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80

  第1480章 天父的white light

  正义大厅四楼,现在。

  百特曼先输入一长串密码,才推开那扇厚重的大铁门。

  接着,他转头对面色有些难看的哈尔与凯尔道:“别多想,我们没把他们当囚犯关押。

  失去灯戒,他们多是ordinary person ,能往哪逃?

  之所以防范严密,是担心丧亲失友的Earth 人潜入进来,把他们都给谋害了。

  唉,若在大都会多待几天,你们就会发现,几乎每天上午都有民众来正义大厅门前喊口号。

  他们想为亲朋复仇”

  进入大门,就见in small groups 的外星人,或者在走廊闲聊,或者在游戏室下棋、看书、打游戏,没有任何镣铐锁链。

  除了不能离开四楼,都很自由。

  “哈尔,凯尔!”见到两位绿灯大佬,多数俘虏都神色茫然,not knowing what to do ,仅有极少数人激动迎过来。

  绿灯之战中,绿灯侠在宇宙范围内犯下滔天杀戮,可他们自己也损失惨重。

  卡隆纳压根不拿他们当人,死了一批,立即招募新人,继续参加战斗。

  绿灯之战前,7200名灯侠,活下来的“老绿灯”不足三成。

  而卡隆纳先血洗宇宙,几天后等哈莉破开《黑暗之书》,才安排绿灯Legion 强袭Earth 。

  经过前几日的消耗,来到Earth 的绿灯侠中,老面孔更少。

  “只有这么点人?”和old friend 寒暄几句后,哈尔声音颤抖道:“即便不算预备队,目前绿灯Legion 尚缺三千五百多名正式成员。

  这里只有不到三百名灯侠,其他人.都死了?”

  凯尔神色黯然道:“连大超都大开杀戒,杀了好几位灯侠,可想而知当日的战斗有多惨烈,能有三百已经算不错了。”

  看了眼同样表情凝重、眼神隐藏愤恨的灯侠俘虏,他又连忙补充道:“Earth 和绿灯Legion 都是受害者,都损失惨重。

  就在刚刚,我们去布鲁德海文参加了哀悼ceremony 。

  一座城市八十多万人,无一位幸存者。

  范围放大到整个米国,死亡人数再翻十倍。”

  ——所以,无论灯侠死一千、两千还是三千,绿灯Legion 都不该仇恨Earth 英雄。

  也难为他了。

  一边是Earth 英雄,另一边又是绿灯Legion 受人尊敬的“伟大灯侠”,立场两难,只能尽量和稀泥,让两边不要搞对立。

  哪怕事实上两边已经无法再像之前那么和睦好吧,之前也关系一般。

  “谁说我杀了好几位灯侠?”大超不解道:“绿灯之战中,我一个人也没杀。”

  凯尔一愣,“卡隆纳跟我们说,连你都开始杀人,Earth 情况十分危机”

  百特曼道:“卡隆纳在说谎,战争中很多英雄无法留手,超人却一直游刃有余。”

  “喔,那就好。”凯尔sighed in relief ,脸上露出笑容。

  “好什么?战争烈度固定,死亡的绿灯傀儡已成定数,他不杀人,自然只能让别的英雄多杀几个,同时绿灯傀儡还能多杀几个Earth 人。”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凯尔笑容一僵,讪讪道:“大超没杀人,至少证明局势还不曾到不可挽回的境地。”

  “我们只剩这点人了,这才是最后的结果。”一位黄皮肤、马脑袋的“老绿灯”阴沉着马脸说道。

  凯尔神色暗淡,面对数量庞大的伤亡,怨气还是难以避免地在双方心中产生。

  百特曼道:“你们这批人,只是超级英雄的俘虏,哈莉俘获的灯侠还没算进去。”

  说着他转向哈莉,“你将他们放出来吧。”

  哈莉看了他一眼,张开嘴巴,吐出一堆长相奇特的灯侠。

  他们都昏迷不醒,像是尸体般堆叠在一起。

  足以容纳百人休闲活动的大厅,几乎被堆满。

  “群星在上,萨克,罗斯,比姆你们都活着!”别说几位老绿灯,就连一直表情木然、沉默不言的哈尔,都激动叫了起来。

  “哈莉,谢谢”

  哈尔叫了一阵,就转过头,用泛红的眼睛看着哈莉,满脸感激与感动。

  哈莉的俘虏比英雄们的加起来都多,多几倍,接近千人。

  而这些人中,有一大半都是熟面孔。

  很显然,哈莉听进去他的嘱托:尽量不要杀害灯侠。

  哈莉侧过头,看着窗外,indifferently said :“你的感谢说早了。”

  “hua la la ~~”一条绿色长河,从她唇边飞出来,落在地上,也堆成个小山。

  全是绿灯戒指。

  凯尔pupil shrink ,这些灯戒粗略估算,至少四千枚,可现场只有不到一千人的俘虏,那么,哈莉至少屠杀了三千绿灯.

  他心中惊骇,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哈莉,你——”

  哈尔也惊呆了,但只愣了一瞬,表情就恢复自然,沉默着把灯戒都收起来。

  百特曼看了他一眼,心里looked thoughtful 。

  “还有尸体呢?”一位绿灯俘虏问。

  “想要尸体,自己去外太空寻。成千上万的绿灯侠,如同滚滚洪流,从all directions 冲击Earth ,我哪有时间收尸?”哈莉道。

  百特曼道:“在负一楼,有我们早已备好棺椁的绿灯遗骸。”

  entire group 又一路沉默来到楼下。

  超过两千具尸体,让绿灯侠们表情震撼,气氛也更加压抑。

  整个过程没人说话,正联英雄想帮忙搬运尸体,也被拿到灯戒的灯侠们拒绝。

  他们就沉默着看着他们沉默着抬起棺材飞向天空。

  and the others 都没影儿了,神奇女侠才艰难开口,“你们看到没?很多绿灯侠眼中都蕴含愤怒,甚至是仇恨。”

  “杀了别人这么多人,你还指望他们喜笑颜开,满脸感激?禽兽尚且if the rabbit dies, the fox grieves ,even more how 骄傲了30亿年、无敌了30亿年的绿灯Legion 。”哈莉faintly said 。

  “我们也是为了保卫Earth ,他们应该理解。”大超frowned 。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你也应该理解,在绿灯侠眼里,绿灯Legion 唯一,Earth 却只是无数受害者文明中的一个。

  对待‘唯一’和‘亿万之一’的情感,肯定不一样。

  他们中可能还有很多人在想——为什么Earth 不像那些被血洗的文明,直接with no difficulty 地毁灭掉,能让绿灯Legion 少死无数队友。”

  “你把人性想得太黑暗了,我不信他们会这么想。”大超道。

  哈莉古怪一笑,转向fire star 猎人,“琼恩,你说呢?”

  fire star 猎人绿脸纠结,“我,我没读取他们的思想。”

  “hehe .”哈莉笑而不语。

  fire star 猎人sighed then said ,helplessly said :“我真没读取灯侠的思想,但他们中的确有不少人对我们生出怨恨情绪。”

  百特曼深深看了哈莉一眼,“如果刚才我不主动提出来,你是不是打算不归还胃袋维度里的灯侠俘虏了?”

  哈莉nodded ,“说实话,我有点后悔。当初就不该留下他们,直接杀人的效率,比俘虏他们高出至少五倍,俘虏他们需要五秒钟,弄死一秒不用。”

  大超眼神闪烁,摸了摸鼻子掩饰脸上的尴尬。

  他俘虏一名绿灯,至少要two minutes ,最长的有十几分钟.

  哈莉继续道:“提高效率等于降低Earth 伤亡,也等于消除后患。

  亲身经历过这场战争的‘老绿灯’被杀光,新招募的绿灯不记事,与死去的绿灯也没血缘关系,反而有利Earth 和绿灯重建友好关系。”

  大超认真道:“怀着血腥的plot against ,没有真诚和坦率,怎么可能建立真正友好的关系?”

  哈莉不以为然道:“面子上友好、不暗中使坏就行了,谁还真指望和平均职业lifespan 不足四年的普通绿灯交朋友?”

  百特曼said solemnly :“刚才你掏出灯戒时,哈尔和凯尔的表情,你注意到了吗?凯尔很震惊,哈尔却似乎早有意料。

  如果我没猜错,绿灯之战的全部细节,《欧阿之书》都有记载。

  战争期间招募了多少新绿灯,多少绿灯进入太阳系,最后又是什么结果,绿灯Legion 都可以查到,而且已经查明。”

  哈莉愣了一下,叹道:“你说得对,这下连面子上的友好都难以维持了。

  别以为我拿出数千枚没有主人的灯戒,就证明我是杀人王。

  其实死在你们手上的绿灯侠远超过我。

  只不过灯戒飞行灵活,速度又快,你们没办法像我一样随手捕捉。”

  所有英雄subconsciously 拿眼去瞥黛娜。

  黛娜purse one’s lip ,声音沙哑道:“我不能再做正联之首了。另外,我还得暂时退出正义联盟。”

  她一直都清楚,她杀的绿灯比哈莉都多,全都skeleton doesn’t exist 。

  “黛娜,没人怪你,若是没有你,今天绝不会只一个‘布鲁德海文’。”神奇女侠温声道。

  百特曼也道:“绿灯之战就是一场战争,对我们而言,这更是一场guard home, defend the country 、守护文明的战争。

  而且,我们也尽力把伤亡降到最低。

  无论是谁,都不能否认我们的正义性。”

  paused ,他又道:“另外,你这个时候离职,外人必然会猜测原因。

  如果民众认为你是因为杀了太多绿灯入侵者而遭到责难,必然舆论沸腾,绿灯和Earth 关系更加紧张。”

  “黛娜,你若觉得累了,可以给自己放个假。绿灯之战结束,Earth 短时间内It shouldn’t be 再闹什么危机了。”哈莉叹道。

  “亚魔卓还没解决。”大超道。

  ”Ai, 别扫兴,只要它不露面,就当它不存在吧。”哈莉helplessly said 。

  从正义大厅出来后,哈莉没留在大都会,参加Great Commander 接下来的哀悼活动。

  嗯,之前是哀悼布鲁德海文的死难者,稍后还有大都会、哥谭等多场死难者的集体葬礼。

  这次米国死了不少人,说一句家家挂白肯定夸张了,但绝对够得上人人戴孝——几乎每个人都有亲朋故旧去世,需要参加葬礼。

  回到庄园,哈莉惊讶发现凯尔·雷纳居然在等自己。

  “你没和绿灯俘虏回欧阿?”她奇怪道。

  “临时有事找你。”

  看到他脸上的忧色,哈莉主动问道:“为了绿灯Legion 和Earth 之间的‘误会’?”

  凯尔轻轻nodded ,“你有什么修复关系的好计划?”

  “我的计划就是指望哈尔来制定一套计划,然后你们四个绿灯侠来执行计划。”哈莉道。

  凯尔嘴角抽搐几下,道:“我就知道在你这儿找不到答案。

  你或许有个好脑瓜,能想到好点子,但你不关心也不在乎绿灯与Earth 的嫌隙。

  我急着来找你,主要因为另外两件事。

  《黑暗之书》还记得不?

  我从卡隆纳那得到的spoíls of war 。”

  “我记得你当时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释放六位灯主,然后将它交给Guardian 保管。”哈莉道。

  如果是正常的《黑暗之书》,她肯定会有点别的想法。

  但既然《黑暗之书》已经疯了,那就让Guardian 去窥视其中的“宇宙真理”吧。

  “它消失了。”凯尔表情严肃道:“今天在回欧阿的路上,我忽然接到Guardian 的消息,说《黑暗之书》突兀消失,让我负责调查。

  我怀疑失去Guardian 和spokesperson 后,黑死帝依旧能干涉物质宇宙。

  祂可能在谋划什么。

  而至黑之夜后,一直由你替七大Legion 监控死亡维度,我才来提醒你一声。”

  “嗯,我会留意的。”哈莉随口应了下来。

  “最后.”凯尔左右看看,以灯戒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哈莉,你开启上帝下凡,我们说悄悄话。”

  “你想说什么?”哈莉惊讶道。

  “天父在窥视我。”凯尔依旧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从我七情合一,融合出自己的white light 开始,我就感受到一道炙热且贪婪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是天父!

  我能感应到祂的begin to stir 。

  甘瑟说我对white light 的抗拒心理,才是white light 从我体内消失的原因。

  这话也不算错。

  当时我说white light 代表太多麻烦,完全是有感而发。

  如果我依旧持有white light ,天父很可能做些什么。

  我不希望因为我,让创世星和绿灯Legion 、和Earth 发生摩擦。

  等white light 从我身上消失,我也失去那种洞察真相的强大spiritual sense ,不晓得天父是否还在关注我。”

  说到最后,他的脸上露出几分忧色,“在天父的目光中,我感受到几分令人心惊的疯狂。”

  哈莉想了想,说道:“你先回去,天父那边我帮你搞定。”

  凯尔不是第一次得到white light 的力量。

  噬日兽危机中,时魔哈尔把所有的“时魔之力”都献给了噬日兽,以偿还绿灯Legion 的魔力之债。

  噬日兽消失后,还剩下一部分残余的“时魔之力”留在原地。

  甘瑟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他带着凯尔来到那片星空,将残余之力全部吸收。

  然后凯尔便第一次激活生命化身的innate talent 。

  也是那一次,他吸引到天父的目光。

  不过等天父找过来时,凯尔已经把全部life force 消耗干净,用来复活小蓝人和部分绿灯队友。

  事后哈莉曾对凯尔说:天父已经盯上你,今后察觉有什么不对,immediately 来找我。

  显然凯尔还记得这件事,如今遇到麻烦,立即找了过来。

  哈莉也没忘记自己的承诺。

  等凯尔离开,她顾不得心理上的疲累,在家里吃过晚饭,就拿出自己的“创世星Instructor 的”母盒,传送到“正义新神”大本营。

  “嗨,哈莉,你好久没来了。”

  刚传送到创世星,迎面就走来腰挎long sword 的爱神贝卡。

  “Earth 烂事儿太多,从至黑之夜到白灯降临,紧接着又是绿灯之战。唉,至今还有亚魔卓whereabouts unknown 呢。”哈莉叹道。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来到天父的宫殿。

  贝卡来找她老公奥利安的,和哈莉同路。

  “哈莉,你来得真巧,我和奥利安正打算去主宇宙测试‘创世之white light ’呢!”天父爽朗said with a big smile 。

  哈莉看得出来,祂是真的很高兴,甚至has several points of 得意。

  “创世之white light 是什么?”她said curiously 。

  “就是生命之white light ,和绿灯侠凯尔·雷纳的white light 一样。hahaha ,我也研究出自己的white light ,独属于我,属于创世星的‘创世之white light ’。”天父傲然said with a big smile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