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43

  第1443章 pretty face 包青天

  “当初对卡隆纳的判处是流放,但实际效果上就是死亡,比死亡更严酷。”

  只看现场众人的表情,甘瑟便明白几乎每个人都对马尔图斯一族感到不满,只能耐心解释道:“那时候马尔图斯人已经进化到宇宙的顶点,拥有永恒的lifespan ,和不灭的灵魂。

  以当时的手段,即便判处卡隆纳死刑,他的灵魂也能超脱物质之躯继续存在。

  所以,议会用极为残酷的方法,粉碎他的fleshy body ,将他的灵魂放逐到宇宙之外。

  不是灵薄狱,是多元宇宙的更外层,大概处于第六维度与起源墙的夹缝中。

  我们的目的是将他流放起源墙外,直接离开宇宙范围。

  不过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

  理论上,他将在虚无的宇宙外层一直飘荡,永远无法回来,毕竟六维夹缝和四维主宇宙间隔着好几个维度呢。

  期间他将承受无限的痛苦,始终感受到虚无,却什么也做不了。

  谁能想到最后是这种结局,oh! ”

  “卡隆纳锁拿灯兽的铁链子,是什么来历?”哈尔道。

  “应该是他新打造的专门针对灯兽的武器。”甘瑟道。

  赛尼斯托frowned :“卡隆纳对付灯兽宿主的手段十分凌厉,几乎在瞬间搞定四名宿主。

  他这么厉害,是因为他懂得克制宿主的特殊技巧,还是那根铁链子对情感能量的针对性?”

  “应该两者皆有.”甘瑟犹豫了一会儿,叹气道:“至少有一点,他并没有说谎,最初的灯戒,是由他发明创造的。

  论对情感能量的了解,很可能我们Guardian 也不如他。

  毕竟,抛开他的疯狂与罪恶,马尔图斯历史上也没有比他更伟大的科学家了。”

  大超神色凝重道:“刚才的战斗中,卡隆纳几乎什么都没做,只在头顶具现一个古怪的幻影,就瞬间瘫痪了所有灯侠。他们七窍喷出orange 的火光,甚是骇人。”

  “他通过欲蟒点燃了我们心中的贪婪情绪,这种招数并不特殊,哈莉和视差魔都用过。”哈尔瞥了赛尼斯托一眼,道:“上次的黄绿Legion 之战,哈莉也是闲庭静步,似乎什么都没做,却用恐惧本源引爆数千黄灯的恐惧情感。

  当时不也有丝丝缕缕的黄光从他们七窍中流出,流向哈莉?”

  大超摇头道:“哈莉的效果远不及卡隆纳夸张。哈莉自己说的,她是天生的恐惧Sovereign 。”

  赛尼斯托抿着唇,表情冷峻,眼神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他才是恐惧Sovereign 、黄灯领袖。

  恐惧为源,赛氏威权。

  “除了恐惧本源,哈莉用不了其它情感本源。即便如此,她也动用了语言、计谋等手段,先一步打击黄灯众的士气,瓦解他们的战斗意志,对她产生畏惧之心。

  总之,哈莉上次用本源压制一个Legion ,使用了很多心理battle skill 巧。

  可卡隆纳完全不同,他直接用本源压制了几位最强大的灯主,难度比哈莉困难了十倍不止。

  更terrifying 的是,他不止使用了一种本源。

  先是恐惧,紧接着又是贪婪,中间转化毫无迟钝。”

  甘瑟frowned :“的确unimaginable ,像哈莉奎茵那样掌控一种情绪本源,已经十分罕见。

  如卡隆纳这般,非常不正常,大概又是铁链的缘故。

  通过铁链,灯兽把本源灌输到卡隆纳体内中间肯定还有特殊技能。”

  戴安娜神色疑惑地碰了碰哈莉,低声问道:“大家都在严肃讨论,你怎么闭着眼睛打瞌睡?”

  哈莉眼睛睁开一条缝,瞥了她一眼又闭上,道:“我只是闭上眼睛认真思考大家的交谈,哪里睡觉了?”

  他们的话都是没营养的废话,说了半天一条有用的信息也无,她只留下两分心神保持关注,更多的spirit strength 放在胖头身上。

  如果能感应胖头的位置,至少可以先把巴里给救回来。

  如果能通过胖头观察卡隆纳的行动,或许能窃取他激活灯兽本源的秘密

  很可惜,目前她连胖头在哪都感应不到。

  似乎卡隆纳离开了主宇宙。

  也不晓得他最终能不能发现胖头的异常。

  大超看她和戴安娜“窃窃私语”,主动问道:“哈莉,你有什么想说的?”

  哈莉睁开眼,all around 扫了一圈,很多人都看了过来。

  “卡隆纳收集灯兽的目的,是报复毁灭他fleshy body 的Guardian 议会,还是类似观测时间起源之地的‘伟大计划’?”

  甘瑟想了想,说道:“报复我们的probability 更大。

  他的身上还缠着‘进化绷带’,说明他还没让自己恢复如初。

  连身体都不完整,他应该还没有追求理想的心思。

  不过,仇恨可以超越生命。

  很多人为了复仇,连性命都不要了,更不在乎身体的状况。”

  说着他还深深看了一眼阿托希塔斯。

  “那简单了,盯着Guardian .”

  哈莉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住,绿灯Legion 的Guardian 似乎在至黑之夜中死绝了?

  “你们Guardian 的总基地在哪?”她看着甘瑟问道。

  甘瑟purse one’s lip ,没有回答。

  见他不愿透露Guardian 的核心机密,哈莉又换了个问题:“伱们还打算往绿灯Legion 派驻Guardian 吗?”

  “新的守护已经在几天前正式上任,一共七位。”哈尔说道。

  “他们是活了几十亿年的老人,还是几年前刚被凯尔复活的新人?”哈莉又问。

  Guardian 第一次团灭,是在零时危机。

  被哈尔乔丹打死了十来个。

  即便那时候,哈莉也不认为Guardian 死绝了。

  她猜测在宇宙某个隐秘角落,古老马尔图斯人修建了一个隐秘的“祖宅”。

  三十亿年前,Guardian 的母星是马尔图斯planet 。

  现在Guardian 却把家搬到欧阿,女性小蓝人去了扎马伦。

  马尔图斯星哪去了?

  “新人老人,有区别吗?”哈尔也不太确定Guardian 的身份。

  他们连名字都没有,也没感情和社交。

  在他眼里,除了甘瑟和赛德,他们都可以用“小蓝人”一个符号来标记。

  哈莉道:“如果卡隆纳的目标是Guardian ,你们只需要盯着Guardian ,就能看到他接下来的行动。

  问题是,卡隆纳会盯上哪里的Guardian ?

  是绿灯Legion 的Guardian ,还是别的什么planet ?”

  如果新来的Guardian 是老人,说明Guardian 族群还算庞大,卡隆纳或许cannot afford to offend “马尔图斯族群”,转而把目光放在绿灯Legion 身上。

  如果新Guardian 刚出生没几年,就被安排到绿灯Legion 任职工作,说明Guardian 族群人口危机严重,或许卡隆纳会看不上绿灯Legion trifling 几个Guardian 。

  甘瑟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会提醒绿灯Legion 的Guardian ,让他们加强防备。”

  哈莉nodded ,“那就这样吧。”

  等灯主们带着各自的Legion 离去,大超喊住也准备回家的哈莉,忧心忡忡道:“若是巴里没被卡隆纳拐走,这样被动等待没问题,可现在巴里急需我们拯救,万一卡隆纳for a nobleman to take revenge, ten years is not too long ,磨剑十年只为一朝报仇,我们也等十年?

  我们能等,巴里能等?

  巴里的fiancee 和朋友,肯定寝食难安、担心非常,我们至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一个保证,一个计划。”

  “你有什么想法?”哈莉问。

  她并非忘了巴里,可目前连胖头的位置也感应不到,她即便想做什么也有心无力。

  “我没想法,但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大超目光灼灼,十分肯定地说。

  “我瞒什么了?”

  “胖头失踪,你不该是这种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的样子。我甚至怀疑你早就猜到卡隆纳能完全克制灯兽宿主,可你却故意把胖头交给约翰。”大超道。

  “你想多了。”哈莉摇头道。

  “不是我想太多,是我太了解你。以你的自信和自负,压根不会把胖头交给别人保护。”大超道。

  百特曼走过来,在两人脸上看了一眼,声音低沉地说道:“今天死了三位英雄,电光快男、三代‘炸弹人’、蝴蝶夫人。

  另外还有15名英雄受伤。

  从天堂山传来消息,只炸弹人身上的功德多过罪孽,另外两位.他们询问是否可以启用‘英雄救赎基金’。”

  哈莉道:“我去天堂山看看,救赎基金也是有领取条件的。”

  “我和你一起,我要送黛娜丝最后一程。”神奇女侠叹道。

  一个小时后,天堂大门外的英雄岛。

  今天是第二次为英雄之魂安排归宿。

  与上次送走杰森时相比,这次场面上显得更正式些。

  不再是基督Divine Idol 的广场,他们来到草头神用white 大理石修建的教堂大厅。

  不过没有明镜高悬,她也没把自己弄成“pretty face 包青天”。

  大家都是熟人,今后还有很大可能经常见面,没必要特意显出身份上的不同,让别人心里不舒服,让场面尴尬。

  就两排沙发,面对面坐着,茶几上还摆了不少魂体可以享用的水果点心——来自天堂山小镇。

  除了哈莉、戴安娜和三名等待安排的英雄之魂,现场还有初代、二代炸弹人。

  他们听到三代炸弹人的消息,特意赶过来接人的。

  哈莉也不打算让他们久等,第一个处理三代炸弹人。

  “阿奇姆,虽然你刚刚牺牲,但我还是得恭喜你。你生前行善积德、恪守正义之道,功勋之丰盛,足以进入真天堂。”

  印度裔米国英雄立即咧嘴笑起来。

  “哈莉,我不后悔,也不难过,为守护正义而死,死得其所。”

  哈莉很想提醒他,今天你单纯是死于池鱼之殃,没任何价值。

  正联既然把灯兽留在正义大厅,自然考虑过敌人来袭的情况。

  他们几乎做了“万全”准备。

  之所以既丢灯兽,还死英雄,除了敌人实力太过诡异,招数出乎他们意料,另一个原因就是卡隆纳来袭的时间太赶巧。

  战斗正好发生在食堂,一部分英雄只是去吃饭,并非正联提前安排的灯兽护卫。

  比如,炸弹人。

  他的能力和《火影忍者》中的迪达拉有点像,能制造并控制炸弹。

  爆炸formidable power 挺强,随便用手摸一下,就能将触碰到的物体变成几十kg TNT当量的炸弹。

  但他这种能力显然不适合保护灯兽。

  连灯兽连核弹都不怕,抢灯兽的人更强,肯定更加不在乎几十斤,顶多几吨当量的TNT爆炸。

  炸弹人就一个来食堂打饭的路人,都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视差魔闪电侠撞成一滩blood mist 。

  反而是蝴蝶夫人与电光快男,一个精通Illusion Technique ,一个速度能达到十倍音速,可以打辅助,被几位大佬选拔来做“灯兽Guardian ”。

  如今算是死得其所。

  “因为你功德足够多,现在的选择也比较多,可以去你信仰的印度神的Divine Kingdom ,也可以去底层天堂,天堂山更是早早为你打开大门。”

  边上的蝴蝶夫人和电光快男都向他投去羡慕的目光。

  这会儿他们已经晓得自己的情况:罪孽远高于功德,需要向哈莉申请英雄基金。

  初代与二代炸弹人则露出欣慰的笑容,“炸弹人”不辱其名,他们后继有人啊!

  阿奇姆几乎没有思考,立即道:“我去天堂山做草头神。”

  他的确有自己的信仰,但他只是个不怎么虔诚的首陀罗,去了湿婆的Divine Domain ,不一定有多美好的结局,至少不如天堂山安逸。

  “嗯,你现在就可以和罗伊、安德鲁离开了。你生前积累的功德也不会浪费,能比别人多领取一份信仰Divine Power 。

  嗯,祝你早日凝成神躯,成为真正的信仰神。”哈莉道。

  这下连初代、二代炸弹人都露出羡慕的表情。

  哈莉对他们草头神不仅不苛刻,反而十分大方,她赚来100份信仰力,至少95份分给了他们,自己留下5份培养天堂War God 的神性。

  奈何草头神太多,Earth 隔三岔五遇到危机,隔三岔五死英雄。

  哪怕哈莉努力开拓“天堂War God 信仰”的业务,也粥多僧更多。

  如今的天堂山,即便最早上山的里奇和氪星指挥官菲奥拉,都没铸造出完整的神躯。

  阿奇姆多领一份“工资”,等于他“毕业时间”只有普通草头神的一半。

  “我不急.”阿奇姆看了眼蝴蝶夫人与电光快男,“大家一起来的,也一起离开。”

  哈莉frowned ,你能去天堂,他们却不一定了。

  等会儿你欢欢乐乐去天堂山享福,他们惨嚎着下地狱,场面多尴尬呀!

  蝴蝶夫人挪动几下屁股,坐到哈莉对面,眼巴巴看着她道:“哈莉,我为正义事业流过血,还在保护灯兽过程中牺牲了性命,能不能申请英雄救赎基金?”

  “哈莉,我曾经是个混蛋,我承认。但我已经改过自新,这两年,我至少拯救了两百条人命啊!”电光快男也面带哀求说道。

  哈莉叹道:“规矩摆在那,一旦破例,它便失去存在的意义。我早前对you all person 公开的规定是,申请救赎基金罪孽不能——”

  她瞥了边上吃瓜的三位炸弹人,改为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免得大家面上难堪。

  “黛娜丝,你的罪孽高达12万,超过标准线好几万,所以无法申请救赎基金。”

  “oh,不~~”蝴蝶夫人绝望哀嚎,瘫在戴安娜怀里。

  “快男,功过相抵后,你的罪孽为23万,是标准线的两倍多。差这么多,没办法通融啊!”

  “impossible ,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罪孽?”电光快男激动yelled 。

  哈莉frowned :“罪孽值来自白银城数据库,肯定没问题。”

  “我不信,我想知道原因。”快男扭曲着脸喊道。

  “在成为英雄之前,你嗨飞过,乱搞过,还在街头捅死过人,却把罪行嫁祸给了同伴——”

  快男尴尬又焦急地打断她,道:“那时我年轻,不懂事,后来我感悟英雄的正义理念,早已改过自新,我救了231个人,我记得很清楚。”

  初代、二代炸弹人看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少了些同情,多了点冷淡。

  “可你后来成为英雄后,罪孽并没减少。”

  “我发誓,成为英雄后,再没做过一件犯罪之事。”快男举起right hand 赌咒道。

  “犯罪和罪孽并不能画等号。”哈莉转向一边皱眉倾听的三代炸弹人,“阿奇姆也犯过罪,他偷窃,抢劫,也炸死过人。”

  阿奇姆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哈莉paused ,继续道:“但阿奇姆不仅没有罪孽,反而收获大量功德。

  他出身低微,还父母早亡,5岁流浪街头,不抢、不偷很难活命。

  可无论他多么饥饿,都没抢过同伴的食物,到手的东西反而会分给比他更瘦小、更年幼的child 。

  他杀人且没有伏法认罪。

  可被他杀死的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他是为了保护同伴。

  而且他还懂得忏悔,他为自己的行为不耻、不安,经常向Spiritual God 祷告。

  虽然是印度神,忏悔的效果不变。

  有能力赚钱养活自己后,他便不再犯罪。

  哪怕阿奇姆不做英雄,他也能上天堂。”

  初代、二代炸弹人看三代炸弹人的目光重新变得温和。

  快男pale face 道:“成为英雄后,我犯过什么错?”

  “罪孽出于言行,说了些什么,也会为自己带来罪孽。你喜欢在网上发表各类评论,是个网络名人,你的言辞影响巨大。”

  “可我没说什么坏话呀。”快男委屈道。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你觉得不是坏话,但可能已经伤害了别人。

  比如,你点赞并转发了一条‘人不该太懒惰,没钱没工作难道不能想办法出租闲置的房子,或者开车出去跑滴滴’的评论,一共收获500点罪孽。

  类似的事每天来一回,你还觉得现在的罪孽值有问题吗?”

  快男张大嘴巴,好半天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我只是如果连转发点赞都500罪孽,那发表评论的专家本人呢?”

  “你转发点赞获500罪孽,他大概跟着增加5到50点,你想想他凭一条评论能得到多少罪孽?”哈莉道。

  “偶买噶,according to what you said ,专家们不得都下地狱?”快男cry out in surprise 。

  哈莉nodded and said :“搞金融的,当专家的,玩政治的,都是下地狱的主力军。”

  “即便我说错了,也不至于500罪孽吧?”快男不解道。

  “你不是说错话,也不止是无知,你犯了七原罪之首的‘傲慢’之罪。”

  “可是.”

  哈莉摆手打断他,不耐烦道:“来自白银城的数据不会骗人,也不容辩驳。

  即便我觉得你无罪也没用,审判者是基督,我就一个传话的。”

  说完她又把目光对准蝴蝶夫人,“黛娜丝,你对自己的罪孽值,有什么疑问?”

  “我”黛娜丝表情犹豫,她也觉得自己罪不至此,但哈莉刚说了,上帝定的罪,没人能反驳。

  “能不能通融一下?”她可怜巴巴,满脸哀求。

  戴安娜也劝道:“黛娜丝过去或许犯过错,但现在她真的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好人。

  我敢用我father 的名义发誓,如果她没死于意外,正常老死的她能完成自我救赎,直接上天堂。”

  ——你捣什么乱?今天是英雄救赎基金开门营业的日子,第一例就作弊、走后门,之后要怎么办?

  哈莉面上沉默,不动声色,spirit strength 却连上戴安娜,把她骂得狗血淋头。

  戴安娜满脸涨红。

  “嗡~~~”就在这时,教堂外面的广场上,忽然有圣洁白光闪过,又有灵魂降临在“基督广场”。

  接着他们听到外面草头神的惊呼,“shit,你是米诺斯将军?你不是英雄,你怎么来这了?”

  “我是哈莉的朋友……cough cough ,走后门进来的。”米诺斯将军讪said with a smile 。

  哈莉表情木然。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