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15

  与洛奇insect race 一战,是哈莉这辈子撸经验撸得最爽的一次。

  天堂的天使和创世星的新Divine Race ,也能为她提供大量经验。

  但她在天堂的身份是白银城守备,在创世星是外国来的武术Instructor ,所言所行都必须循规蹈矩、合乎常理,不能大喊一声“你们这群垃圾,来围攻我吧”。

  她的发家史太过奇幻,很多人都在盯着她,想弄清楚她的秘密。

  她的任何反常行为,都会引起别人的过度关注和思考。

  若让成千上万天使或新神攻击自己,别人即便猜不到她的目的,肯定也会怀疑她能在被攻击的过程中获得好处。

  可在星际大战中,她若不被万人围攻才不正常。

  只是星际大战发生在物质界,物质界普通太空兵能提供的总EXP ,连普通的Earth 人都不如。

  哈莉亲自验证过,ordinary person 中,Earth 人的单体经验最高。

  洛奇insect race 很特殊,他们名为insect race 文明,其主要兵种却是穿着insect race Battle Armor 的“超级英雄”。

  单个蓝甲虫士兵的EXP 非常高,接近Earth C-Rank 英雄平均水平的一半。

  而创世星普通新神warrior ,总经验量不如C-Rank 英雄平均值的百分之一。

  单个生命能提供的经验总量由实力和影响力决定。

  每个蓝甲虫warrior ,都是一个planet 最后的遗孤、一个文明种族最强的warrior 。

  或许最后遗孤、最强warrior 后面还要加个“之一”,即便如此,他们的影响力也是“planet 级”。

  别看他们只是洛奇insect race 的小兵,可在他们自己的文明中,个个皆为Legendary 英雄,类似正联英雄那种。

  several millions 蓝甲虫warrior 的围攻,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帮哈莉提升了两级,从接近116升到1Level 18 35%!

  如果她的身份不曝光,洛奇insect race 主力不四散奔逃。

  如果Insect Queen 的脑子笨一点,即便见到several millions 蓝甲虫对她毫无卵用,也依旧死脑筋,坚持安排剩下的几千万蓝甲虫轮流围攻她。

  哈莉甚至有信心在一天之内升到130级,一举成为dc多元宇宙realm 最高的“土著”。

  上帝不是dc本地人,祂不算。

  只要是诞生于dc多元宇宙内的土著,都有1Level 20 限制。

  world 就这么大,你再能长也impossible 长得比装载你的world 更大。

  130级肯定不能一巴掌拍死达克赛德,但谁也别想拍死她了。

  祂们都没法破防。

  可惜,她表现得太耀眼,什么都不做,站在那让蓝甲虫最高火力输出,不死不伤,叫声依旧响亮。

  她站在那激活恐惧本源,战场范围内蓝甲虫warrior 不受控制地记起种族灭绝、planet 沦为insect race 口粮时的大恐怖。

  当她用恐惧夺走数千蓝甲虫的理智时,洛奇insect race 还会怀疑她是一位天生的黄灯魔,而黄灯魔克制蓝甲虫。

  当她肆意操控上百万蓝甲虫的恐惧情感,以至于他们头顶冒出的恐惧黄光形成一条naked eye 也能看到的滔滔大河时,洛奇insect race 的Insect Queen 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你不是‘星空不败’莉Mountain Monarch ,你是Demoness 哈莉!”

  当时尖锐的啸叫响彻星空,恐怖的心灵冲击连哈莉都脑袋嗡嗡乱响。

  “多元宇宙中能如此大规模玩弄恐惧情感的,只有Demoness 哈莉。Demoness 哈莉,你好cunning ,好shameless ,竟然伪装成普通黄灯魔,还恬不知耻地高呼‘为了阿奇洛’。”

  Insect Queen 不仅不笨,还非常聪明。

  聪明人不会死脑筋。

  “蓝甲虫Legion 撤退,Demoness 哈莉乃恐惧Sovereign ,数量对她毫无用处。启动最高功率‘反情感能量质量炮’,向她集火,我要俘获她,把她打造成最强蓝甲虫!”

  虽然确定了哈莉的身份,但洛奇insect race 并没immediately 逃跑。

  他们非常悍勇,想尝试捕获哈莉。

  换成普通灯侠,真有可能被击杀当场。

  因为insect race 的能量炮专门针对灯侠,对情感能量有极强的消融效果。

  它不是直接破开黄灯能量罩的防御,也没让黄灯能量结构不稳定,而是类似化学反应——insect race 能量炮如同氢气,哈莉的黄灯能量如同氧气,氢气和氧气起反应生成水,但水不是氧气,不再是情感能量。

  这种专门针对灯侠的攻击非常诡异。

  持续不断的攻击下,普通灯侠很容易快速耗光灯戒中储存的情感能量。

  灯戒能量枯竭,灯侠便失去battle strength ,只能任人宰割。

  如果再辅助大量的蓝甲虫warrior ,能极大克制色光Legion 。

  可克制灯侠的insect race 能量炮,对哈莉没啥用。

  首先,insect race 破不了她的防御金膜。

  打了几个小时,战场上瘫痪了几百万蓝甲虫,碎了上百条battleship ,她依旧衣衫整洁、头发不乱,看着就让人绝望。

  其次,insect race 挡不住她的恐惧情感操控。

  insect race 能量炮只能消融情感能量。

  哈莉的攻击方式是恐惧本源,而非能量束或者能量具现物攻击。

  大概没有心灵创伤的原因,真insect race 对恐惧本源的抗性要强过蓝甲虫。

  但战争是个持续的过程。

  真·insect race 持续被恐惧本源榨取恐惧情感,人不会立即死亡,生命却会随着情感流逝而逐渐枯竭。

  进攻,破不了她的防;防御,被她轻易破防。

  这仗没法打。

  Insect Queen 很务实。

  发现哈莉在寻找它的本体后,它果断选择撤退。

  留下一支Suicide Squad 殿后,拖住哈莉,主力部队分头跑路。

  哈莉压根没去追。

  那些关于她追杀insect race 到宇宙尽头的报导,全是假新闻。

  虽然她确实想追杀他们到宇宙尽头,捞取更多的经验,可insect race 已经进入超光速空间,没办法追。

  ”Ai, 我已经改头换面,还是被认了出来。这世道,对我太艰难了。”

  欧迪姆星系附近的星空,哈莉如一粒unremarkable 的尘埃,悬浮在黑暗的虚空中,“盯着”还差Level 1 半就到1Level 20 的经验罐子唉声叹气。

  天启星和创世星一定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超级神战”。

  她肯定会get involved ,无论是为了“抗天援创、保护Earth ”的客观需求,or for 了自身的经验等级,又或者对天父等新神的承诺。

  那种级别的混战,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

  如果能升到1Level 20 ,会安全很多。

  1Level 20 开启Power of Space 防御专长,至少跑路更方便些。

  而且1Level 20 还代表了Divine King 的宇宙权柄,肯定会有额外好处。

  叹了一会儿气,哈莉就掏出手机。

  又是约翰·斯图尔特的讯息。

  之前她和洛奇insect race 打星际大战时,就收到好几条消息,她都没理睬。

  这会儿打开手机一看,还是老调常谈,绿灯Legion 大聚会即将开始,让她去欧阿支援他们的造反行动。

  不过他们给出的理由,比早先更充足也更新颖些:她是绿灯新法律的见证者与担保人,有责任也有权力参与这次行动。

  ”Ai, 你们欠缺的从来都不是实力,而是决心和觉悟啊。”

  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就是两大bug,任何一人爆发,都能横推绿灯Legion 。

  约翰·斯图尔特和盖·加德纳也是Legion 万年一遇的人杰,有成为Corps Head 的实力,能使用好几种灯戒。

  但凡他们干脆点,Guardian 早成为历史。

  现在喊她去欧阿,说难听点就是懦弱,没有杀人的魄力和狠劲儿。

  ”Yi! “想到杀人,哈莉suddenly 起身,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讯息面色数变。

  她不怕杀人,就怕他们阻拦她大开杀戒,让她憋屈死。

  可如果给她一两级的经验呢?

  她立马不觉得憋屈了。

  想到接近万人的绿灯侠,想到近在咫尺的1Level 20 ,哈莉overwhelmed by emotions ,立即summon 天之声,花费一万天堂功勋,瞬间传送到欧阿外围。

  她打算用虚无之风和消亡之泪彻底隐形,stealth 靠近欧阿,关键时刻震撼出场。

  不是想学幽灵,她若出场太早,他们可能打不起来。

  此时此刻,欧阿。

  “甘瑟,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着逼迫而来的blue monster ,凯尔悲愤喊道:“你们是绿灯Guardian 啊!你们的责任是守护绿灯Legion ,为绿灯侠提供智慧的指引,你们忘了自己的使命和誓言?”

  白发秃顶小蓝人coldly said :“我们是宇宙Guardian ,而不仅是绿灯Guardian 。

  守护宇宙的和平与秩序,才是我们most important 的使命。

  为了完成这一使命,我们在30亿年前组建了First Army 团,也即是机器猎人。

  当机器猎人被证明不可靠后,我们没有犹豫,立即毁灭了overwhelming majority 机器猎人,终结了First Army 团时代。

  接着,我们创建Second Army 团——绿灯Legion 。

  你们坚持的时间比机器猎人更久。

  可足足30亿年过去,我们依旧看不到绝对秩序与和平的曙光。

  相反,随着最近几年色光Legion 陆续崛起,宇宙陷入到长久的、难以看到和平未来的动荡。

  纷争与混乱永无停息之日,连我们Guardian 也找不到任何出路。

  我们努力过,我们禁止你们接触其余色光成员,和你们商讨扫灭其余色光Legion 的计划。

  结果如何,你们都知道。

  既然Second Army 团也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失败,我们只能毁掉它,创建完全没有第一、Second Army 团缺陷的完美第三Legion 。”

  “如你们所见,他们就是第三Legion !”甘瑟指着周围的blue monster ,大声宣布道。

  “为什么must 消灭其它色光Legion ?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凯尔excitedly said 。

  “你在情感支配下产生的这种幼稚想法,正是我们决定淘汰绿灯Legion 的原因之一。”甘瑟indifferently said :“如果色光Legion 能和平相处,色光战争就不会爆发。

  七大色光Legion 之前能成为盟友,只因为一个共同的强大敌人。

  一旦共同的敌人不在,生于情感、受情感所控的七大色光Legion ,必然斗争不止。

  就像一个人的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总是会有冲突。

  总会有一种情绪占据上风,压倒其它情绪。

  这是色光的本性,克服不了,斗争与摩擦将是你们之间永恒的主题。

  萨拉克、凯尔雷纳,你们很气愤、很愤怒,可你们告诉我,现在的绿灯Legion 如何让宇宙恢复秩序与和平?

  色光七分,意味着权力七分。

  绿灯Legion 不需要统治权,可我们管理宇宙秩序,维护宇宙和平,需要统一的规章制度,每个Legion 的理念和律法都不一样,怎么和谐统一?

  早在30亿年前,我们就认识到这点,所以只创建了绿灯Legion ,还极力避免其它色光Legion 的诞生。”

  凯尔loudly said :“你也说了,人天生有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缺一不可。既然宇宙由我们这些有情之人组成,为什么不能接受色光Legion 同时存在的事实?

  就算色光Legion 会有摩擦、有冲突,可为了消除这点小小的摩擦,而毁灭所有色光Legion 和有情生命,岂不是因噎废食?

  生活中有很多痛苦、悲伤和磨难,难道为了避免经历那些痛苦,我们就直接不活了?”

  光头小蓝女人coldly said :“你说的真好听,可宇宙中overwhelming majority 生命,凭什么为色光Legion 间的摩擦付出生命的代价?

  色光崛起才多少年?

  短短两三年,宇宙因为七大Legion 死了多少人?

  而且,这种混乱将会永远持续,除非色光使用者被全部清除。”

  “你们要用这些monster 毁灭整个宇宙,还有脸打着‘为宇宙众生’的旗号?”盖叫道。

  “他是不是生命?”甘瑟指着一个完成异化的blue monster 问道。

  “它曾经是一位绿灯侠,但现在它们成了你们的杀人兵器,连自主意识都没有,还算who ?”凯尔悲愤道。

  甘瑟道:“他曾是一位有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的生命,现在我们只是转变了他的形态,抹除全部情感,调整基因,消除所有差异性特征,可它依旧是生命。

  就像我们Guardian 割掉情感后,依旧是宇宙Guardian ,是马尔图斯人。

  既然他也是生命,为什么不用绝对秩序、绝对不会制造Primal Chaos 的他们,来取代混乱堕落的你们?

  我们割掉情感成为秩序宇宙的Guardian ,是一种伟大的进化。

  你们从被情感支配的低等生命变成不受情感困扰、绝对和谐统一的‘第三Legion ’,同样也是伟大的进化。”

  “疯了,你们真的疯了,这绝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想法。”凯尔连连摇头,看Guardian 的眼神变得非常恐怖,就像看到了terrifying 的monster 。

  盖·加德纳也叫道:“消除了差异性和情感,人还是人吗?也对,你们割除了情感,早不是人,所以才有这种非人的terrifying 想法。”

  甘瑟依旧表情淡淡:“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我曾为人,现为鱼,所以我知人之苦与鱼之乐。

  我清楚记得,那时我还没割掉情感,我和你们一样,心中充满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

  我嫉妒卡隆纳,我苦思半年也难以解决的问题,他只瞥了一眼便说出答案。

  我嫉妒他,我想看他倒霉,看到他弄出‘时间起源观测之祸’,我还心中窃喜,这是卑劣的我。

  可我也清楚明白,我和他在智慧上的差距,一辈子也无法弥补,这是绝望的我。

  割掉情感后,虽然他依旧比我聪明,可这无法再困扰我。

  我心如止水,波澜不兴。

  对你们低等文明而言,因为难以企及的渴望而产生的痛苦,比我们更多。

  比如相貌,比如财富,比如出身。

  普通打工人一辈子的薪水,还不够有钱人一天的零花钱。

  ordinary person 打工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有自己的房子和妻子。

  而富人的厕所都比他的房子大,给富人端屎盆子的女佣,都是ordinary person 眼里可望不可即的梦中Goddess 。

  这种残酷的差异性,真的是‘人’的必要标签吗?

  在有钱有势的人眼里,overwhelming majority ordinary person 压根不是人。

  如果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权贵why not 自己一天工作16小时却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要求别人多工作、少休息、少工资?

  与极少数权贵相比,大多数ordinary person 真的过得是‘人’的生活吗?

  如果他们也算是人,那权贵者是什么?

  Spiritual God ?

  你们Earth 人有一句至理名言——幸福与快乐没有绝对值,它们都是对比出来的相对值。

  说白了,就是差异性让一部分人通过剥削大部分人来获得满足与快乐。

  这样的生命是何等卑劣与残酷?

  第三Legion 每个生命都一样的基因,一样的外貌,一样的地位,没有情感和差异性的他们,不比你们更像‘人’?”

  凯尔呆了呆,梗着脖子道:“我不英俊,也不富有,但我从不羡慕有钱人。

  人生不止有名和利,你们这群没情感的monster 永远不会明白这点。”

  甘瑟摇了摇头,道:“我们曾有过情感,有过比你们更丰富的人生。

  我们去过山南,也去过山北。

  我们根据自己30亿年的感悟,从山南、山北中挑选出最美的风景,并将它带给所有人。

  你们一直偏居山南一隅,却理直气壮地否定山北的存在和美好。”

  约翰·斯图尔特诚恳地道:“甘瑟,你不仅从山南去过山北,还从山北回到山南。

  回到山南的你,坚决不愿再去山北。

  是他们强行割掉你的情感,不顾你的挣扎和哀嚎,把你拉回山北。

  还记得奥卡罗山洞口痴痴望着星空、等着你回来的赛德吗?”

  甘瑟冷漠依旧,remain unmoved 。

  “情感犹如锁链和毒药,它诱惑着人们,捆缚着人们,是人类进化路上最大的障碍,是宇宙秩序绝对的大敌,所以我们组建了第三Legion 。”

  ”Ai, 无法交流,他们和我们完全成了两个物种。”基洛沃格叹道。

  “你说得对,现在的你们无法理解我们建立第三Legion 的伟大思想和理念,但我们会帮你们。”

  Guardian 们后退几步,blue monster 如潮水般向被困垓心的三十多名灯侠扑去。

  这群灯侠久经阵仗,也不慌乱。

  一部分人具现绿灯能量围墙,将他们保护在内,其余人等自由攻击。

  “whiz whiz whiz ~~~”密集如雨的能量束落在靠近“绿色city wall ”的blue monster 上,那效果.好似对着墙角嗞了一泡尿,看不出任何效果。

  “blue monster 能吸收情感能量,我的护盾快坚持不住啦!”

  很快他们就发现更糟糕的情况,blue monster 如同一块海绵,能量攻击、能量防御罩,都能被它们吸收。

  “为什么会这样?即便亚魔卓感染者也不能免疫伤害啊。”盖surprised and angry yelled 。

  凯尔盯着使劲捶打绿灯围墙的monster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道:“它们体内似乎有white light 的力量。”

  “white light ?”约翰心中一动,喊道:“凯尔,这是你的天命!赛德是对的,只有你的white light 能对付‘Great Demon ’,快激发你的white light 。”

  “我做不到啊!”凯尔既焦急又懊悔。

  早知Guardian 会弄出第三Legion ,他当日唔,他当日直接让卡隆纳弄死他们得了。

  “轰,ka ka ~~~”

  最外围的绿灯能量墙,已经如皮靴下的饼干,碎成了渣渣。

  “凯尔,如果你真的不行,咱们就得赶紧撤退。”萨拉克喊道。

  “我试过,时空被封锁,无法进行Spatial Teleportation 。”基洛沃格道。

  “全力往外突围吧。”萨拉克said solemnly 。

  冲的出去吗?

  老灯侠们看着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blue monster 大军,心中沉甸甸的。

  “我们还有盟友,可以内外夹击,打开一条通道。”约翰忽然说道。

  凯尔hesitantly said :“你是说卡萝尔、圣行者他们?可blue monster 明显克制灯侠”

  约翰冷静道:“我知道会有不少死伤,但总比全军覆没要强。

  凯尔,你是结束危机的希望,最不能有事。”

  “给他们发信号,告诉他们blue monster 的危害,让他们自己决定。”盖快速道。

  萨拉克心中一动,道:“你们能紧急联系哈莉·奎茵吗?我知道她有天堂瞬移技术,可以一瞬间赶到这儿。

  而且她不怕white light 也不怕黑灯,或许反克制blue monster 。”

  “我试试。”约翰立即用灯戒拨通哈莉的号码。

  “dīng líng líng ”一阵悠扬的铃声在他们身侧空处响起。

  众灯侠愕然看过去,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哈莉?”凯尔揉了揉眼睛,轻声喊道。

  ”Ai, 我都彻底隐藏身份了,你们居然还能记得我,这是多强的执念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