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64

  第1464章 悲号的黑死帝

  欧阿,绿灯Legion 中心辖区。

  Guardian 之崖。

  六名Guardian 环绕在“虚空镜面”周围,透过宛若3dprojection 屏幕的镜面,观看宇宙中每个绿灯戒指存在的场景。

  其中包含哈尔乔丹和另外六名灯侠一起行动的模糊画面。

  每一枚灯戒都是功能强大的智能终端,能记录携带者周围发生的一切,也能把这一切录下来传给《欧阿之书》。

  对《欧阿之书》拥有绝对权柄的Guardian ,随时可以调阅那部分内容。

  必要之时,他们甚至可以凭强大的心灵之力,把spirit strength projection 到灯戒上,和灯侠直接沟通,或者降临精神幻影。

  “为什么我们最伟大的warrior 一个接着一个堕落?Guardian 已经expressly prohibited 绿灯侠和色光叛贼接触,可我们的Corps Head 却明知故犯。

  如阿托希塔斯、赛尼斯托之流,甚至是我们的死敌。

  这些年Guardian 是怎么管理绿灯Legion 的,让他有胆子公然违背我们的命令?”一名光头女Guardian 说道。

  听语句,她应该很愤怒。

  但她的脸上、语气中,毫无情感波动。

  他们都曾有名字、有情感,他们也都在30亿年前舍去了名字,割掉全部情感。

  “或许,我们必须接受灯戒可能存在缺陷的事实。”发际线很高的black hair Guardian 道。

  “有缺陷的不是灯戒,而是其持有者。”一位白发Guardian 语气excitedly said 。

  另外五名Guardian 立即向他看过去,眼神中带着诡异的冷漠。

  “你似乎心烦意乱、心情激动?”

  “这是情感反应!”光头女Guardian 漠然道:“我的Guardian 同胞,或许绿灯Legion 内部管理上的混乱,污染了你纯净的心灵。

  请不要反抗,让我们帮你进行一次情感切割手术。”

  白发Guardian 愣了一下,然后很顺从地说:“如果有必要,请帮我。”

  另外五个Guardian 立即围过去,向他的脑袋伸出双手,强大的心灵念力让空气折射出透明的波纹。

  好一会儿,一缕几乎难以察觉的灰色“烟雾”,从白发Guardian 眉心飘出。

  “还好发现及时,不然伱可能堕落成第二个‘甘瑟’。”光头女小蓝人nodded and said 。

  “谢谢你们的帮助。”

  被割掉情感萌芽的白发Guardian 很平静,就像ordinary person 去理发店剪掉多余的头发。

  “不过,我刚才虽然产生了邪恶的情感反应,但大概意思差不多,绿灯Legion 中的瑕疵,必须被尽早清除。”

  “你是说哈尔乔丹?他在绿灯Legion 的地位非常高。如果他是普通灯侠,我们不需要提醒,早就收回他的灯戒。”女小蓝人道。

  白发Guardian 道:“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他的威信永远不可动摇。”

  ——不需要一次性拿下他,只要不断打压他的威望,总有一天他会从人人敬畏的“史上最伟大绿灯侠”变成人人唾弃的绿灯之耻。

  “绿灯Legion 中最正直无私的绿灯侠是萨拉克,他比哈尔·乔丹的资格都老,在Legion 中的声望仅次于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black hair Guardian 道。

  “嗯,我也观察了他很久,他性格孤僻,独来独往,从不结党营私,而且非常信守规矩和法律,是绝对的秩序生物,与混乱的Earth 灯侠是两个极端。”

  “他还是《欧阿之书》的保管者。”

  “他可以成为重整绿灯纪律的希望,”

  “把他叫过来。”

  六位Guardian 很快达成统一意见。

  《欧阿之书》manager 萨拉克,也被immediately 传唤到Guardian 之崖。

  “.如你所见,哈尔·乔丹极力隐藏他的灯戒信号,以至于我们无法看清他正在做什么,但我们能感应到红、橙、黄、青、蓝、紫六种色光在他身边。”

  六位Guardian 打开虚空镜面,解释了一番哈尔的情况,才说道:“Guardian 最新颁布的禁令,所有灯侠都知道,可哈尔乔丹身为Corps Head 却公然犯法。”

  “哈尔只是想尽快找到卡隆纳。”长着四只手的萨拉克解释道。

  “卡隆纳对绿灯Legion 不是麻烦,我们早和你们说过。”光头女小蓝人道。

  “事实上,他捕获灯兽的行为,对我们很有利。”白发小蓝人道。

  “有利?”萨拉克呆了呆,“怎么会有利?”

  “卡隆纳一定会回来找我们,when the time comes 我们将他一举擒拿,七灯兽不就重回绿灯Legion 的掌控?”光头男小蓝人道。

  萨拉克迟疑片刻,再次确认道:“你们真能轻易解决卡隆纳?我听哈尔乔丹分析过,卡隆纳搜集灯兽,是为了得到足以统治宇宙的terrifying 力量。

  若是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不会躲了几十亿年,忽然在今天跳出来。”

  “你觉得哈尔·乔丹比我们更了解卡隆纳?”光头女小蓝人道。

  光头男小蓝人严厉道:“萨拉克,你忘记绿灯戒律了?Guardian 的命令,绿灯侠必须执行。”

  “我没忘,但绿灯戒律明确规定,除非情况紧急,Guardian 的命令可以被质疑,直到Guardian 给出合理的理由。”萨拉克道。

  “我们给出了理由,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公开告诉你们,不用担心卡隆纳,不需要和绿灯死敌结盟。”black hair 小蓝人道。

  萨拉克迟疑片刻,nodded and said :“我明白了,请问Guardian 想要我做什么?”

  “哈尔乔丹违背禁令,私自与绿灯死敌搅合在一起。我要你选拔一支绿灯squad ,带他回来接受公开审讯。

  嗯,当着所有Legion 成员的面,对违背禁令的行为进行辩解。”

  萨拉克很不想去,但单纯从绿灯戒律的角度分析,他们的命令都符合法规。

  新的绿灯戒律要求Guardian 对命令做出合理的解释。

  可只要解释清楚,绿灯侠就必须坚定执行,哪怕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现实是,Guardian 确实早解释过,似乎还很有道理——他们30亿年前能轻松拿下卡隆纳,现在也不会例外。

  至于说七灯兽

  情感能量和灯兽,都是卡隆纳带到物质宇宙的。

  30亿年前他便掌握灯兽和绿灯的力量。

  而30亿年前,Guardian 还不会使用绿灯能量。

  “我和哈尔·乔丹是好友,根据规定,应该安排Supreme 绿灯执行这项任务。”萨拉克最后挣扎道。

  Supreme 绿灯诞生自黄、绿大战之后。

  上一批Guardian 从绿灯Legion 中挑选精锐的志愿者灯侠,给予他们专属于Guardian 的恩赐:剃除全部情感。

  剃除情感只是first step 。

  接着会对physical body and mortal flesh 的灯侠进行半机械改造。

  使用机械猎人的技术,把绿灯灯炉植入灯侠体内,如此Supreme 绿灯将拥有了控制普通灯侠灯戒能量的权柄。

  没有情感,绝对大公无私,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控制灯戒的权柄.这是“Supreme ”之名的由来,也是Supreme 绿灯成为绿灯宪兵队的底气。

  Supreme 绿灯不仅克制绿灯侠,也克制其余六大色光Legion 。

  因为他们没有情感了嘛。

  像黄灯Legion ,他们对付敌人的主要手段,就是激起敌人心中的恐惧。

  如果敌人能克服恐惧,犹如开启‘黄灯防御专长’,黄灯攻击将十分虚弱无力。

  “就因为你是哈尔·乔丹的朋友,我们才派你过去。哈尔乔丹桀骜不驯,Supreme 绿灯态度过于生硬,他可能会激烈反抗,导致旧事重演。”光头女小蓝人道。

  “遵命,我一定将哈尔带回来。”萨拉克领命而去。

  等萨拉克带着“哈尔逮捕squad ”离开欧阿,几位Guardian 继续围绕“虚空镜面”盯梢哈尔。

  不知过去多久,光头女Guardian 道:“他们停在666扇区外围好几个小时,始终没有动弹,这是何故?”

  “应该在and the others 看,他们开始移动了。”

  “他们who are you waiting for ?我没看到第八个人。”

  哈尔特意遮掩灯戒信号,虚空镜面只能看到七个颜色各异的光点,看不清silhouette 。

  “不用管他们,反正萨拉克已经出发,很快就能把哈尔乔丹带回来。”

  一个小时后,虚空镜面上七个光点全部消失。

  “他们要么进入一处与主宇宙隔绝的秘境,要么已然踏入卡隆纳的陷阱,全军覆没。”black hair Guardian 分析道。

  ”hmph ,这就是不听从Guardian 命令的下场。”

  “他们若真的全军覆没,那卡隆纳就又替我们做了件好事。

  既清除赛尼斯托、阿托希塔斯这样的死敌,又解决了哈尔·乔丹这种很不好处理的绿灯harm­ful in­sect 。”

  “hehe ,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哈尔·乔丹的存在,是在保护你们?”

  一道诡异的笑声,忽然出现在Guardian 之崖上空。

  接着,“BOOOOM!”

  核爆般的能量爆炸,骤然笼罩整个绿灯驻地。红的、橙的、黄的、绿的、青的、蓝的、紫的刺眼的rays of light ,把欧阿变成了一瞬间的太阳。

  山崖崩裂,碎石乱飞。

  狂暴的能量气流,在欧阿表面形成一根五十公里直径的七彩光柱。

  “Ahhh ”

  要么被直接炸死,炸晕过去,存活灯侠如风中灰尘,发出痛苦且茫然的惨叫。

  哪怕强大如Guardian ,也个个七窍流血,站立不稳,battered and exhausted 。

  绿灯Legion 近乎一波团灭。

  “是你,卡隆纳?!”

  “唔,你们本该很震惊,但你们没有震惊的情绪。真令人失望,我还打算震撼登场,迎来一片惊呼。”

  猩红的眼睛,狰狞的笑容,发际线高到脑顶门的black hair ,一身褴褛黑斗篷

  卡隆纳被灯兽簇拥着缓缓落下。

  他小小的身子表面长出七根锁链,锁链的另一端各连着一只灯兽,可以看到one after another 情感能量被锁链抽取,流入他的体内。

  “你怎么会在这儿?里乌特星系难道没有陷阱?”Guardian 很狼狈,但语气依旧淡漠冰冷。

  “不将Demoness 哈莉和七灯主一网打尽,我怎么会来欧阿?可谁说设置陷阱must 本人在场?”

  “还有Demoness 哈莉?”

  “不然呢?你们斩断了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也就失去危机感和畏惧的情绪,麻木如朽木枯石,自然对shocking and stunning 的Demoness 哈莉没感觉。

  别说Demoness 哈莉,你们对宇宙的一切重大变化都麻木不仁。

  可我不一样,数十亿后的现在,我的思想依旧生机勃勃、活泼灵巧。

  我能接受world 的变化,并迅速融入其中。

  所以,以奸诈cunning 闻名多元宇宙、只会plot against 别人自己从不吃亏的Demoness 哈莉,也在我这儿栽了个大跟头,hahaha ”

  卡隆纳很得意,也很兴奋,可看到Guardian 麻木冷漠的表情哪怕浑身是血、遍体鳞伤、battered and exhausted ,他们也没丝毫动容之色。

  他像是被浇了一桶凉水,变得意兴阑珊,装比也装得索然无味。

  “算了,还是让多元宇宙来感受我的伟Great Accomplishment 就吧。”

  卡隆纳thoughts move ,七灯兽向着六名Guardian 飞扑过去,钻入他们的耳鼻口。

  “额ahhhh ~~~“Guardian 表情扭曲,瘫在地上如羊癫疯般抽搐惨叫。

  “hehehe ,有了你们的心灵之力加持,我一定能完成七种情感能量的cultivation 。那时,我将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white light ,自我cultivation 而来的white light ——额ahhhh ~~~”

  卡隆纳忽然一个踉跄,捂着脑袋发出痛苦的惨嚎,“我留在《黑暗之书》上的soul brand ,被谁暴力摧毁了?!

  这怎么可能啊,我是黑死帝亲封的黑灯Guardian 。

  除了黑死帝本人,谁能在不毁掉《黑暗之书》的前提下毁掉我的印记?”

  “卡隆纳,杀了她,立即杀了Demoness 哈莉!”

  正想着黑死帝,黑死帝的怒吼就出现在他脑海。

  “Demoness 哈莉?她已经被我封印进《黑暗之书》.”卡隆纳悚然一惊,“难道是她毁了我的意志烙印?她怎么做到的?”

  黑死帝屈辱地说道:“那个王八蛋把我的尸体复活成了‘黑灯活尸’.“

  卡隆纳傻眼了,“啥?你可是黑死帝,是你导演了至黑之夜。”

  “Demoness 哈莉在亵渎我的尸体,玩弄我的灵魂。可恶啊,从来只有我玩弄别人的尸体和灵魂卡隆纳,帮我弄死她。”黑死帝悲愤叫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