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03

  planet 日报电视台在下午三点半左右,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请第五位Earth 绿灯侠西蒙·巴兹立即前往正义大厅,银河上将有关于色光Legion 的major event 要和他谈。如果人不方便到场,可以打电话给她。

  全球人民都知道了这件事,也都惊疑不定。

  他们在网上热烈讨论哈莉约见他的原因,是他犯了什么事儿,还是他牵扯进什么事儿.

  哈莉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左右,在正义大厅大食堂吃了一份工作餐,准备回家休息的时候,终于等到了电话。

  “喂,您好,是银河.是奎茵小姐吗?”对面是个怯懦却又坚强的女人。

  声音结结巴巴,显得有些怯懦。

  可从她紧张的语气中哈莉又能感受到她此时必然鼓足勇气,十分坚强。

  “你是西蒙·巴兹的younger sister ,对吧?”

  电话都能打到她手上,对方的身份肯定早被正联查得一清二楚,哈莉也没故意客套“你是哪位”。

  “是的,我叫宝拉,西蒙·巴兹是我big brother 。我看到planet 日报电视台上的寻人新闻,到现在屏幕最下面的文字新闻依旧在滚动播放,说明他并没找你,对吧?”

  宝拉把话说出来后,就不再结巴拘谨,反而越说越急切,“我想和你说,西蒙他一定是出事了。

  我了解他,如果知道是你在找他,而且他也行动自由,一定不会avoid meeting somebody 。”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哈莉道。

  似乎didn’t expect 她会这么说,宝拉愣怔了好一会儿,讷讷道:“他出了什么事?你能帮帮他吗?”

  “你现在方便吗?情况有点复杂,电话里说不方便,我让闪电侠带你过来和我面对面聊一会儿?”哈莉道。

  巴拉迟疑了几秒钟,又捂着电话小跑了一段距离,才喘着气,把位置报出来。

  两秒钟后,“sou! ”

  金红rays of light 一闪,裹着阿拉伯头巾的高挑黑妹,出现在哈莉面前。

  哈莉摆摆手,让巴里和几位值班的超级英雄先退出去,又递过去一杯温水,等宝拉从惊愣中回神,就用简单易懂的方式,把自己为何要找西蒙·巴兹的原因解释了一遍。

  “之前正联英雄去围堵你big brother ,主要也是这个目的,桥梁爆炸——”

  “西蒙不是恐布分子。”宝拉立即excitedly said :“他甚至不是街头惯犯,他有自己的职业,一名地下赛车手。

  不过上次赛车时出了事故,他的好brother ,也是我的丈夫,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我们目前极度缺钱,他一时想不开,去偷了一辆汽车。

  他太大意,没察觉汽车后备箱里藏着定时炸弹。

  当时他把车停在桥墩边上,是为了方便买家取车。

  嗯,他离开,是去为汽车寻找买主了。”

  哈莉没质疑她:难道你big brother 的犯罪记录都是假的?

  younger sister 为brother 说好话,天经地义。

  “你应该明白,我在意的不是这个。而且,与恐布袭击的案子相比,你brother 这会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危险处境,才是更值得关注的焦点。”哈莉道。

  宝拉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垂下眼眸,“我只是不希望他在你in mind 的印象过于不堪。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他的不好评论,说他是绿灯Legion 30亿年来最大的耻辱,是证明绿灯戒指并不能区分善恶好坏的证据”

  “你能来见我,已经证明了很多事。你是个好姑娘,他若真是个彻头彻尾的bastard ,你一定会瞧不起他,不会为他来见我。”

  “谢谢。”宝拉黑脸上的拘谨与担忧,全换成了感激。

  哈莉nodded ,提醒道:“你应该有不少他得到灯戒后发生的事和我说吧?”

  “是的,他大概一周前,也就是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爆炸案发生时,得到的绿灯戒指。

  second day 他成为通缉犯,全world 都知道他做了什么。

  大家都排挤我们,我的父母被清真寺拒之门外,无法进去做祷告,我工作的餐厅也将我辞退抱歉,我不该这么废话”

  宝拉尴尬又苦涩地笑了一下,“我们当时的处境很糟,西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决定用灯戒的力量为自己洗刷冤屈。

  我不知道他去做了什么,third day 他回来了,还带回一个会说话的松鼠。”

  “松鼠绿灯侠?”哈莉惊讶道。

  “嗯,他也是一位绿灯侠,西蒙说他现在和松鼠灯侠是搭档,接下来要调查哈尔·乔丹失踪的事。”宝拉道。

  哈莉strangely said :“西蒙为什么主动和你说这种事?我的意思是,他完全没必要带松鼠绿灯侠去见你。”

  宝拉解释道:“我们是在我丈夫纳齐尔的病房里见的面。

  西蒙认为纳齐尔之所以成植物人,是他的责任,他也有责任帮我的家庭重归完整。

  遇到松鼠灯侠后,他学会了控制灯戒的技巧。

  而正义联盟和松鼠灯侠都说过,他的灯戒属于哈尔乔丹。

  西蒙从没想要占有那枚戒指,他愿意将它还给哈尔乔丹。

  所以,他要在寻找哈尔乔丹、将灯戒交出去之前,先用灯戒治好纳齐尔的病。”

  哈莉惊讶道:“你丈夫的病症是西蒙用灯戒的治好的?”

  “嗯,他握住纳齐尔的手,许下让他苏醒的愿望,灯戒绿光璀璨,纳齐尔便翻身而起,瞬间恢复健康。

  为了不给我们一家惹麻烦,他让我们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只和医生说纳齐尔自己醒过来的。”宝拉道。

  哈莉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七灯各有所长,蓝灯最擅长治疗,青灯次之。

  绿灯不是不能疗伤,其实每种色光都能治疗简单的伤势。

  意志之光不会主动治愈伤口,它是通过其它方式间接疗伤。

  比如,把绿灯能量具现成疗伤绷带,具有和真实绷带同样的疗伤效果。

  只有azure light 、蓝光和white light ,能直接以情感能量滋养伤患处。

  也因此,青灯没有医生,绿灯Legion 却有存在“纳图医生”的必要。

  赛尼斯托的女儿纳图原本就是医生,绿灯戒指只是增强的这一能力。

  普通绿灯侠也就用灯戒为自己止血正骨,或者帮别人治疗superficial wound 。

  可以说,西蒙·巴兹创造了一个Little Qi 迹。

  之所以只是Little Qi 迹,是因为这世上还有哈尔和凯尔两个bug。

  “有什么问题吗?”见哈莉一直不说话,宝拉cautiously 问道。

  “你丈夫苏醒后,松鼠灯侠是什么反应?”

  “它很震惊,连连大叫‘impossible ,不可思议’。”宝拉道。

  哈莉nodded ,这种反应是正常的。

  “西蒙有没有提到过灯戒的中的信息,比如,哈尔乔丹的下落和结局。

  他要去找哈尔乔丹,总有个目的地吧?”

  “有,松鼠灯侠说要找黑手。”

  “又和黑手有关.”哈莉brows slightly wrinkle 。

  哈尔消失在调查黑手的过程中,赛尼斯托疑似与他一起消失。

  现在连松鼠灯侠和西蒙巴兹也因为黑手而不见踪影。

  哈尔将死未死,西蒙巴兹只是失踪,还没死。

  在她离开Earth 的这小half a month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周前,青灯中央能量电池胚子打造完成之时。

  欧阿Guardian 之崖。

  甘瑟漠然道:“青灯中央能量电池已初步连上怜悯情感能量池,很快被我们毁灭的青灯将要原地复活。”

  黑胡子小蓝人面无表情道:“甚至比之前更强盛,我已经在《欧阿之书》中看到青灯的部份未来。

  Demoness 哈莉的未来不可窥视。

  但通过其它讯息能推断出青灯复兴与她有关,她即将修改青灯选拔制度。

  青灯奴实力一般,普遍不如其余色光灯魔,因为他们并没真正掌控怜悯情感。

  他们心中的怜悯来自灯戒的强制灌输。

  接下来,真正的青灯怜悯者即将现世,他们至少有一半是怜悯情感owner 。

  还有黄灯。

  虽然黄灯Legion 如我们谋划的那样,被赛尼斯托亲手覆灭,灯炉和灯戒完全被摧毁。

  可我们忽视了武器Master 那个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

  他正在锻造黄灯中央能量电池,不到half a month ,黄灯也将重新归来。”

  “我们毁灭七灯Legion 的计划,还没完全施展就要失败了。”白发小蓝人道。

  “不用犹豫了,启动第三Legion 吧。”甘瑟道。

  其余小蓝人皆gently nodded 。

  “那就出发吧,去找暗影内阁。”

  甘瑟身体轻盈地从“Guardian 孤峰”上飘起来。

  其余小蓝人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

  很快,他们横渡虚空,来到第0号扇区最大的黑洞跟前。

  就像ordinary person 跳进河里抹澡那么轻松,他们一头扎入恐怖的黑洞,向着中心“遨游”。

  真的和游泳一样的姿势。

  哪怕氪星人的Iron Body 也会在黑洞巨大的引力下撕扯、粉碎、拉长成一条线。

  Guardian 硬是用强大的心灵之力扭曲了“引力”的物理规则。

  不是直接用心灵之力对抗引力。

  Iron Body 都扛不住,小蓝人的心灵之力一样无能为力。

  但“力量”在“规则”之下。

  心灵之力扛不住力量,却能扭曲创造力量的规则。

  就好似阿基米德连一百kg 的米袋都扛不动,却能利用杠杆的规则撬动月球。

  小蓝人physical body and mortal flesh ,连手枪子弹都能射穿他们的大脑袋,可心灵之力修改重力与引力的物理规则后,physical body and mortal flesh 也能穿越黑洞了。

  “穿越”黑洞后,他们来到一个没有光的Dark World 。

  这里的一切物理规则都变得扭曲且残缺。

  如果规则能像实物一样可以被看到,被触碰到。

  那么,此处空间将是规则的垃圾场,堆满了垃圾。

  正常人别说在“暗影维度”生活,哪怕只感知到这里的“信息”,都会被扭曲残破的规则逼疯。

  小蓝人闲庭散步般遨游其间。

  在他们心spiritual power 场的范围内,他们就是造物主,任何扭曲的规则都触碰不到他们的身体。

  “到了!”甘瑟放缓了速度,在一颗black “陨石”面前停下。

  陨石外形酷似一截被掰断的方碑,两层楼高,断口参差不齐,十分粗糙。

  其表面还雕刻一个巨大的绿灯灯炉印记,数十根绿色能量锁链将“陨石方碑”牢牢封印。

  “开~~”

  甘瑟深处右手,心灵之力蔓延而出,锁链crash-bang 作响,向左右两边拉开一扇门户。

  其余Guardian 默不作声,直接“撞”向陨石方碑。

  犹如滴在海绵上的水滴,无声无息间,他们全部没入陨石。

  “哇,是同胞们,他们又回马尔图斯啦~~”

  陨石内部竟然是个小小的world 、大大的灰石广场。

  Guardian 的到来,吸引来一群穿着ordinary person 衣服的小蓝人。

  和Guardian 同样的身高体型,却一个个表情丰富,有人欢呼,有人面带疑惑,有人好奇观看,也有人无精打采.

  Guardian 曾经对绿灯侠说过:割掉情感是Guardian 才能享受到的恩赐。

  他们真的没有骗人。

  只有Guardian 才能割掉情感,“马尔图斯方碑”中的小蓝人平民,全都拥有情感。

  挤满小蓝人的广场上,走出来一位杵着拐杖、白胡子垂落地面的老小蓝人。

  他面露和蔼可亲的笑容,向飞来的Guardian 喊道:“brother 姐妹们,你们为何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你们人员齐整的模样,似乎并没遇到需要选拔新Guardian 的倾灭危机。”

  “我们这次为初号灯侠而来。“甘瑟直接道。

  长胡子老蓝人笑容一僵,表情谨慎地问道:“甘瑟brother ,请问Guardian 对初号灯侠有什么安排?”

  “我们要释放他,带他离开‘暗影维度’。”甘瑟道。

  长胡子老蓝人surprised and angry 叫道:“你们疯了?30亿年前,Guardian 议会和我们共同发誓达成约定——我们自愿牺牲永恒的余生,放弃物质宇宙多姿多彩的生活,留在这里组建暗影内阁。

  我们既是守护种族的火苗,也要严密看守初号灯侠,不让他再有威胁宇宙安全的机会。

  为了这个目的,我们甚至毁灭了母星,把伟大的马尔图斯planet 压缩成了一颗黑洞.”

  老蓝人情感异常丰富,越说越激动,最后用力一跺拐杖,吼道:“我不会同意你们的计划,谁敢释放初号灯侠,就别怪我们不念同胞之情。”

  他的老眼放射刺目的white light ,磅礴心灵之力倾泻而出,空气沉重得如同十万米深的seabed 。

  他身后成百上千个小蓝人也表情严肃,双眼white light 茫茫,心灵之力和老蓝人的连成一片。

  面对aggressive 的众人,Guardian 也不由表情一滞。

  白发秃顶的Guardian 走出来,缓缓道:“我们失败了。”

  “en? ”老蓝人皱眉。

  “机器猎人是First Army 团,结果你们已经知道,我们失败了。

  绿灯Legion 是Second Army 团,30亿年过去,宇宙仍然充满暴力、憎恨和罪恶。

  尤其是最近几年,就连Guardian 也接连凋零。

  绿灯Legion 在各种危机中表现乏力,甚至可以说毫无作为。

  关键是到了现在,Legion 有了失控的危险。

  七大色光Legion 相互斗争,相互仇杀,宇宙为此the people are plunged into an abyss of misery 。

  我们本该清理其余色光Legion ,可绿灯Legion Inner Member 却想和色光Legion 妥协.”

  白发老人目光锐利地looked towards 老蓝人,“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当宇宙中只存在绿灯Legion 时,我们Guardian 掌控绿灯Legion ,就等于掌控整个宇宙的秩序。

  当色光Legion 有七个,其余六大Legion 实力并不比绿灯弱时,七大Legion 并立,权力也一分为七。

  只掌握七分之一宇宙管理权的Guardian ,无法继续贯彻维护宇宙和平、守护良性秩序的理念。

  而这只是开始。

  一旦我们向其余六大色光Legion 妥协,会有更多势力跳出来,以自身实力,在宇宙管理权中分一杯羹。

  他们是贪恋权力的蛀虫,是利益的shameless 追逐者。

  他们不会守护宇宙秩序,只会利用手里的权力满足自身的欲望。

  未来的宇宙必然动乱不断,各势力相互仇杀,宇宙秩序彻底崩溃,文明the people are plunged into an abyss of misery 。”

  白发小蓝人低下脑袋,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所以,我们商量之后得出统一的结论,我们再次失败。

  Second Army 团无法完成救赎宇宙的使命。

  我们今天来此,是为了寻求解决之道,也即是初号灯侠。

  以初号灯侠的力量组建第三Legion !”

  老蓝人放缓语气,劝道:“初号灯侠的力量太过危险,阻止他重新进入物质宇宙的任务高于一切。

  这话是你们当年对我们说的。

  所以,马尔图斯中央卫戍部队全体成员才放弃个人的理想,余生都困在never seen the daylight 的暗影维度。

  这里就像坟墓,埋葬了马尔图斯人的过去。

  我们能坚持30亿年从不动摇,全是为了这个伟大的理想。

  现在你们说要放出初号灯侠,对我们公平吗?”

  黑胡子小蓝人indifferently said :“我们就是你们,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是的,两年前,你们几个还是我们中的一员,可当你们割掉全部情感,选择成为Guardian 之后,你们就是Guardian ,不再是暗影内阁成员。

  你们代表Guardian 的意志,不能代表我们。”老蓝人摇头道。

  “瑞格,理智点!我们需要初号灯侠的力量来挽救现实。失去主宇宙,暗影内阁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甘瑟漠然道。

  “甘瑟brother ,我还想劝你理智点呢。即便七灯混战,也比初号灯侠Destruction Universe 要强。”老蓝人瑞格道。

  Guardian 们对视一眼,心里有了决断。

  “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相信我们能够掌控初号灯侠的力量,然后让开道路,要么拦着我们,然后灭亡。”

  老蓝人pupil shrink ,“你在说什么?”

  “我们at all costs 也要带走初号灯侠。”甘瑟道。

  老蓝人咬咬牙,“我们将at all costs 阻止你们的愚行!”

  “轰~~”Guardian 们一起出手,心灵能量和绿灯能量融合,形成狂暴的能量海啸,碾压all directions 的小蓝人。

  “阻止他们!”老蓝人大喊一声,双眼银光璀璨,也用出自己的心灵之力。

  霎时间,狭窄昏暗的Small World 里,狂乱暴力的心灵风暴此起彼伏。

  眼见战斗陷入僵局,甘瑟眼神冰冷,身体宛若瞬移,来到大声指挥部队作战的老蓝人身后。

  他的心灵之力犹如一柄锋锐的匕首,“刺啦”一声,划开无形有质的心灵屏障,紧贴在老蓝人身后,左手抓住他的脑袋,右手绿灯能量小刀抵着他的脖子。

  “最后再问你一次,让不让开?”

  “甘瑟brother ,我们发过誓,初号灯侠必须——”

  “puchi ~~~”老瑞格的大好头颅滚落在地,鲜血如喷泉,从断脖飞溅四方。

  “不,瑞格!”小蓝人surprised and angry 大叫。

  战斗更惨烈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