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51

  第1451章 亚魔卓病毒的本质

  在天堂山又好一顿折腾,回到Earth 时,已然天光大亮。

  虽然不需要睡觉,但出于习惯,哈莉每天晚上都会躺在床上眯一会儿。

  换在其它时候,忙碌了一整晚,她可能回庄园洗个澡,补个小觉。

  可刚刚在天堂岛的发现,让她心里十分好奇,艾维欧Academician 做了什么,竟然让亚魔卓和黑死帝遗毒扯上关系。

  “这两天不要出门,山下的大门也关了。若有客人拜访,不用进门,记下他们要说的事,就让他们回去等我的电话。”

  她还是回了一趟庄园,把赛琳娜和steward 安吉拉喊过来,认真叮嘱了一番。

  “发生了什么事?”安吉拉问道。

  “甘果镇的新闻,你没看?”

  “看了,昨晚就看了,可新闻上也没说清楚发生了什么。”安吉拉道。

  哈莉brows slightly wrinkle ,“今早的新闻呢,planet 日报的早间新闻,白宫的新闻发布会。”

  “没有新闻发布会,planet 日报也没太多甘果镇的新闻。”安吉拉摇头道。

  “你的意思是,现在都”哈莉看了眼时钟,“快上午八点了,你依旧不知道亚魔卓病毒的事?”

  “我连亚魔卓都不知道。”安吉拉道。

  “会不会政府在压新闻?”卡珊德拉说道。

  “伱们别出门,记住,不要外出,也别让外界的任何人或item 进入庄园,至少在我回来之前,你们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在家待着。”哈莉严肃道。

  “亚魔卓病毒这么terrifying ?”赛琳娜惊讶道。

  “连大超和山姆uncle 都扛不住,你说呢?”

  “偶买噶!”安吉拉捂嘴惊呼,“连强大的英雄都被感染,我们ordinary person 岂不非常危险?”

  见她微胖的脸蛋发白,哈莉满意nodded ,“很好,你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

  “哈莉,如果亚魔卓病毒这么厉害,你是不是应该把小豆子喊回来。”艾薇提醒道。

  “小豆子”

  哈莉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小豆子就是“痘神”,曾经的暴君虫。

  “可以试试,不过得先让绿灯侠天花病毒打头阵。”

  “你担心小豆子也扛不住?”这下艾薇也震惊了。

  “普通病毒,小豆子肯定不怕。可亚魔卓病毒疑似浸染了某种邪祟之力,很诡异,还是小心为上。”哈莉道。

  离开庄园后,哈莉没有立即前往大都会,而是先发了条讯息给命运Academician 。

  两人在命运之塔门口见面,然后直接传送到正义大厅。

  “卢瑟,可有什么进展?”

  实验室中,几位科研人员也是一夜没睡,到现在还在紧张忙碌。

  “亚魔卓病毒绝不是普通的生物体。”卢瑟十分肯定地说。

  命运Academician 问道:“它都有哪些不正常的地方?”

  “它几乎无法消灭,任何抗生素都杀不死它,顶多让它活性降低到沉睡。我甚至测试了强酸与强碱,只要环境改变,它依旧可以从休眠中复苏。”卢瑟面色严肃道。

  百特曼道:“我感觉它可以进化出适应酸碱环境的能力。”

  卢瑟看了他一眼,“时间太短,它的进化特性还有待验证。”

  “别忘了,它叫‘亚魔卓病毒’,想想亚魔卓的特性。”百特曼提醒道。

  “这是科学研究,不是在街头寻找嫌疑,一切推论都得以试验结果为基础,找到问题也不是结束,而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可能就在实验过程中。”卢瑟indifferently said 。

  百特曼沉默下来,没去反驳。

  卢瑟继续道:“它还有非常terrifying 的传染性,经过测试,它的感染系数高达4.8!

  主要原因也是它的不死特性。

  普通感冒病毒在脱离人体后,会因为温度、干湿度等环境变化而死亡,亚魔卓病毒即便失活,也会在进入人体后快速复苏。

  最后就是它的危害性。

  这点不用我多说,正联英雄的状态说明了一切。

  它们几乎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凶残、最暴力的病毒。”

  “那些已经亚魔卓化的病人,与亚魔卓有没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哈莉问道。

  “目前还无法验证,不过我猜亚魔卓多多少少能影响到它们,毕竟他们的外观几乎变得和它一模一样。

  唉,时间还是太短了,三四个小时,能出什么成果?”卢瑟道。

  “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已经有三百多人彻底亚魔卓,还有二十多人没挺住mutation 的过程,直接去世。”百特曼facial expression grave 道。

  卢瑟耸耸肩,“我已经把所有的‘万能疫苗’交给总统先生,我问心无愧。”

  哈莉道:“恐怕你的‘卢瑟divine medicine ’也不是万能的。”

  接着她把英雄岛上的见闻与猜想说了一遍。

  卢瑟惊疑道:“putting it that way ,亚魔卓病毒,很可能是魔法生物?”

  “我可以确定,病毒本身并没有魔力波动。”

  哈莉也被亚魔卓病毒感染。

  她任由它们侵蚀自己的细胞,然后开启防御专长,将它们全部消化。

  消化后只是得出一部分古怪的纯物质营养,没有魔力。

  若是有死亡情感之力,她当时便察觉到异常。

  “亚魔卓不携带死亡情感之力,但感染亚魔卓病毒的患者,灵魂却被死亡情感之力污染?”百特曼问道。

  哈莉道:“患者身上携带的魔力,并非纯粹的死亡情感之力。

  它更像黑死帝的Death Power ,对Earth 生命system 的污染。”

  她转向命运Academician ,问道:“肯特,我说的对不对?”

  命运Academician hesitantly said :“给我点时间,我需要亲自研究亚魔卓病毒,以及亚魔卓化的患者。”

  哈莉留在正义大厅,一边等待“守株待兔计划”的进展,一边也加入科研battallion ,帮助他们研究亚魔卓病毒。

  命运Academician 不仅自己搞研究,还把命运之塔搬到正义大厅上空,唤来七八位魔法Great Grandmaster 。

  等到傍晚莱恩将军过来打听消息时,他们已经初步弄明白亚魔卓病毒的本质。

  “亚魔卓病毒是个媒介,或者说,是一种Catalyst ,它之所以如此恐怖,主要原因是它激活了Earth 人身上的‘黑死帝癌细胞’。”哈莉叹道。

  “我们身上有黑死帝的癌细胞?”露易丝惊讶道。

  莱恩将军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宇宙名记女儿也跟了过来。

  不过,她这次没走老爹的门路。

  对露易丝而言,来正联总部也不需要走后门。

  是哈莉特意请她来给“卢瑟救世科研小组”做专访的。

  也因为带着目的,特意请她过来的,哈莉对她的问题很有耐心,“黑死帝癌细胞是一种比喻。

  我记得你的第一个普利策新闻奖,是报道了一家化工企业排放的污水,对周围民众生活的影响。”

  露易丝瞥了正襟危坐的卢瑟一眼,“没错,那是莱克斯化工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工厂。

  不仅有污水,还排放大量有poison qi 体。

  小镇下的雨,都是灰purple 的,带着酸性的臭味。

  很多居民因此患上皮肤癌。”

  卢瑟严肃道:“每棵大树上都有蛀虫,每家公司都有渎职的manager ,莱克斯化工部门的总经理早已被我撤职,并依法送入监狱。”

  露易丝张嘴想要嘲讽。

  哈莉摆摆手,“我只是举个你容易理解的例子,别把话题扯得太远。

  化工厂的污水和废气,接触到居民的皮肤,或者被他们吸入肺里、随自来水system 喝进肚子里,里面的有害物质引发人体细胞癌变,从而患上癌症。

  黑死帝之力对活人的伤害,要比化工厂的有毒化学物质高一万倍不止。

  当至黑之夜降临,尤其是黑死帝本尊降临Earth ,祂的黑灯大军——数百亿的黑灯活尸,数百颗黑灯planet ,祂和它们携带了数量恐怖的Power of Darkness 。

  而且黑死帝多次被击毁fleshy body 。

  黑灯活尸和黑灯planet 也粉身碎骨,落在地面。

  那一天,地表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黑Death Power 携带物。

  Earth 就像卢瑟工厂边上的居民。

  Earth 上的活人更脆弱,犹如化工厂排水沟里的蝌蚪。

  Earth 的死亡system 为腐朽之黑,它的能级远低于黑死帝。

  于是,Earth 的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system 出现癌变。”

  命运Academician 纠正道:“腐朽之黑不如黑死帝是肯定的,但也不像你想的那么不堪。事实上,腐朽之黑的能级和你差不多,都是Lord God Realm 界。”

  “有这么强?”哈莉惊讶道。

  命运Academician 郑重nodded ,“黑死帝固然能影响腐朽之黑,可若是有一天,腐朽之黑失控,它能感染整个宇宙。”

  哈莉随意laughed ,indifferent expression ,继续道:“Earth 死亡system 癌变,生出癌细胞,Earth 上的活人也生出‘黑死帝癌细胞’。”

  “你不是说我们人类脆弱如化工废水沟里的蝌蚪吗?”露易丝疑惑道。

  哈莉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命运Academician 的golden 头盔。

  “除了躲在我胃袋维度里的人,当时待在Earth 上的活人本该全部死在那场浩劫中,直接腐烂成尸骸,犹如落入化工废水沟里的蝌蚪。

  他们没死不是他们life force 强大,只因为在人类之上,还有一套生命system 网络。

  万物之力在保护Earth 的植物,众生之红保护了Earth 上的活人。

  它们把植物和动物身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黑死帝癌物质’转移到代表Earth 死亡system 的腐朽之黑,我们才看似毫无影响。

  可腐朽之黑自身不如黑死帝,原本就遭受重创。

  如此之多的癌物质,让它濒临崩溃,生出了肿瘤。

  存在之灵化身白灯重归Earth 的天命,就是替Earth 切除肿瘤,让Earth 的生命system 恢复正常。”

  直到今天,哈莉才直观感受到秩序神系和纳布王对人类的贡献。

  无论祂们建立Earth 生命议会、元素议会之初有没有携带私心,祂们的行为都在事实上守护了整个Earth 文明。

  纳布王很屌,天天以‘人类最高代表’的身份自居。

  可祂确实有这个资格.至少在哈莉出现之前,纳布就是Earth 人的顶梁柱。

  也难怪人类的Spiritual God 法师都愿意加入秩序神系,心甘情愿做纳布的靴子、手套、裤衩.

  哈莉脸上的表情,被命运Academician 看在眼里,他头上的golden 头盔闪烁了几下。

  肯特似乎在头盔上接收到愉悦的情绪。

  哈莉叹道:“此时的腐朽之黑,犹如衰竭的肾脏,无法消化Earth 上所有的癌物质,Earth 上每个人身上都残留一部分‘黑死帝癌细胞’。

  亚魔卓病毒很诡异,恰好将那些癌细胞激活了。

  所以,有一部分人死后灵魂被污染,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和至黑之夜时一样,等待Life and Death 恢复平衡。

  等白灯完成天命。

  另一部分人在至黑之夜期间躲在‘诺亚方舟’上,沾染到的黑死帝癌物质极少,即便死了,灵魂也没被污染,他们可以正常死亡,去天堂地狱,或者消散在灵薄狱。”

  露易丝愣了好一会儿,才消化完这些信息。

  “亚魔卓病毒为何能激活‘黑死帝癌细胞’?患者的亚魔卓化,是黑死帝癌细胞的效果吗?”她问道。

  哈莉伸手指向卢瑟,道:“科学方面的研究,你问他。”

  卢瑟清了清嗓子,整理一下领带,面对摄像镜头,严肃道:“我怀疑艾维欧Academician 在绝望中发了疯。”

  莱恩将军hearing this ,立即侧头瞥了眼哈莉。

  昨天晚上他说艾维欧Academician 发疯,把自己改造成了亚魔卓。

  等凌晨时分从“米诺斯二世”那拿到录像,哈莉百分百确定艾维欧很清醒,很理智,他变成亚魔卓,纯粹源自一场实验事故。

  卢瑟说道:“军方交给艾维欧的任务,是研发不需要寄生活人的‘改进版欧麦克粒子’,也即是亚魔卓粒子。

  如果他能成功,军方能量产具有欧麦克能力的仿生机器人。

  不说称霸宇宙,至少能在不依靠超级英雄和银河上将的前提下,在高等文明跟前赢得敬重和话语权。”

  莱恩将军递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这家伙虽然是个恶棍,但觉悟很高嘛。

  “可惜,文明之发展,没有捷径可走。连我这个‘宇宙最聪明之人’都不敢轻易触碰的领域,不是几个盲目愚蠢的凡人能掌控的。”

  “卢瑟,你废话太多。”莱恩将军语带不满地说。

  卢瑟瞥了他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艾维欧Academician 始终无法找到加载量子基因的‘纯无机物载体’,于是另辟蹊径,打算研究‘有机生命载体’。

  简单来说,欧麦克是‘纳米载体+活人宿主’,物质与生命的组合。

  军方想要‘纳米载体+机械宿主’,物质与物质的组合。

  艾维欧办不到。

  或许Universe Principle 的缘故,量子灵魂的反应中,必须活体生命get involved 。

  大概艾维欧Academician 最后也想明白了这点,他开始悄悄尝试另一种物质与生命的组合,‘活体载体+机械宿主’。

  机械宿主就是仿生机器人,量子灵魂的载体,则是活着的生命——亚魔卓病毒。”

  “偶买噶!”露易丝cried out in surprise ,“艾维欧竟然异想天开,以病原体为量子基因的载体,还成功了?”

  “不,他失败了,不能被控制的力量,都是失败的。他不仅失败,还是个疯子。

  用脚指甲都能想明白,病毒远比纳米粒子更危险,更不可控,可他义无反顾地做了。

  做就做了,他还坐在实验台边上吃汉堡、打瞌睡。”

  卢瑟shook the head ,“正常人压根做不出这么疯狂的事。”

  “艾维欧Academician 设计的载体,不一定是病原体。”星辰实验室的凯瑟琳补充说道:“应该是艾维欧选择的生物细胞,在失控mutation 之后,才成为具有强大传染性、侵蚀性的亚魔卓病毒。”

  莱恩将军恍然道:“难怪被感染的患者会亚魔卓化,原来病毒即是量子灵魂的载体。被病毒感染,equivalent to 成为亚魔卓的宿主。

  不过,艾维欧Academician 到底选了什么细胞作为载体,竟能与黑死帝——”

  问题说了一半,他表情一凝,“那个疯子,该不会是从黑灯活尸上取的样本吧?

  偶买噶,可能还不是活尸,而是黑死帝本尊。

  至黑之夜中,我们军方曾搜集到部分黑死帝的残骸。”

  卢瑟frowned :“虽然没确凿证据,但既然你们储存了黑死帝残骸的样本,说不得艾维欧Academician 真是那么做的。

  若不考虑其中的风险,他的想法还蛮有创造性的。”

  “哪是什么创造性,这是疯子的疯狂行为,任何脑子正常的人,will not 去碰黑灯活尸。”露易丝连连摇头。

  莱恩将军表情尴尬,这是把他一块儿骂了呀。

  军方不仅碰了,还主动搜集黑死帝残骸提供给艾维欧Academician 研究.

  “既然找到原因,可有解决之道?”他问道。

  卢瑟道:“大概三天内,初代亚魔卓疫苗能研发出来。”

  “很好,不过还是请大家尽量加快速度。”莱恩将军明显sighed in relief ,“今天又出现了3400例感染者,感染范围已经蔓延到大都会XC区。”

  哈莉盯着他道:“疫苗固然重要,但防疫更不可或缺。

  如果把病毒锁死在一定范围内,哪怕没有疫苗,最终也能平息疫情。

  你们若是毫无作为,导致亚魔卓病毒扩散开,让several millions 甚至更多人被感染,哪怕疫苗研发出来,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满足所需。”

  百特曼said solemnly :“事实上,初代疫苗无法大规模普及,成本太高,生产异常复杂。”

  “嗯,我明白了。”莱恩将军nodded ,承诺道:“我会将这些话传达给总统先生的。”

  哈莉frowned :“从昨晚甘果镇实验事故开始,一直到今天傍晚,从电视报纸到互联网,整个米国完全一副歌舞升平、海清河晏的太平盛世,没有半点紧张气氛,也没任何与亚魔卓病毒相关的新闻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接着她又转向露易丝,“还有你,身为宇宙名记,你的职业操守呢?为什么连planet 日报都在压新闻?”

  “我,我不知道呀。”

  露易丝愣了愣,疑惑looked towards father ,他表情凝重,眼神却在闪烁。

  “你老公感染亚魔卓病毒,差点死掉,你怎么会不知道?”

  哈莉很不满,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

  露易丝连忙道:“我知道亚魔卓病毒,但我不晓得媒体回避亚魔卓病毒的事。”

  她迟疑着扫视周围一圈,“如你所说,我丈夫感染病毒,性命垂危,我哪还有心思去上班?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隔壁观察室守护着他。”

  哈莉定睛看去,她的神情的确很憔悴,眼眶两个大大的dark circles 。

  “现在明白喊你过来做专访的原因了?”她语气缓和了很多。

  莱恩将军面露急色,“先不急,哈莉我们单独谈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