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96

  第1496章 第三Legion

  欧阿,Guardian 之崖。

  “刚刚的space fluctuation ,你们感受到没?”黑胡子小蓝人suddenly asked 。

  一众小蓝人gently nodded ,“有人穿过界门,进入了反物质宇宙。”

  “应该是Demoness 哈莉,青灯部落的事儿被她知道了。”甘瑟道。

  此时的他和往日有了很大不同.唔,只是与最近几年和赛德复婚的甘瑟不一样。

  他面无表情,冷漠如冰,几乎和现场割掉情感的小蓝人区分不出来。

  “你们放心,我做得毫无weak spot 。”光头小蓝女人说道。

  “Demoness 哈莉不是ordinary person 。”甘瑟道。

  光头小蓝人女人nodded and said :“我知道,但青灯部落的情况很特殊,活该他们一朝覆灭。”

  “我刚回归Guardian 之列,对你的计划并不清楚,伱把经过和我详细说一遍。”甘瑟道。

  “之前我们都以为青灯部落是‘史上最大绿灯叛徒’阿宾苏一人创建,我们还疑惑他是如何提取‘情感灵能’锻造出的灯炉。

  等我去了诺克星,才发现那里竟隐藏着一位马尔图斯时代的遗孤——被流放到宇宙之外的纳陀摩。”

  “纳陀摩.”甘瑟思考了一会儿,恍然道:“原来是他,我们已经遗忘了他三十亿年,难怪.”

  光头小蓝人女人继续道:“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摆脱了情感的束缚,时光无法对我们的思想、灵魂和生命造成任何磨损。

  他却在诺克星上生活了30亿年,见证无数文明兴起与衰亡,经历过无数情感纠葛。

  他的心灵已被情感之毒腐蚀得千疮百孔,被我with no difficulty 影响了思维。

  不过,我做的其实并不多,他原本就意志薄弱,心灵脆弱敏感。

  他甚至不敢和外界接触,因为他无法承受太过激烈的情感波动。”

  “可悲的可怜虫。”甘瑟漠然道。

  “这是情感有剧毒的又一例证,甘瑟你应该庆幸我们强行帮你切割了再生的情感。

  哪怕当时你weeping bitter tears 大喊‘不要,我不要遗忘对赛德的感情’,现在等你恢复绝对理性,只会对我们心生感激。”白发小蓝人道。

  甘瑟面无表情,摇头道:“我不会庆幸,也不会感激,庆幸和感激都是一种情绪。”

  “也对。”白发小蓝人漠然nodded 。

  光头小蓝女人继续道:“我做的并不多,等我发现他的情感阀门是‘与阿宾苏的约定’时,只巧妙地把他的思维连接上《怜悯之书》的‘阿宾苏篇’。

  让他自己发现阿宾苏已经死亡的事实,然后他自己就在绝望中崩溃。

  即便我不再做什么,他依旧会自毁中央能量电池。

  只不过他的精神已经很不正常。

  大概会粗暴地炸毁电池,没那个精细的心思绝除后患。

  我又稍微帮了他一把,让他想起自毁程序。

  现在灯炉、灯戒甚至《怜悯之书》,彻底毁灭,连我们亲自出手也难以修复。

  最后我还引导虽然绝望却依旧想苟活于世的纳陀摩,完全引燃自己的心灵之力。

  这个过程很轻松,他的心防千疮百孔,处处是weak spot 。

  如此,即便Demoness 哈莉能说会道,成功蛊惑纳陀摩,他也没那个命来帮她重建中央电池。”

  “所以,现在Demoness 哈莉去了反物质宇宙。”甘瑟道。

  秃顶小蓝人道:“不用担心,我们早考虑到这点。

  从几个月前开始,我们已经开始暗中清理科瓦德人。

  毕竟,黄灯中央电池就是他们打造的。

  早在黄绿Legion 大战时,科瓦德人就成为Guardian 的眼中钉。”

  “怎么可能清除科瓦德人?只要Guardian 一族还存在一天,科瓦德人的天命就不会终结。

  只要镜子前还站着人,镜子里的人就永远不会消失。”甘瑟道。

  “我的意思是清理掉科瓦德人中的精锐持械者。”秃顶小蓝人解释道:“科瓦德星是欧阿在反物质宇宙的映射,科瓦德的社会架构也和我们极为相似。

  科学家组成持械者,带领文明发展;没有科研innate talent 的加入thunder 军,成为守护文明的warrior 。

  没有拖延文明发展、最可能导致种族走向自毁的文学和艺术。

  只要清除持械者中highest 的几十位科学家,剩下的持械者没能力打造灯炉。

  他们有技术,却没引动情感法则的能力。”

  “这样做痕迹太重,会让哈莉奎茵发现端倪。”甘瑟道。

  “首先,不仅是我们在做。从黄绿大战结束之日起,早前被黑死帝献祭的Guardian 同胞,已经开始秘密行动。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

  那时我们还没回归物质宇宙,那时青灯中央电池依旧正常运转。

  Demoness 哈莉怎么怀疑?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我们在玩弄计谋,但不能完全依靠计谋。

  ‘情感湮灭计划’的核心,甚至不是七灯毁灭。

  第三Legion 才是关键!”

  “没错,第三Legion 才是计划的核心,等第三Legion 成立,一切灯侠都是小丑。Demoness 哈莉也只是渔网里的大鱼,翻不起什么浪花。”黑胡子小蓝人道。

  “即便Demoness 哈莉提前杀来,即便我们打不过Demoness 哈莉,难道我们还不能跑?

  她甚至找不到我们的本体。

  等第三Legion 成型,大局已定,她也powerless 。”光头小蓝女人道。

  同一时间,反物质宇宙,科瓦德planet 。

  “你们的首席科学家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这么巧?”哈莉惊疑道。

  在无限Earth 危机、黄绿Legion 大战期间,她几次拯救了科瓦德人。

  相交近十年,绝对的科瓦德人民的old friend 。

  她的到来,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得到科瓦德人的热烈欢迎。

  哈莉没和他们多寒暄,见面后立即提出自己的要求。

  她了解科瓦德人的社会组成,直接找到以顶级科学家与工程师为主体的持械者,而非martial power 见长的thunder 军。

  然后她得到两个很糟糕的消息。

  第一个怀消息是,接待她的“首席持械者”是个生面孔,她熟悉的科学巨匠嗝屁了。

  第二个坏消息是,嗝屁的不仅是她的熟人朋友,还有一群能为她打造灯炉的持械者。

  雪上加霜了这是。

  “我们怀疑有敌人在针对我们,八成就是黄灯魔。”新任首席持械者gnashing teeth 地说。

  说完他还眼巴巴看着哈莉,“哈莉,你要帮我们主持公道啊!

  智慧与科技是我们持械者的根,暗杀顶级持械者,就是掘我们的根基。”

  ——喂,今天我是来找你们帮忙的!

  哈莉很想大声提醒他。

  “嗯,等我回去,就开始调查黄灯Legion 。不过,你确定是黄灯魔?青灯灯炉刚被毁,你们的首席持械者.对了,他们什么时候死的?”

  “差不多在我们把黄灯魔驱离科瓦德之后,一年多了。除了他们,我们也没别的敌人。”持械者统领说道。

  “一年多了.”

  原本坚信是小蓝人搞鬼的哈莉,信念开始动摇。

  “你们可能猜错了,很大几率是小蓝人作妖。”

  不管是不是小蓝人,把锅扣在小蓝人头上绝对没错,即便错了也不用内疚。

  “我们和绿灯Legion 是朋友。”持械者统领怀疑道。

  ”Ai, 算了,这件事我会调查到底,总要还你们一个公道。现在我有急事,急缺一名打造中央电池的好手,你们真就找不出一个?”哈莉问道。

  持械者统领哀叹道:“我们整个文明,肯定不止trifling 几十位Master 。

  可问题是,赛尼斯托Legion 战争期间,持械者整个族群沦为slave ,好多Master 都死在残暴的黄灯魔手里.”

  忽然,他话音一顿,eyes shined ,兴奋道:“哈莉,我想起来了。

  我们还有一位顶级工程师,他的技术放在无限Earth 危机之前,也有资格竞争‘首席持械者’之位。”

  “喔,他是谁,现在人在哪?”哈莉连忙问道。

  “他自称‘武器Master ’,我们也一直这么叫他。前些日子,你们主宇宙不是接连闹出至黑之夜、至白之日的危机吗?

  在白灯降临期间,赛尼斯托的女儿还被科瓦德人绑架了,你知道不?”

  哈莉想了一会儿,还真记起这么一档子烂事儿。

  就在几个月前,七灯灯兽被卡隆纳抢走后,凯尔·雷纳回到Earth 向她解释自己好几天不见踪影的原因:他的新女朋友纳图医生,被科瓦德人绑架了。

  “哎,哈莉你别误会,绑架赛尼斯托女儿的人不是我们,是武器Master ,他索离群居,独来独往,绑人时压根没和我们商量。”持械者统领解释道。

  “他绑架纳图做什么?她可是绿灯侠,和她老爹不是一路的。”哈莉问道。

  ”Ai, 还不是因为首席持械者被连续暗杀的事儿?武器Master 虽然孤僻,但他很爱科瓦德planet ,其中一位被害者还是他曾经的导师。

  他忍无可忍,决定找黄灯魔报仇。

  他绑架绿灯侠纳图也不是为了伤害她,而是用她引赛尼斯托现身。

  武器Master 发明了新的武器,要在正面决斗中斩杀赛尼斯托。

  只要赛尼斯托死在公平的决斗中,首先武器Master 能成功复仇,其次还可以震慑余下的黄灯魔,让他们不敢再祸害科瓦德。”

  “然后赛尼斯托没出现,他被凯尔·雷纳和甘瑟击败了?”哈莉道。

  持械者统领摇了摇头,“武器Master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白灯在至黑之夜中现身后,他便开始研发white light 武器。

  他打造了一面以生命之white light 为驱动能源的高科技盾牌。

  可以吸收所有情感能量。

  绿灯侠的能量被吸干,被他撵得到处跑,我们还收留了他们,和他们一起对付武器Master 。”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武器Master 不是你们的人吗?而且他在替科瓦德人出头。”哈莉眉头皱成一团。

  “当时发生的事儿的确有点乱。”持械者有些尴尬,“武器Master 性子孤拐,和我们不怎么对付当然,我们和他并非敌人。

  只是他的计划并没和我们商量过,凯尔雷纳又是Earth 人,是我们的朋友。

  我们总不能见他被武器Master 给谋害了。

  否则今后我们怎么面对你?”

  哈莉恍然,this time 逻辑说得通了。

  “武器Master 竟能打造白灯武器?这怎么可能。”一旁的青女怀疑道。

  “我没必要说谎,他——”

  哈莉摆摆手,打断他的解释,直接道:“我相信你,告诉我,之后发生了什么,武器Master 现在人在哪。”

  “后来赛尼斯托还是降临了,你们的七灯兽被卡隆纳抢走,他终于有时间来处理自己的私事。

  然后他和武器Master 公平一战.”

  持械者统领叹息一声,语带埋怨地说:“你说武器Master 是不是脑子有病?明明是持械者,明明没有warrior innate talent ,却要和宇宙中最terrifying 的男人决斗。

  他的新武器的确很强,可如果武器能百分百决定战斗结果,我们科瓦德人也不用单独分出一个thunder 军组织了。”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哈莉心里不耐烦,却无法对着主人家抱怨,这会儿是她来求助,不是别人找她帮忙。

  “然后呢?”

  “武器Master 被赛尼斯托的人格魅力折服,加入了黄灯Legion ,成为一名黄灯魔。唉,那bastard 终究背叛了组织,背叛了人民。”持械者沉沉叹息道。

  “赛尼斯托有个鬼的人格魅力。”哈莉嘴角抽搐。

  持械者统领严肃道:“虽然我把他当成死敌,但也得承认,他当时真的展现了peerless powerhouse 的气度。”

  说着,他巴拉巴拉,开始细致描述当日的战斗,赛尼斯托怎么豪气盖世,怎么用语言击破武器Master 的心防.

  哈莉很怀疑,这bastard 也违背了祖宗,被赛尼斯托的魅力折服。

  “武器Master 已经投靠赛尼斯托,现在还会听你的吩咐,锻造青灯中央电池吗?”青女worriedly said 。

  从持械者统领那儿得到武器Master 的消息,以及一台科瓦德communicator 后,哈莉只坐下来和持械者吃了一顿饭,便拒绝科瓦德人的热情挽留,告辞离开。

  回到物质宇宙后,她带着青女径直往科鲁加飞。

  哈莉自信道:“他不会拒绝我。”

  也不能拒绝。

  “咦,奇怪.”

  褚red 的科鲁加planet 已经出现在眼前,哈莉却缓缓停了下来。

  “怎么了?”青女疑惑道。

  “从靠近恒星系外围,一直到我们进入行星外轨道,没有一个黄灯魔出来拦截。”哈莉盯着planet ,面上looked thoughtful 。

  “他们怕你,看到你过来,都躲了起来。”青女道。

  哈莉轻轻摇头,“大概科鲁加planet 上已经没有黄灯Legion 了。”

  “他们离开了?”

  “不,被毁灭了。”

  果不其然,等她们两个落到地面,就看到明显经历过大战的城市废墟中,成千上万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科鲁加人正在狂欢。

  不用特意找人询问,哈莉和青女只隐藏行迹,站在边上旁听,就很快把事情弄清楚。

  就在半日之前,绿灯侠赛尼斯托带领另一位“科鲁加人民的old friend ”绿灯侠哈尔·乔丹,悄然潜入科鲁加,打算无声无息关闭黄灯中央电池,结果被黄灯众发现。

  接着,暴露行藏的两位灯侠,和数以千计的黄灯魔爆发惨烈的战斗。

  成百上千黄灯被赛尼斯托斩杀,但他依旧寡不敌众,幸好他还有个帮手。

  趁着赛尼斯托牵制众灯魔时,哈尔·乔丹寻机靠近黄灯中央能量电池,使用赛尼斯托告诉他的后门,启动了和青灯同款的自毁程序。

  中央能量电池爆炸,灯戒全部失灵,并迅速蒸发成能量雾气。

  继青灯部落之后,黄灯Legion 也宣告团灭。

  拯救了科鲁加后,赛尼斯托和哈尔乔丹没多停留,帮科鲁加人安置好俘虏,就选择了离开。

  “我们接下来要去科鲁加人的监狱寻找武器Master ?如果”青女hesitantly said :“假如他已经被赛尼斯托杀死,我们怎么办?”

  “别为还没确定的坏事担忧。”

  哈莉先掏出磁带盒大小的‘科瓦德communicator ’,在公共频道发送了一条信息,才道:“我们先去监狱看看。”

  “你刚做了什么?”青女said curiously 。

  “除了被杀,被俘虏,还有第三个可能,逃跑。如果武器Master ——”

  “di di di ”一句话都没说完,科瓦德communicator 就响了起来。

  哈莉laughed ,“你看,我猜对了,武器Master 果然逃了。

  刚才我发了一条只有科瓦德人能收到的‘反物质波’信息,这会儿他回信了。”

  “你是谁?”

  随着她摁下接听键,喇叭里传出语气谨慎的中年男声。

  “是武器Master 不?我是哈莉奎茵,还记得我吗?”

  “啊,是你,奎茵大人,我当然记得!”对面的声音变得既惊讶又恭敬。

  青女悄悄sighed in relief 。

  “你在哪,我去找你。”哈莉知道对方这会儿肯定不方便过来找他。

  “我的位置不太.科鲁加人正到处搜捕我,我躲在城市下水道的一个秘密基地。”武器Master hesitantly said 。

  “没关系,我马上过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