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91

  第1491章 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客套几句,寒暄一番后,哈莉问道:“听说很多外星文明邀请你加入他们的法务部门?你有没有出去发展的想法?”

  哈维·丹特神色有些迷茫,“的确很多文明国和跨星系组织邀请我,但我对他们不太了解,之前也从没想过离开Earth 。”

  “如果我现在穿越回十年前,跟那时的我讨论去外planet 做律师或法官的事,那个我一定把现在的我当成阿卡姆疯人院里跑出来的mental disorder 。”他苦said with a smile 。

  哈莉道:“时代在变化,变得还很快!如果没有外星入侵,即便少数人接触到外星文明,也不至于让外星信息成为民众皆知的常识。

  可Earth 上的危机,一大半都来自外界。

  每次危机还深刻影响到Earth 上的每个人,Earth 想不进入星际化都不行。”

  “现实如此,我们只能接受。而且与别人相比,哈维你已经算是走在星际化的最前列。”瑞秋温柔地说。

  她也是哥谭人,还是Bruce 小时候的玩伴。

  Wayne 夫妻没死时,她经常去Wayne 庄园玩耍。

  “伱支撑他到外面发展?”哈莉问道。

  瑞秋迟疑了一瞬,说道:“我只是觉得哈维既年轻也不年轻,现在还有闯荡的活力,过几年就再没机会了。

  不过我也明白,我的想法可能很不成熟,所以我建议哈维来向你请教。”

  哈维也把询问的目光looked towards 哈莉。

  哈莉想了想,说道:“瑞秋说得对,不趁着年轻的时候出去闯一闯,十年后,二十年后,哪怕哈维成为米国首席大法官,八成也会后悔,甚至对现实索然无味。”

  她是真心觉得哈维·丹特应该离开Earth ,去外面闯荡个several decades 。

  等Earth 上超级英雄时代落幕,或者在外面历练出钢铁般的意志、不可扭曲的信念,再回来。

  那样的话,“双面人”的命运才会彻底被斩断。

  Earth 不是新手村,Earth 是dc宇宙难度最高的关卡。

  哈维从proud of one’s success 、人人敬仰的哥谭检察官,一朝堕落成心灵扭曲的双面人,就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承受不住,疯了。

  前一天还英俊帅气、娇妻在侧,人生得意马蹄疾;second day 老婆惨死、脸被烧伤,自己变成个monster ,工作上的杰出成就,也在小丑身上成为笑话。

  绷不住,崩溃了。

  现在他参与了卡隆纳大审判,成为Earth 人的骄傲,还混到个特别容易吸引恶棍目光的“正义之光”的诨号。

  家庭美满,事业Great Accomplishment ,几乎处于Peak 中的Peak 。

  偏偏他应对风险的能力并不强。

  妻子儿女这个弱点,太明显,太容易被抓住。

  想摧毁他太容易了。

  可若是去了外planet ,就像村花去了北上广,村镇做题家考入清华北大,乡镇首富去澳门潇洒放眼望去,周围都是需要自己努力才能超越的存在,那种人生Peak 上的孤傲感、狂傲感立马消失。

  犹如囊中之锥的光辉,也变得不再戳人眼球。

  在Earth ,他身边的人都嫉妒他;去了外planet ,他身边的人都过得比他好,能力都不比他弱,所有人都把他当ordinary person 。

  哈维·丹特就需要一个被周围人平等相待的环境。

  “留在Earth ,卡隆纳大审判结束的那天,就是你人生的Peak 。你的Peak 已经过去,余生都会忍不住去回忆那天的一幕幕场景。

  去了外planet ,你的人生才刚开始,每天都在攀登高峰,每天都在追求更大的成就。

  等你七老八十,回到Earth 时,卡隆纳大审判只是你的厚厚传记上的一页。”哈莉又道。

  哈维·丹特被她说得热血沸腾,重重地nodded ,“你说得对,我要出去!”

  瑞秋也有些激动,热切地看着哈莉,问道:“很多外星组织、文明国、星际公司,都向哈维发出邀请,你觉得他应该选哪一个?”

  哈莉not even think 就说道:“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和文明国,都pass,直接挑选影响力最大的星系组织,以公益服务为主。

  最好那个跨星系公益组织是高等文明建立的,有高等文明做靠山。

  薪水是最后的参考条件。

  哪怕工资最低的外星法务职位,都足以满足你们一家的物质需求。

  换算成美刀,甚至轻易让你们成为米国的亿万富翁。”

  “对了,最好选择2813、2814两大扇区的宇宙组织,或者你选择的法务组织在这两个扇区有分部。

  在Earth 上做检察官,可能被超级恶棍报复。

  宇宙只是一个放大版的planet ,肯定也会发生同样的烂事儿。

  2813扇区的绿灯侠是哈尔乔丹和约翰·斯图尔特,2814扇区的灯侠为凯尔雷纳和盖·加德纳,至少凯尔和约翰依旧在职。

  有他们照顾,你会少很多麻烦。”

  “哈莉,你考虑得真周到,谢谢。”瑞秋满脸感激地说。

  half a month 后,下午。

  “你不是要安心过ordinary person 的生活吗?今天急着把我找回来,总不是谈家长里短吧?”

  哈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径直走向客厅拐角处的大冰箱,从里面摸出个电饭煲大的黄皮西瓜。

  “嘭!”

  她一拳将它捶得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绿色的西瓜汁四散飞溅没溅开,她身周撑开一层透明的防御金膜,将西瓜汁兜起来,倒流进入她张开的嘴巴里。

  “吧唧——”喝完西瓜汁,她还啃掉一大口西瓜,吃得十分香甜。

  哈尔乔丹从下到上打量她一番,露出半条白晃晃圆润小腿的黄铜色金属长靴,垂到膝盖的金属裙甲,马甲样式的板甲,两条白花花的手臂露在外面,头上还带着两边竖起飞鹰翅膀的头盔,一头浓密的金发扎成麻花辫,从头盔后面落下来,随着她走动一晃一晃的。

  头发湿漉漉,几乎要把汗水滴在地板上。

  掀开面甲露出来的脸蛋,也红彤彤、粉扑扑。

  “你做什么去了?看你身上的装扮,似乎不像创世星风格。”他疑惑道。

  “hehe ,你觉得这是什么风格?”哈莉左右两手各托着半片瓜,张开双臂,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哈尔摸索着下巴,一边欣赏她curvaceous 的姣好身材,一边打量衣甲上的花纹,“与神奇女侠的风格有点像,你去亚马逊人的天堂岛了?”

  “猜对了一半,我刚从天境奥林匹斯山回来。the past few days 戴安娜的老爹正举办‘真·奥林匹斯运动会’。

  我和戴安娜的两个elder sister 是好友,拿到了一张入场券。”

  哈莉一边吃瓜,一边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很巧,planet 日报电视台正在直播拉娜·朗对前任Great Commander 特斯拉的专访。

  “哈莉,你赢了几块奖牌?”艾薇走过来问道。

  哈莉干笑两声,“奖牌什么的不重要,重在参与,友谊第一。”

  “难道连一块铜牌都没拿到?”艾薇叫道。

  哈莉啃了一口西瓜,叹气道:“投掷标枪、长短跑、跳远、跨栏,你觉得我能赢哪一项?那群畜生,一个个力量堪比大超,速度赛过闪电侠,没法比啊!”

  “你——”艾薇想了好一会,皱着脸道:“你的优势似乎都与竞技无关。如果有大胃王比赛,或者互扇巴掌比赛,哈莉你肯定赢。”

  哈尔hearing this 立即想到她的胃袋维度,再looked towards 她手里的西瓜时,不由疑惑道:“你还会饥渴?”

  “我可以不用饥饿,但我乐于享受ordinary person 的生活。和你嘴上叫着过回归ordinary person 的生活,肚里却操着宇宙Great Commander 的心不同,我是真的很享受。”哈莉意味深长地说。

  哈尔张了张嘴,一时间陷入沉默。

  “.拉娜,这你可说错了。”电视机上,阿波表情严肃,摇动手指,说道:“卡隆纳挣脱高科牢那日我没能出现在现场,不是幸运,而是不幸。”

  “喔,难道你想取代泽塔斯Great Commander ?”拉娜朗问道。

  “没错,我万分后悔那天不是我在场。”阿波慨叹道。

  拉娜朗疑惑道:“你和泽塔斯Great Commander 关系非常好,愿意替他承受凡人无法承受之灾厄?”

  阿波正面镜头,用眼角斜了她一眼,直接道:“你觉得我会当众拉屎?”

  哪怕是银河名记,面对这么直接的问题,拉娜朗也有些微尴尬。

  她轻轻nodded ,“泽塔斯Great Commander 多次在采访中说,换成任何人will not 有例外,尤其是你。”

  阿波said with a sneer :“我和他可不一样,换成我在场,我会和哈维·丹特一样,傲然面对卡隆纳,甚至发出坚贞unyielding 、傲骨凌霄的呵斥。

  我会在宇宙人民面前展露米国Great Commander 应有之绝世风姿。

  Earth 文明必将因为我的行为更添荣光。”

  “这家伙真shameless 。”艾薇道。

  哈尔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瞥见哈莉聚精会神盯着屏幕,便又把嘴巴闭上。

  “你为什么这么说?”拉娜朗惊讶道:“哈莉·奎茵议员亲自发文解释过泽塔斯Great Commander 的情况。

  当时卡隆纳对丹特审Magistrate 发出强大的心灵冲击,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丹特本人。

  但他的嶙峋傲骨、unyielding 意志,宇宙人民都看到了。

  泽塔斯Great Commander 就在丹特审Magistrate 身后,他遭受池鱼之殃,承受了second only to 丹特审Magistrate 的恐怖压力,所以才会神经system 瘫痪,大小便失禁。”

  “如果我也有和哈维·丹特一样的钢铁意志呢?”

  艾薇又要再嘲讽,阿波立即道:“别怀疑,我有well known 的确凿证据。”

  “什么证据?”拉娜·朗惊疑道。

  此时观看电视直播的观众,也都一脸好奇。

  “兰恩-塞纳冈战争期间,我曾代表米国,去兰恩星做过调停人,你肯定记得。”阿波目光灼灼,脸上洋洋得意。

  拉娜脸颊肌肉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nodded and said :“印象深刻,终生难忘。”

  “当时战火连天,数千万Star River 大兵在外太空打仗,每分每秒都有成千上万人化为宇宙尘埃,连planet 都被打爆,可我却悄悄光顾了兰恩夜店,还和兰恩失足女喔,不对,那位珍娜小姐来自科鲁星,是一位到兰恩留学的大学生。”

  阿波砸吧着嘴巴,不掩饰脸上的回味之色。

  “人类之耻,米国渣滓。”看直播的观众骂道。

  “我们要看珍娜小姐的照片。”也有男银在嚎叫。

  拉娜·朗心里也在骂,面上却毫无波澜。

  “你这次落选,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上次外交活动中的重大失职。”她直言不讳地说。

  “拉娜,我已经解释过无数次,那是工作需要!不过,今天我不想再重复解释一遍。”阿波摆摆手,said resolutely :“我想说的是,如此危急的环境中,我依旧能镇定自若、calm ,这不就证明了我的钢铁意志?

  卡隆纳很凶,但他有魔君奧fuck 凶,有数以亿计的太空大军凶?

  泽塔斯和哈维当时很危险,可他们再危险,有我脱离银河上将保护,离开兰恩国宾馆,孤身出现在残酷的星战战场附近危险?”

  艾薇hearing this 一愣。

  “这话似乎有点道理呀!虽然阿波·特斯拉很shameless ,但在那种级别的planet 大战中孤身逛夜店,心理素质的确没话说。”

  电视上,主持人拉娜朗也愣住了。

  “扯淡,他只是色欲熏心,extremely lustful ,和意志没半毛钱的关系。他简直在羞辱‘意志’。”哈尔显得很激动。

  “至少他的心理素质的确比泽塔斯更强大。”哈莉道。

  “哈莉,赛尼斯托来找过我了,这不是第一次,他想让我帮他拯救科鲁加。”哈尔趁机说起正事儿。

  “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他也找过我?”哈莉问道。

  哈尔惊讶道:“他还约了你?”

  “约我?他早前和我说过‘Guardian 之乱’的预言,他什么时候约你拯救科鲁加的?”哈莉奇怪道。

  “他也和我说过Guardian 的预言,不过明晚他又来了。他约我前往科鲁加planet ,清理黄灯Legion ,关闭黄灯中央能量电池。”哈尔道。

  哈莉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他背叛黄灯、重回绿灯的消息,已经被黄灯Legion 知道了?

  黄灯魔要报复他,就前往科鲁加折腾他的clansman ?”

  哈尔道:“差不多吧,他的行为对黄灯魔而言是不可原谅的背叛,他们现在肯定恨死他了。

  不过,他们并非找去科鲁加的。

  赛尼斯托还是黄灯之主时,就把黄灯Legion 的总部暂时放在科鲁加。

  他让黄灯魔帮忙守护自己的家乡。”

  “赛尼斯托脑子有病呀,他都决定背叛黄灯Legion 了,还把总部放在科鲁加?”艾薇不解道。

  哈尔摇头道:“他不蠢,反而十分聪明。

  若非有黄灯Legion 驻守,科鲁加早在绿灯之战中就被毁灭。

  这不是臆想,我通过《欧阿之书》调查过绿灯死亡情况。

  至少2000名绿灯傀儡死在科鲁加星系内外,黄灯魔也至少死亡一千。

  赛尼斯托被绿灯选中,纯粹是意外,是他计划外的‘mutation ’。

  他原本打算毁掉黄灯戒,去无名planet 上隐居。

  而毁掉灯戒之前,他特意发消息给自己的心腹,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让他们永远坚守在科鲁加,用生命保护他的母星,直到他再次归来。

  黄灯魔很崇拜他,也很听话,之前从未骚扰科鲁加民众,只在外太空驻扎。”

  “他接受灯戒,选择回归绿灯Legion 后,就没做任何安排?”艾薇道。

  “理论上,黄灯Legion 不会知道他加入了绿灯Legion ,因为自从戴上灯戒,他从未出过一次任务。

  也即是说,除了Guardian 和绿灯成员,没人知道他已经成为黄灯叛徒。

  Guardian 早就在Legion 内颁布禁令,不许绿灯侠和其余色光Legion 接触。”

  说到这儿,哈尔苦涩一笑,“我不就是因为和六位灯主走得太近,被Guardian 派人擒拿吗?

  所以,至少短时间内,科鲁加应该是安全的。”

  艾薇cry out in surprise :“绿灯Legion 内部出了叛徒,他们出卖了赛尼斯托。”

  哈尔眸light flashed ,没否认她的怀疑,“赛尼斯托和他的黄灯Legion ,杀了很多绿灯侠。

  那些死去的灯侠,都是现今Legion 老成员的old friend 。

  当然,也不排除别的原因。

  可无论什么原因,事实已经发生,赛尼斯托只能尽快解决科鲁加上的黄灯魔。

  多耽搁一天,科鲁加就会冤死成百上千个无辜者。”

  “既然you think like this ,为什么还犹豫?”哈莉问道。

  哈尔揉了揉脸,闷声道:“从绿灯Legion 离开,回到海滨城后,我.当时我是真的下定决心——天下已经太平,绿灯Legion 不再需要我,我要为自己而活,过正常人的普通生活。

  很快,我和卡萝尔和好如初,她甚至摘下灯戒,放弃了星蓝石的身份。

  我们开始同居,最近又在讨论结婚的事宜。

  她希望我彻底与色光Legion 划清界限,和她做一对普通的Earth 夫妻。

  结果赛尼斯托找上门,想让我戴上灯戒,重新介入色光Legion 的事务,卡萝尔非常生气,我也非常犹豫。

  如果我真的跟赛尼斯托走了,恐怕会失去卡萝尔。”

  这不是赵敏、Zhang Wuji 与周芷若的剧情吗?

  赛尼斯托是赵敏,哈尔是Zhang Wuji ,卡萝尔是周芷若,剧情完全对得上。

  天下那片多男人,为什么赛尼斯托must 在哈尔即将结婚时,拉着他离开?

  明明要结婚了,就因为赛尼斯托一句话,哈尔就打算抛弃fiancee .

  哈莉心里腹诽,嘴上说道:“你想让我说服卡萝尔,让你先嗷啸星空一段时间,忙完这件事,再回来结婚?

  又或者,在你begin to stir 、十分想放弃与卡萝尔的平淡生活,想要重归星空的时候,让我劝说你安稳下来,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做个都市软饭男?”

  哈尔立即叫道:“我不是软饭男。”

  ”hmph ,你没工作,没积蓄,吃饭的钱都是找卡萝尔借的,每次约会也是她付账。

  你甚至为了找人帮忙付饭钱,特意找她约会。

  现在你身上的衣服、住的公寓、日常交际花销,都是卡萝尔的钱,你不是软饭男谁是?”哈莉said with a sneer 。

  “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卡萝尔和你说的?”哈尔十分尴尬,“这不是重点,如果我想要钱,随便接一条广告,几十万美刀轻轻松松。”

  “你不是要做ordinary person 吗,ordinary person 怎么随便接广告?”

  ”Ai, 话题扯远了,我们这会儿在谈科鲁加planet 上的危机。”

  哈尔摆摆手,使劲让自己的表情严肃起来,道:“赛尼斯托曾和我说过Guardian 意图毁灭色光Legion 的预言。

  如果赛尼斯托成功关停科鲁加planet 上黄灯中央电池,预言似乎就成功了七分之一。”

  “所以呢?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难道一点也不担心?”哈尔frowned 。

  “只要危机没降临到我头上,或者波及到Earth ,我都不用担心。”哈莉道。

  “你是青灯Guardian 。”哈尔提醒道。

  “我是,但是青灯现在好好的,没遭劫难。”

  “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你没感受到?提前做好安排,总比灾祸发生后疲于奔命要好。”哈尔劝道。

  “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做?”哈莉问道。

  哈尔迟疑着道:“我继续留在海滨城过ordinary person 的日子,明天晚上赛尼斯托找过来时,你去和他组队。

  有你亲自出马,轻易消除科鲁加危机。

  但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完全落在别人的节奏里,太过被动,永无胜机。

  单纯解决科鲁加危机,让凯尔和约翰帮忙,甚至叫上一批绿灯,未必不能做到。

  可我从科鲁加危机中感受到一股庞大的阴影,正在缓慢笼罩整个宇宙。

  倘若真是Guardian 的阴谋,他们见到你竟然帮赛尼斯托解决黄灯Legion ,必然心中大乱。

  ——今天你帮赛尼斯托,明天你会不会帮其它色光Legion ?

  这样一想,他们之前制定的针对色光Legion 的计划,便不能再使用了。

  他们慌乱调整计划,我们在一边冷眼旁观,多少能发现些什么。

  只要找到证据,确定了他们的阴谋,我们立即出手,有理有据,消除危难于萌芽之中。

  如果结果证明赛尼斯托想多了,我们也能放下心,过自己的ordinary person 生活。”

  哈莉nodded ,“想法挺不错,很有可行性。可我懒得动,懒得掺和色光Legion 的烂事儿。”

  哈尔严肃道:“你想想,Guardian 若真要对七灯Legion 出手,那该是多大的手笔?

  危机严重程度必然超越绿灯之战。

  会死很多人,会让绿灯Legion 在宇宙中彻底失去信誉。

  卡隆纳大审判刚结束,宇宙人民对绿灯的接受度已经很勉强。

  若Guardian 再次祸乱宇宙,绿灯Legion 就真的完蛋了。“

  看到他眼底真切的焦急与担忧,哈莉叹道:“你已经被绿灯Legion 开除,Guardian 赶走你时,绿灯成员默不作声、冷眼旁观、心中暗爽、笑你活该.你却还在为他们操心。

  但凡你把对绿灯Legion 的关爱分出百分之一在卡萝尔身上,你们这会儿也早就修成正果,child 都能打酱油了。”

  “你的答案呢?”哈尔盯着她的脸问道。

  “你去找凯尔,找大超他们去吧,我不参与。”哈莉摇了摇头,“我从没隐瞒过对绿灯Legion 的情绪。

  我一直骂他们二五仔、thankless wretch ,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是一群bastard 。

  你让我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planet ,我不介意跑一趟。

  可若是为了绿灯Legion ,为了那群拿恨意目光看着我和Earth 英雄的绿灯侠,抱歉,我不想恶心我自己——咦!”

  哈莉忽然face changed ,张开嘴巴,吐出一点azure light 。

  如同jade stone 雕刻的一枚azure 戒指,表面azure light 湛湛,却如同Ultraman 胸口的能量指示灯,闪烁不停。

  哈尔惊疑道:“青灯部落在给你发信息?”

  “不,我和青灯部落的信号断了,大概青灯中央能量电池出了问题。法克,真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啊!”哈莉ugly complexion 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