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63

  第1463章 穿黑丝的黑死女皇

  里乌特星卫星的地下空间。

  此时此刻。

  摆放在圆形祭台上的黑暗之书从中翻开,书页上“Demoness 哈莉之书”几个大字,赫然映入七位灯主眼帘。

  除了故事的章节名,还有人物图鉴,栩栩如生的哈莉,消失的哈莉。

  没错,哈莉消失了。

  在哈莉自己眼中,她站在那没有移动半步,周围的人却消失了。

  但在七位灯主眼里,当她带着好奇,学习赛尼斯托和拉弗利兹的样子,把手放在书本上,用心灵去阅读书中内容时,她的身体忽然压扁成纸片人,飘飘荡荡,如一张纸,飘入书页内。

  接着,“hahaha ”的大笑声,在祭台上响起,《黑暗之书》从中间打开,书页上黑light flashed ,跳出个black 长发、blue 皮肤的性感女郎。

  “丽莎?”赛尼斯托和哈尔同时惊呼出声。

  蓝皮女人赫然就是曾经的黄灯魔,黄灯Legion 《视差之书》的保管者丽莎。

  “从这一刻开始,Demoness 哈莉属于黑暗之书,也属于它的保管者,丽莎·德莱克!”蓝皮丽莎看着书页得意大笑,“Demoness 哈莉也merely this 嘛——”

  她扫了赛尼斯托一眼,“喔,不对,Demoness 哈莉可是凭strength of oneself 镇压了整个黄灯Legion ,她绝非泛泛之辈。

  只能说,我的宝贝《黑暗之书》太强大了。”

  “偶买噶!”哈尔看着书页中的哈莉图像,惊骇叫道:“丽莎,你把哈莉怎么了?她怎么成了书页中的插画?”

  “你看这是什么书,”丽莎指着书页上方的标题,“Demoness 哈莉之书,这篇故事是Demoness 哈莉的传记,她是故事中的protagonist 。

  作为故事里的protagonist ,当然要待在故事书里。”

  “shit,《黑暗之书》果然是个陷阱。”拉弗利兹面带惧色,连连后退,“只要阅读其中的故事,就会被拉入故事书中?

  too terrifying 了,狡诈强横如Demoness 哈莉,竟也悄无声息着了道。”

  阿托希塔斯也退后几步,远离黑暗之书,惊疑问道:“为什么我们没有事?我们也看了故事书。”

  赛尼斯托看了《卡隆纳故事书》,拉弗利兹看了《Demoness 哈莉之书》。

  在听说Demoness 哈莉得到新力量后,阿托希塔斯、赛尼斯托、青女也同时去翻阅了《Demoness 哈莉之书》。

  结果只有Demoness 哈莉被吸摄进书里,成了个纸片人。

  赛尼斯托表情凝重道:“如果我们中某个人先出事,《黑暗之书》还能禁锢Demoness 哈莉?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她的确是我们中最强的。

  先解决最强的,不太强的留到后面对付,是脑子正常之人都会想到的计策。”

  “pa pa pa !”丽莎轻轻鼓掌,“不会是你,赛尼斯托,这种时候依旧能冷静思考。”

  “丽莎·德莱克,伱发过誓,永远效忠赛尼斯托Legion ,效忠我。”赛尼斯托收胸挺腹,眼神锐利,语气严厉,“我命令你,立即将《黑暗之书》的控制权交给我。”

  “不,赛尼斯托,我现在只会为一个人尽忠,那就是卡隆纳大人。”丽莎轻笑一声,说道:“我不会为此感到抱歉或羞愧,你更没资格指责我。

  黄绿Legion 大战,哪怕你被绿灯Legion 逮捕,我依旧对你不离不弃、忠心耿耿。

  我召集残兵败将,想要将你救出来。

  等我也被绿灯Legion 关入高科牢,别说救我,你甚至把我给忘了。

  你现在刚一见到我,就对我发号施令,可你是否考虑过,为什么我在这儿?这些天我都经历了什么?”

  刚开始她语气还算平淡,可说着说着,她开始情绪激动、表情扭曲。

  最后开始歇斯底里,大声发泄心中怨气。

  “被关入高科牢,只是更大不幸的开始。作为《视差之书》的manager ,即便和它分开,我也能阅读其中的内容。

  我看到了《至黑之夜》的部分真相,看到绿灯Legion Guardian 疤脸的秘密。

  她暗中投靠了黑死帝,成为祂最忠诚的仆人。

  我还看到其余小蓝人的命运。

  hahaha ,大快人心啊,他们全都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灵魂和血肉沦为祭品。

  可不等我大笑出声,疤脸便出现在我跟前”

  丽莎脸上露出不忿与畏惧的复杂神情。

  “她在《黑暗之书》中看到我通过《视差之书》看到至黑之夜的真相。

  不是她的能力比我强。

  卡隆纳大人说了,我是天生的‘情感之书’管理员,比所有小蓝人都强。

  奈何我当时只是trifling 《视差之书》的manager ,而疤脸却掌控着世间最强大的情感之书。”

  哈尔惊讶道:“难道疤脸一直将你关在《黑暗之书》折磨,直到卡隆纳将你解救出来?”

  丽莎点nodded ,叹道:“等你们在《黑暗之书》的故事中待一段时间,就能明白我经历过什么痛苦。

  书中的故事对scholar 只是故事,对书中人却是真实的world 。

  浓郁的情感,惨烈的剧情,几乎就是一个个真实的world 。

  但都是痛苦的world ,毕竟这是《黑暗之书》。”

  “快走,她要将我们锁进书里。”拉弗利兹惊恐叫道。

  丽莎coldly snorted ,“你们早已进入书的扉页,只等书本合上,现在还能往哪跑?”

  “什么,我们已经在书里了?”众灯主大惊,连忙往外面飞。

  “hua la la ~~”一根根black 的锁链凭空降临,从all directions 捆住他们的手脚。

  “hahaha ,知道这是什么吗?“

  丽莎双手高举,身周落下一根又一根虚幻的black 锁链,“这是故事线啊!任凭故事里的人物再强大,再能跑,也impossible 挣脱故事线。”

  “故事线”

  哈尔看到锁链上沥青似的黑暗能量,立即想到祭坛外面一根根黑铁锁链。

  进入地下空间后,他们便看到上百根粗大锁链吊着个black 金属球。

  金属球内有殿堂,殿堂中央的祭坛上摆着《黑暗之书》.

  “该死,她没说谎,我们从踏入这片空间开始,就落入了陷阱。“他ugly complexion 道。

  卡萝尔一边挣扎一边不解叫道:“为什么我们毫无察觉?哈莉那么阴险狡诈的一个人,也不明不白落入陷阱。”

  “hahaha ,哈尔乔丹,你猜的没错,从进入这处空间开始,你们就开启了一个新故事——《七灯主和Demoness 哈莉的沦陷》。”丽莎said with a big smile 。

  看到灯主们脸上的疑惑与茫然,她更加得意,笑声更大。

  “亏你们都曾接触过‘情感之书’,不知道‘情感之书’除了记录已发生之旧事,还能窥视未来吗?

  《七灯主和Demoness 哈莉的沦陷》不是过去的历史,也不是未来的预言。

  它就是此时正在发展的故事。

  故事正发生,一笔一划写入书中,书写故事的人就是你们自己啊。

  你们既是故事中的人物也是故事的作者,你们的命运你们自己掌控,没有外人干涉。所以,哪怕敏锐如Demoness 哈莉,也没察觉到自己成了‘书中人’。”

  “ahhhh ~~~”拉弗利兹首先坚持不住,被锁链拉到《黑暗之书》边上,刚触碰到书页,立即惨叫着被书本吞噬。

  像是一颗鸭梨落入湖面,页面波澜不兴,人消失无踪。

  “ding dong ~~”一枚橙灯戒指落在地上。

  和哈莉整个消失不一样,拉弗利兹的灯戒被吐了出来。

  灯戒equivalent to “情感之书”的个人智能终端,《黑暗之书》却是黑灯主脑,当然不能容纳其余色灯戒指。

  随着橙灯之主消失,书中多了一篇《拉弗利兹之书》。

  紧接着沦陷的是卡萝尔、圣行者、青女。

  赛尼斯托和阿托希塔斯比他们多坚持了十秒钟。

  “ding ding dong dong .”地上多了六枚灯戒。

  “Ahhh ~~~”只剩哈尔还在挣扎。

  他咬紧牙关,脸颊肌肉扭曲,额头滑落豆大的汗水,手指上的绿灯戒指如同一颗绿色小太阳,点亮璀璨的绿光。

  “不,这impossible ,你已经成为《哈尔之书》的主角,怎么能抵抗故事线的力量?”

  丽莎也不复之前的轻松,同样十分挣扎,脸蛋扭曲,用尽了力量。

  “ka-cha ~~”终于,随着哈尔一声呐喊,捆在他身上的锁链被崩断。

  他重重摔在石头祭台上。

  此时,他距离《黑暗之书》只剩两米。

  “ahhhh ——”锁链断裂,丽莎似是遭到重创,发出一声源自灵魂的凄厉惨叫。

  就连书页内的故事主角们,也听到她的叫声。

  哈尔浑身力气几乎被抽净,躺在地上喘了一口气,顺手捞起身边的六枚灯戒,”sou” 的一下化为绿光,消失在“扉页空间”。

  “哈尔乔丹,你给我回来!”丽莎捂着额头,狰狞咆哮。

  “喂,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快说话!”

  呃,有点尴尬,哈莉还在寻找刚才的惨叫。

  她明明“听到”叫声就在身边,防御专长齐开,也没把人找到。

  不单纯是耳朵听,她的spiritual sense 告诉她,发出惨叫的女人距离她并不远。

  她的感觉没错,可惜她这会儿只是纸片人,纸片人看不到书外的读者。

  “奇怪.”

  哈莉没找到人,就再次把注意力放到身前的《黑暗之书》上面。

  “查找多元宇宙高等魔力。”

  没有回应。

  哈莉加强精神强度,再次重复一遍自己的要求。

  还是没得到任何回应。

  “之前我还能查询‘哈莉之书’,现在忽然不灵了,是因为已经把我骗到陷阱,不需要敷衍我,还是这本书并非真正的《黑暗之书》?”

  哈莉一边思索,一边检查这处空间。

  除了她和她跟前的书,周围只是虚无的黑暗,什么也没有。

  她试着飞行,却飞不起来。

  甚至无法移动。

  哈莉有种感觉,不是她的身体被困住了,而是这里的“移动规则”和主宇宙不一样。

  就像一个从未学过外语的人去了国外,他不是变成了聋子和哑巴,可他不懂别人的语言,和聋哑人没区别。

  “这里不是四维物质界,也不是五维灵薄狱,而dc宇宙只有六个维度”

  哈莉看看远处的黑暗虚无,再看看身前的《黑暗之书》,心里有了猜想。

  “我该不会进入了二维纸片人world ,黑暗之书的内部?如果单纯只是二维平面world ,只要我提升频率,应该可以轻松挣脱出去.”

  天堂的Archangel 们经常傲慢地称呼Earth 为“书页world ”。

  在凌驾时间之上的五维神spiritual eyes 中,凡人的人生几乎和书中人物一样,可以一页页翻看到结尾。

  如果进入书页world ,祂们的频率会降低,失去瞬间恢复伤势、永远不会疲惫的特性,力量也会压低到物质界的极值100点。

  哪怕是Supreme Existence 也无法在物质宇宙发挥120点的力量。

  如果至高强行提升力量,只会被物质界排斥出去。

  这个过程即是“强行升频”。

  哈莉的防御早已breakthrough 100点,她也能升频脱离物质界。

  可现在她强行升频,却没脱离这处疑似二维的“书页”。

  不过哈莉也没感到沮丧。

  她已经确定这是卡隆纳针对自己的陷阱。

  她的实力卡隆纳impossible 不知道。

  他甚至通过《黑暗之书》窥探到她得到新力量的秘密。

  考虑到她能升频,他八成做了针对性安排。

  “既然如此.”

  哈莉张开嘴巴,一点black light 从喉咙里飞出来,套在她手指上。

  赫然是一枚黑灯戒指。

  至黑之夜宇宙中出现了无数枚黑灯戒指。

  黑死帝跑路后,overwhelming majority 灯戒失去能量,化为虚无,但剩下的灯戒也有不少。

  别说她了,连百特曼都藏了至少一枚——来自赛琳娜的消息。

  “目标为活体生命,无法使用灯戒。”戒指表面black light 闪烁,想要脱离她的手指。

  哈莉捏紧拳头,把它死死攥在手心。

  与此同时,胃袋维度里的黑死帝本源流入她的四肢百骸。

  白皙活力的肌肤变得干瘪灰黑,one after another 黑气从毛孔冒出,光泽的发丝枯萎花白,皮肤几乎贴着骨头。

  活像个风干了三年的尸体。

  “来自Earth 的哈莉奎茵,您拥有统御此戒的权威!”

  黑灯戒指立马老实,还说出和普通黑灯活尸不一样的欢迎词。

  “连接《黑暗之书》。”哈莉ordered 。

  戒指就像一台功能强大的云电脑,与之配对的情感之书,则是中央服务器。

  要连上中央服务器,最好的方法就是灯戒。

  她不确定自己身在何处,也不晓得卡隆纳怎么捡到《黑暗之书》的,但她百分百确定《黑暗之书》真正的主人是黑死帝。

  只要对方不是黑死帝,她就有可能在权柄上超过他,夺走黑暗之书的控制权。

  而一旦掌控了黑暗之书,无论是选择离开,还是反戈一击,都随她心意了。

  “Buzz! Buzz! Buzz! ”黑灯戒指闪烁点点black light ,她身前的《黑暗之书》轻轻颤抖,想要翻开,却又被一股力量压制。

  “权限受阻,无法连接。”灯戒不停重复传出讯息。

  “是权限不够,还是我的权限未被《黑暗之书》受理?”哈莉问道。

  “《黑暗之书》被设定为‘不接受任何外来权限’,您的权限未能抵达中枢数据库。”灯戒AI道。

  卡隆纳在密码锁外面套了一个锁,即便她掌握密码,可只要接触不到密码锁,也没法开门?

  也对。

  他知道她抢了白灯、黑灯的本源,预判到她能借黑灯本源掌控《黑暗之书》。

  所以他关闭了联通权限的通道。

  哈莉现在真的对那位“马尔图斯第一聪明人”刮目相看了。

  之前她一直以为那货只是个低情商、高智商的迂腐科学狂人,和好莱坞电影中的科学家反派一样没脑子,很容易对付。

  现在看来她错了,还错的很严重。

  卡隆纳压根就是马尔图斯版的莱克斯·卢瑟啊!

  科研才华出众,还心思缜密,拥有极高的超级恶棍innate talent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厉害厉害!可惜,我不是‘正道’,我是邪.”

  哈莉古怪一笑,张开嘴巴吐出一点black light ,black light 离开喉咙,迅速放大。

  待落在她right hand ,已然变成个Qilin 瓜大小的skull 。

  那骷髅被剃干净血肉,只剩好似墨玉雕琢而成的骨头,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无一丝杂色,表面还笼罩一层淡薄的black 烟雾。

  哈莉留下一枚念头在Sea of Consciousness ,掌控自己的身体。

  灵魂则脱离fleshy body ,捧起skull ,戴在自己头上。

  skull 和她灵魂的脑袋完全重合。

  “额啊~~~”即便有defensive power 场保护,哈莉还是被强大、堕落的Death Power 冲击得头昏脑涨,灵魂几乎裂开。

  不过,她终究是支撑住了。

  “不愧是黑死帝初号身,味儿太冲了。”

  随着她开口说话,骷髅上下颚也跟着一开一阖。

  这skull 来自黑死帝刚降临Earth 时使用的身体。

  至黑之夜大战中,黑死帝好几次被斩杀肉壳,祂接连转生到好几个黑灯活尸身上,也就在原地留下好几具残尸。

  如果是正常情况,哈莉和超级英雄会在战后及时处理战场上的危险item 。

  可黑死帝不是被击杀,祂在哈莉嘴炮威胁下跑路了。

  祂一跑,他们就不得不立即追过去,确认祂无法再回来。

  所以,黑死帝离开后,哈莉和众英雄也immediately 赶往维度裂缝。

  而在他们离开的几小时,地上“有价值”的spoíls of war ,就被不怕死的军方特工悄悄拿走。

  其中就包括黑死帝降临之躯的残骸。

  等亚魔卓危机爆发,正联严厉要求莱恩将军把所有违禁item 交出来。

  弄出“大都会丧尸城”这样的乱子,军方也没底气反驳。

  然后黑死帝skull 就落到哈莉手里。

  如果是粘着烂肉的黑死帝脑袋,哈莉看了只嫌恶心,但她见到的是被研究人员剔除血肉、打磨得犹如艺术品的水晶头骨。

  她动心了。

  它不仅好看,还蕴含黑死帝的力量,是一件强大的Demonic Artifact 。

  “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了。”她当时想。

  一个月不到,她还真的用上了。

  “crack crack ~~~”随着黑死帝本源注入,液态的black 能量从骷髅嘴巴喷出,从上往下,迅速长出脖子、躯干和四肢。

  她成了个完整的黑骨精。

  而这不是结束。

  鲜血状的black 液体继续喷发,黑骨头上渐渐覆盖一层风干的black 筋肉。

  模样和体型,与当日的黑死帝完全一样。

  黑灯戒指本来就能靠一节残骸,把尸体复原成完整的黑灯活尸。

  现在times change ,复活死人的Old Ancestor ,被哈莉给复活成了黑灯活尸。

  “嗡嗡~~~”黑死帝之身的额头上,点亮black light 闪烁的黑灯rune 。

  一股属于黑死帝的至高气息,在这处幽暗空间弥漫开。

  “hua la la ”不用特意去控制《黑暗之书》,它自动打开,为黑死帝的再次降临而欢呼。

  “我乃黑死帝唔,我是黑死女皇,我要为这个宇宙带来没有吵闹生灵的永恒安宁。至黑之夜,降临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