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87

  第1487章 味道浓烈

  电视信号的传播会有延迟,因为无论信号以什么方式传播,都无法瞬间完成。

  在planet 内部,直播信号以光速传播,延迟时间非常短,电视观众和现场观众几乎是同步观看。

  若把范围扩大到行星之外,甚至太阳系之外、银河系之外,距离间隔几百万光年,连光都要飞几百万年。

  再以光波、电磁波作为信号载体,就没办法进行跨星系沟通了。

  超光速空间的发现,为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思路。

  现如今,宇宙科技最先进的几大高等文明,都能做到超远距离信息传递。

  planet 日报对卡隆纳大审判的直播,就使用了兰恩文明的“泽塔信号基站system ”。

  即便如此,从第0号扇区到2814扇区,信号也有超过20个小时的传播时间。

  电视节目所谓的现场直播,也不过观看20个小时前发生的事。

  当然,dc宇宙不是纯科学的world ,这里还有Spiritual God 。

  兰恩、塞纳冈之流,是宇宙中highest 的高等文明。

  马尔图斯人则建立了统治宇宙数十亿年的“超等文明”。

  创世星和天启星的新神world ,连普通士兵都是Spiritual God ,属于Divine Level 文明。

  上帝超越了Spiritual God 的范畴,但祂创造的天堂,天堂里的众天使,也属于Divine Level 文明。

  Divine Level 文明的通讯技术打破了空间与时间的限制,几乎做到无尽距离瞬间交流。

  比如天启星与创世星的母盒技术。

  比如天堂的“天之声system ”。

  在旧神居住的天境,诸神也能通过祈祷与信仰Divine Power ,完成跨越时空的即时交流。

  Earth 人目前看到的“卡隆纳大审判”的直播,来自高等文明的信息技术,几十亿光年外,只trifling 20个小时的延迟,效率已经非常高。

  但在卡隆纳大审判的现场,使用天堂山手机的黛娜虽然天堂山手机来自低等的Earth 文明,手机中的守户犬system 却使用了“Divine Level 文明”的技术。

  嗯,守户犬的根基是量子魔法通讯,与天之声不一样,但守户犬使用了天之声的“网线”——人类对天堂、对上帝有信仰,信仰力沿着信仰通道进入天堂,信仰通道即是天之声的信息通道,是守户犬借用的“网线”。

  所以,藻核星上,卡隆纳大审判现场的变故,哈莉比看电视直播的Earth 人早20个小时知道。

  即便她提前知道,也没办法或者说,没主动去改变结果。

  “哈莉,你可以使用天之声传送,立即赶过来。”黛娜的声音透出些急切。

  哈莉问道:“卡隆纳大杀特杀,杀了我们的人?”

  “那倒没有,他只是恐吓了哈维·丹特,以及一众Earth 代表,没来得及行凶。”黛娜道。

  “有人被吓出毛病?”

  “Great Commander 吓出屎了!当场拉的,卡隆纳看到后大笑着嘲讽他,然后全宇宙人民都知道了。”黛娜语气古怪道。

  “人没事吧?”

  “除了羞愧悲愤,没大碍。”黛娜道。

  “既然还知道羞愤,那就是真的没事。”

  “可卡隆纳逃了。”黛娜急道。

  “今日的审判现场,没有绿灯侠和小蓝人?”哈莉问。

  “他们都在,哈尔一马当先,追捕卡隆纳去了。”黛娜道。

  “既然绿灯Legion 和哈尔都在,你还让我过去做什么?论硬实力,卡隆纳那位最伟大科学家,连warrior 型的Guardian 都打不过,哈尔能碾压他believing or not ?”哈莉并不着急。

  黛娜hearing this 稍微冷静下来,却依旧道:“我有种不祥预感,卡隆纳突然越狱,很不正常。”

  “你怀疑有人使坏?”

  黛娜hesitantly said :“我不知道,卡隆纳一直由哈尔、基洛沃格、约翰等几位老练的灯侠亲自负责看押.”

  “伱别瞎操心,顶天,卡隆纳再次逃窜。Earth 这几年越狱的超级恶棍还少吗?Earth 恶棍能越狱,宇宙恶棍凭什么要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受审?”

  哈莉是真的很平静。

  在哈尔、凯尔阻止她当场献祭掉卡隆纳时,她就预料到今日情况的发生。

  挂断电话后不到十分钟,黛娜再次联系上她。

  这次不是打电话。

  即便超级英雄使用守户犬,也只是省去199美刀的月租费,依旧需要支付通话费用。

  刚刚和哈莉简单几句话,黛娜已经花费several millions 美刀的话费。

  她很心痛。

  即便她男朋友是亿万富翁,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哈莉收到的是一条短信:卡隆纳已被哈尔击杀。

  见此,她心里本就微弱不可查的担忧,彻底消失。

  second day 她还照常和奎茵庄园一众人看“卡隆纳大审判”。

  直到今天此时,直播信号才传回Earth 。

  为了不影响众人的观影体验,哈莉没有提前剧透。

  不过,佩里被露易丝剧透了。

  提前得知新任Great Commander 当众吓出屎,他对直播内容开始变得犹豫。

  “BOSS,要不要停播?或者掐掉后面的内容?”

  “为什么?”哈莉问道。

  “那毕竟是咱们的Great Commander ,为了他的面子,也为了米国的脸。“佩里道。

  “如果你能说服外星媒体一起停播,并且让现场十万观众闭嘴,那你就掐吧。”哈莉道。

  “呃”佩里讷讷道:“显然我做不到。”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的Great Commander 已经丢了脸,现在你不想让Earth 人民知道他丢了脸?整儿宇宙都知道了,唯独瞒着咱自己人?”

  佩里helplessly said :“BOSS你说得对,瞒不住。”

  “哈维,哈维,我爱你!”

  “哇喔,哈维好帅!”

  “天呐,你们看,卡隆纳的疤痕蓝脸都被气黑了,正瑟瑟发动呢,hahaha !”

  最后一期“卡隆纳大审判”依旧精彩,也依旧让奎茵庄园的观众沉醉其中,为哈维的气度与智慧喝彩。

  大审判的这一个多月里,哈维·丹特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成长。

  虽然他的本性可能是双面人,但在他没堕落时,身上有一种很有魅力的正义与fearless 的气质。

  若非如此,最擅长clearly understood 人心人性的蝙蝠侠,也不会把他当成照Brother Liang 谭黑暗的正义之光。

  在刚出场时,他还略显生涩,有些放不开。

  到现在他越来越熟悉宇宙各大文明的法律体系,见识越来越广,就越是能将自己“正义之光”的气质展露无遗。

  气质如宝剑,越磨越锋利。

  此时电视上的哈维·丹特就擎着一柄绝世宝剑。

  “轰~~~”

  直播节目中mutation 突生,被哈维犀利言辞说得哑口无言、蓝脸发黑、浑身颤抖的卡隆纳,忽然爆发强大的心灵能量。

  纯粹的心灵之力无色无形,此时卡隆纳的心灵之力却呈现翠绿色,明显融入了意志之绿光。

  用来关押、展示他的高科牢,就是以灯炉同款材质打造,融入了绿灯能量,具有镇压囚犯意志,使超能者能力失效的的功能。

  卡隆纳似乎因为情绪波动过于激烈,触动了高科牢的绿灯能量,不仅实力暴涨,高科牢镇压、捆缚囚犯的效果也消失。

  随着一声巨响,电话亭样式的高科牢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卡隆纳laughs facing the sky ,“hahaha ,trifling 高科牢就想困住我?难道不知道高科牢的建筑材料,也是我发明的吗?”

  “偶买噶!”此时此刻,全球无数家庭、无数看直播的Earth 人,都神色震惊,发出cry out in surprise ,“要遭,卡隆纳挣脱束缚啦!”

  “哈莉,快,赶快,卡隆纳当庭越狱,快——”

  安吉拉太过投入,表情紧张地盯着电视不移开,双手胡乱抓扯哈莉的衣服。

  她不是唯一慌了神的人。

  几个向来沉稳的英雄少女,这会儿也激动得叫出声来。

  “不要慌,该发生的早已发生了。虽是直播,信号延迟了20多个小时呢。”哈莉以spirit strength shouted in a deep voice 。

  脑子灵活的愣了一瞬,立马回复理智。

  脑子不灵活、没听明白的,也因为她沉着冷静的态度,控制住心里的担忧。

  “你早知道了?卡隆纳抓到没?”赛琳娜连忙问道。

  “自己看。”

  电视直播并没因为卡隆纳的逃脱而中断,镜头有些晃动,却依旧对准审判台。

  “低等文明的蝼蚁,就凭你也配审判我?!”卡隆纳向哈维·丹特发出愤怒的咆哮。

  因为提前知道他十分钟内被哈尔击杀的结局,此时看电视中威风凛凛的他,总让哈莉出戏,想起《国产凌凌漆》里练了30年绝招的铁腿水上漂。

  “BOOM!”

  随着卡隆纳声音传出,一圈淡绿色的心灵冲击波,也向all directions 扩散开。

  哈维·丹特首当其冲。

  他的脸色变得煞白,脸上还有痛苦之色,但他眼神锐利,目光不闪不避,哪怕身子被心灵冲击波击退几步,踉踉跄跄差点摔倒,他也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

  在周围审Magistrate 都面色煞白,说不出话的时候,他声音朗朗,吐字清晰,没有丝毫畏惧,“蝼蚁的正义也是正义,Spiritual God 的罪恶一样是罪恶。你可以随手杀死我,但改变不了罪恶注定被正义审判的命运!”

  “喔嚯,哈维这下真的火了。”哈莉吹了一声口哨。

  这种“彩蛋”,黛娜并没对她说。

  现在看到也算一种惊喜。

  “Aiya ,咱们的Great Commander 尿啦!”艾薇忽然叫道。

  哈维unyielding 的意志很吸睛,把摄像镜头牢牢吸引到自己身上。

  可他的身后却是Earth 代表的观众席——19位审Magistrate ,环形围坐,审判台后方即是听众席。

  Great Commander 和其余18个文明领袖,都坐在第一排,是最显眼、最容易上镜的位置。

  而Great Commander 正在哈维后方。

  镜头对准哈维后,一下子把他也圈了进去。

  这也是Great Commander 自己选的宝座,更容易被观众们看到嘛。

  此时他却是身子如泥般滑落座椅,从裤脚流出黄褐色的浓稠液体。

  “不是尿,似乎拉屎了”卡珊德拉惊讶道。

  “肯定有尿,屎尿齐流。”胖头道。

  卡隆纳也发现了,sneered :“这种漂亮话对你同胞说去,他吓出屎了,hahaha !”

  全场瞩目。

  全宇宙电视机前的观众,也subconsciously 把目光投向泽塔斯先生。

  “上帝啊,咱们的Great Commander 吓出屎了。”

  next moment ,全米国的家庭,都传出不知喜悲的哀嚎声。

  看到Great Commander 的笑话,他们本该hehe 大笑。

  可Great Commander 当众闹出这种笑话,绝对遗臭百亿光年——物质宇宙范围内,都能闻到那股屎尿臭味。

  哈莉安慰几位哀嚎的米国佬英雄,道:“没关系,哈维表现优秀,为Earth 加了很多分。”

  “加再多分,也被Great Commander 一泡屎尿拉了出来。”迪克哀叹道:“之前我还想着,藻核星风景瑰丽,或许可以在圣诞节的时候,让Bruce 带我们去那旅行。

  现在我可不敢去了。

  去了别人问我哪来的,我说来自Earth ,对方立马露出恍然之色,说一句‘原来是拉稀统领的同胞’,我得尴尬死。”

  达米安冷着脸道:“你想多了,咱们和Great Commander 一个种族,外星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Earth 人。

  即便不是Earth 人,长得和我们一样的外星人,也会被连累,被认为是Earth 人。

  反正Earth 人这次扬名宇宙了。”

  “不至于,你看Great Commander 周围,也有很多人浑身瘫软,疑似尿了裤子——唔,他们太cunning 了,竟然都穿包裹严密的纳米太空服。”

  众人待要睁眼细看,却见镜头一晃,出现一片马赛克,挡住了哈维周围的景象。

  “这马赛克打得有水平啊。”赛琳娜讥讽道。

  “这是直播,电视台也猝不及防。”哈莉道。

  直播到了此时,依旧没有中断。

  就在卡隆纳讥讽一句,面露murderous intention ,准备对哈维辣手无情时,一道绿光从天而降,化为锁链捆住了他的手脚。

  几位绿灯守卫,闪亮登场。

  他们配合相当默契。

  约翰和基洛沃格撑开防御罩,把听众、审Magistrate 与卡隆纳隔离开,哈尔单挑卡隆纳。

  不过卡隆纳不傻,没有留下和哈尔单挑。

  之后镜头便失去他们的踪影。

  即便如此,直播依旧没有停。

  摄影师扛着摄像机,把镜头转向了节目支持人露易丝。

  十分钟后,名记露易丝满脸笑容地向观众们宣布了一件喜讯:逃犯卡隆纳已经被宇宙警察、史上最伟大绿灯侠当场击毙。

  “这”赛琳娜愣了愣,“大审判的剧情之曲折,堪比好莱坞电影啊。”

  胖头hearing this ,eyes shined ,立即道:“好主意,我的下一部电影有眉目了,就叫《藻核星大审判》。”

  “宇宙人民都知道详细经过,谁会去看你的电影?”艾薇道。

  “哎,艾薇你别小瞧我,我当然不会重复你们看到的剧情。《藻核星大审判》的主剧情将是哈维·丹特从哥谭小律师,逐渐成长为宇宙检察官的过程。

  电影会着重讲述他光鲜亮丽背后,不为人所知的挫折与磨难,以及帮他战胜困难、克服挫折的spirit strength 和心路历程。”

  哈莉瞥了它一眼,“听着就像奥斯卡获奖电影。”

  胖头laughed ,不掩饰自己的野心,“这种描述人性挣扎与抗争精神的传记电影,最容易拿奖。我已经两次被提名,这次定要把小金人捧回家!”

  虽然卡隆纳已死,大审判也没草草结束。

  大审判的目的是通过“审判、定罪、伏法”的过程,安抚受绿灯傀儡伤害的文明,纪念已经被毁灭的文明。

  就像某个人若想畅快复仇,要把自己的冤屈大声说出来,当众数落对方的罪行,获得民众和公序良俗的认可,最后让仇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伤痛的心灵收获慰藉与满足。

  卡隆纳之死,只能算提前完成审判的一个环节。

  数十万个被毁灭的文明都是谁、有何伟大之处、都在绿灯之战中经历了什么,该如何纪念、怎么补偿或者救援那些受灾文明,都要在审判中完成。

  个人复仇,把仇人打死,热闹结束,各回各家;正规的法庭审判,必须走完流程,哪怕疑犯已经嗝屁。

  这是一项很庞杂的工作。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Earth 佬依旧有直播可以看。

  只不过没有卡隆纳当背景板,“Earth 人的骄傲”哈维·丹特的讲述也日趋专业,渐渐听不太懂,味道不如从前“浓”了。

  当然,随着镜头一晃,把Great Commander 拉入观众视野时,味道会忽然浓烈得让大家皱起鼻子。

  “得让Great Commander 回来,卡隆纳已死,他没必要再留在那丢人现眼了。”这不是网络上个别极端网友的发言,而是正规新闻媒体引发的舆论风暴。

  没两天,Great Commander 就真的回来了。

  和他一起归来的还有哈尔·乔丹。

  灯戒被收走、被绿灯Legion 除名的哈尔,此时只是个穿着咖啡色飞行员夹克,显得落魄沮丧的middle-aged man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