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55

  第1455章 哈莉的plot against

  “扑通扑通扑通.”

  痘神钻进鼻孔后,大超便羊癫疯发作似的,肌肉抽搐,身体硬邦邦地在床板上上下小幅度跳动,嘴角、鼻孔、眼眶五个孔,流出粘稠发臭的褐色液体。

  虽然看着恶心且恐怖,他体表的亚魔卓化特征却在缓慢消失。

  嗯,速度很慢,不如之前卢瑟万能spiritual medicine 刚使用时效果明显。

  “我主,我已经战胜了亚魔卓病毒。”

  一个声音从大超心口传出,充满喜悦与自豪。

  哈莉先sighed in relief ,至少自家小弟没被亚魔卓一波淹没。

  接着她又问道:“你分裂出消灭亚魔卓病毒的抗体病毒了?”

  “不,我把亚魔卓病毒吞噬了。”小豆子道。

  哈莉frowned :“这有什么用?你有我的Divine Power 赐福,还有恐惧本源,消化亚魔卓病毒不算奇怪,可我要的不是这个。”

  她能消化亚魔卓病毒,她的几位神眷者戴安娜、海王、黛娜,只要开启哈莉路亚,也不用害怕亚魔卓病毒侵入体内。

  病毒进入他们体内,只能沦为食物。

  为了帮小豆子成就“痘神之位”,哈莉也在它身上投入大量资源,小豆子能吃掉亚魔卓病毒也算意料之内的事。

  问题是,哈莉不仅希望小豆子治好大超的病症,她更希望小豆子能在亚魔卓病毒的攻击下,进化出能消灭亚魔卓病毒的新病毒。

  小豆子原名暴君虫,它和天花灯侠不一样。

  天花灯侠单纯就是天花病毒。

  暴君虫被创造出来的原因,是它能无限进化。

  根据环境不同,生成对应的致死病毒。

  天花只是病毒的一种,暴君虫却能在对应的环境中生成无数种病毒。

  “你能不能分裂出一种只杀死亚魔卓病毒,却对人体完全无害的变异体?”哈莉问道。

  小豆子道:“我主,无论伱想要什么功能的病毒,我都能进化出来。

  但有个前提,我不能凭空进化,你得给我提供相应的环境。

  比如,你若想杀死全部Earth 人,就用Earth 人体内的最强抗体消灭我。

  我的分裂子体在抗体环境中一代代消亡,但最终一定会留下一部分变异体病毒。

  它们能从不同方面对抗Earth 人身体的免疫system 。

  我会汲取那些病毒的优势基因,合成Earth 人完全无法抵抗的新病毒。

  如此,就能轻松灭亡一个种族。”

  “你在进化的过程中,不会被抗体彻底杀死吗?”卢瑟忍不住问道。

  “无限进化是我的特性。”小豆子简单道。

  “超越极限太多,它肯定会死。当初培养它的文明,只是一步步增加抗体的强度,给它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进化。”哈莉道。

  百特曼问道:“小豆子,你现在无法进化,是不是因为亚魔卓病毒没有把你当成入侵者,没有主动攻击你?”

  “亚魔卓病毒自身也是入侵者,被超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排斥。至少目前来说,它还没对我出手。”小豆子道。

  小豆子的进化之路,和哈莉的防御专长很相似,都是被什么迫害,就对什么产生抗性。

  好吧,所有的进化之路,都是对不利环境的抗争。

  唯独哈莉是迫害“不利环境”(吞噬代表不利环境的能量)。

  要进化出火抗,得经过火焰煅烤,从没见过火焰的seabed 生物,即便单体生命基因突变,也进化不出族群性质的高火抗性。

  百特曼眸light flashed ,立即道:“超人刚被感染,还没完全亚魔卓化。

  如果把你放入完全亚魔卓化患者的体内,他的免疫system 几乎被亚魔卓病毒取代,一定会反抗你的入侵。

  那时候,亚魔卓病毒就是亚魔卓的抗体,你应该能进化出针对它的病毒形态吧?”

  卢瑟惊疑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的反应速度,似乎比他还快一丢丢。

  他刚才也想到完全亚魔卓化的患者,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

  小豆子想了想,说道:“如果亚魔卓化的患者已经从内到外完成亚魔卓改造,你说的还真有可能。

  无论如何,我都愿意试一试,试过后才能知道结果。”

  “先别急。”哈莉摆手道:“你只是病毒,不是疫苗,病毒以破坏为主。

  即便破坏了亚魔卓体内的‘亚魔卓免疫system ’,它也不一定变回人类,很大可能直接死掉。

  也即是说,你会成为杀死亚魔卓的病毒,而非我们期待的疫苗。”

  感染亚魔卓病毒后,并不一定会死。

  病毒更像一种强制进化的改造药剂,让感染者完成从人类到亚魔卓的转变。

  卢瑟赞同道:“没错,还没亚魔卓化的患者,他是人类,杀死人类体内的亚魔卓病毒,是治病。

  已经亚魔卓化的患者,它不再是人,而成了亚魔卓。

  杀掉它体内的亚魔卓病毒,等于杀掉它本身,可它也是另一种形态的病人。

  除非我们彻底放弃所有亚魔卓化的患者。”

  百特曼said solemnly :“你们说的我也明白,只不过现在不立即拯救还未亚魔卓化的患者,他们会快速变成亚魔卓。

  让小豆子进化出杀死亚魔卓病毒的‘杀手病毒’,先治好病情不严重的患者。

  彻底亚魔卓化的患者现在没死,短时间内will not 死,可以慢慢研究解药。”

  哈莉点nodded ,“我只是提醒你们一句,注意把亚魔卓和亚魔卓患者区分开,他们几乎成了两个种族。”

  见他们谈完了,莱恩将军才插话道:“哈莉,超人recover completely 了。”

  哈莉看了眼大超,“他这次伤筋动骨,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不能立即出去帮你维持城市治安。”

  莱恩将军道:“我的意思是,在小豆子进化之前,先把特斯拉先生也治好。

  对了,还有我女儿露易丝,我外孙乔纳森唔,我亲家母和他们一家住在一起,八成也被感染了。”

  “莱恩将军,还有特拉斯小姐,以及几十位议员与将军等待救援。”边上穿防护服白宫官员说道。

  哈莉还没说话,百特曼就coldly said :“完成进化之前,小豆子谁也不救。”

  莱恩将军不去看他,只把目光钉在哈莉脸上。

  哈莉耸耸肩,“听专家的话。”

  莱恩将军怔了怔,“卢瑟,你是专家组的组长。”

  卢瑟耸耸肩,“这里是正义联盟。”

  他不一定是害怕耽误时间,影响更多民众的救治,但他肯定对救特斯拉父女没多大兴趣。

  之前特斯拉小姐还当众叫嚣,说他暗中使坏呢。

  至于那些军政要员,他被关在史崔克岛监狱的时候,只有哈莉帮他,他们全都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对他的财产和技术巧取豪夺。

  他们若全部死了,换上一批新人,卢瑟只会高兴,不会有半点感伤。

  白宫沦陷后,Deputy Commander 立即代替失去工作能力的特斯拉Great Commander 。

  在傍晚,再次确定痘神无法短时间内完成进化后,他无可奈何地承认了“未知病毒”已经进入米国的事实。

  他的话很有技巧。

  首先,病毒是未知的。

  既然白宫也不晓得它是什么,白宫也肯定与它无关。

  其次,未知病毒是“进入”米国的,而非诞生在米国。

  当然,以上的话,他都没明说,未来也不会被打脸。

  Deputy Commander 也无奈。

  他压根不想at this time 承担统领之责。

  这个时候就真的只有责任,没多大权力,更没多少好处可捞。

  甚至因为需要常驻白宫,住在亚魔卓病毒肆掠的大都会,他可能面临死亡的危机。

  “哈莉,痘神大人还没完成进化吗?”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他再次拨通哈莉的电话唔,也不对,哈莉嫌他烦人,已经把他拉黑了,他这会儿以统领专线,拨打正联总部的座机电话。

  “迈克尔,你一个小时前,刚给我打过电话。”哈莉said ill-humoredly 。

  “是吗?”Deputy Commander 先生苦said with a smile :“刚才的白宫新闻直播,你看了没?我也没办法,亚魔卓病毒必须被控制,患者必须尽早治愈,不然米国就完蛋了。”

  “你催我有用吗?”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我不是催你,和你说说话,我心里才踏实。”

  哈莉直接挂断了电话,并转头对拿电话过来的黛娜道:“别再让那个糟old fogey 骚扰我。”

  黛娜满脸愁容,“其实我也心急如焚,刚刚新的数据已经汇总过来,现在只华盛顿州,就出现足足50万感染者,明天至少翻一倍。

  即便fast as lightning 侠,他能忙得过来,可没地方安置那么多病人啊!”

  “所以呢?”哈莉神色平静,毫无反应。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告诉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黛娜叹道。

  “我需要你来告诉我?四天前,我第一次建议莱恩将军封城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今日的情景”

  卢瑟小跑过来,隔着老远就招手喊道:“哈莉,你快过来,小豆子的进化实验结束了。”

  “这么快?”哈莉惊讶道。

  “成功了?”黛娜大喜。

  周围听到他们说话的英雄、政府幕僚、医生、研究员,全都面露喜色。

  “失败了。”卢瑟道。

  “啊~~~”

  “情况有点特殊,失败不是小豆子不努力,是——唉,你们过来听它说吧。

  “原来我的无限进化也有极限。“小豆子像firefly 一样,悬浮在哈莉跟前,叹气道:“在‘亚魔卓’体内,亚魔卓病毒的确像是它的免疫system ,想要将我消灭。

  如果我没有主的力量,即便我是黄灯侠,也顶不住它们的侵袭。

  如果是正常情况,我会在它们的攻击中不停繁衍,繁衍一代又一代新形态的病毒,直到最终全部存活下来的,并backlash 对方。

  this time ,我也在不停繁殖。

  依靠主赐予我的吞食之力,我繁衍的速度比往日更快,数量也更多。

  我的繁殖体发生了无数次变异,全都抵抗不住亚魔卓病毒高等Death Power 的侵蚀。”

  它没参加至黑之夜的大战,原本不晓得黑死帝之力。

  不过进化的过程中,蝙蝠侠、卢瑟、命运Academician 一直围在边上为其提供技术指导,它才明白亚魔卓病毒来自黑死帝尸骸。

  “如果消除黑死帝对生命的‘癌变’影响,你就能完成进化?”哈莉问道。

  “应该是。”小豆子道。

  “所以,绕来绕去,最终解决问题的答案还在白灯?”百特曼frowned :“等白灯完成天命,清洗干净黑死帝堕落之力对Earth Life and Death system 的污染,亚魔卓病毒的死亡特性就会消失。

  那时候,小豆子就能完成进化,是这样吗,肯特?”

  命运Academician gently nodded ,“我们得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帮助白灯尽快完成天命了。”

  “黛娜,你能联系到波士顿吗?如果方便的话,最好让他亲自过来一趟。”哈莉道。

  “抱歉,哈莉,我现在实在不太方便去找你,我和我外公在一起。嗯,这时候正在5号州际公路上。”

  哈莉甚至能听到话筒中传出的hu hu 风声,显然对面正在高速移动中。

  听机器轰鸣的声音,似乎还是摩托车?

  “电话里说话,方便吗?或者,你稍等片刻,我找机会停车,抽空过来一趟?”他问道。

  “不用了,我去找你,你先把摩托车靠边停了。”

  哈莉说完也不挂断电话,就对着目标点,开启黄灯Transmission Gate ,一步踏出,来到视野辽阔的戈壁公路。

  “活人”波士顿穿着机车服,戴着头盔,身下一辆偏三轮摩托车。

  他自己骑在主驾驶位上,边上盒子里坐着个同款衣着打扮的老人。

  老人鹤发鸡皮,身子像晒干的扁豆,曲缩成一团,现在十分苍老,也很瘦小。

  不过,老外公脸上挂着梦回青春的开心笑容,甚至在疾驰中笑出声。

  “吱——”摩托车在马路边停下,停在哈莉边上。

  “偶买噶,真的是奎茵小姐,波士顿you brat 没吹牛,你真的认识这种great character 啊!”

  老外公看到哈莉后十分激动,颤巍巍站起身,先使劲拍打外孙的手臂,才老脸笑出一朵菊花,和哈莉打招呼。

  哈莉也耐心和他谈了一会儿“死人”波士顿的故事,对波士顿好一顿夸赞,乐得old fogey 见牙不见眼唔,old man 不剩几颗牙齿了,笑起来既见不到眼睛,也看不到牙齿。

  说了四五分钟,old m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连忙表示自己不要紧,他们有major event 的话,可以马上离开。

  “不用了,我找波士顿打听个事儿,说完了就离开,不会耽误你们的旅程。”

  哈莉笑着用黄灯能量具现了一个透明的小亭子,把摩托车连同老人罩了进去,阻挡外面的风尘和太阳。

  然后才和跳下摩托车的波士顿走到边上。

  “哈莉,谢谢。”波士顿也有些激动。

  “谢什么?”哈莉奇怪道。

  波士顿道:“你和我外公唠叨了好一会儿他真的很高兴,也很为我自豪。”

  ——听他唠叨却没露出不耐与敷衍之色,面带微笑,表情真诚,十分友好。

  他没把这些话说出来,也没再坚持感谢哈莉,只是心里热乎乎地问道:“哈莉,你找我做什么?”

  “你为什么在这儿?”哈莉疑惑反问道:“我不是说你不该陪伴自己的老外公,老人家看到你这么开心,你就该多陪陪他。

  不过,现在你不是在忙白灯之天命吗?”

  波士顿神色复杂地抬起right hand ,指着手指上的白灯戒指道:“这就是白灯给我的天命。”

  “你是说,白灯让你来陪你外公骑摩托?为什么?”哈莉惊讶道。

  “它想让我感受生命的意义,之所以骑摩托,是因为我外公和我一样,也是一名特技演员,他是摩托车手。”

  波士顿苦涩道:“你知道吗,我已经有20年没见过我外公,可见面的第一眼,他就认出了我。”

  他偏过头,抹去眼角的泪水,“他一直在等我,一直期盼能见我一面,可我我真是个混球,我做错了太多,也错过了太多。

  现在我很开心,很庆幸,很感激存在之灵给了我弥补过错的机会。”

  哈莉等他情绪稍微平复,才问道:“如果感受生命之真谛是白灯给你的天命,这天命对它的意义是什么?”

  “灯戒在充能。”波士顿揉了揉眼睛,说道:“你听不见,但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灯戒传来的声音。

  比如刚刚,‘灯戒充能65%’的声音直接出现在我脑海。”

  “你是说,它在学黑灯,激发你的情感,吸收你的情感能量?”哈莉惊讶道。

  波士顿frowned :“和黑灯不一样吧,黑灯——”

  “好吧,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他叹道。

  他对白灯只有感激和敬重,和对黑灯的厌恶与恐惧完全不同,潜意识里不希望用黑灯来和白灯类比。

  “如果情感能量达到100%,会发生什么?”哈莉问道。

  波士顿语气不确定地说:“或许,它能激发一道生命光波,洗涤Earth 上的黑灯污秽?”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地点nodded ,又问道:“只有你在为灯戒提供情感能量,还是所有天命之人的天命,都在为它提供情感能量?”

  波士顿抠了抠后脑勺,hesitantly said :“我也not quite clear ,我无法分辨情感数值的上涨,是来自我,或者别人。

  哎,我现在依旧没能掌控这枚戒指。

  不过,我可以确定一点,是我的情感开启了灯戒吸收情感能量的进程。”

  “激活灯戒的情感吸收功能后,你可曾有过愤怒、贪婪?这些情感,不应该诞生在你和老外公的相处过程中吧?”哈莉道。

  “不,哈莉,你理解错了,黑灯才会吸收七种情感合成white light ,白灯直接吸收我们对生命的爱与眷顾。可以说,我们对生命的一切情感,对它都是养料。”

  “喔~~”哈莉幡然醒悟,“你说得对,我搞错了,白灯就是生命之情感,七灯合一反而low了。”

  “现在能量进度是65%,大概什么时候100%?你能感受到它的提升速度吧,估算一下。”她又道。

  “不太好说,我用了小half a month 才65%,速度也越来越慢。”波士顿道。

  哈莉brows tightly frowns ,亚魔卓病毒可没法再等half a month 。

  ——莫不是存在之灵在作妖?故意拖延进度,让她和正联心急如焚,无可奈何?

  心里这么想,哈莉却没出声质问。

  波士顿worriedly said :“是不是太慢了?亚魔卓病毒.”

  哈莉sighed then said 道:“我不瞒你,这次来找你,就因为我们在亚魔卓疫苗的研发上遇到了问题。

  亚魔卓病毒来自黑死帝残骸上的细胞,只有彻底祛除黑死帝之遗毒,才能让我的属神完成进化.”

  哈莉把他们遇到的困难,以及对白灯天命的期待,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没有任何隐瞒。

  一边说,她还一边悄悄用眼睛盯着波士顿的表情,用spirit strength 牢牢锁定他手上的白灯戒指,看“他”和它有没有偷笑。

  波士顿脸上忧色更重,甚至有些站立不安、焦急难耐。

  白灯戒指上没有检测到Spiritual Fluctuation ,它也没得意地闪烁white light 。

  但哈莉敢用自己的信誉保证,存在之灵那个王八蛋一定在偷着乐。

  她这么想的原因也简单。

  换成她是存在之灵,她也会故意拖慢天命的完成进度,然后happily 看着“Demoness 哈莉”和正联英雄束手无策、痛苦万分,揪掉了头发,也解决不了问题。

  心里想了很多,还悄悄骂了几百句,却不影响哈莉脸上的表情变化:很迟疑,很不舍得,却咬咬牙,犹豫逐渐化为坚定。

  ”Ai, 没办法,指望不上白灯,我只能再大出血一次啦。”她说。

  “你要做什么?”波士顿立即问道。

  哈莉道:“你有没有发现,虽然Earth 上的人被污染,Earth 的Life and Death 法则被污染,但Earth 本身却干干净净。”

  “是吗?”

  哈莉道:“Earth 是我的神眷者,我给了盖亚equivalent to 几百个魔君的‘哈莉Divine Power ’。”

  波士顿恍然,“喔,这个我知道,至黑之夜中,黑灯大超疯狂撞击地壳,想要爆星。可Earth 都被撞脱轨了,飞到几百万公里之外,也没裂开一道缝隙。

  天上若有大块陨石落下,别说灭世,甚至无法毁灭一座城市。”

  哈莉道:“Earth 是硬件,Earth 法则是操作system ,只要我再拿出一批Divine Power ,让腐朽之黑成为我的神眷者,或者,干脆让Earth 法则神都做我的神眷者,危机自动解除。”

  波士顿眼睛一亮,赞道:“好主意!”

  哈莉却不怎么高兴,苦said with a smile :“代价太大了,我真不想这么做唉,算了,我回去了。”

  离开前,她似是想起什么,又回头走到老外公边上,和他道了别,轻轻在他后背拍了一下。

  “见面就是缘分,我放了一张‘英雄岛直升卡’在你外公身上,保证他死后去英雄岛。

  when the time comes 根据他的功德和自身意愿,为他选择未来。

  你现在可以抛弃担忧,和他尽情享受生活了。”她悄悄向波士顿sound transmission 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