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97

  第1497章 黑手复死

  即便在Earth 上,一旦政府动真格,九成九的超级英雄和超级恶棍都顶不住。

  当然,前提是超级英雄和恶棍没组团。

  科鲁加文明比Earth 还要先进几百年.在赛尼斯托毒菜统治时代,科技水平比Earth 先进至少一百年,他们已经发明了超越核武器的“星际炸弹”,可以自主建造自己的Stellar Rank 太空spaceship ,有一定的太空作战能力。

  那时,实力一般的太空恶棍团伙,都don’t dare provoke 科鲁加。

  现在不太行了。

  在赛尼斯托被推翻后的十年,科鲁加动乱不休,多次在宇宙危机中遭到波及,甚至沦为大小危机中的次要战场。

  嗯,主战场一直都是Earth 。

  科技停滞不前,产业链崩溃,工厂被毁,技术人员死于内战、外战,国力水平降低到原来的百分之一,甚至更低。

  即便如此,暴怒的科鲁加人要全力对付失去灯戒的黄灯魔,依旧游刃有余。

  overwhelming majority 黄灯魔没了灯戒,就是个ordinary person 恶霸。

  比如来自反物质宇宙的武器Master 。

  为了逃脱科鲁加人的抓捕,他不得不像个耗子似的,钻进肮脏恶臭的下水道。

  “抱歉,奎茵大人,让你看到我这狼狈的样子,还让你来到这种腌臜之地。”武器Master 搓着手,有些紧张地说道。

  身高超过两米二,站在不足两米高的“地下密室”内,本就显得很局促,这会儿紧张又尴尬,脸上的表情更加局促。

  他有一头浓密、脏乱、油污,宛若狮鬃的半长头发,穿着吊带工装,手里拿着扳手,正在一台机器前折腾。

  加上目前下水道的环境,哈莉看着他involuntarily 想到超级马里奥。

  “坐下来说话。”

  见他态度如此恭敬,她明白灯炉的事差不多成了,不由心情很好,态度自然也很温和。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不像临时偶遇的避难所。”她环顾一圈后问道。

  根据武器Master 发来的信息,她在距离地面20米的地下“空洞”找到他。

  70平米左右,上下左右皆为水泥墙。

  门外虽然连接着下水道,但水泥浇筑的空洞干净整洁,头顶还有专门的通风孔,室内摆放很多高科技设备与工具。

  看着更像一间秘密实验室。

  武器Master 把唯一的“电竞椅”让给哈莉,自己半蹲在她面前,说道:“我加入赛尼斯托Legion 有段时间了。

  从进驻科鲁加planet 开始,我就想为自己打造一间秘密实验室。

  远离人群,不受打扰,可以安心搞研究。”

  哈莉想到持械者统领对他的评价:索离群居,性格孤僻,是个纯技术宅。

  武器Master 继续叹道:“尤其是赛尼斯托背叛加入绿灯Legion 的消息传来后,我更是担心自己的处境,开始寻找可以快速抵达的秘密基地。

  然后我就选中了城市下水道system 。

  赛尼斯托再凶残,也不至于在城市里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招数。

  而且这里距离我在黄灯Legion 的住所很近,方便搬运实验仪器,也方便危难到来时及时躲避。”

  “伱早料到会有今天的大战?”哈莉惊讶道。

  她抬头往实验室角落看了一眼。

  那里还蜷缩着一个长着异形脑袋、相貌奇丑无比的外星大块头。

  黄灯Legion 的选拔标准是对别人施加恐惧,这对相貌英俊、气质和善的人很不利。

  长得丑陋且凶残,令人望而生畏,才是加分项。

  所以黄灯Legion 大多数成员都很丑。

  这异形脸外星佬长得这么丑,还和武器Master 在一起,八成也是一名黄灯魔。

  不过,他没有介绍过自己,从哈莉和青女传送进来开始,便缩在角落不说话,装透明人。

  “他是你同僚?既然早有准备,为什么只you two 逃了出来?”

  对上她的目光,异形脸丑男原本偷偷看她的眼睛,立即慌乱转移视线,身体还使劲地往角落挤了挤。

  明明他的块头超越了两米二的武器Master ,这会儿看上去占地空间还不如一台96升的小冰箱。

  “我认识他,他叫阿奇洛,黄灯Legion Deputy Commander 。大概在赛尼斯托离开期间,是他在统领黄灯Legion 。”青女introduced 。

  哈莉又好奇地多看了他两眼,他又使劲往角落里挤了两下。

  “是的,阿奇洛是Legion 二把手、赛尼斯托的头号心腹。”武器Master nodded and said 。

  阿奇洛hearing this ,脸上露出激愤之色,张开嘴就想说什么,可对上哈莉好奇看过来的眸子,他又赶紧闭上嘴,低下脑袋,身体继续往里缩。

  其实他的身体已经缩小到极限。

  即便使出all one’s strength ,也不能让他整体看上起更小一分。

  努力缩小身体的动作,都做了无用功。

  可即便知道是无用功,他还是控制不住,本能想要躲开她的目光。

  “他遭受战后心理创伤,不能说话了?”哈莉奇怪道。

  她对他没有一点儿印象。

  实在是黄灯Legion 丑人当道,哈莉记不住“万绿丛中一点绿”。

  “他刚刚还在大骂赛尼斯托,声音洪亮,气焰嚣张,差点惊动上面的科鲁加特警。”武器Master 道。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said with a smile :“阿奇洛是吧,你不用怕我,我今天是来找武器Master 的,顶多找你问几句话。”

  阿奇洛本来真的挺怕她的。

  看到她,就情不自禁回忆起黄绿Legion 大战当日,被她微笑着用恐惧本源支配恐惧情绪的经历。

  哪怕他用理智安慰自己,Demoness 哈莉这次不是来找他的,可身体控制不住,本能地起了反应。

  可他到底是黄灯Deputy Commander ,是“恐惧为源”的黄灯魔。

  被她当众说出内心的恐惧,他反而在极度羞耻中生出一股悍勇之气,不那么恐惧了。

  “我不怕你,我死都不怕。”他大声叫道。

  哈莉看着从他七窍中飘出的浅yellow 恐惧之力,笑而不语。

  “我真的不怕你。”阿奇洛声音更大,似乎音量能壮胆。

  “武器Master 你早有准备,为何只you two 人逃出来?”哈莉没理睬他,只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就连救他也是意外,我没想过要救谁。”武器Master 瞥了异形脸一眼,“我在进入下水道时,他正好从天上落下来。

  他若死了、晕了,我will not 搭理他,可他只是灯戒失灵,失去飞行能力,从半空自由落体,没摔死,也没晕过去。

  他看到我掀开井盖的动作。

  为了不让他把我供出去,我只能拖着他一起跳入下水道。”

  “你为什么会早早准备好退路,是不是和赛尼斯托那逆贼一样,早就背叛了Legion ?”阿奇洛愤怒道。

  武器Master fiercely 瞪了他一眼,“我只是比你们更聪明。

  赛尼斯托离开前,给我们的命令是保护科鲁加。

  结果等他加入绿灯Legion 的消息传来,你们全都疯了。

  你们每天比赛杀人,老人妇女小孩,都不放过,怎么残忍怎么来。

  从那一刻起,你们和赛尼斯托的冲突就不可避免。

  我不想加入你们,我厌恶你们屠戮无辜之人的行为。

  你们若是获胜,必然血洗科鲁加,我打不过你们,只能what the eye doesn’t see, the heart doesn’t grieve over ,离开科鲁加。

  若是赛尼斯托获胜,他必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黄灯魔。

  就像他毁灭中央能量电池后,里面要当场处死所有黄灯成员。

  若非哈尔乔丹极力阻拦,黄灯魔的尸体已经在科鲁加广场上堆成小山。”

  “他命令我们帮他看守家园,我们完全照做。为了科鲁加,之前绿灯之战中我们损失了一千多个brother ,可我们没人抱怨。

  为了赛尼斯托!

  哪怕在战死的时候,我们也这样高呼。

  可他怎么对待我们的?”

  阿奇洛激动站起身,把心中对赛尼斯托的愤怒化为怒吼发泄出来,“他竟然放弃黄灯之主的身份,去绿灯Legion 当狗。

  这是何等残忍的背叛!

  ‘恐惧为源,赛氏威权’的口号成为天大的笑话。

  所有为他牺牲的人,也都成了笑话,死得毫无价值。

  我们难道不该向他复仇?

  他在乎他的人民,把我们当成草芥是吧?那我们就要毁掉他的心头所爱!”

  “你对我吼什么?我不是赛尼斯托,我救了你。”武器Master shouted 。

  阿奇洛startled ,又看了眼面露不悦的哈莉,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缩了回去。

  “阿奇洛,是谁告诉你们赛尼斯托背叛黄灯的消息?你们一直驻守科鲁加星系,应该没与外界频繁联系吧?”哈莉问道。

  “我们收到一段录像,里面有赛尼斯托穿着绿灯制服进出欧阿的视频。”

  “谁给你们的录像?”

  “不知道。”

  “只看到录像,就相信了陌生人的鬼话?”哈莉道。

  “我们当然不相信,为了安抚Legion 成员,证明赛尼斯托的清白,我还冒险去了一趟欧阿,守在欧阿外围,蹲守到一名绿灯。

  我抓住那名灯侠,用恐惧摧毁他的意志,从他脑海里榨取到与赛尼斯托相关的信息”

  阿奇洛的表情又开始扭曲,“即便如此,我依旧对他忠心耿耿。

  我对黄灯魔们说,可能发生了我们不了解的事,只有赛尼斯托本人能告诉我们真相。

  若非我极力劝阻,黄灯魔确定消息真假的当日,便血洗了科鲁加,把行星都推入恒星里。

  结果我们等到一位绿灯侠赛尼斯托。

  见面后没有任何解释,他一发能量炮,射爆了看守中央电池的阿米兹。

  然后见人就杀,very ruthless 无情,毫无留手。”

  哈莉心里sighed ,转向武器Master 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修复青灯中央能量电池。

  在此之前,我去过科瓦德planet ,持械者统领说”

  她把自己找上门的原因和经过说了一遍。

  “只要诺克星真的能提取怜悯情感灵能,我保证在一周内打造一个全新的青灯中央灯炉。”武器Master 毫无迟疑,立马拍胸脯应下。

  哈莉满意地nodded 。

  青女也面露喜色。

  “你现在方便吗?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我们最好立即赶去诺克星。”哈莉道。

  武器Master 往实验台上看了一眼,脸上的迟疑变为坚定,“一切都听奎茵大人安排。”

  “你似乎在建造什么?”哈莉注意到他的眼神,也looked towards 实验台。

  那里摆放了一块电饭煲大小的yellow 金属锭。

  “咦,你在锻造黄灯中央能量电池?这是恐惧情感灵能?”她惊疑道。

  武器Master nodded and said :“阿奇洛需要力量复仇,我也想给赛尼斯托一个报应。

  我打算让阿奇落重建黄灯Legion ,他当Corps Head ,我做Guardian .”

  他迟疑了一瞬,改为心灵sound transmission ,道:“当日决斗失败后,我的确被赛尼斯托的powerhouse 气度折服。

  但加入黄灯Legion 却还有别的原因——调查暗杀持械者的恶人。

  我发现我们科瓦德人似乎搞错了,不是赛尼斯托和黄灯魔在作恶。

  赛尼斯托只在乎科鲁加,压根没关注过科瓦德。

  黄灯魔毫无城府,赛尼斯托说干啥就干啥。”

  “你现在似乎有了新计划?”哈莉也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

  “如果我成为黄灯Legion Guardian ,就能掌握宇宙中最强大的一股势力。

  有此力量,即可调查Assassin ,又能在需要时保护科瓦德。”武器Master 说道。

  哈莉有点对这家伙刮目相看了。

  虽然是技术死宅,但智慧与谋略明显超出普通持械者一大截。

  关键专业技术能力还很强,能在下水道里打造中央灯炉。

  “你在哪里提取的‘情感灵能’?”这话她是当众问出来的。

  “赛尼斯托此前的中央能量电池,就是他早前逼迫我打造的,我手里还剩下些材料。”

  迟疑片刻,武器Master 转头对阿奇洛道:“你也看到了,我有急事,咱们的约定可能没办法进行了。”

  “我可以等几天。”阿奇洛慌忙道。

  “你能等,他们没法等啊!科鲁加人恨死了我们,很快就会处死所有黄灯俘虏。”武器Master 叹道。

  他原本的计划是尽快打造出黄灯中央能量电池,让阿奇洛救下超过四千名失去灯戒的黄灯战俘,黄灯Legion 就能瞬间复活。

  “即便只剩我一个,我也要重建黄灯Legion 。”阿奇洛坚定道。

  武器Master 迟疑不决,他看重的是拥有数千猛士的黄灯Legion ,而非单打独斗未必是他自己对手的阿奇洛。

  真要从无到有重建Legion ,还不如他自己来。

  “带上他,我们一起去诺克星,when the time comes 你们有很多时间慢慢商量。”哈莉道。

  “好吧。”

  “shit,黑手哪去了?”

  等武器Master 来到诺克星,并开始从“青水池”中提取情感灵能,彻底放松下来的哈莉猛地想起一件要人命的major event 。

  “Earth 人威廉·汉德,黑死帝的人间spokesperson ,至黑之夜结束后,被你们强行戴上青灯戒指的黑手,他不见了。”哈莉ugly complexion 地对青女道。

  青女hearing this 也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连忙道:“我们再四处搜寻一下,说不得他躲了起来。”

  哈莉拿眼去看“狗鼻子”穆恩科,“去你们徒步cultivation 终结的地方,以那里为中心,十公里以内仔细搜索。

  肯定见不到活人,多注意地上的血迹。”

  穆恩科再次证明了自己“狗鼻子”的实力。

  特意寻找之下,只用了十分钟,他便在一处50米高的山崖下方,找到威廉汉德留下的血迹。

  血迹的颜色明显分为两种,一种暗红结痂,一种black 黏稠。

  暗红结痂的血迹在石头上,呈溅射状。

  black 黏稠的腥臭液体,则只有一小滩。

  ”Ai, 威廉·汉德跳下悬崖,把自己摔死了。当时溅射的鲜血属于活人,鲜血风干呈暗红。

  这一坨黏稠物,散发出浓郁的活尸臭味,还有Death Power 的气息。

  很明显,摔死后,他立即得到黑死帝的注视,再次化身黑手。”哈莉frowned 。

  “Guardian ,你一直负责监视死亡维度,可有察觉黑死帝的异动?”青女问道。

  “似乎没动静,黑手大概和之前的卡隆纳一样,只暗中搞事,不会重现至黑之夜。”哈莉道。

  即便黑手有心,黑死帝也愿意大力支持,至黑之夜也再难重现。

  除非找到第二个Supreme Existence 当电池,不然它们无法打造无限多的活尸灯戒。

  “艾薇,通知正义联盟,黑手已经复活.唔,应该是复死。尤其要让哈尔乔丹知道这件事,他是黑手的一生之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