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498

  第1498章 新·青灯部落

  哈莉一直留在诺克星观看武器Master 锻造青灯中央能量电池,没立即回归Earth 。

  除了防止打造中央灯炉的过程中,小蓝人或者别的谁再来搞破坏,在中央灯炉锻造出炉的时候,也需要哈莉为其设定新程序。

  之前哈尔乔丹和赛尼斯托能双人两枪,直冲黄灯总部,在成千上万黄灯魔的围攻中,在担心伤及科鲁加市民的顾虑下,成功关停黄灯中央灯炉,主要就是依靠赛尼斯托对灯炉的绝对权柄。

  哈尔拿着赛尼斯托交给他的“后门”,靠近灯炉后激活程序,瞬间引爆灯炉。

  正常情况下,灯炉材质极为坚固,还储存大量情感能量,自发形成一层能量防御罩,外人很难用强攻的方式将它击碎。

  赛尼斯托拥有对黄灯灯炉和灯戒的绝对控制权,灯戒和灯炉却不是他亲自打造的。

  现在哈莉也要和赛尼斯托一样,在武器Master 锻造青灯中央灯炉时,把自己的Spiritual Imprint 施加在它的核心上,今后除了她,再没别人能下令让它自毁。

  如果哈莉愿意,也可以掐断对某个青灯侠的能量供给。

  这种权力哈莉肯定不愿让给青女或者别人,她要将它掌握在自己手里。

  毕竟此时的青灯部落是在她主导完成的重建。

  Guardian 掌控中央能量电池和情感之书,也是小蓝人留下的优秀传统。

  嗯,哈莉之前不是Guardian 时,经常在正联英雄面前嘲讽小蓝人的陋习。

  现在她成了青灯Guardian ,立马发现他们制定的规矩是何等优秀。

  她甚至想把《绿灯十诫》完全照搬到青灯部落,比如,绿灯戒律第二条:无条件遵从Guardian 的命令。

  “虽然我是第一次做Guardian ,但我想,Guardian 和集团CEO也没什么区别。

  我从15岁开始做老大,管理整个哥谭市的嘿道业务,并在数年内成功洗白,成为经济、政治两方面的顶级大佬。

  所以,我个人认为,对如何管理一家大型有活力社会组织,我有着异常丰富的成功经验,你们觉得呢?”哈莉环顾周围一圈,问道。

  现在是回到诺克星第五天的下午,青灯Guardian 哈莉、青灯部落统领青女、青灯high level 干事穆恩科,青灯荣誉Guardian 武器Master ,青灯guest official 艾薇,聚在一起召开“新·青灯部落第一次代表大会”。

  呃,荣誉Guardian 武器Master 、guest official 艾薇,都是真实的职务。

  哈莉其实想让他们两个也加入青灯Guardian 队伍。

  绿灯Legion 有一群小蓝人,青灯部落若只一个Guardian ,那该多寒碜?

  不过武器Master 还惦记着“宇宙第一强大的势力”黄灯Legion ,他已经和阿奇洛商量好,未来要做黄灯Guardian ,这会儿不太乐意改弦更张,进入青灯。

  他也有话说:拿着黄灯戒指,我至少能用,青灯给我也用不了。

  哈莉虽然很稀罕他掌握的锻造技能,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

  至于艾薇

  别说青灯Guardian ,哈莉让她做青灯Great Commander ,她也会立马nodded 同意。

  之所以只是guest official 而非Guardian ,是哈莉在温水煮青蛙。

  以step by step 的方式,逐步提升艾薇在青灯的地位和影响力。

  艾薇和武器Master 不同,还没对青灯做出任何贡献,也没有绝强的实力,和不朽的特性。

  直接成为Guardian ,青女即便不说什么,心里也会不舒服。

  等未来艾薇成为Spiritual God ,有了资历,也有了实力和不朽,一切便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了。

  至于说为何这么在意青灯部落.哈莉不在乎任何色光Legion 的实力,但她很在乎自己的付出是否得到百分百的回报。

  哪怕回报本身对她没啥用。

  折腾了这么久,才把青灯重建,若是过段时间她便沦为青灯的“传炬者凯尔雷纳”、‘最伟大灯侠哈尔乔丹’,她会膈应死。

  她绝不做青灯的凯尔和哈尔。

  “哈莉,你的管理才能,宇宙人民都信服。”艾薇立即道。

  “奎茵大人,您就是多元宇宙最伟大的Guardian 。”武器Master 吹捧道。

  穆恩科看了眼青女,也说道:“Guardian 您的智慧,没人不晓得。”

  青女心里叹了一这口气,她明白,今天哈莉召集大家开会,是因为中央灯炉将成,到了给青灯部落制定新规矩的时间。

  她还明白,哈莉刚才那番话就是在要求绝对的话语权。

  她也明白,哈莉的意思其他几人都明白。

  “Guardian ,你觉得应该如何管理青灯部落?”

  青女并不反对哈莉掌管部落。

  通过这次青灯危机,哈莉已经证明自己有成为Guardian 的能力。

  青女只是担心她做些符合“Demoness 哈莉”坏名声的事。

  比如,监守自盗,偷自家灯炉的能量。

  “一家公司,一个社团,要发展壮大,最重要的是确定理念!经营理念是一家公司或社团的灵魂,决定了一个组织的发展方向和能达到的极限。

  比如,绿灯Legion 的理念是‘守护宇宙和平’。

  很简单一句话。

  但这短短一句话,延伸出了绿灯Legion 现有的整体构架和绿灯戒律。

  为什么宇宙要被绿灯分为3600个扇区?

  为了方便管理,为了确保宇宙每个角落都在绿灯Legion 的监管下。

  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宇宙和平’。

  为什么绿灯Legion 明确规定,不允许绿灯侠干涉任一planet 的文化、政治制度和民众的集体意愿?

  绿灯理念的核心是‘守护’,既然是守护,当然不能违背被Guardian 的意愿,所以绿灯有这条戒律。

  紫灯的理念简单一个字‘爱’,他们不会在意‘无爱’之人的想法。

  所以,紫灯Legion 可以为了少数个体的爱,去扭曲民众的集体意愿。”

  青女looked thoughtful ,“青灯部落之前的行动似乎有些混乱。”

  哈莉nodded ,叹道:“要说青灯传播怜悯,惩罚无怜悯的恶徒恶行,可青灯部落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诺克星徒步cultivation ,对“reward Good punish Evil ”没太强的执念。

  要说青灯的理念是自身的忏悔,注重修持怜悯之心,伱们又喜欢隔三差五跑出去逮捕一两个宇宙恶棍。

  青灯的怜悯和佛家的慈悲很像。

  佛家也对内cultivation 自身,对外传播佛法,镇压邪恶。

  但Buddhism 大士无论闭门念经,还是外出“普度众生”,都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提升自己的佛法realm 。

  青灯抓捕恶棍,只能扩大青灯部落的规模,对你们自身领悟怜悯情感没任何帮助。

  青灯部落没有给每个扇区分配灯侠,显然也没想过维护宇宙治安。”

  “那我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穆恩科茫然道。

  “你们只是阿宾苏的实验品,只要明白这点,之前的矛盾和混乱就会立即消失,答案清晰明了。

  青灯抓恶人扩充队伍,不是为了cultivation 自身的怜悯之心,也不是惩罚宇宙罪恶,只为了增加试验体的数量。

  或许出身绿灯Legion 的阿宾·苏也有‘惩恶扬善’的侠义情怀,但主要目的还是测试情感能量对恶人的效果。

  青灯宅在诺克星徒步苦行,就是实验过程。”

  “抓little white mouse 、做实验,整套流程很符合实验规律,却无法让青灯部落健康发展。

  只要摘掉青灯戒指,青灯部落立马崩溃。

  他们像逃出笼子的little white mouse 一样逃之夭夭,并恨透了之前的‘笼子’。

  可你们看看绿灯,绿灯侠失去灯戒后,他们是什么反应?

  绿灯几次团灭,可每次都有热血志士做出巨大牺牲,让它再次复活。

  因为Legion 可以灭,灯炉可以毁,‘守护宇宙和平’的信念永不灭。

  被大家共同认可的理念,才是维系团体存在的根源。”哈莉道。

  青女嗄声道:“Guardian 你说得对,新成立的青灯部落,must 树立全新的理念和制度。”

  穆恩科期待地看着哈莉,“Guardian 阁下,您有什么想法?”

  “我想问你们,青灯部落为什么而存在?青灯成员想要做什么?穆恩科,青女,你们都是青灯部落的老成员,说说自己的想法。”哈莉道。

  “我想为自己过往的罪孽忏悔,我希望宇宙中每个和我一样罪大恶极的人都能有忏悔的机会,并最终领悟怜悯之心。”青女道。

  穆恩科迟疑片刻,说道:“我憎恨灯戒把我变成‘青灯奴’,但过往那些经历我都记得。

  不得不承认,那是我人生中唯一不感迷茫的岁月。

  我现在依旧不想戴上旧灯戒,但如果新灯戒能帮我重新找到人生的目标,我愿意去学习从前被我瞧不上眼的怜悯。”

  “唔,青女是真心悔悟,穆恩科只想要一个神圣伟大、正确无误的人生目标”哈莉思索着道:“一个伟大荣耀的理念,必然得‘出世’。

  只自己闭门苦修,对社会毫无贡献,可谈不上神圣伟大。

  所以,今后青灯部落要积极参与宇宙事务。

  我们的理念应该是‘先渡己再渡人,修身养性度天下’。

  今后凡是部落成员,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灯戒不会再强行扭曲他们的思想——”

  “好,Guardian 阁下,您说得太好啦!”穆恩科excitedly said 。

  “我都没把话说完,好什么好?”哈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继续道:“有了新理念,就得有配套理念的制度。

  首先是灯侠招募制度。

  过去你们都是排成长长的队伍,随便选一个宇宙文明星,在街道上徒步行走,见到恶棍了,就给他套上灯戒。

  这个过程随机性太强,被套上灯戒的未必真就是最恶之人,或许隔壁街有更恶的。

  而且咱们青灯部落不是劳改营,不能所有成员都是恶棍。

  拥有怜悯之心的人,更应该是我们招募的对象。”

  单从这点就能看出,阿宾·苏就明显没有好好经营青灯部落的想法。

  他只是把部落当成了试验场。

  他自己就是绿灯侠,因为自身willpower 合格才被招募进绿灯Legion 。

  在创建青灯时,他impossible 想不到模仿绿灯Legion ,让灯戒自动寻找扇区内拥有怜悯情感的人。

  可他偏偏没那么做,反而只招募恶棍。

  因为他的试验目的是把没怜悯之心的小蓝人变成慈悲好人。

  有怜悯之心的青灯对他毫无用处。

  既然没用,就完全不考虑,哪怕招募怜悯之心的灯侠有利于部落发展。

  “宇宙3600个扇区,我们也学习绿灯Legion ,打造7200枚正式的灯戒,一个扇区选拔两名成员,分别为最有怜悯之心的,和最没有怜悯之心的。

  对拥有怜悯之心的青灯侠,灯戒没有任何戒律之外的限制。

  对绝世恶霸,灯戒不会洗脑他,只会监控他的思想。

  每当他产生作恶的冲动,或者在回忆旧日犯罪活动中获得快感、体内多巴胺分泌增加时,戒指将临时性控制他的部分思想。

  不是像之前那样扭曲他们的思想,强迫让他们产生怜悯情感。

  而是强制将他们带入受害者的视角,体会被伤害的痛苦与无奈。

  不能感同身受,如何产生怜悯?”

  青女和穆恩科都gently nodded ,对她的这条新制度非常认可。

  哈莉又道:“今后青灯部落不用再进行自我折磨式的徒步苦行。

  你们的cultivation way 更加多样化、更具目的性。

  目前我想到四种cultivation 方式,first 针对恶人。

  受害人视角只是被动惩罚。

  可能恶人受过几次苦后,就不再胡思乱想,却依旧Evil Thought 不改。

  cultivation 应该更加主动。

  往后青灯成员依旧要在扇区内旅行,好人灯侠带着恶人灯侠,巡察各大文明planet 。

  每次只要遇到罪恶行径,恶人灯侠立马主动进入受害者视角,亲身经历犯罪过程。

  second cultivation 名叫‘善恶Dual Cultivation ’,对恶人和好人灯侠都有用。

  空闲的时候,好人灯侠和恶人灯侠的灯戒相互连接。

  相互观摩对方的人生经历。

  恶人感悟好人的怜悯之心,感受做个好人的感受。

  好人则去了解恶的根源,感受恶人的思维以及恶人在罪恶中感受到的快感。”

  青女worriedly said :“恶人感悟好人的怜悯心没问题,可如果好人在感悟恶之快感时沉沦,怎么办?”

  哈莉叹道:“这就是cultivation ,不了解魔,不体味魔的痛苦与快乐,凭什么度魔?

  要说风险,肯定有,还不小。

  但想要更进一步提升怜悯的realm ,就得承担一定风险。”

  青女道:“我觉得有怜悯之心已经够了,更进一步没任何好处,只有风险。”

  哈莉给了她鄙视的一瞥,“亏你还是部落统领,竟这般没进取心。”

  青女微感不忿,“绿灯Legion 也没主动去感受恐惧和懦弱,只要意志坚定就够了。”

  “所以绿灯就那样了,发展了30亿,连一个‘意志之神’都没诞生。”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灯侠能成神?”

  青女、穆恩科、武器Master ,甚至连远处竖着耳朵偷听几人开会的阿奇洛,都震惊出声。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灯侠cultivation 到极限后,能不能成为传统的旧神、新神。

  但我敢保证,按我的方法cultivation ,青灯的怜悯realm 会不断提升,最终触碰到法则。

  理论上,cultivation 出属于自己的法则,就是Spiritual God 。

  可灯侠的根基是灯戒和灯炉。

  失去灯戒,灯侠立马变成ordinary person ,法则依存何处?

  反正你们试一试,绝不会没好处。

  至少你们的心灵强度会非常terrifying ,堪比小蓝人。

  对怜悯情感的使用,也更高效,更顺畅。

  这点青女你应该深有体会,现在你的实力比之前更强,对不对?”

  青女nodded ,hesitantly said :“Supreme 灯戒的影响也很大。”

  “你别本末倒置,是realm 提升了,你才能使用这枚灯戒。”

  “好吧,你继续说。”

  哈莉道:“Third Type cultivation 方式是游历红尘,放弃灯侠的身份和力量,却保留青灯的怜悯和心态,重新审视人间的悲欢离合。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修得一颗怜悯心,不去人间打磨雕琢,怎能圆润光滑、生机勃勃?

  加入青灯部落,不是离开社会与世隔离,而是换一种情感更好地融入world 。”

  青女和穆恩科realm 不太够,有些听不太懂,但又没察觉什么不对,就都迷迷糊糊nodded 。

  “fourth 为诵读经文,从先贤的著作中收获感悟。目前经文还没创造出来,但未来青灯侠的怜悯realm 高了,一定能写出《怜悯之圣经》。”

  “Guardian ,您想得可真远真好。”青女感慨道。

  即便有些理论她不理解,也不怎么心甘情愿地接受,但她能看得出来,这位Guardian 对青灯部落抱有极大的期望,为青灯部落制定了远超绿灯的宏伟未来。

  单只这一点,就比阿宾苏、纳陀摩之流强太多了。

  制定好新的青灯理念和规则,就要把新制度转变为灯戒程序,录入到中央能量电池,和新诞生的《哈莉之书》中。

  嗯,为了纪念伟大Guardian 哈莉重建青灯的功绩,新的情感之书改名为《哈莉之书》。

  这不是哈莉shameless ,是青女主动提出来的顶多,哈莉稍微向她暗示了一下。

  打造中央能量电池用了五天半。

  之后以强大的意念向里面灌入“程序”,又消耗了哈莉四天时间。

  四天四夜不停歇。

  equivalent to 武器Master 造了一部手机,哈莉往里面装入“哈ui”操作system 。

  “叮~~”伴随一声脆响,“哈莉”胸口飞出一枚azure light 湛湛的戒指。

  直接落下来,套在一脸期待的穆恩科手指上。

  “嗡~~~”azure light 绽放,bald robust man 再次变身成手持灯杖的青灯侠。

  “感觉如何?”哈莉问道。

  新打造的中央能量电池,不再是灯炉的样式。

  ——我们为什么要模仿绿灯Legion ,为什么不弄出自己的特色?

  这是哈莉的话。

  然后灯炉被打造成两层楼高的哈莉雕像.

  哈莉发誓,这次她连暗示都没有,是武器Master 主动拍她flattery 。

  虽然有点小尴尬,但武器Master 手艺不错,雕像栩栩如生,哈莉还是欣然接受了。

  这会儿“哈莉灯炉”里打造出第一枚青灯戒指,穆恩科成为第一名新·青灯侠。

  “很好!果然如Guardian 说的那样,它没有修改我的意志,只不过使用起来比之前略微滞涩。”穆恩科道。

  “这是正常的,驱动灯戒需要怜悯情感。之前你们虽然被扭曲了意志,但也产生了足够强的怜悯之情。

  现在要使用灯戒,就得动用你们自己的怜悯情感。”哈莉道。

  “嗡~~~”tone barely fell ,套在穆恩科手指上的灯戒挣扎几下,竟主动脱离他的掌控,没任何停留,”sou” 的一下disappeared 。

  “哎,我的灯戒,这是怎么回事?”穆恩科从震惊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激动yelled 。

  哈莉愣了好一会儿,才转向武器Master ,“怎么回事,灯戒为何突然失控?”

  “我不知道.”武器Master 神色茫然。

  “哎呦~~~”几人正惊疑不定,边上的阿奇洛忽然大叫一声,捏着拳头嚎叫道:“不,这是我的灯戒~~武器Master ,我的灯戒要跑,你——”

  “嗖——”a yellow light flashed ,first 新·黄灯侠,也失去了自己的灯戒。

  哈莉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连忙意识连接青灯中央能量电池。

  片刻后,她惊疑道:“不是故障,有人在summon 它在summon 七灯戒指?”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