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17

  西蒙·巴兹现在已不确定自己the past few days 的经历算是不幸还是走大运。

  他和发小兼妹夫去参加地下赛车,结果出了车祸,妹夫脊椎糜烂、半身瘫痪,还昏迷不醒,被医生诊断为脑死亡。

  天可怜见的,妹夫和younger sister 的儿子,也即是他的外甥,才刚过周岁

  给妹夫治病期间,他花光积蓄,身无分文,连买汉堡充饥的钱都不够了。

  无可奈何之下,他偷了一辆高档商务面包车。

  最近糟心事太多,他有些心不在焉,都没认真检查面包车后面装着什么,结果把它停在桥下不到半小时,它自个爆炸了。

  炸塌了城市地铁高架桥,动车出轨,甚至惊动了超人.好吧,他很庆幸大都会的超人能听到底特律市民的惊呼,然后及时赶到,扛住了即将坠桥的列车。

  可他也因此成为恐布分子,被全国人民所知。

  就在人生陷入最黑暗的时刻,一枚戒指用璀璨的绿光照亮了他迷途的人生。

  十年前,Earth 上没人知道绿灯Legion 是什么。

  十年后的今天,Earth 人没人不了解绿灯戒指。

  小狗视频网的某些百大up主,甚至能说出绿灯Legion 7200名成员的名字!

  西门·巴兹即便不是绿灯狂热粉丝,这些年耳濡目染之下,也对绿灯戒指代表的意义以及它的功能,有个大致的了解。

  事实上,几年前她younger sister 还是个十几岁的little girl 时,还曾嚷着要加入“绿灯练习生训练营”,想要成为一名行侠银河的绿灯英雄。

  可绿灯练习生训练营的报名费太贵,好几万美刀,他们家连一千美刀都拿不出来。

  即便如此,younger sister 宝拉也跟着小狗视频网的up主,练习了半年“意志锻炼法”。

  锻炼法从“绿灯练习生训练营”流传出来的。

  据说是当年的“黄金核弹”亲自编写的教程。

  西蒙巴兹那时已经twenty four-five ,在社会上摸打滚爬七八年,进监狱如同回家,明白自己和超级英雄不是一路人,从没产生过非分的幻想。

  不过,他也跟着younger sister 练习了意志锻炼法。

  家里房子小,younger sister 天天练习,锻炼法又不困难,天天听天天看,他想学不会都难。

  真正让他持久练习它,是在蹲局子时,闲得无聊,坚持练习了几天,然后他惊奇发现自己能长久保持高强度的专注状态。

  这对赛车手意味着什么,他再明白不过了。

  在younger sister 宝拉等了半年,也没等到一枚绿灯戒指飞到她跟前说“2814扇区的宝拉,你有克服恐惧的意志,欢迎加入绿灯Legion ”,而放弃一天两次的意志锻炼法后,西蒙依旧在坚持。

  他坚持了七八年,绿灯戒指没找他,但他开车的技术越来越好,也越来越自信。

  他觉得很值。

  等他拿到灯戒后,感觉更值了。

  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可用过几次后,他感觉灯戒像是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即便灯戒用得非常顺手,即便他十分明白灯戒代表的含义,可当他得知灯戒属于哈尔乔丹,他还是没半点留念,决定将它还回去。

  在还回去之前,他想用它治好妹夫的病。

  松鼠灯侠告诉他,灯戒可以治疗简单的疾病,但绿灯能量本身并没有治疗效果。

  他的younger sister 宝拉也用绿灯常识劝他不要白费功夫。

  西蒙只说了一句话,“我不期望自己能像哈尔乔丹和凯尔雷纳那样,用绿灯能量创造震惊宇宙奇迹,但他们的事迹至少证明绿灯能量的确能创造奇迹。”

  他熟练使用意志锻炼法,把自己的全部意志灌入灯戒,脑海里没有成功、失败,或者创造奇迹之类的杂念。

  他只有一个想法:妹夫你不能这样。

  然后妹夫醒了,recover completely 了。

  宝拉看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位真正的绿灯侠,让西蒙有些不适应。

  松鼠绿灯对他赞不绝口,说他一定能在绿灯Legion 有一番大作为。

  然而好运到此为止。

  松鼠绿灯侠贝奇暗中进入Earth 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哈尔·乔丹。

  治好妹夫后,西蒙·巴兹心愿已了,自然wholeheartedly 配合松鼠贝奇的行动。

  松鼠贝奇教会了他使用灯戒的基本技巧,比如查看灯戒日志。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灯戒日志非常混乱。

  里面同时有哈尔乔丹和赛尼斯托两人的经历,似乎是两份日志杂糅而成。

  他们两人都对新灯侠有留言,可惜两个人一起说话,声音混杂,语音混乱,他听不清楚。

  折腾了许久,他只是在松鼠贝奇的帮助下,锁定哈尔乔丹出事的时间和地点。

  他们两人悄悄离开Earth ,来到名为迪克鲁文明的planet 。

  西蒙刚开始很不解为什么要暗中行动,后来通过松鼠贝奇支支吾吾的解释,才明白原来绿灯Legion 内部也有政治斗争。

  ”Ai, 家丑不能外扬,而且我们也没到必须找正义联盟的时候。”贝strangely said 。

  西蒙也不想和正联英雄打交道。

  于是,两人避开Earth 雷达system ,悄然来到抵迪克鲁planet 。

  他们轻松找到哈尔乔丹和敌人战斗的地点。

  在一块墓地里。

  当地人电视上还在播放那段新闻呢。

  墓地战场已经被迪克鲁警察清理一遍,西蒙和贝奇什么也没找到。

  两人潜入警局内部,立即找到一件非常重要的战场遗物。

  “欧阿在上,这是传说中的《黑暗之书》!”松鼠贝奇把书拿在手里,满脸震惊。

  “它是做什么的?”西蒙said curiously 。

  “你知道《欧阿之书》吗?它就是黑灯Legion 的欧阿之书,据说这本书里隐藏着宇宙中所有的秘密,或许我们能通过它了解哈尔乔Pill Scripture 历了什么。”松鼠贝奇兴奋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打开看看。”西蒙道。

  当着西蒙的面,松鼠贝奇翻开了黑暗之书。

  而在黑暗之书被打开的瞬间,被Guardian 关入暗影内阁监狱的黑手,心中就生出感应。

  当初哈尔乔丹和赛尼斯托就是通过《黑暗之书》传送到他身边的。

  黑手subconsciously 激活《黑暗之书》的反summon 功能。

  说到底,他这位黑死帝spokesperson ,才是《黑暗之书》真正的主人。

  他以为是Guardian 在翻看《黑暗之书》。

  哈尔和赛尼斯托被他送入死亡维度,紧接着他便被Guardian 俘虏,《黑暗之书》这件spoíls of war 肯定被Guardian 得到。

  他absolutely 想不到Guardian 围观《黑暗之书》后,被污了眼睛和思想,竟把“宇宙第一Supreme Treasure ”当垃圾般随手扔了。

  “绿灯是小蓝人的走狗,你们一定能打开囚笼放我出去。“

  见到贝奇和西蒙两位绿灯侠,黑手激动了。

  他坚定认为他俩是Guardian 的牢头。

  他们绿灯侠的身份,他们手中的黑暗之书,都是证据。

  既然是牢头,就肯定有打开牢房大门的方法。

  他立即把西蒙摁倒在地.松鼠灯侠贝奇willpower 不如西蒙,在超远距离跨界传送过程中晕了过去。

  西蒙能解释,但他明白,面对穷凶极恶的黑死帝spokesperson ,解释没有用。

  对方视人命如草芥,屠了不知多少文明星、多少亿人,即便他解释了,黑手也信了,难道就不会杀他了?

  黑灯尸和活人天然对立,经历过至黑之夜的人都知道。

  “去fuck 的。”西蒙直接用绿灯能量具现一辆巴士,把扑过来的黑手撞飞。

  黑手飞在半空,瞥见西蒙身边的松鼠灯侠,又看见远处pointing fingers 的小蓝人,心中一发狠,抬起右手,再次打开死亡维度的大门。

  “我只需要一个人质,杀掉你,松鼠会老实很多。”

  没有黑灯活尸做帮手,他实力大减,加上旁边敌友难分的小蓝人,用死亡维度吞噬敌人,是最简单迅捷的绝杀。

  “住手,威廉·汉德,你不能——”

  果不其然,眼见西蒙·巴兹被吸入死亡维度,远处迟疑不决的小蓝人立即出手劝架。

  可他们的心灵之力刚把黑手推翻在地,死亡维度已经关上大门。

  西蒙·巴兹没想过只一招就打死renowned 的“黑死帝spokesperson ”。

  可他以为自己能和他有来有往过几招。

  毕竟黑手的杀招是黑灯活尸,这会儿他身边没有活尸。

  在西蒙的理解里,此时的黑手就是失去summon 物、只能单打独斗的necromancer 。

  结果对方抬起戒指,用了一招他在小狗视频网从没看过的招数,把他给秒了。

  呃,西蒙对黑手的理解,几乎全部来自小狗视频网up主。

  up主们对黑手的定义就是魔力无限、summon 物无限的死灵法师。

  如果只是被黑beckoned 秒掉,西蒙顶多觉得有点失落,感觉自己对不起松鼠灯侠对他“能在Legion 大干一场”的评价。

  可他压根没机会去感受失落。

  他像是落在vortex 中的一根草屑,被吸入一个黑暗冰冷、散发坟墓般腐烂味道的Dark Space 。

  他的体温和活力在快速流逝,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只能说很糟糕,像是思维发了霉,fleshy body 在缓慢腐烂。

  “嘭~~~”

  “额啊~~~”他重重摔在坚硬的地面,痛得发出一声惨叫。

  正迷迷糊糊间,他模糊看到一道silhouette 出现在自己上方,随之而来的还有冷漠讥诮的声音,“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就是那个被灯戒选中,本该来拯救我们的‘天命之人’。“

  “谁?”他迷茫呻吟,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嗨,伙计,你悠着点,刚才那一下摔得可真结实,你都不知道调整一下姿势吗?”另一个关切的声音从边上传来,还扶住了他,让他慢慢坐起身。

  “你好,我是哈尔·乔丹,你是Earth 人吧?灯戒选中了你。”

  “哈尔乔丹?”西蒙巴兹一个shivered ,人清醒了大半。

  他朝哈尔乔丹看去,这里黑洞洞、灰蒙蒙,像是没有路灯的无月之夜,只能看到身边是个中年白人——如果是黑人,会连面部轮廓都看不清。

  “我是西蒙巴兹,发生了什么事?”西蒙握了握拳,感受到手指上的灯戒还存在,subconsciously 抬起右手,具现出一盏灯笼。

  灯笼为绿色,灯笼的光也绿色,但rays of light 离开灯笼范围后,立即变得惨白灰暗,似乎这里不能容纳任何彩色。

  但好歹能看清周围人和物了。

  “偶买噶,好高大的city wall !”

  除了伸手遮眼、面露surprised look 的哈尔乔丹,西蒙还看到一堵无比雄伟的石墙。

  “这就是up主们说的起源墙吗?”

  “你还戴着灯戒?!”之前讥讽他的那个人,像捕食的猎豹般扑过来。

  “赛尼斯托?”西蒙看清了他的样貌,也看到他贪婪地盯着自己的灯戒。

  他subconsciously 具现出一辆面包车,迎头撞向赛尼斯托。

  可在面包车撞上赛尼斯托的瞬间,他迟疑了。

  Earth 人都知道赛尼斯托不是好人,但他晓得赛尼斯托拿到了哈尔乔丹的灯戒,再次成为绿灯侠。

  绿灯侠不能杀害队友。

  “轰——crack crack ~~~”赛尼斯托好似坚固的水泥墩子,绿灯能量具现的面包车撞在他身上,寸寸碎裂,碎片乱飞。

  “就这种意志,也能被灯戒选中?简直是个笑话。”

  赛尼斯托可没将西蒙当成队友,sneered ,饿虎扑食般将他摁在地上。

  ”fuck off! ”哈尔·乔丹从侧面一脚踹过来,把赛尼斯托踢飞两meter away 。

  “灯戒选中了他,他就是绿灯侠,谁也不能抢他的灯戒,这是绿灯Legion 的规矩。”哈尔shouted 。

  “那是我的灯戒。”赛尼斯托怒道。

  “你已经死了,灯戒主动离你而去。”哈尔叹道。

  “我们没死,拿到灯戒我就有离开这儿的希望。虽然他没带来救兵,至少把灯戒拿了回来。”赛尼斯托转过头,再次盯上西蒙手指上的戒指。

  西蒙loudly said :“我很享受灯戒带来的便利,可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一个英雄,没资格拥有一枚灯戒,我愿意把它交给你们,只是请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这里是哪,发生了什么事?”

  “你真愿意放弃灯戒?”赛尼斯托眯眼问道。

  “我会把它交给哈尔·乔丹。”西蒙说着就去撸手指上的灯戒。

  哈尔连忙按住他的手臂,“别,你你叫西蒙是吧?西蒙,灯戒选中了你,它就属于你。

  记住,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灯戒。

  它不单纯是一件武器,它有自己的意志,是你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我和贝奇的目的就是找到你,然后把灯戒还你。”西蒙看着他说道。

  “贝奇找我做什么?”哈尔问道。

  西蒙把萨拉克打算邀请他共同声讨Guardian 的事说了。

  “oh! ”哈尔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又问:“你是怎么遇到黑手的?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西蒙快速简洁地把得到灯戒后的经历说了一遍,再次问道:“这里是哪?”

  哈尔hesitantly said :“应该是色光的Death Domain ,你可以简单理解为专属于灯侠的地狱。”

  “这里不止我们几个?“

  西蒙连忙抬头眺望,见到远处的黑暗中影影绰绰,有好几道影子。

  哈尔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道:“很多人死亡太久,失去了意识。

  不过我也遇到过几个被blue monster 杀死的前队友,他们还能交流。

  也是从他们那里,我打听到此地的信息。”

  “不对呀,如果我死了,现在我就是亡灵,可我可以确定,我的身体还在,我的衣服,我的手机,还有灯戒,都在我身上。”他疑惑道。

  “活人也能去地狱。”哈尔道。

  “这么说,我们的确可以出去?”

  “我们当然不该放弃任何希望。”哈尔抠了抠头发,道:“不过这里只是像地狱,并非与天堂对立的真地狱。

  我怀疑这处空间就是黑死帝老巢所在的死亡维度。

  很可能黑死帝正在观察我们。”

  “你不是说这里是灯侠的地狱吗?难道有信仰的灯侠,死后也要进入黑死帝的领域?”西蒙怀疑道。

  他虽然没接触过transcender ,但最近几年一会儿地狱解禁,一会儿天使降临,很多mysticism 知识已经成为常识。

  比如,只要信上帝,死后灵魂就不会被野神勾了去。

  同样的,作为一名msl,他若坚持自己的信仰,死后也能前往真主的Divine Kingdom 。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很多外星灯侠没有信仰,或者进入绿灯Legion 后,放弃曾经蒙昧的Spiritual God 信仰,改为坚信绿灯之道。

  他们如果在战斗中牺牲,灵魂便会进入这个属于色光的Death World 。

  想必你也听说过凯尔·雷纳重建绿灯Legion ,复活众多牺牲灯侠的故事?”

  西蒙nodded ,“我在小狗视频网看过相关内容的视频。”

  哈尔道:“那些被复活者的灵魂,就来自此地。”

  “可我是被黑手用黑灯戒指吸到这儿的,色光和黑死帝是死敌,为什么死敌能掌控色光Legion 的地狱?

  这不等于黑死帝是色光的Sovereign ,就像上帝掌控地狱和天堂?”西蒙疑惑道。

  哈尔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这位新手灯侠实力和innate talent 未知,单单聪明灵活的脑子就已经超过灯侠的平均水平。

  “根据哈莉告诉我的理论,我推测黑死帝equivalent to 上帝地狱的一位Demon King ,色光死域是一个更加宽泛的领域,包括了黑死帝的Death Domain 。

  黑死帝从‘宇宙之外’降临主宇宙后,祂的Death Domain 就正式成为‘色光炼狱’的一部分。

  就像某Archangel 堕入地狱后,成为堕天使Demon King ,会在地狱开辟一片专属于祂的新领土。”

  哈尔指着高墙道:“你看到了吗?这便是黑死帝的city wall ,city wall 内才是属于祂的Death Domain ,墙内、墙外共同构成‘色光炼狱’。

  我们在墙外,并没被祂掌控,只是恰好.唔,也不能算恰巧。

  黑手是黑死帝spokesperson ,他用黑死帝的‘魔力’将我们扔到‘色光炼狱’,当然会靠近黑死帝的王国。”

  “我以为是起源墙。”西蒙不解道:“黑死帝砌墙做什么,祂会不会出来掠夺我们的灵魂?”

  “砌墙是为了阻挡哈莉的入侵,祂若能出来,就代表哈莉能进去。所以,祂目前威胁不到我们。”哈尔古怪道。

  “啥?”西蒙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谁入侵谁?”

  “你没听错,就是你认识的那个人入侵黑死帝的老家。”

  “可是.至黑之夜,黑死帝入侵主宇宙,正联英雄都这么说。”西蒙茫然道。

  “我们当时没说实话,黑死帝并非新闻中宣传的那样,是被大家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封印回死亡维度。

  虽然我们当时都在拼命,可黑死帝其实是主动离开的,是被哈莉吓跑的.”

  听完哈尔的详细讲述,西蒙一脸unimaginable ,“银河上将竟这么厉害,我原以为对她的宣传已经够夸张了,didn’t expect 她.

  你确定墙后面是黑死帝的国度?

  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堂堂黑死帝、多元宇宙最强恶霸,竟修建维度长城防备一个普通Earth 女孩,太夸张了。”

  赛尼斯托coldly snorted ,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普通了?

  Demoness 哈莉在多元宇宙的名头,可比黑死帝响亮。

  说她是普通女孩,简直是对所有被她诈骗、欺辱、霸凌过的powerhouse 的侮辱。”

  也是对他这位曾经的黄灯之主的羞辱。

  西蒙苦said with a smile :“我认识她的时候,外星佬还只是个传说呢。

  那时她才thirteen-fourteen 岁,真就一个普通女孩,连警察都能将她团团围住,对她造成致命威胁当然,那场巴厘街枪战,她以一敌百,把GCPD打得鬼哭狼嗥、伤亡惨重。

  可她当时穿着防弹衣,还受伤了。

  如今才过去十几年,二十年不到,被她欺负的对象就从GCPD换成多元至高。

  太玄幻了,令人难以置信。”

  哈尔叹道:“但这就是事实。”

  “你怎么确定墙内就是黑死帝老巢?有什么特征吗?”西蒙道。

  “我能感应到墙后面深邃的黑暗与Death Power ,和我曾经在维度裂缝感受到的一模一样。”哈尔道。

  西蒙looked thoughtful 道:“既然墙内住着黑死帝,黑死帝还能打开一条通道进入主宇宙,我们也可以回去。”

  “BOOOM!”

  他tone barely fell ,天空便传来一声巨响,像是一位创世巨神,用锤子凿穿了“world 外壳”。

  接着璀璨绿光在“world 之壳”的破洞处爆发。

  “.啊,Guardian ,我连接上他的灯戒啦。”

  “贝奇?”西蒙仰头惊呼。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