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06

  此时此刻,正义大厅,哈莉已和宝拉结束交谈。

  巴里在一瞬间就把她又送了回去。

  “有什么收获?”大超神色疲惫地走进来问道。

  “你很累?最近大都会很多超级犯罪活动吗?”哈莉奇怪道。

  the past few days 轮到戴安娜值班,负责驻守正义大厅,他一直是自由的,不用加班,也没直接牵扯进色光Legion 的烂事儿,理论上应该比较清闲。

  大超揉了揉太阳穴,摇头道:“犯罪活动有,但并没大规模爆发,可你别忘了卢瑟病毒。

  亚魔卓病毒被迅速压下去的代价,就是卢瑟流感病毒肆虐全米国。”

  当初亚魔卓病毒以大都会为中心,在全米国范围内扩散开,造成多个城市轮为“zombie 国度”。

  即便暴君虫豆豆,也没法解决从黑Death Power 中进化出来的亚魔卓病毒。

  多亏卢瑟用基因科技帮“痘神”完成了一次定向进化,才生出能与亚魔卓病毒融合的“病毒疫苗”。

  “痘神病毒”加上亚魔卓病毒,发生生物化学反应,生成一种危害极低的卢瑟流感病毒。

  亚魔卓病毒扩散全美,使用“痘神病毒”作为疫苗后,新生的卢瑟流感病毒自然也遍布全美。

  “卢瑟感冒与你有什么关系?”哈莉道。

  大超指了指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道:“我每天都要用X射线扫描大都市市民的体温。

  一旦发现患者要送他们去治疗,免得卢瑟病毒在社区内大范围传播。”

  “大都会难道没有体温计?”

  “体温计不准确,我的超级视力却能看到市民体内的卢瑟病毒,准确率百分之百。

  超级视力配合超级大脑的超级算力,一眼扫过去,能扫描成千上万人,效率也非常高。

  市长恩格亲自找到我,让我用氪星的超级视力,寻找携带卢瑟病毒和亚魔卓病毒的患者。”大超叹道。

  “你们市长还真是个人才,能发现超级视力的这种用法。”哈莉古怪道。

  “你错了,恩格就是个蠢货。”露易丝snort disdainfully ,said with a sneer :“闹亚魔卓病毒时,他毫无防备,让大都会变成zombie 之国。

  等卢瑟感冒传遍大都会,他又无所作为、言辞荒诞,竟和特斯拉总统一起建议大家用消毒水簌口杀菌。

  而那段时间超人加入了志愿者团队,每天用超级视力帮忙寻找患者,这事儿全城皆知,市长却始终没什么动静。

  直到大批市民在接受采访时提议解除封锁,让大家恢复正常生活,寻找患者的任务交给超人。

  用超级视力寻找患者必然涉及不少个人隐私,必须得到民众支持和法律授权。”

  “哥谭也有卢瑟病毒传播,也是全球重要经济金融中心,哥谭人民也需要工作和生活,要不你也去哥谭扫一圈?”哈莉道。

  露易丝立即摆手,“不行,他若只是在城市上空飞行,其实并不累,但长时间开启超级视力,还大脑spirit strength 高度集中,很耗神。

  只一个大都会就让他精疲力竭,每晚沾床就倒,一倒就睡,太累了。”

  “我们现在在谈正事儿。”戴安娜提醒道。

  “刚才我和宝拉的对话,你们虽然不在场,但一定通过摄像头全称监听,还有什么好问的?”哈莉道。

  “你们的对话我们听到了,现在想知道你的看法。”大超道。

  “西蒙巴兹完蛋了,八成遭了小蓝人的黑手。”

  “为什么是Guardian ?我似乎没听出他们有什么嫌疑。”戴安娜道。

  “首先,消失的都是绿灯侠。

  如果这是一件犯罪案,受害者都是绿灯侠,你会想到什么?

  其次,只有Guardian 有能力监控绿灯侠。

  只有Guardian 能定位他们的位置,能随时找到他们。

  最后,青灯Legion 的阿宾苏和纳陀摩早年看到‘至黑之夜后,Guardian 化身Great Demon ’预言。

  现在赛尼斯托也说自己在《黑暗之书》中看到Guardian 毁灭七灯Legion 的预言。

  你们又能想到什么?”

  大超nodded ,道:“虽然没有十足证据,但Guardian 应该成为第一嫌疑人。”

  “钢骨,给约翰·斯图尔特和凯尔·雷纳发讯息,让他们警惕小蓝人,忙完了手头上的事,不要回欧阿,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待在Earth 避灾。”

  哈莉想了想,又道:“另外,以我的名义,联系绿灯Legion 中的‘old friend ’。

  就是从无限Earth 危机一路挺过来的‘硬命’老绿灯。

  他们能活这么久,肯定不傻,对危机还十分敏锐。

  把哈尔与西蒙巴兹的遭遇,以及我的猜测,都和他们说一遍。”

  最先回归Earth 的是约翰·斯图尔特。

  “我接到一个任务,到1417扇区卧底一个大型星际海盗组织。

  期间一直伪装成一名星际浪客,灯戒肯定不能使用。

  直到今天凌晨才看到钢骨发来的讯息。”约翰黑脸严肃道。

  “卧底任务完成了?”哈莉问。

  约翰摇头道:“Guardian 让我找到他们与1417扇区坎迪斯帝国勾结的证据,这是一项长期工作。

  我目前刚确认海盗团幕后controller 的身份,还没来得及接触他。”

  “接下来你就待在正义大厅,千万别单独行动。”

  “事情这么严重?”约翰惊疑道。

  “说严重也不严重,Guardian 总体量就放在那,只要我们死守Earth ,哪怕宇宙人死光,我们也能安然无恙。

  要说不严重吧,哈尔、赛尼斯托接连领盒饭,Guardian 这次必然所图甚大,实力与疯狂程度都远超我们想象。

  作为非常容易团灭的绿灯侠,你还是悠着点好。”哈莉道。

  约翰表情微微扭曲,“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怎么没做,我不是通知绿灯Legion 的老绿灯,把一切猜测都告诉他们了吗?

  你若实在闲得慌,就去把你的Old Partner 盖·加德纳找过来。

  我们需要他的力量,他作为失业灯侠,处境也不怎么安全。”哈莉道。

  凯尔·雷纳还没回应,盖·加德纳先一步被约翰·斯图尔特保释了出来。

  嗯,盖加德纳之前在蹲监狱。

  “不就是被开除出绿灯Legion 嘛,至于这么颓废?”

  看到他丧失Essence, Qi, and Spirit 的枯槁状态,哈莉很不解地说。

  盖加德纳本就40出头,如今这么一折腾,脑袋上都多了几缕明显的白发,看着像个old man 了。

  “困扰我的不是被开除,而是被开除的原因”盖低头闷声道。

  “你喝醉酒违背上官命令?这算什么?”戴安娜不解道。

  盖摇头道:“这只是对外宣称的理由,为了维护绿灯Legion 的名誉。

  我之所以被剥夺灯侠身份,是因为我害死了自己的同事,以及被我们护送的外星民众。”

  “喔,这倒是第一次听说。”哈莉瞥了约翰一眼,他表情复杂,并没否认盖的说法。

  “你别自责,肯定是小蓝人在设计害你。”

  “你都没问护送任务是什么、过程怎样,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盖惊疑道。

  “不用问,你和哈尔接连被开除,只能是阴谋。”

  哈莉吐出一枚青灯戒指,晃了晃,问道:“我可以把它借你用一段时间,让你拥有完成自我救赎的力量,你愿意要么?”

  “怎么救赎?人已经死了。”盖颓然道。

  “活着的人更多,如果小蓝人真疯了,打算毁灭七灯Legion ,你能救下更多的宇宙平民和绿灯队友。”大超安慰他道。

  “还能查清当时的真相,说不定哈莉是对的,真是小蓝人的诡计。”戴安娜道。

  盖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小火苗。

  哈莉把自己的青灯戒指抛给他道:“之后要记得还我。”

  又过去一天,凯尔·雷纳才回消息。

  他接通约翰·斯图尔特的灯戒,以全息投影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

  “抱歉,我们之前进入无敌胜者的‘天仪号’spaceship ,没机会和你们联系。”

  “什么spaceship 能阻挡灯戒信号?”约翰不解道。

  “那是一艘比太阳系还庞大的spaceship ,把太阳当煤球,放在锅炉里燃烧。它是从黑洞里飞出来的,内部规则很古怪,与主宇宙大相径庭。

  别说接收外面的信号,我在spaceship 内部时,灯戒信号都经常受到干扰。”

  哈莉心中一动,凯尔去找拉弗利兹,而拉弗利兹就在织女星系,之前露易丝对她说过,银河系隔壁的织女星系发现疑似超等文明的“恒星动力炉spaceship ”。

  这么巧?

  她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嗯,就是它,天仪号,它的主人叫‘无敌胜者’。”凯尔道。

  “这名字真怪。”戴安娜道。

  哈莉也吐槽道:“虽然都是一个意思,但比‘独孤求败’、‘Dongfang Bubai ’的意境差远了。”

  “但他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我和几位灯主联手都打不过他。”凯尔道。

  “你不是去找拉弗利兹了吗?”大超疑惑道。

  “对,我们见到了拉弗利兹,他说他的灯戒也受到异常信号干扰,想离他而去。他是贪婪之主,当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于是,他故意用一个橙灯幽灵伪装成灯戒,想调查抢夺灯戒的secret mastermind 。

  他告诉我们,异常信号来自天仪号。”

  “然后你们信了?结果发现被骗?”哈莉脸上挂着淡淡的讥讽。

  凯尔惊咦一声,said curiously :“你怎么知道他在说谎?”

  “因为我有看‘planet 日报电视台’关于‘超等文明spaceship ’的新闻转播。”

  “呃,所以呢?”凯尔一脸迷糊。

  哈莉道:“全宇宙人民都是第一次见到那种古怪的spaceship ,很多高等文明的专家,还猜测它来自超等文明。

  这种第一次出现在主宇宙的spaceship ,怎么会和你一个Earth 人扯上关系了?

  宇宙人民都不认识他,结果他认识你,还拐弯抹角,用ignorant 的阴谋害你,你觉是这合理,还是拉弗利兹说谎更合理?”

  凯尔支吾一阵,哼唧着道:“当时卡萝尔、圣行者、布里兹都在场,他们都信了。

  对了,后来青灯穆恩科,黄灯Legion 的武器Master 和阿奇洛也陆续找了过来,他们都和我一起进入了天仪号。

  大家都没对拉弗利兹的话产生任何怀疑。”

  “所以你想说大家都是笨蛋?”

  “不是笨,是didn’t expect 拉弗利兹会骗人。”凯尔纠正道。

  哈莉无语,难道拉弗利兹之前信用很好?比她还好?

  往日里她对他们说什么,他们都一脸戒备、满心怀疑。

  就算她名声不好,可拉弗利兹才是贪婪之主,“Demoness 哈莉”却连一枚贪婪之戒都没资格获得。

  “拉弗利兹为什么要骗你们?这种骗局很容易揭穿吧,只要见到无敌胜者本人。”大超道。

  “无敌胜者是拉弗利兹的死敌,这次离开黑洞维度,就是找拉弗利兹复仇的。

  拉弗利兹自知不是无敌胜者的对手,就拉我们入坑。

  我们当时硬闯进天仪号,和无敌胜者发生了激烈冲突。”凯尔愤慨道。

  “拉弗利兹怎么和无敌胜者扯上关系的?”大超疑惑道。

  凯尔解释道:“橙灯虽然近几年才被我们知晓,但拉弗利兹得到橙灯戒指已经几千万年。

  拉弗利兹是年龄second only to 阿托希塔斯的灯主,他已经活了几千万岁。

  Guardian 之前骗了我们,他们一直说宇宙中只有绿灯和紫灯。

  这是个巨大的谎言。

  早在几千万年前,Guardian 就知道橙灯的存在,甚至与拉弗利兹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拉弗利兹不要让别人发现他的存在,并且将活动范围限制在织女星系,绿灯Legion 就默许他的存在,2814扇区的灯侠不会进入银河系边上的织女星系。

  拉弗利兹和我说这话时,我压根不信,可我就是2814扇区的绿灯侠。

  等我破解灯戒权限,果然发现扇区地图缺了一角。

  灯戒永远不会接收来自织女星系的求救信号。

  由于与整个2814扇区相比,织女星系太小太小,我们之前都没注意到这点。”

  “奇怪,拉弗利兹又不是达克赛德,绿灯Legion 没必要对他妥协才对。”戴安娜一脸费解。

  “无敌胜者什么来历,拉弗利兹对他做了什么?”哈莉问道。

  “数千万年前,织女星系有个Angel Race ,他们长得和天堂天使几乎一摸一样,人的身体,背后一对洁白的天使翅膀。

  只是体型更加巨大,普遍接近五米高。

  天使文明非常发达,几乎每个Angel Race 人都拥有无尽life essence ,和强大的心灵能量。

  我感觉,他们比真正的天使更像天使。

  虽然自己文明异常发达,但他们从来不压迫、歧视其他文明。

  相反,他们的最高理念就是守护弱小,惩恶扬善。

  无数primordial 文明在他们的扶持下从野蛮走向开化,从低等无序进化出理智与文明。

  然后他们和烧杀抢掠的拉弗利兹起了冲突。

  拉弗利兹为了泄愤,屠了一个被Angel Race 庇护的‘Stone Golem Race ’——硅基生命的种族。

  虽然是Stoneman ,但他们性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Evil Thought ,纯洁得像天使。

  Angel Race 格外喜欢Stone Golem Race ,见到自己的朋友被灭族,异常愤怒。

  而他们的愤怒,正好中了拉弗利兹的诡计。

  在他们全军出动,外出寻找拉弗利兹的时候,数十万橙灯幽灵突袭了Angel Race 主星,它们血洗了Angel Race 普通民众,一个不留。

  总之,拉弗利兹太奸诈,哪怕Angel Race 强大无比,最终也被他one after another 蚕食。

  橙灯幽灵不怕死,Angel Race 死一个少一个。

  但Angel Race 有一个非常terrifying 的innate talent ——死去的Angel Race 人,可以把自己的心灵之力赠送给活着的clansman 。

  Angel Race 灭,仅剩一个‘无敌胜者’。

  他得到全族之力,with no difficulty 碾碎橙灯幽灵大军,却再次落入陷井,被封印进黑洞维度,直到最近才意外脱困。”

  “Angel Race 听着和小蓝人有点像,文明发展路线很像拉弗利兹和小蓝人的秘密约定,Angel Race 败得unfathomable mystery .我觉得其中有阴谋。”戴安娜hesitantly said 。

  “我也觉得Guardian 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钢骨和约翰nodded and said 。

  凯尔frowned :“无敌胜者从没说过天使文明的毁灭与Guardian 有关。”

  哈莉眼中闪过look of ridicule ,面上不动神色,问道:“你们和无敌胜者和解了?”

  凯尔摇了摇头,语气复杂道:“无敌胜者之前或许是个好人,但现在他疯了。

  他太执着于过去失去的一切,甚至用基因克隆出被拉弗利兹毁掉的种族。

  天仪号比太阳系都庞大,里面装了十八颗行星。

  每颗行星上都住着数千万年前被拉弗利兹毁灭的文明。

  都是他克隆出来的,已经繁衍了几百万年。

  现在无敌胜者要用这些planet ,取代主宇宙中的同位体planet 。

  打比方几百万年前,Earth 上生存着亚特兰蒂斯文明,拉弗利兹屠杀了所有亚特兰斯蒂人。

  无敌胜者就在黑洞维度打造了一个新Earth 。

  又用亚特兰蒂斯人的基因,在新Earth 上复活亚特兰蒂斯文明。

  现在Earth 上已经诞生新的人类文明,无敌胜者却认为我们是错误的、不该存在的,要炸掉现在Earth ,放出天仪号中的新Earth ,取代旧Earth 的位置。

  他不仅这么想的,还这么做了,已经有好几颗行星被他打爆。

  我们同情他,却不能忍受这种疯狂又残暴的行为。”

  “oh! ”正联众英雄都发出语气复杂的叹息。

  “无敌胜者归来的主要目的,是找拉弗利兹报仇,对吧?”哈莉问道。

  “嗯,他开着天仪号,一路向拉弗利兹老巢奥卡罗星驶去。最后拉弗利兹选择和我们联手,把无敌胜者丢回了黑洞。”

  “这”

  英雄们hearing this 先是一呆,接着一个个表情复杂,心里莫名不是滋味。

  凯尔看到他们的表情,helplessly said :“无敌胜者一路爆星,毁了足足5颗行星,屠杀了两百亿人,我能怎么办?”

  ”Ai, 糟心!”戴安娜皱着脸深深叹息。

  “你们还有什么话?圣行者正在催促我。”凯尔道。

  “催你做什么?”

  “去救援欧迪姆星,有敌人在进攻蓝灯总部。”

  凯尔说着就转向两位Earth 灯侠,“约翰,盖,你们也来吧。蓝灯需要和别的色光融合,才能发出杀伤性攻击。”

  “拉弗利兹还和你们在一起?”哈莉suddenly asked 。

  “没有,他不愿离开老巢。”

  “唔,那就好。”哈莉打了个哈欠,脸蛋上浮现些许疲惫,“约翰、盖,你们支援凯尔去吧,我要回家休息一会儿,你们别来打扰我。”

  “哈莉,现在是上午。”大超frowned 。

  哈莉表情一滞,indifferently said :“我昨晚熬夜,现在想补觉,有什么问题?”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