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61

  第1461章 赌博

  “亚力克的妻子艾比,也是你的朋友吧?”命运Academician 问道。

  “腐国与她有关?”

  “她本该接受腐朽之黑的力量,成为腐朽之黑的人间化身。”肯特道。

  “这我知道,可成为朽亡之神并非她的愿望。她只是个普通女人,也只想做个普通女人。”哈莉道。

  肯特叹道:“上天安排的命运,凡人从来involuntarily 。

  她与腐朽之黑的契合度极高,是命中注定的腐朽之黑化身。

  除了她之外,最近several decades 再没出现一位合格的朽亡innate talent 者。

  在她诞生之前,腐朽之黑的化身已经空缺了将近20年。

  如果亚力克·霍兰德就此‘树木化’,他和艾比的缘分也到此结束。

  他加入树木议会,成为一棵失去凡人情感的树人。

  艾比回归腐朽之黑,成为朽亡之力的controller 。

  新的沼泽monster 人选已经出现,很快就能归位。

  等动物侠的女儿马可欣成为‘众生之红’,Life Power 达成平衡,Earth 生命system 将达到最稳定也最强大的状态。

  相反,如果万物之绿、众生之红、腐朽之黑失衡,生命system 运转出现故障,一定会引发大危机。”

  “缺少腐朽之黑的化身,会导致你之前说的‘腐国降临’?”哈莉道。

  “腐朽之黑的力量失控,从法则海溢出,倾泻到物质界,造成植物腐烂,牲畜死亡,死者化为腐烂的活尸这种场景在Earth 上出现过不止一次,被称作腐国降临。”命运Academician 解释道。

  “秩序神系不能阻止?”

  命运Academician 苦said with a smile :“腐国降临听着十分terrifying ,解决危机的方法也十分简单,只要腐朽之黑的化身归位即可。

  比如,在19世纪也出现过一次腐国降临,规模很大,蔓延整个美洲,可朽亡化身归位,一天之内灾祸平息。

  若是秩序神系出手,要么废掉旧的生命system ,要么让化身归位,你觉得祂们会怎么选?”

  “如果是我,我什么都不做。让腐国降临,糜烂千里,人畜皆亡,让腐朽之黑的天命之人良心难安,生无可恋,自我了断,投入腐国怀抱。

  既解决了危机,也不用脏了手、污了良心。”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命运Academician 呆了呆,秩序神系往日的选择几乎就是这样。

  秩序神系从不勉强天命之人。

  甚至不会在灾难中现身,一切都交给他们自己选择。

  可秩序神系肯定不像哈莉说的这么心思阴暗.

  渣康道:“强迫天命之人融合Life Power ,必然招来他们的怨恨。

  Earth 生命system 还指望他们wholeheartedly 、尽心尽职地维持运转,一个心怀怨恨的自然化身,比没有化身更危险百倍。”

  命运Academician nodded 赞同道:“没错,就是这个理儿。

  创造生命system 之初,秩序神系的想法是尽可能掌握主动,不让人类遭受‘自然life force ’的backlash 。

  所以,祂们制定规则,把万物之绿、众生之红、腐朽之黑的力量完全交给人类化身掌管。

  也即是说,沼泽monster 对万物之绿有100%的权柄,万物之绿本身反而受它控制。

  只要由人类控制这些力量,自然之力就不会失控backlash 人类。

  只要亚力克·霍兰德的人类意识存在,沼泽monster 永远值得人类信任。

  可问题是,若天命之人不愿成为自然之力的化身,比如艾比。

  本该由她掌管的朽亡权柄,就无人掌管。

  就像一条大河,河水自然流淌,没有人类修建堤坝进行调控,可能今年、明年、后年.连续several decades 风调雨顺。

  但谁都知道,早晚会有洪水泛滥、千里泽国的一天。

  如果天命之人带着对人类的怨恨,equivalent to Evil God 成为河伯,更糟糕。”

  哈莉沉默片刻,问道:“新的沼泽monster 人选是谁?”

  命运Academician 道:“一个印度青年,树木议会已经锁定他的位置,随时可以让他归位。”

  “若要保下亚力克,应该怎么做?”哈莉又问。

  肯特frowned :“我解释得还不够清楚吗?”

  哈莉道:“很清楚,但伱有没有站在亚力克的角度考虑过?

  被选为万物之绿的化身之前,他便遇到艾比,他们只想做一对凡人夫妻。

  万般无奈之下成了沼泽monster ,他守着一个小家,兢兢业业守护Earth 生命system 近十年。

  结果你不仅不打算给他回报,反而要抛弃他,plot against 他老婆,让她心如死灰、生无可恋地去死,这公平吗?”

  要与生命议会的自然Life Power 融合,首先得放弃原来的身体。

  人类灵魂为主意识,自然之力为形体,形成新的“自然monster ”。

  沼泽monster 如同蔬菜沙拉的形态已经够难看。

  腐朽之黑更可怖,死后以腐尸为躯,不人不鬼,犹如臭水沟里泡了十年的丧尸。

  “那你说怎么办?”肯特道。

  “还能怎么办?等真的出了事,她来扛呗。”渣康笑hehe 道。

  “没出事前我出力,出了事你担责。”哈莉指着他道。

  渣康表情一僵,“要不,咱们换一下,我出力,你担责?”

  “你有力可出?”哈莉sneered 。

  命运Academician 道:“缓解亚力克的状态也不难,选出下一任沼泽monster ,把万物之力的意志转移到新沼泽monster 身上。

  亚力克失去万物之绿的权柄,依旧维持沼泽monster 的形态。

  那时的他,和你的同伴艾薇很像,只是万物之绿的眷顾者。

  他灵魂受到的侵蚀将大为缓解,树木化的过程可以延长十几年、several decades 。”

  哈莉道:“就这样!反正腐国还没降临,真降临了,肯定有预兆。就像洪水不会瞬间到来,水位的快速上升有个过程。

  另外,我们先和艾比把事情解释清楚,让她做好变故发生后紧急上位的觉悟。”

  幸好现在Earth 人都在关注卢瑟流感,和之前的“大都会丧尸城”。

  沼泽monster 疯狂屠戮“森林破坏者”的行为,没在媒体上掀起太大浪花。

  不过沼泽monster 只是sudden occurance ,即便很快解决,哈莉依旧没法轻松下来。

  久不现身的初号亚魔卓,和消失无影踪的灯兽,才是真正棘手的难题。

  哈莉有种预感,拥有一定智力的初号亚魔卓,可能已经离开Earth ,去广袤的宇宙寻找High Rank 的异能去了。

  亚魔卓事件后,正义联盟也从莱恩将军那拿到军方的量子基因数据库。

  称一句“all-inclusive ”,绝不夸张。

  Earth 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超能者的量子基因,已经被它得到。

  沧海遗珠所剩无几,Earth 对亚魔卓而言没多大价值了。

  Earth 早已进入星际化时代,ordinary person 都开始开眼看宇宙,初号亚魔卓继承了艾维欧Academician 的智慧,目光应该更加“长远”。

  数日后,奎茵庄园。

  “哈莉,巴里他现在怎样了?你这边一点线索也没有吗?”黑艾瑞斯眼巴巴地看着哈莉问道。

  她眼眶slightly red ,眼里有血丝。

  即便皮肤黝黑似碳,也能看出她的眼眶有一对厚重的dark circles 。

  显然,这些天她的日子很不好过。

  “你可曾去过正义大厅?其实我和正联英雄从来没放弃寻找巴里,一旦绿灯侠有消息传回,我们会全体出动。”哈莉道。

  黑艾瑞斯憔悴的黑脸上显出几分期待之色,“我去过正义大厅,我everyday all 给正联总部打电话,每次都没有消息。

  为什么我们must 坐等消息,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去宇宙中寻找巴里?

  我信任绿灯侠,但很明显,他们的能力有限.至少并非最强。”

  哈莉明白了,这个黑艾瑞斯想让她出去跑动跑动,别一直蹲在家里等消息。

  “若非大都会忽然爆发亚魔卓危机,我早就加入绿灯侠的搜寻队伍。可现在的情况你也了解,初号亚魔卓并没落网,我和正联正在等它。”

  被卡隆纳掳走的不仅有巴里,还有她的胖头。

  哈莉答应过胖头,绝不会让它像陈永仁那样三年又三年,快则三天,慢的话也不超过half a month 都快过去一个月了,她早已食言。

  说实话,哈莉也很想早点解决这件事。

  “那要等多久?亚魔卓似乎离开了Earth 。”黑艾瑞斯道。

  哈莉惊讶道:“你怎么会这样想,有依据吗?”

  “我在正义大厅时,听百特曼和海王说的。”艾瑞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道。

  paused ,她又道:“我还听说,哈尔·乔丹和另外几位灯主已经有了线索,正打算前往666扇区搜捕卡隆纳。”

  说完黑艾瑞斯就目光热切地看着她,意思非常明显。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这家伙八成是在正义大厅听到哈尔有行动,才心动了,跑到奎茵庄园求助。

  虽然心里有点埋怨这个黑妹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哈莉也没对她甩脸子。

  她这点气量还是有的。

  先打电话给哈尔乔丹,确定他们的确有这么个行动,哈莉才招呼艾薇把小飞艇开出来,打算亲自跑一趟。

  “哈莉,我和你一起。”黑爱丽丝兴奋道。

  “你——”

  她立即说道:“我待在飞艇里,绝不打扰你们,必要时还能做个炮手。”

  哈莉看了眼副驾驶,“你懂得打炮?虽然操作界面看着简单,但想打中目标,对炮手的空间感、反应速度有很高要求。”

  “应该没问题反正你实力这么强,也不指望两门相位炮逆转战局。”黑艾瑞斯道。

  哈莉无语,既然有这种觉悟,坐在边上当看客就行了,还做什么炮手?

  半日之后。

  666扇区边缘,一颗没有生命和空气的小行星附近。

  “啵——”

  阿基米德飞艇从微型虫洞里跳出来。

  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Indigo, Purple 七道光束划破天空,直接出现在它跟前。

  “怎么这么慢?知不知道我们等了两个多小时?”

  舱门打开,哈莉便听到拉弗利兹的牢骚。

  “是啊,我也疑惑,为什么你们这么慢,都快一个月了,你们连卡隆纳的腿毛都没找到。”她不客气地讥讽道。

  “宇宙这么大,想找一个故意隐藏身份的人,比大海捞针都难,别说一个月,千年内找到他,我will not 嫌慢。”红灯魔阿托希塔斯道。

  这货活了几十亿年,时间观念都和正常人不一样了。

  赛尼斯托看了她一眼,blunt 地说:“人已经到了,我们出发。”

  “等等,她还带了其他人。”拉弗利兹叫道。

  哈莉扫了他们一圈,只有七位灯主,没有其他灯侠。

  “为什么你们不多带点人?等会儿要面对的可是卡隆纳,不说他自身实力,七灯兽你们七个打得过?”她疑惑道。

  哈尔解释道:“人多不一定力量大,但动静肯定不小。我们不想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惊动了卡隆纳。

  此时七灯Legion 依旧和往日一样,在宇宙各Star Domain 出没,一刻不停寻找卡隆纳的踪迹。

  卡隆纳见状,警惕心不会太高,如此就给了我们悄悄潜入、偷偷打枪、围而歼之的可能。

  而且七位灯主实力强大,七灯合一,比七灯Legion 加起来都强。”

  “若是隐匿身形和气息悄悄潜入,你们不用担心,我的飞艇能躲入阴影界。”哈莉道。

  哈尔探头往船舱里看了一眼,不解道:“艾瑞斯怎么也来了?”

  黑妹强笑着向他挥挥手,“我是炮手,来找巴里的。”

  哈尔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劝说的话吞进肚子里,只提醒道:“注意安全,别靠战场太近。”

  黑妹patted 艾薇肩膀,“我是新手,可艾薇是老司机。”

  哈尔一想也是,每次哈莉出任务,只要开飞艇,艾薇必然跟随,从没出过事故。

  实力如何先不说,她的确是一位老司机。

  “哈尔,你进来。”

  临出发时,哈莉把哈尔拉入飞艇。

  趁着赶路的时候,她想打听一下七灯Legion 的近况。

  “你们这些天都在忙什么,怎么找到卡隆纳老巢消息的?”

  哈尔道:“抢夺灯兽的过程中,宇宙中不是有很多流言传出来吗?

  连Earth 上的汪达尔·萨维奇都收到Bounty Hunter 的信息。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是卡隆纳在搞鬼。

  那么找出帮他传播流言的人,不就能打探到与他相关的消息?”

  “你之前说天花病毒在当卧底,就是为了调查这个?”哈莉道。

  哈尔gently nodded ,“它打探到卡隆纳多次出现在里乌特星系附近,所以才有我们今天的行动。”

  哈莉眸light flashed ,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一个局?就和上次卡隆纳用真实的流言,诱导你们帮他捕捉灯兽一样。”

  “有可能,但主动权在他那儿,我们能怎么办?好不容易找到与他相关的消息,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哈尔helplessly said 。

  “找到线索肯定要去验证,但你们的实力弱了点,应该把绿灯Legion 的小蓝人全部叫上的。只要力量足够强,什么阴谋都不用怕。”哈莉道。

  她有句心里话没有说出来:这次之所以加入他们的行动中,黑妹的哀求和对胖头的担忧只是部分原因,她更担心他们七个就此团灭,然后没人帮忙寻找卡隆纳了。

  卡隆纳、七灯兽、mysterious 的七灯兽合体技VS七灯主,谁的赢面更大?

  除非哈尔临阵爆种,不然他们输定了。

  哈尔hearing this ,脸上的无奈更加深重,“你以为我不想?可Guardian 冷漠、麻木,甚至有些反动。

  他们不承认‘七灯和平协议’,坚持要把绿灯之外的六大Legion 当成敌人。”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道:“看来新加入的Guardian 都是活了几十亿年的‘老人’,没经历过这几年的变故,思想依旧僵化呆板。”

  哈尔nodded 赞同道:“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八成来自马尔图斯人的秘密定居点。”

  “甘瑟和赛德呢?”艾薇问道。

  “赛德履行约定,加入橙灯Legion ,成为橙灯Guardian 。

  甘瑟不见踪影,我怀疑他遭了Guardian 们的暗算,被秘密囚禁在某处。

  如今的绿灯Legion ,似乎又回到我刚成为绿灯侠的‘旧时代’。

  绿灯复活时,凯尔和甘瑟签署的‘绿灯Guardian 契约’,也有被废除的可能。

  若非绿灯Legion 全体反对,Guardian 已经成功。

  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哈尔忧心忡忡地说。

  艾瑞斯疑惑道:“即便没亲自经历过之前的事,难道他们不会通过其它方式了解这几年绿灯Legion 的历史?

  而且,灯兽被卡隆纳抢夺,明显是色光Legion 共同的大危机。

  他们不处理危机,反而要内讧,脑子有毛病吧?”

  哈尔道:“他们认为卡隆纳不是麻烦,30亿年前他们能流放他,今天再次碰面,结局也不会改变。

  完全不需要其余色光Legion 的帮助。

  他们还说绿灯Legion 30亿年都没遇到过大危机,结果这几年危机不断,就因为纪律松散,朝纲不振。”

  说到这儿,他苦涩一笑,“他们说我这种不守规矩的灯侠若早点清除——我刚成为绿灯侠不多久,曾被剥夺了灯戒,还记吗?

  若我不在绿灯Legion ,零时危机不会爆发,绿灯Legion 不会团灭。

  赛尼斯托和阿宾苏也是同理。

  在违规的immediately 将他们处理掉,青灯Legion 不会出现,黄绿Legion 大战不会发生。

  没有色光之战,后面的一系列危机will not 发生。”

  “虽然知道他们说的不对,但让人很难反驳。”艾瑞斯纠结道。

  艾薇said with a sneer :“他们不是哈莉,哈莉能打烂天命,天命对他们却不可违背,色光之战、至黑之夜、至白之日,都是天命。”

  哈莉看着前方黑暗的星空,faintly said :“现在我开始期盼这趟不要遇到卡隆纳了。”

  “为什么?我们要救巴里啊!”艾瑞斯excitedly said 。

  “好吧,希望这趟逮住卡隆纳,让我直接打死他。新·Guardian 的报应,就留给后面的‘危机大BOSS’,我很好奇,他们能扛过几波。”

  哈莉环顾几人,忽然古怪一笑,提议道:“你们要不要和我赌一把?我做庄,免费给大家发福利。

  赌半年后看不到一个Guardian 的,一赔1000;一年后世上无一位Guardian ,一赔200;两年,一赔10;三年后铁定见不到Guardian ,一赔1.001。

  hehe ,这是有赢无输的赌局,哪怕Guardian 半年内团灭,买三年后见不到Guardian 的人也能赚0.1%的利润。”

  哈尔嘴角抽搐,“0.1%”

  伤害为零,侮辱极强。

  艾薇一拍巴掌,said with a smile :“这个好玩!我赌了200美刀,最近几年大小危机接连不断,以现在Guardian 的德行,八成活不过半年。

  半年后,绿灯Legion 就见不到一个Guardian 了。”

  “OK,艾薇200”哈莉还真的打开文档,把信息记录下来。

  “艾瑞斯,你压多少?”

  “我也压两百”艾瑞斯犹豫片刻,道:“毕竟是Guardian ,可能会有凋零,但不至于一年都坚持不了就团灭。”

  “艾瑞斯200,赌Guardian 坚持一年,哈尔?”

  哈尔苦said with a smile :“能不能赌Guardian 团灭之前,我先一步被开除出绿灯Legion ?我觉得他们肯定坚持得比我更久。”

  “咦,这是个新思路。”哈莉眼睛一亮,“哈尔买自己先滚蛋,艾瑞斯、艾薇,你们可以跟注,赌哈尔和Guardian 谁先完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