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16

  听到哈莉的声音,众灯侠又惊又喜,还有点茫然。

  他们听到她的声音,却觉得朦朦胧胧,很虚幻,如同梦中的幻听,似乎next moment 醒来,就会将其遗忘。

  而且,他们到现在还没看到她的silhouette 。

  有灯侠用灯戒扫描,甚至伸手去摸,依旧什么都没有。

  “哈莉,你是怎么回事?你快出来呀,我们顶不住了。”凯尔急道。

  哈莉没现身,也没回应他。

  但在下一瞬,“BOOOOM~~~~”

  一颗巨大的蘑菇云,在绿灯总部上空升起,狂暴的气浪把成千上万的blue monster 都卷飞几公里。

  被blue monster 围在中心的绿灯众,也在爆炸范围之内,但他们之前便全力开启能量防御罩抵抗blue monster ,如今即便挨了一枚“insect race 战列舰导弹”,也依旧稳若磐石。

  “shit,是核弹吗?是谁在绿灯总部丢核弹?”盖·加德纳惊悚叫道。

  “这种时候,这种风格,还能是谁呢?”约翰扫了周围一圈,核爆范围内辐射光波闪烁,什么都看不到。

  但他可以确定,将他们团团包围的blue monster 都没影儿了。

  或许没死,可他们获得了最佳逃跑之机。

  “快,我们离开这儿。”

  这群老绿灯都是Old Fox ,反应极快,“whiz whiz whiz ”化为绿光,冲出核爆范围,也冲入空旷无人的天空。

  “Demoness 哈莉!”

  他们还没站稳,就听到守护们冰冷的呐喊,用强大心灵之力发出的呐喊。

  “BOOOM!”心灵冲击太过强大,宛若第二次核爆。

  in midair 正在苒苒升起的蘑菇云,直接被吹散。

  天空虽有辐射能肆意泼洒,但它们不再阻挡他们的视线。

  就见核爆中央,哈莉手持一根白骨大棒,做出猛烈挥击的动作,攻击目标是甘瑟的大脑袋。

  可她的silhouette 如同印在壁画中,身体和动作都凝固在半空。

  十几个小蓝人围成一圈,一起伸出双手,浅绿色的心灵之力直接定住哈莉。

  恐怖的心灵之力汇聚一处,甚至把她身周的时空搓揉成一团波纹荡漾的“水球”。

  哈莉就钉死在水球中央。

  心灵之力不是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一样,只能硬抗,无法免疫。

  除非心灵攻击针对她的灵魂。

  “crack crack .”哈莉手臂、双腿、脖子,都开始不规则地弯折。

  Guardian 要将她捏成一滩肉泥。

  “Ahhh ”哈莉脑袋都快扭转180度,嘴巴叫声响亮而凄惨。

  “咕咚咕咚.”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经验罐子疯狂冒泡,然后迅速变缓,并最终停止。

  只持续了十来秒。

  经验增长了2%,总量其实很多,对得起Guardian 的身份。

  之所以持续时间短,是因为Guardian 们恨死了她,恶意度拉到极限,出手也very ruthless 无情,加上哈莉没怎么防御,伤害也高。

  单次攻击的经验,等于攻击伤害乘以恶意度。

  而总EXP 固定。

  伤害和恶意度高,经验被迅速撸光,经验罐子便不再冒泡。

  “啊,哈莉不行啦,我们快去——呃——”

  凯尔刚cried out in surprise ,便看到身体折成麻花的哈莉,一个轻盈的前空翻,瞬间挣脱了心灵之力的束缚并非完全摆脱Guardian 的念力揉搓,而是撑开一层透明的防御金膜,把心灵之力全部阻挡在外。

  金膜内部,哈莉恢复自由,lightly shouted ,“恐惧本源,吾之威权!”

  “嘭~~”

  她体表腾起一圈golden 的火焰,恐惧如同海啸,席卷周围小蓝人的心湖。

  他们没有恐惧情感,但不代表恐惧震慑对他们没用。

  就像Court Eunuch 割掉的小老弟,他只是不行,行不了。

  不代表给他灌“我爱一条豺”,他不会燥热难耐、浮想翩翩、见柴就抱。

  “Ahhhh ~~~”

  Guardian 小蓝脸扭曲狰狞,双眼银光灿灿,全力压制心湖泛起的恐惧之潮。

  “呔,食我正义之大棒!”哈莉没有死命催动恐惧本源,榨干他们的life force 。

  她只是用黄灯魔的基础技能——恐惧震慑,扰乱他们的心神,消耗他们的心spiritual power 。

  趁此机会,她双脚连踩,激活量子位移,身体宛若瞬移,却比瞬移更不可阻挡。

  时空被封锁的此时,瞬移异能无法破开空间。

  她的量子位移只是像瞬移,本质上却是量子不连续运动,难以预测,也很难破解。

  “嗖——”她的身体拉出one after another 残影,双手高举白骨大棒,径直砸向甘瑟脑顶门。

  “休想!”

  甘瑟即便被恐惧幻象干扰,依旧灵巧地做出最正确的反应:快速闪开。

  他研究过她的量子位移,很诡异,移动距离却很短,只要大范围挪移,很容易躲开。

  他躲开了,哈莉的残影却中途一折,拐向边上的黑胡子小蓝人。

  “嘭!”一棒子结结实实敲在他脑顶门上方的心灵屏障上。

  她的动作很快,却快不过心念转动。

  哈莉也不气馁,只hehe sneered ,防御金膜把近在咫尺的黑胡子小蓝人包裹进去,然后往里面吹了一口虚无之风。

  心灵之力若是能抵抗虚无之风,北欧众神也不会害怕“All Gods turn to Dusk ”了。

  “crack crack .”

  黑胡子小蓝人困在金膜囚笼中,避无可避,体表迅速凝固一层薄薄的冰晶。

  下一瞬,“嘭!”

  他的大脑袋像是从30楼落到水泥地上的大西瓜,被哈莉一棒子敲得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汁水四溅。

  “Demoness 哈莉,我要你死~~~”

  其余小蓝人没有愤怒情绪,可这回儿都向她发出冷酷决绝的吼声。

  “Buzz! Buzz! Buzz! ”

  时空如同勺子搅动下的咖啡,荡漾一圈圈浑浊的涟漪,Guardian 头顶上方渐渐浮现一个三层楼高的巨大灯炉。

  它看着很虚幻,明显不是实体。

  能量态的灯炉主体为绿色,可绿色中搀杂了很多multi-colored 的光点。

  在其内部,还有个同样由七色光点组成的silhouette 。

  “放我出来~~~”灯炉内的囚犯大声怒吼。

  “放我出来~~~”

  同一时间,物质宇宙内所有灯侠手中灯戒都rays of light 闪烁,传出这angry roar 。

  “那是什么东西,为何让我不自觉心生恐惧?”纳图医生指着七彩silhouette 惊恐道。

  “white light ,好狂暴的white light ”凯尔震惊喃喃,“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知道他掌控了堪比白灯的浑厚生命之white light 。”

  Guardian 厉喝一声,虚幻灯炉表面white 能量光弧闪烁,相互纠缠成一条“闪电链”,连接在他们身上。

  “Demoness 哈莉,化为朽骨吧~~”

  小蓝人一起shouted ,一起向惊疑不定的哈莉伸出双手,“刺啦啦——bang! !”

  white light 扭曲了时空,违背了规则,直接落在哈莉身上。

  防御金膜完全失效!

  “啊——”哈莉叫了半声,便戛然而止,还想laughed heartily 。

  Guardian 的white light 攻击非常凌厉,非常狂暴,能量等级也非常高。

  能级和浑厚程度上,堪比存在之灵的white light ,但攻击之凌厉与狂暴,却超越了white light 。

  哈莉只觉自己的基因被一双无形大手扭曲搓揉,如果她什么都不做,她可能如烟花般爆炸,炸成一滩.不知道什么物质,因为white light 可以将她变成任何物质,一坨泥巴,一滩水,一块木头。

  或者如Guardian 所言,成为枯骨?

  她只惊了一下,并不怎么害怕。

  她有Level 9 white light 防御专长呢。

  可下一瞬,专长开启后,生命被扭曲的过程只是减弱九成九九九,并没完全消失。

  哈莉瞬间了悟:Guardian 的white light ,不是存在之灵的white light ,它是“新力量、新white light ”。

  这代表她的white light 专长又能进化啦——只要吸收足够多的新white light ,而此时Guardian 全力施为,向她身体“灌输”海量新white light 。

  哈莉差点笑出声,然后她继续“Ahhh ”惨叫,叫得比之前还凄惨,还要痛苦。

  不仅叫喊,还任由体表部分细胞被white light 缓缓扭曲。

  与此同时,胃袋里的胃酸覆盖全身,全力消化落在她身上的white light 能量。

  “发现异种white light 能量,可以让white light 防御专长完成一次进化,是否吸收?”

  果然,Sea of Consciousness 深处的经验罐子传来她早有意料的信息。

  “吸收。”

  防御专长有两种提升模式,一种是提升等级,一种是进化。

  如果哈莉一直吸收普通恶魔的地狱之力,只要数量足够多,地狱之力防御专长也能升到9级。

  9级专长本该免疫所有地狱攻击,可她若遇到一位地狱魔君,魔君依旧能伤到她,无法伤害全免。

  这不是进化Supreme Treasure 出现了bug。

  进化本质上就是变化,world 在变,能量也在变,防御专长得跟着变。

  防御专长是吸收什么能量,就对什么能量的攻击形成免疫。

  假设能量从甲进化成了乙,专长却用甲开启的,自然无法完全免疫乙种能量。

  就连上帝为了保持全知全能,也必须每天认真学习新知识,搜刮新力量。专长的进化,针对的就是力量的进化,类似上帝搜刮新力量。

  只要搜刮新力量的种类足够多,即便不离开dc多元宇宙,不遇到更高能级的能量,专长等级也可以继续提高。

  比如,她明明人在dc宇宙,却把上帝之力和联结之力提升到10级——大全能Universe level ,就因为她吸收了多种上帝之力和多位创世神的联结之力。

  当然,如果能遇到10级white light 之力,直接吸收了把white light 防御提升到10级,肯定比慢慢进化更省时省力。

  “Ahhh ,这是什么white light ,为何如此狂暴?Ahhh ,它在改变我的生命形态,不——”哈莉已经完成white light 进化,但她依旧惨叫不止。

  毕竟,免费送上门的white light ,傻子才嫌多。

  “你们这群蠢货,没发现她在偷我的white light 吗?她的Life Aura 强壮如牛,压根没受到任何实质性伤害啊。”

  聪明人不止她一个,很快灯笼里的囚犯便发现异常:从自己身上流出的white light 能量,现在被打上了别人的Spiritual Imprint ,完全失去感应。

  Guardian 能抽取他的white light ,是因为他的情感要素来自小蓝人。

  小蓝人有white light 的部分股权。

  可即便小蓝人抽走他的white light ,他也能感应到white light 的存在。

  现在white light 却是完全消失。

  这肯定不正常。

  “祸戎说得对,我们的生命扭曲对Demoness 哈莉毫无用处,她反而在偷我们的white light 。”甘瑟hearing this ,立即醒悟,“欧阿之事已经了结,绿灯Legion 彻底覆灭,我们走!”

  随着他一声招呼,一群小蓝人围着灯笼,身形快速淡化。

  见他们想跑,哈莉不干了。

  “贼子,把我的white light 灯笼留下。”她大喊一声,脚步连踩,”sou” 的一下来到灯笼边上,defensive power 场全部开启,笼罩方圆百米,也包括能量态的灯笼囚牢。

  “ka-cha ,ka-cha ~~~”

  灯笼落入力场范围,像是被重击一拳,表面裂开道道裂缝。

  “hahahaha ,我自由了,我终于挣脱了这该死囚笼!蝼蚁,为了谢谢你,我不玩弄你,我送你速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