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04

  马尔图斯人崇尚理性与科学,对文学和艺术snort disdainfully 。

  他们的社会结构也比较单一,要么脑子好使成为科学家,加入科学议会,要么喜欢战斗,加入军队成为文明的护卫者。

  30亿年前,时间起源之地观测试验导致宇宙分裂成多元宇宙之后,马尔图斯文明也迎来结局。

  不是彻底覆灭。

  当时单一宇宙时代终结,他们顺天应命,决定尝试全新的文明存在方式。

  科学议会的主要成员组成“宇宙Guardian ”。

  大部分女性移居扎马伦,成为扎马伦人。

  军队中的骨干被Guardian 委于重要使命,组成暗影内阁。

  暗影内阁将马尔图斯母星压缩成黑洞,明目张胆地隐藏了起来。

  所有人都能看到黑洞,却没人能找到马尔图斯星,也没人能进入其中。

  除了以上三大群体,其实还剩下不少持有其它理念的马尔图斯人,他们直接离开了主宇宙。

  只说今日发生黑洞内部“暗影维度”的“政变”。

  理论上,暗影内阁成员数量众多,实力也不弱,能够阻止寥寥十来人的Guardian 。

  偏偏他们有感情,面对同胞无法下死手。

  而对面Guardian 阉割了情感,心中没有怜悯,这会儿又cultivation deviation ,出手very ruthless 无情。

  双方的战斗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平等。

  精神领袖瑞格之死只是开始,之后陆续有小蓝人被杀。

  Guardian 的决心展露无遗。

  暗影内阁其余人渐渐慌了手脚,六神无主,scared witless ,悲痛万分,not knowing what to do 。

  ——继续战斗,然后种族相残,死伤枕籍,马尔图斯彻底走向末日?

  ——让他们带走初号灯侠,至少暗影内阁不会再有死伤?至于主宇宙的危险他们管不了了。

  两种选择,要么为了未知的外clansman ,马尔图斯人死光光,要么两眼一闭,让Guardian 瞎几把折腾去吧。

  “同胞们,很抱歉发生了这场冲突。“甘瑟hands behind ones back ,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或垂头丧气、或悲痛抽泣、或怒气冲冲的小蓝人,“等我们清除宇宙Primal Chaos ,等宇宙重归秩序,等我们掌控生命之white light ,死去之人都将获得新生。

  就像我当初带过来的那批新生幼儿。

  到那时,你们甚至可以离开暗影空间,重新回到阳光下。

  到那时,你们一定会明白我们今天的决定是多么有意义。”

  暗影内阁投降了。

  他们没有大喊“我投降”,只是不再坚定抵抗,让Guardian 一路通畅来到总控中心,掌控了这片纯科技打造的“暗影world ”。

  “我们时间也很紧。”秃顶白发小蓝人indifferently said 。

  “brother 姐妹们,不要反抗,为了保证你们不会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捣乱,我接下来要将你们锁进‘暗影囚室’。”

  甘瑟一挥手,广场上的“金属”地板自动下落,把所有暗影内阁成员带进一间完全封闭的巨型囚室。

  接着伴随“隆隆”声响,另一间三层楼高、篮球场大小的囚室从上方落下来,落在广场上。

  这件囚室绿油油,通体由“绿灯中央灯炉金属”锻造而成。

  打开灯炉样式的囚室,里面赫然又出现一个“灯笼”。

  外层的囚室由“灯炉金属”打造,里面的灯笼却是纯能量态,由情感本源和固态的心灵之力组成。

  能量灯炉内,关押了一个完全能量化的人。

  他像是由七种色光组合而成的一坨“果冻”,连面部特征都分辨不清。

  “是谁打开了牢门?30亿年了,终于有人来见我了。”“果冻人”贴着灯炉壁,似乎想看清外面的来客。

  “初号灯侠,是我们,宇宙Guardian 。”甘瑟indifferently said 。

  “原来是你们,放我出去~~”果冻人激动了。

  他用力捶打半透明的能量墙壁,有七彩光弧在他体表闪烁跳跃。

  “我们需要你的力量平息宇宙动乱,如果你愿意完全submit to me 们,我们会放你出来。”秃顶小蓝人直接道。

  “你们在做梦,我的力量只属于我!你们这群矮矬子,等我出来,我见一个杀一个。”初号灯侠的声音里透出切齿恨意。

  “是我们赋予你伟大的white light 之力,你没理由、也没能力反抗。”光头小蓝女人coldly said 。

  “和他废什么话,他只是我们的能量电池。”黑胡子小蓝人indifferently said 。

  “也对,我们开始吧。”

  甘瑟向灯笼形状的能量囚室伸出右手,其余小蓝人也有样学样。

  “刺啦啦~~~”

  囚笼内的初号灯侠如同漏电的电站变压器,身上飞溅出大片的white light 电弧。

  white light 透过囚笼之壁,直接落在外面的小蓝人身上。

  就像初号灯侠成了特斯拉线圈,正在给小蓝人充电。

  “Ahhh ~~~”初号灯侠凄厉惨叫,他的身体好似七彩果冻,这会儿体表七彩rays of light naked eye 可见地黯淡下来。

  很明显,他体内某种特质,正在被小蓝人抽走。

  “不,这是我的能量,你们这群小偷,我要杀了你们!”

  “Ahhh ~~~”小蓝人也不好受,也在惨叫。

  他们的眼睛几乎被white light 烧融。

  他们叫喊时,连嗓子眼都喷出亮眼的white light 。

  他们的blue 皮肤鼓起densely packed 的瘤子,脸上手上都有。

  瘤子从黄豆粒大小膨胀到鸡蛋大,隐约可见里面的white light 。

  甘瑟状态最好,还能叫喊:“你才是小偷,偷走了我们马尔图斯人的情感要素。

  我们以诚相待,把你当成贵宾,为你打造灯戒,你却偷走我们的力量,还想毁灭马尔图斯文明。

  现在,成为我们伟major event 业的薪torch ,这就是你的命运。”

  “额啊,我,我快坚持不住了。”五分钟后,小蓝人已经失去人形,变成由无数肉瘤组成的monster 。

  “足够了!”甘瑟loudly shouts ,猛地打断了white light 能量的传输过程。

  其余小蓝人立即瘫软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气。

  “生命之white light 能级太高,我们的身体和灵魂都无法承受。”

  变成肉瘤monster 的光头小蓝女人痛苦地说。

  “是初号灯侠的white light 过于狂暴,换成凯尔雷纳,或许没这么困难。”

  甘瑟道:“换成凯尔雷纳,我们连一丝力量都抽不出来。

  我们能把初号灯侠当电池,只因为他的情感要素来自我们马尔图斯人。”

  “那倒也是.”

  休息了一会儿,甘瑟起身道:“接下来该创造第三Legion 了。”

  “可以。”

  他们一起伸出变得畸形的右手。

  “咕咚咕咚.”肉瘤像是有生命的寄生虫,从身体各处蠕动着向右手汇聚,而他们的右手又相互交叠在一起。

  所有Guardian 身上的肉瘤最终聚在一起,脱离他们的身体,变成一坨半人高的肉团。

  而随着肉瘤从Guardian 身上消失,他们的皮肤也再次变得光滑平整。

  “关键时刻到了,我们一起用意念控制血肉的进化方向!”甘瑟shouted loudly 。

  Guardian 们再次集中精力,双眼white light 灿灿,心灵之力催发到极限。

  聚齐所有Guardian 身上肉瘤的肉团,也散发灿灿white light 。

  不过不是心灵之力,而是从初号灯侠身上抽取、被Guardian 打上自己的Spiritual Imprint 的生命之white light 。

  如果Guardian 从凯尔身上夺取white light ,white light 的spiritual imprint 不可改变,始终属于凯尔。

  初号灯侠的情感要素来自马尔图斯人,而走捷径终究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white light 的所有权有一部份属于小蓝人。

  因此,小蓝人能从他身上抽取white light ,还在white light 中留下他们自己的spiritual imprint ,将其彻底占有。

  也亏得小蓝人只能抽取white light 能量,却无法承受white light 之力,不然初号灯侠压根活不到现在,早被小蓝人吃干抹净。

  “white light 是我的,你们用不了,hahaha !”

  这会儿初号灯侠也缓过气来,开始大声嘲讽。

  甘瑟看着在white light 中蠕动扭曲的肉团,indifferently said :“white light 可不止是一种武器,它的主要功能其实是帮lifeform 完成究极进化。

  哪怕最低等的蝼蚁,也能在white light 中快速进化成最高等的Spiritual God 。

  而这个进化,是可以被完美操控方向的。”

  他此时说的话,和天父之前的想法一模一样。

  他们都想利用white light 的究极进化功能。

  “你们想做什么?为什么要从身上分离这坨肉球?”初号灯侠惊疑道。

  秃顶小蓝人瞥了他一眼,用冷漠的语气,坦然说道:“我们要创造第三Legion 。

  white light 是宇宙中最强大的进化能量,而Guardian 拥有宇宙中最高等的基因。

  以我们的血肉为原材料,赋予它究极进化的white light 能量,新生的造物,即是第三Legion !”

  “chi chi chi ~~”话音落下,那团融合他们几人共同血肉的肉团,如同哪吒诞生般,在飞溅的汁水中,生出一个两米高的怪人。

  怪人外貌像人,但没有嘴巴和耳朵,鼻子也像被割掉,身上裸露着blue 的肌肉,没有皮肤。

  “奏效了,它活了过来。”甘瑟道。

  “它体内有我们的基因和能量,我们能像操控手臂一样控制它,第二绿灯Legion 桀骜不驯、不可控制的缺陷,它完全没有。”秃顶小蓝人道。

  “第一机器猎人Legion 被别人修改程序夺取权限的缺陷,它也没有。”光头小蓝女人接着道。

  最后他们异口同音,“第三Legion ,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

  “走,出去测试一下。”

  “带上初号灯侠,他是我们的能量电池。就像黑死帝利用反监视者打造出无限黑灯戒指,我们可以用初号灯戒创造无限第三Legion 。”

  “甚好!”

  一小时后,宇宙中某个从未被外星人光顾过的planet 。

  Guardian 围成一圈,悬浮在大气层边缘。

  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个能量态的巨型灯炉,灯炉里关押这一个五官模糊的“果冻人”。

  “就是它了,远离主流文明,位于宇宙边境,没人会注意到这里的变故。”甘瑟道。

  小蓝人们gently nodded 。

  “~~~”无声无息间,无嘴无皮的血肉造物瞬移到地面。

  大街上人很多,都疑惑看着这位突然降临的monster 。

  血肉造物伸出右手,一把抓住距离最近的外星人。

  “啊——wu! ”外星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喊,体表便被blue 的液态血肉包裹,他成了第二个无嘴无皮的blue monster 。

  接着,他们两个又扑向其他外星生命。

  “Ahhh ~~~”

  只需触碰,就能强制对方定向进化,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

  “进化之毒”在城市中蔓延,naked eye 可见一股blue 的浪潮,向all directions swept away 。

  “额Ahhh ~~~”

  随着blue monster 数量的增加,初号灯侠瘫软在地,发出痛苦的嘶吼。

  外星生命被“进化之毒”推动着强行往一个方向进化,需要消耗大量的white light 之力。

  是white light 在帮助他们完成定向极限进化。

  Guardian 提供进化方向。

  blue monster 的触碰,把Guardian 的基因传递过去。

  但white light 不能凭空产生,它们全部来自初号灯侠。

  没多诞生一位“blue monster ”,他就多虚弱一分。

  两小时后。

  Guardian 周围环绕了超过30亿blue 无嘴无皮的monster 。

  planet 上的文明,彻底消失。

  “初号灯侠,你看到了吗?这就是第三Legion !”秃顶Guardian 高举双臂,loudly said 。

  “你们这群bastard ”初号灯侠艰难抬起头,恨声诅咒道:“总有一天我会逃出去,到时我定要屠尽你们马尔图斯一族!”

  “别和他废话,他只是电池。”甘瑟眼神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就立即转移视线,环顾布满天空的blue monster 。

  “第三Legion 测试成功,可以向宇宙宣告他们的到来了。”

  光头小蓝人女人道:“还是谨慎些好,让第三Legion 从宇宙边境,慢慢往内蚕食。

  我们为色光Legion 准备的毁灭计划,还正在进行呢。

  洛奇insect race 已经锁定蓝灯主星的位置,无敌胜者也开着那艘‘恒星动力炉spaceship ’回到织女星系。

  趁他们吸引全宇宙的目光的时候,我们躲在一边,暗中积攒第三Legion 的数量。

  毕竟,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七灯Legion 。

  宇宙中所有具备情感的堕落生命,都是第三Legion 同化的目标。

  我们要建立绝对的秩序!”

  甘瑟gently nodded ,“你说得对,现在我们继续监视七大Legion 吧。”

  “咦,赛尼斯托再次启动了那枚绿灯戒指,而且还遇到了黑手”甘瑟眼底闪过一幅幅画面,亿万光年外发生的场景,一幕幕在他脑海闪现。

  “一天前,我们暗中监控他们的时候,他们才刚知道黑手复死的消息。短短一天时间,他们竟然找到了黑手。

  效率真高,不愧是两代最伟大绿灯侠。”秃顶小蓝人indifferently said 。

  光头小蓝女人道:“再伟大的绿灯侠,也只是我们的玩物。

  从哈尔乔丹离职,从赛尼斯托再次被灯戒选中,从我们制定第三Legion 计划开始,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我们的监控中。

  他们的众多行动也都是我们暗中推动的结果。

  不仅是他们,所有被打上危险标签的灯侠和Earth 英雄,都在我们直接或间接的监视中。”

  “不要大意,哈尔乔丹始终都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在任何时刻都可能爆发‘意志化身’的潜力。”甘瑟严肃道。

  “他们和黑手战斗,谁占优势?”秃顶小蓝人问道。

  甘瑟一挥手,天空投影出blue 的画幕:黑手在赛尼斯托与哈尔乔丹的夹击下惨叫连连。

  “他们快抓住他了,黑手真是个废物。”

  “黑死帝不仅堵上了维度裂缝,还在死亡维度边境修了一堵阻挡Demoness 哈莉入侵的‘长城’。Death Power 无法传递到主宇宙,祂的spokesperson 当然废。”

  甘瑟道:“我们去帮帮他,借他的手终结‘史上最伟大绿灯侠’这个意外因素。”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