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94

  第1494章 纳陀摩

  穆恩科的鼻子的确厉害,青女用青灯戒指都没检测到半点lifeform 征,他却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带着哈莉和青女来到纳陀摩跟前。

  结果有些出乎哈莉意料,没有埋伏,没有陷阱,甚至没有明显的敌人。

  纳陀摩像个无助的child ,坐在一片小树林里哭泣。

  在看到纳陀摩后,哈莉立即想起青女之前那句话:等见到纳陀摩,你就明白我为何无法信任他了。

  “小蓝人?!”哈莉惊讶得叫出声来。

  纳陀摩和小蓝人差不多的身高,不足一米,脑袋偏大,与小身子相比,略显畸形。

  不过他的皮肤不是blue ,而是青灰色。

  与小蓝人明显不朽的外貌相比,他显得格外senile ,没有活力,也没Spirit, Soul and Qi 儿,似乎next moment 就要倒在地上死掉。

  他的眼袋几乎垂到脸颊上。

  脸颊肌肉松垮,皮肤下坠,层层叠叠,几乎又垂到下巴。

  下巴同样皮肤褶皱下垂。

  像是整容失败的女明星,脸整个垮了。

  除了皮肤与苍老程度,他在脸型也和小蓝人有所区别,小蓝人嘴唇薄,下巴小到几乎没有,纳陀摩鼻子很大,嘴唇肥厚宽大,下巴也很肉。

  好似亚洲人与黑人脸型上的差异。

  纳陀摩见到他们到来,也不理睬,只continuously 对着身前几个石头垒砌的土包抹泪。

  直到青女落在他跟前,青女身上的湛湛azure light 洒在他身上。

  他迟缓地抬起脑袋,惊讶道:“你还能使用青灯戒指?怎么做到的?我明明已经彻底毁灭中央能量电池,也对灯戒下达了自毁指令。”

  这家伙算是不打自招了。

  或者,他压根没有隐瞒的想法。

  “果然是你做的,为什么?”青女怒目而视。

  “阿宾苏死了”纳陀摩哀伤地哭泣道。

  哈莉unfathomable mystery ,“他早死好多年了,伱今天才知道?”

  “你是.”纳陀摩使劲睁开皱皮老眼,打量哈莉一番,“你是一位黄灯?来诺克星做什么?”

  不需要黄灯能量,哈莉也能凌空而立。

  短距离移动,也可以不停触发量子位移在空中奔跑。

  但若是长途跋涉,或者需要开启微型虫洞,进行时空跳跃,还是黄灯最好用。

  哈莉使用黄灯,就像青女使用青灯、哈尔使用绿灯一样顺手且高效。

  所以这会儿哈莉虽没穿黄灯制服,却的确在使用黄灯之力飞行。

  “我其实是一名青灯,青灯部落的Guardian ,黄灯只是我的业余hobby 。嗯,Guardian 有个人的小hobby ,很正常吧?”

  哈莉收回黄灯,凭空站在距离地面一掌高的空气上说道。

  “你真是青灯Guardian ?”纳陀摩神色不解且怀疑。

  哈莉皱眉looked towards 青女,“你们和他的关系的确很有问题。”

  堂堂青灯Guardian ,中央电池看管者,竟然不知道阿宾苏已在十年前嗝屁,也不知道青灯部落多了一位新Guardian 。

  “我早和你说了,我们和他没任何交流。”青女道。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穆恩科神色复杂道。

  哈莉又转向纳陀摩,问道:“你之所以毁掉中央电池和灯戒,是因为刚得知阿宾苏死了?”

  青皮Little Old Man 眼眶又开始充盈泪水,gently nodded 道:“阿宾·苏死了,青灯部落就失去存在的必要。this world 很快就会毁灭,一切都没了意义。”

  虽然心里很想大骂“mental disorder ”,可哈莉还是耐着性子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青灯部落是阿宾苏和我一起建立的,目的是为了对付盖世Great Demon 和末日Legion 。现在史上最伟大绿灯侠已死,world 彻底没了希望。”纳陀摩绝望道。

  哈莉认真盯着他的每一丝细微表情,并放出spirit strength ,感知他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

  她百分百确定,这家伙不是在演戏,他是真的很绝望,很动情。

  “既然你连阿宾苏之死都不知道,肯定更不晓得‘史上最伟大绿灯侠’还活着,活得好好的,并且‘三侠同代’,更胜过往。”哈莉道。

  “阿宾苏还活着?不对,你说阿宾苏已死。”纳陀摩茫然道。

  “阿宾苏已死,和史上最伟大绿灯侠活着,并不矛盾。

  因为有人超越了阿宾苏,成为新一代最伟大绿灯侠,而且还不止一位。

  短短十来年,又出现了三位最伟大灯侠,他们还都比阿宾苏更伟大。”

  “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阿宾苏是亿万年一出的盖世英雄,没人能超越他。”纳陀摩连连摇头,十分激动。

  “他脑子似乎有毛病,没法正常交流。”穆恩科小声道。

  “我刚才和他说了这么多,你觉得我不正常?”哈莉斜了他一眼,继续和纳陀摩说道:“你过去十年都没发现阿宾苏已死,今天怎么突然知道了?”

  “我在打坐冥想时,意识进入elusive condition ,意外连接到《怜悯之书》,从里面看到阿宾苏死亡的经过。”纳陀摩道。

  哈莉觉得,这家伙或许三观与思维方式迥异常人,但其实很好交流,问什么说什么,没半点隐瞒。

  唔,也可能是因为他觉得盖世英雄阿宾苏已死,盖世Great Demon 马上要降临,世上一切都没了意义,自然也包括心里的秘密,所以言语间无所顾忌?

  “《怜悯之书》在哪?”哈莉转向青女问道。

  “也在他手里,我有需要时,可以通过灯戒查看《怜悯之书》中的内容,就和你一样。”青女道。

  虽然有些提防哈莉,但给她的Guardian 权力,并没打折扣。

  只不过哈莉与怜悯情感联系太浅,能在《怜悯之书》中看到的内容较少。

  “情感之书”里面的历史内容可以人为记载,这些信息随意查看,只有权限上的门槛,没有能力上的要求。

  但“情感之书”被打造出来的主要目的,是与Universe Source 连接,从本源深处获得对Legion 命运的启示。

  说白了,就是与色光Legion 有关的预言。

  要读懂预言,就非常考验当事人的innate talent 了。

  “你现在还能查看《怜悯之书》吗?可以搜索‘史上最伟大绿灯侠’。”哈莉道。

  “没了,都没了,《怜悯之书》一直储存在中央灯炉内部,所以你们可以通过灯戒与它联系,现在它和灯炉、灯戒都毁灭了。”纳陀摩道。

  现在哈莉也觉得他是mental disorder 了。

  明明掌握《怜悯之书》,这货却从来不去查看色光Legion 与阿宾苏的信息。

  可要说他不关心阿宾苏和色光Legion ,看他鼻涕眼泪一起流的样子,就知道他此时多动情了。

  哈莉叹道:“你口中的盖世Great Demon 应该是黑死帝,末日Legion 是黑灯Legion ,对吧?

  你待在诺克星太久,又一直闭耳不闻窗外事,都不晓得至黑之夜早已结束。

  阿宾苏建立青灯部落的目的,已经达成。

  现在whole world at peace ,用不着再畏惧Great Demon 和末日Legion 啦!”

  “不,盖世Great Demon 不是黑死帝,我知道至黑之夜已经结束。青灯部落成立的目的,也不仅是应对至黑之夜。”

  纳陀摩连连摇头,眼眶飙泪,“事实上,正因为我知道至黑之夜结束,才更加绝望,因为没时间了。”

  “咦,青灯部落不就是阿宾苏悄悄建立,用来对付至黑之夜的吗?”哈莉惊疑looked towards 青女。

  青女立即道:“我没骗你,阿宾苏当初就是这么和我们说的。”

  接着,她伸手指着纳陀摩,“一定是阿宾苏隐瞒了一些事,只把秘密全部交给了他。或者,他脑子坏了,胡思乱想,异想天开,什么盖世Great Demon 都是胡话。”

  纳陀摩道:“阿宾苏的确没告诉你们真相,因为你们压根不是执行任务的人。

  从头到尾,青灯部落都只是一场试验,是阿宾苏用来测试怜悯情感的实验品。

  如果连你们这些宇宙恶徒也能被感化,那他就能利用怜悯情感去对付Great Demon 。”

  “我们只是试验的产物?”青女先是震惊,接着难以接受,连连摇头,“不,我不信,阿宾苏说过,我们肩负拯救world 的使命。”

  穆恩科捏紧拳头,满脸怒容。

  哈莉心中secretly sighed ,纳陀摩和青灯部落出现交流障碍的根源,就在这儿了。

  都在相互提防。

  这几乎是最烂的灯侠和Guardian 相处模式,完全没有信任的基础。

  “你获得怜悯世人的能力和自由,不再是青灯奴,不用为阿宾苏而活,也不用为他的谋划失望或兴奋。

  他的谋划,只是你漫长人生的一段经历,仅此而已。”哈莉道。

  青女深呼吸几次,渐渐平静下来,“谢谢你,Guardian !”

  哈莉再次转向纳陀摩,“既然盖世Great Demon 不是黑死帝,那它是谁?”

  “宇宙Guardian 。”

  哈莉惊讶道:“即便我很厌恶小蓝人,也从没给他们起过这么激进的称号。为什么叫他们Great Demon ?”

  “他们要带领末日Legion Destruction Universe ,要湮灭一切有情之生命。”纳陀摩双手抓着腮帮,身体shiver coldly ,浑浊的老眼里满是惊恐。

  哈莉走到他身边,运转体内恐惧本源,强行把他的恐惧情感压下去,缓缓道:“你别急,我来帮你捋一捋思绪。

  你和阿宾·苏组建青灯部落,是为了在未来某一天,也即是十年后的现在,阻止盖世Great Demon 的灭世行为,对不对?”

  纳陀摩nodded 。

  “你之所以同意阿宾苏的计划,是因为你信任他的实力,他是当时的‘最伟大绿灯侠’,拥有挑战Guardian 的力量。”

  纳陀摩再次nodded 。

  “现在你感到绝望,是因为阿宾苏已死,世上再无英雄,剩下的wine skin and rice bag 只能乖乖等死。不如解散青灯部落,早早投降?”

  纳陀摩又nodded 。

  青女和穆恩科看他的眼神既愤怒又鄙夷。

  这家伙即便不是疯子,也一定是史上最怂Guardian ,是青灯的耻辱!

  “如果我告诉你,阿宾苏是十年前的‘史上最伟大绿灯侠’,没多久他的妹夫赛尼斯托就超越他,成为当代第二位史上最伟大绿灯侠。

  很快哈尔乔丹横空出世,再次超越赛尼斯托。

  又不久,凯尔雷纳天降英才、身负天命,几乎与哈尔乔丹并驾齐驱。

  三侠同代,一代比一代强。

  别说取代阿宾苏‘盖世英豪’的位置,他们甚至能超越他,你believing or not ?”

  纳陀摩立即道:“我不信,没人能超越阿宾·苏!

  我亲自在《怜悯之书》中看到的信息,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绿灯侠。

  只有阿宾苏,具备凭strength of oneself 挑战整个Guardian 集团的勇气。”

  哈莉愣了一瞬,这家伙似乎也不完全是无脑粉阿宾·苏。

  在阿宾·苏之前,或许有绿灯侠在心里质疑过Guardian ,但30亿年来,从未有谁谋划过Guardian 。

  看看现在绿灯们的德行就知道了,纯纯是Guardian 的舔狗。哪怕哈尔·乔丹那么努力,都赢不了他们的心。

  哪怕Guardian 烂事儿一大堆,他们依旧忠心耿耿,誓死要把Guardian 的小蓝脚舔破皮!

  即便是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这等英杰,还经常被Guardian 各种折腾,也从没扯旗单干的想法。

  赛尼斯托倒是建立了黄灯Legion ,可那纯属意外。

  他也不想离开绿灯。

  他是犯了事儿,被剥夺灯戒,然后流放到反物质宇宙科瓦德planet ,最终意外成为黄灯。

  而阿宾苏不仅敢想,他还敢做。

  不仅做了,还成功另立山头。

  要知道哈尔和凯尔从来不缺朋友和帮手,阿宾苏却始终只有一个人,踽踽独行,暗中谋划,虽千万人吾往矣!

  都说乱世出formidable person ,太平年月,formidable person 也变贤臣。

  结果阿宾苏在十年前的太平盛世造反,哈尔和凯尔来到如今的乱世依旧兢兢业业、只做贤臣良相。

  不说阿宾苏实力如何,单这份打破30亿年陈规的魄力,也完全当得起“史上最伟大绿灯侠”之名。

  “即便你隐居在宇宙边缘的蛮荒planet ,也必然经历过零时危机、多元重启危机,对不?”哈莉问道。

  这几年大小危机不断,但要说震荡宇宙,让穷乡僻壤的隐居者也避不开,必然是零时和多元重启。

  当然,若是凡人,可能真没什么感觉。

  可纳陀摩不是凡人,他是青灯Guardian ,还疑似马尔图斯人。

  果然,纳陀摩hearing this 再次nodded 。

  “零时就是哈尔·乔丹入魔的结果。多元重启中凯尔·雷纳七情合一,把七种情感要素合而为一,融合出自己的white light ,最终pulling strongly against a crazy tide ,一念之间,创造了全新的多元宇宙。

  他们一个创造了新的时间母河,一个创造了多元宇宙,牛不牛?

  能不能取代阿宾苏,肩负‘除魔英雄’的使命?”哈莉问道。

  青女和穆恩科眼神异样,这位新Guardian 说谎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语气也没停顿一瞬。

  纳陀摩怔了一会儿,道:“我知道零时,也知道多元重启。如果真是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弄出来的,他们的innate talent 绝对超越了阿宾苏。

  不过,他们依旧不能取代阿宾苏。”

  “为什么?”哈莉strangely said 。

  纳陀摩道:“我之前说过,青灯部落只是阿宾苏的一场试验。

  他要通过青灯成员测试怜悯情感的效果。

  宇宙Guardian 之所以要Destruction Universe 有情之人,是因为他们没有怜悯之心。

  如果能用azure light 之怜悯感化他们,唤醒他们的怜悯之心,危机自然化解。

  你口中的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或许是强大的绿灯侠,但他们无法像阿宾苏那样完美驾驭怜悯之心。”

  “喔,阿宾苏能完美使用青灯戒指?”哈莉looked thoughtful 。

  阿宾苏那位最伟大绿灯侠之所以死的憋屈——被没有灯戒阿托希塔斯sneak attack 而死,而阿托希塔斯当时还行动不便,是阿宾苏的囚犯——是因为他心中意志动摇,几乎要被绿灯戒指抛弃。

  现在她明白了,阿宾苏放弃了意志,选择了怜悯或许没完全放弃意志,可他至少产生了犹豫之情,犹豫与恐惧是意志最大的敌人。

  “青女也觉醒了怜悯之心。”哈莉指着青女道:“你看她的灯戒,哪怕中央电池被毁,依旧能连接起源墙后面的怜悯情感能量池。”

  “你的灯戒哪来的?”纳陀摩看着青女问道。

  青女伸出右手,大大方方将灯戒展示出来,神色骄傲又感激,“这是新Guardian 为我打造的‘自由与怜悯之戒’。

  完全由怜悯之心驱动,自由自在,没有任何束缚和限制。”

  穆恩科满脸羡慕,眼神渴望。

  “你也有马尔图斯人bloodline ?只有马尔图斯bloodline 能触动Universe Source 中的情感规则。”纳陀摩好奇打量哈莉,疑惑道:“你长得白白净净,心灵之力也单一且低劣,不太像呀。”

  “你是马尔图斯人吗?为什么住在诺克星,没和小蓝人在一起?”哈莉问道。

  纳陀摩nodded ,又摇摇头,“我是低贱的混血种,不配成为高贵的马尔图斯公民,从少年时期就被流放到这儿。”

  他的目光转向空地上几个爬满青苔的小石碓,语气沧桑道:“无数亿年过去,诺克星上的文明诞生又覆灭,我的爱人和子孙也死了一茬又一茬.唉,我终于要去陪他们了。”

  “你先别急着绝望,我刚说了,青女也有Merciful Heart 。”哈莉道。

  “她不行。”纳陀摩摇头道:“Guardian 心灵之力异常强大,她无法破开他们的心防,将怜悯情感注入他们心灵深处。

  只有最伟大绿灯侠可以,他们都有天生的强大意志。”

  “为什么要向Guardian 心灵注入情感?为什么不直接杀掉他们?我是说,如果末日预言是真的。”穆恩科忍不住道。

  纳陀摩把眼一瞪,scolded :“你敢怀疑Guardian 的预言?盖世Great Demon 和末日Legion ,是我和阿宾苏共同看到的未来,绝对不会错。”

  “能不能详细描述一下灭世危机,Guardian 都做了什么?”青女问道。

  “不能,我没看清。”纳陀摩理直气壮地说。

  青女很想用手里的青灯手杖,敲破他的脑瓜。

  “为什么不召集七大Legion ,直接杀掉Guardian ?”穆恩科又问。

  “蠢材,Guardian 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连史上最伟大绿灯侠阿宾苏都难以匹敌,谁能杀他们?”纳陀摩鄙夷道。

  穆恩科想要争辩,被哈莉摆手压了下去。

  ——他脑子明显有坑,你和他争论什么?

  她还悄悄开启力场,包裹spirit strength ,对穆恩科心灵sound transmission 。

  哈莉顺着纳陀摩脑子里的坑道走,“如果哈尔和凯尔加入青灯部落,重走阿宾苏的老路,cultivation 怜悯之道,能不能pulling strongly against a crazy tide ?”

  纳陀摩神色迟疑,“他们不是绿灯侠吗?”

  ”Ai, 最伟大绿灯侠哈尔·乔丹因为忤逆Guardian ,已经被开除出绿灯Legion ,目前正在四处投送简历,想在别的色光Legion 再就业呢。

  而且拯救宇宙这么大的事,即便是凯尔雷纳,也绝对愿意放弃绿灯身份,成为一名光荣的‘阿宾苏第二’。

  毕竟,他不这么做就会死在盖世Great Demon 的大清洗中。”

  “有道理”纳陀摩更加迟疑。

  “既然你也认同我的说法,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重建中央能量电池,喜迎二代阿宾苏啊!”哈莉excitedly said 。

  “好,我要重建中央电池——Aiya ~~~”

  纳陀摩刚哆嗦着站起身,忽然双腿一软,又歪倒在落满腐叶的地面。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naked eye 可见地变得透明。

  哈莉急道:“你怎么了?”

  好不容易把他忽悠瘸了,可不能这时候出意外呀!

  “救我,Guardian ,你快救我”纳陀摩抓住她的袖子,满脸惊恐与慌张,“我,我刚才毁灭中央能量灯炉时,还顺便点燃了自己的心灵.我的灵魂之光快要燃烧殆尽。

  可我现在不想死了,你说得对,我们还有希望!

  我们要喜迎二代阿宾苏,阿宾苏和我的意志,正等着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来继承,救救我~~~”

  哈莉的表情一阵扭曲变幻。

  “艹,浪费我口水!”她抬起右掌,一巴掌糊过去。

  ”pa 叽~~~”部分躯体已经开始虚化的纳陀摩,被她一掌拍成肉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