独的Legion 行走在外,被幕后之人defeat them separately 是必然。

  我劝你们留在Earth ,不是自负地认为正义联盟强过七灯Legion ,而是我们没有情感能量,不容易被幕后之人针对。

  尤其是哈莉,她简直是情感能量的克星。”

  青灯部落首先做出暂留Earth 的决定。

  等蓝灯Legion 找到耀室凰,并在Earth 上为它寻到宿主,他们也没犹豫,当即举家搬进正义大厅。

  七大Legion ,蓝灯辅助第一,实战最弱,他们很有自知之明。

  之后血屠夫诞生,阿托希塔斯也没特立独行。

  Three Great Legions 把临时驻地放在正义大厅,组成了临时的攻守同盟,正联也特意加派人手,在自家总部安排了更多的英雄。

  赛尼斯托、拉弗利兹、卡萝尔虽然没住进正义大厅,但也承诺,他们最近会待在Earth ,遇到敌人会和大家联手作战。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等离子侠约翰·斯图尔特到来,他们更是产生“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敌人一头撞上铁板”的期待。

  在斯图尔特到来的second day 傍晚,喜欢在Earth 巡街、寻找恶棍恶事的青灯下班归来,四大灯兽宿主齐聚一堂——正义大厅的食堂,准备吃晚饭时,“BOOOM!”

  伴随激烈的爆炸,大厅穹顶玻璃crash-bang 落下。

  一同落下的还有浩瀚黑暗的能量气息。

  “敌袭!”巴里反应速度最快,立即瞬移般来到敌人跟前,准备袭扰对方,让敌人无法开出大招,从而为队友集结创造时间。

  敌人是个全身包裹在破烂斗篷中的侏儒,手里拿着一个古怪铁环。

  铁环上连着三条铁链子,链子的另一端分别连着三个huge monster :purple 的掠夺兽、yellow 的视差怪、orange 的欲蟒。

  “视差怪!”烂斗篷侏儒察觉闪电侠袭来,只淡淡喊了一声。

  “嗡嗡~~~”视差怪体表golden light 大盛,好似一万瓦的白炽灯。

  锁在它身上的铁链子,如同运输管道,向侏儒体内输入golden 的能量。

  侏儒头顶具现一副能量体:侏儒形态的视差魔。

  就好似他在瞬间被视差怪上身,成为视差魔。不过侏儒本体依旧拿着铁环,站在那没动,出现在他头顶的视差魔只是能量幻象。

  “嘎~嘎~嘎~嘎~~~”能量幻象表情狰狞,发出一声声渗人的怪笑。

  比真正视差魔还要恐怖的恐惧本源落入巴里心头。

  “ahhhh ~~~”一生中经历过的无数恐惧情绪和幻境,如同开了十万倍Time Acceleration 器的杂草地,在他心里疯狂生长,瞬间把他内心填满。

  “原来是你,闪电侠。”

  holding head 发出惨叫的同时,巴里也从神速力状态脱离,让侏儒看清他的身份。

  “伱是个很有价值的工具。”他满意地nodded ,loudly shouts ,“视差怪,去!”

  “crash-bang !”视差怪拖着链子飞扑向巴里,撞在身上,化为golden 烟雾钻入他的七窍。

  几乎没有挣扎,巴里便宣告沦陷,成为嘴巴裂到耳根、下巴尖似锥子、满嘴尖锐利齿、手掌变成兽爪,还发出”ga ga ”怪笑的视差魔。

  “清理一切胆敢阻挡我的杂碎。”褴褛侏儒shouted 。

  “遵命,我的主人!”视差魔闪电侠向他鞠了一个躬,“嗖~~”的一下化为金红闪电。

  觉醒超音速奔跑异能的“电光快男”成为他的第一个目标。

  “puchi ~~”视差魔闪电侠的手掌如同烧红的热刀,with no difficulty 捅在“音速者”胸口,对方甚至没反应过来。

  “ahhhh ~~~”视差魔闪电侠裂开嘴巴,张得比“快男”脑袋还大,然后“ka-cha ”,快男半个身子没了。

  “味道有点——”

  “畜生!!”视差魔咀嚼着嘴里的硬骨头,刚要发表一番用餐评论,比砂锅还大的拳头便打了过来。

  大超来了。

  “BOOOM!”视差魔一时大意,打着旋儿被砸飞出去,如同流星落地的景象倒着播放,他breakthrough 穹顶,飞向外太空。

  “欲蟒!”褴褛侏儒再次低喝。

  蟒蛇形态的orange 灯兽仰头咆哮,身上橙光大放,橙光本源顺着锁链流入侏儒体内,在他头顶具现大脑袋、小身子、舌头变成长长蛇信子的畸形灯兽宿主——欲徒!

  “ah ha ha ha ,啊hahahaha !!”欲徒吐出蛇信子,发出诡异大笑。

  听到笑声,或者被它身上橙光笼罩的人,脑海里各种贪婪之欲,如同撒了发酵粉的面团,迅速膨胀。

  大超表情扭曲,但不影响动作与速度。

  他心中贪欲最少,受到影响最小。

  “sou! ”

  他化为一束red light ,射向褴褛侏儒。

  “你的对手是我~~”“刺啦啦”一道红色闪电落在他身上,两人从半空滚落在地。

  闪电侠回来了。

  此时闪电侠已成为视差怪的宿主,能够飞行,甚至可以在空气中奔跑,后发先至,赶在大超前头。

  “Ahhhh ~~~”欲徒的情感操控对大超影响不大,却让现场所有情感能力使用者holding head 惨叫。

  他们被引燃了贪欲情感,嘴巴、耳朵、鼻孔、眼睛里喷射出orange 的光辉。

  orange 光辉离开他们的身体,立即化为丝丝缕缕的烟雾,被侏儒头顶的虚拟欲徒吸收。

  褴褛侏儒没有得意大笑,或者发表一番“反派BOSS感言”。

  他拖着长长的锁链,瞬移到四位灯兽宿主跟前,双手前伸,“crash-bang !”

  四条黑铁锁链从他体内飞出去,直插宿主胸口。

  没有blood splashed 。

  锁链似乎穿透的不是fleshy body ,而是灵魂。

  “Buzz! Buzz! Buzz! ~~~”锁链紧绷,激烈震颤,缓缓拉出。

  锁链一端,绿色的离子鲨、红色的血屠牛、blue 的耀室凰、azure 的改宗蛸,使劲挣扎,却徒劳无功,只能被一点点拉出来。

  “谁去喊一声哈莉!”大超大叫。

  “休想!”视差魔闪电侠对“哈莉”的反应非常激烈,褴褛侏儒还没说话,它便绕场狂奔,跑出一层神速力之墙,把所有人圈在里面。

  “我用神速力之墙隔开一处独立的时空,看你们怎么联系她,hahaha !”

  褴褛侏儒也担心夜长梦多,动作十分利落,四个灯兽、四名宿主,在他手下毫无挣扎之力。

  “hahaha ,你们就是一群蠢货,mysterious person 猎捕灯兽的消息是我放出去的,为灯兽寻找宿主以增强battle strength 的建议,还是来自我的流言蜚语。

  除了色光Legion 自己,其他人想寻找某一灯兽,比大海捞针还困难。

  我真该感谢你们,你们太听话了。”

  六大灯兽被锁链紧紧捆住,环绕在自己身周,褴褛侏儒此时大获全胜,也忍不住想发表一番获胜感言。

  “你是谁,你的力量气息.”哈尔首先从欲蟒的情感操控中挣脱,惊疑不定道:“你看着像一名Guardian 。”

  “不,我不是Guardian 。”褴褛侏儒惊奇地打量他,“不愧是你,哈尔乔丹,这么快就稳定住自己的情绪。”

  “你即便不是Guardian ,也一定是一名小蓝人。”哈尔语气affirmed 。

  “不用猜了,我是马尔图斯第一科学家卡隆纳。”侏儒掀开兜帽,露出一张缠满绷带的狰狞面孔,“我没想过隐藏自己,更不会否认自己的身份。

  但这副面孔.唉,我的脸毁了。

  我的身体也毁了,不得不缠上‘马尔图斯进化绷带’重组被摧毁的fleshy body 。”

  “偶买噶,你竟然是卡隆纳,为什么要抢夺灯兽,你想做什么?!”哈尔震惊道。

  “原本就是我发明的灯戒,灯兽也是我最先找到的,我是它们的主人,现在拿回属于我的东西,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卡隆纳傲然道。

  “我不知道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放下灯兽,它们不属于你。”

  哈尔瞥见身边几位灯主已经恢复,便不再耽搁,长啸一声,首先向卡隆纳发起冲锋。

  “愚蠢!”卡隆纳向他伸出right hand ,虚虚一抓,像是Great Star Absorption Art ,哈尔身上的绿光能量纷纷脱落,飞向他的手心。

  “啊呀~~~”哈尔惊叫一声,从半空跌落。

  “吃我一斧!”趁哈尔吸引走卡隆纳的注意力,拉弗利兹从侧面具现一柄五十米长的斧头,fiercely 劈在他头顶。

  “嗡嗡~~”一层透明的屏障挡住斧刃上,任凭拉弗利兹“咿呀呀”使出吃奶的劲,也难以前进半分。

  “灯兽在手,你等皆为蝼蚁。”卡隆纳sneered ,right hand 虚抓,也从橙灯之主身上撕下来一大片橙灯能量。

  拉弗利兹连橙灯制服都无法维持,惨叫一声摔在食堂废墟中。

  “视差怪,回来,我们走。”一招得胜,卡隆纳也不恋战,把视差魔闪电侠叫到身边,瞬移离开了Earth 。

  此时此刻,正义大厅。

  哈尔收回灯戒日志中的战斗录像,苦涩道:“从卡隆纳降临,到他大胜而去,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正义大厅里很多英雄都没反应过来,他们多数被神速力风暴卷入时空乱流,不辨方向,不明所以。”

  简单来说,很多英雄压根没资格靠近战场。

  及时赶到战场的大超、戴安娜and the others 又被视差魔闪电侠牵制,稍微不注意,就有被闪电侠一掌穿心的危险。

  还不等他们想出解决方案,战斗便结束了。

  “都怪我,明明是代表最强意志的离子侠,却被欲蟒操控了情绪,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约翰·斯图尔特自责道。

  “与你无关,耀室女、血屠夫、皈依者还是天定之人呢,照样没能发挥出灯兽宿主的能力。”哈莉comforted 。

  安慰了一句,她subconsciously 转头去看另外几个宿主。

  耀室女是个爆炸头上班族黑妹,这会儿一脸茫然,像是来到大学高数课堂的小学生。

  血屠夫斯斯文文的瘦削眼镜男,四五十岁的样子,看着有点唯唯诺诺,与黑灯Legion 的气质极为不搭。

  光头黑人瘦高个的皈依者更诡异,特么的正蹲在角落里嗨飞?

  哈莉特意睁大眼睛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没搞错,就是嗨飞。

  “青女,他是怎么回事?”青灯Guardian 指着自家的灯兽宿主,十分不满地质问道。

  “银河上喔,Guardian ,你好”皈依者手忙脚乱站起来,吸着鼻子解释道:“我心里难受,无法控制情绪,才用药缓口气儿。”

  青女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说道:“青灯部落的行者经常借用medicine 辅助cultivation ,那劲儿比你们Earth 的嗨飞更大。

  没什么大不了的,青灯能量治疗效果极佳,能帮我们净化体内的有害物质。”

  说着她还取出一枚青灯戒指交给皈依者,教他用烟斗手杖“蒸馏”嗨粉。

  那个闪烁azure light 的烟斗口,还具备烟斗的功能。

  one after another azure 雾气被皈依者吸入鼻子里,他的表情更魔幻了。

  哈莉看得目瞪口呆。

  自己守护的青灯部落,难道都是一群大烟鬼?!

  “部落都是苦行僧,我们不需要出去管理宇宙扇区。normally 以自身的心spirit cultivator 行为主,而medicine 能帮我们进入更深沉的冥想,更好地感悟慈悲之道。

  Guardian 你若有空了,可以到部落的总部——诺克星看看,那里长有丰富的精神类植物。”

  看到她惊愕的表情,青女又解释道。

  ”Ai, 你们高兴就好。”

  哈莉无奈sighed then said ,转头继续安慰满脸自责、似乎也想嗨一口缓解情绪的约翰,“你们这些宿主,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是亿万苍生中的唯一,犹如卧龙与凤雏,却依旧被卡隆纳抽走灯兽。

  只能说明一件事,卡隆纳有特殊的技巧,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而且那些锁链很诡异,不晓得有什么功效。”

  ——就你们这群Top Grade ,灯兽不被强行抽走才怪。

  她心里吐槽。

  约翰面色好看了些,叹道:“我刚和离子鲨合体,感觉和它的融合上有些滞涩。若是再给我几天时间,等我熟悉离子侠的状态,或许情况会不一样。”

  哈莉眼神闪烁了一下,岔开话题道:“甘瑟来了没?谁来为我解释一下卡隆纳的情况,那个‘进化绷带’是什么,他为什么能悄无声息回归主宇宙,为什么要抓灯兽?”

  别说几天了,给约翰·斯图尔特几年也没用,照样会有滞涩感。

  他和离子鲨压根不能百分百融合。

  因为此时的胖头不纯粹,它体内隐藏她的念头和力量。

  而完美状态的离子侠,就得离子鲨和宿主灵魂相融,力量相通。

  又等了半日,哈莉才见到甘瑟。

  甘瑟和一脸疲惫的凯尔雷纳一起回来的。

  “你去哪了?这些天都没见到你。”哈莉疑惑道。

  “我和甘瑟去了反物质宇宙。”凯尔看了眼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身体站得笔直的赛尼斯托,低声道:“科瓦德持械者绑架了纳图。”

  “索拉妮克·纳图?”

  凯尔gently nodded ,“纳图是赛尼斯托女儿的秘密已经曝光,科瓦德人为了报复赛尼斯托,就绑架纳图,设下陷阱,等赛尼斯托落网。”

  科瓦德人有无数理由向赛尼斯托复仇。

  黄、绿Legion 战争期间,黄灯魔在科瓦德planet 制造太多杀戮,无数持械者(科瓦德人中的warrior )被杀,以至于科瓦德人逃入主宇宙,前往Earth 寻找“科瓦德人民的old friend ”哈莉,请求帮忙复国。

  “纳图医生被绑架,为什么是你去解救?赛尼斯托呢?”哈莉问道。

  从赛尼斯托早前的作为看,他对自己的女儿还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情的。

  以他的性格,又不像怕事的人。

  凯尔雷纳表情扭捏地哼哧道:“纳图.现在是我女友,我有责任救她。”

  ——这是认贼作父?

  哈莉左右看了看,问道:“翡翠呢?”

  老绿灯侠的女儿“翡翠”洁德今天没来。

  ”Ai, 聚少离多,分了。”凯尔叹道。

  “可媒体上还在炒你们的CP,还有约会的照片。”哈莉道。

  凯尔侧过头,“我们还是朋友,当然会有见面的时候.哈莉,我们谈正事儿吧。甘瑟知道卡隆纳的目的,为我们解释一下。”

  甘瑟干脆地摇头,“我不知道,Guardian 也都不晓得。他是个疯狂科学家,这30亿年,他又有什么研究,没人能猜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