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518

  “你的灯戒.”

  赛尼斯托眼睛死死盯着西蒙的灯戒,它在闪烁绿光,说明有信号从外界传来。

  贝奇的声音从灯戒中传来,只有西蒙能听到。

  “西蒙巴兹?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不要怕,这里要很多Guardian ,他们在帮我,黑手已经被打翻。

  Guardian 的心灵之力加持在我身上,我已经控制黑手的灯戒打开维度之门。

  我会把你拉回来,不要挣扎,不要反抗,反而要用最强意志配合我。

  就是治愈你妹夫时的那种坚定与坚信。”贝奇快速说道。

  “我明白了。”

  西蒙·巴兹立即响应来自灯戒的拉扯力,身体被一团绿光包裹,缓缓升上天空。

  “乔丹,快,拉紧我。”他向哈尔伸出右手,急切喊道:“贝奇在外面拉我,我们一起离开这鬼地方。”

  哈尔纵身一跃,抓住了他的右手。

  西蒙身子一沉,上升速度变缓。

  “啊,发生了什么事,我快拉不动你了,不要抗争,要配合我。”外面的贝奇叫道。

  “我没反抗,但我不能抛下哈尔乔丹,我见到他了,他就在我身边。”

  “别想抛下我!”这时,赛尼斯托也虎扑过来,抱住哈尔的双腿,三个人猛地下坠,再次落到地面。

  “哎呦,我拉不动了。”贝奇喊道。

  哈尔眸light flashed ,快速问道:“西蒙,你的灯戒还剩多少能量?来时充过电吗?”

  西蒙愣了一瞬,“我拿到灯戒时,它快没电了,幸好碰到贝奇,他用自己的灯炉帮我完成了一次充电。”

  “那就好,西蒙,相信我,不要反抗。”

  哈尔把手掌覆盖在西蒙的灯戒上,表情坚毅,瞳孔深处凝聚一点绿光。

  “Buzz! Buzz! Buzz! ”西蒙的灯戒忽然爆发灿烂的绿光,表面还有细小电弧闪烁。

  “啊,它,它跟我说‘正在进行灯戒复制’。”西蒙惊讶道。

  “你的灯戒本就是两枚灯戒融合而成,是我融合的,我也能将它分离。”

  “叮——”

  一枚灯戒从绿光中飞出,飞向哈尔,“来自Earth 的哈尔乔丹,你拥有——”

  “休想!”赛尼斯托狂吼一声,一把握住那枚准备投向哈尔怀抱的灯戒。

  “法克~~”哈尔一个头槌,把赛尼斯托顶翻在地,“冷静点,把灯戒还我,我出去后一定会来救你。

  可你若出去,一定不会想办法救我,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显而易见的事实是,Guardian 已经撕破脸,马上就会实施他们的阴谋,宇宙需要我,科鲁加离不开我。”

  “你们——啊——”西蒙刚从变故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刚打算帮哈尔一把,一股巨力忽然从上方传来,他involuntarily 腾空而起。

  却是外面的贝奇见西蒙太“沉重”,就让边上的小蓝人都过来帮忙,数百上千个小蓝人一起把心灵之力加持在他身上,一下子将西蒙拉飞了起来。

  “哈尔乔丹,放开我,没时间了。”看到西蒙飞天,赛尼斯托急了。

  “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

  “你must 我和争是吧?”赛尼斯托冷下脸来。

  “赛尼斯托,觉悟吧,这是一场意志和勇气的比拼,你不如我,灯戒已经在回应我的呼唤。”哈尔眼神坚定道。

  赛尼斯托忽然靠近他,在他耳边淫邪地说:“那天我去找你时,看到卡萝尔的身体了,tsk tsk ,你女朋友真澜。”

  “法克鼬~~”哈尔大怒。

  “来自1417扇区的科鲁加人塔尔·赛尼斯托,你拥有克服恐惧的willpower ,欢迎加入绿灯Legion 。”

  原本在赛尼斯托手中使劲挣扎,即将挣脱而出的灯戒,忽然变得温顺,还主动套在他手指上。

  “what?”哈尔呆了一呆。

  “hahaha ,这是绿灯戒指,需要意志情感。刹那间的愤怒,就决定了灯戒的归属。”赛尼斯托得意said with a big smile 。

  “法克,你阴我~~”哈尔脸色青红变幻,既愤怒又羞恼。

  “哈尔乔丹,我是你的导师,是我领你入门——”

  “乔丹,黑手的身体在虚化,快出来,界门无法维持了。”

  西蒙的声音袅袅传来,天空的绿光之门naked eye 可见地暗淡。

  “sou! ”赛尼斯托没任何迟疑,化为绿光,一飞冲天。

  “卧槽fuck ,卧槽~~”哈尔跪俯在地,懊恼地捶打地面。

  ”pu 通~~~”他前方的地面,忽有重物沉沉砸落。

  “赛尼斯托?“

  哈尔满心期待赛尼斯托被上面的人一脚踹了下来,可爬过去一看,却是另一个old acquaintance 。

  “黑手?”哈尔十分惊讶,“你怎么也落入Death Domain 了?而且”

  而且他的状态十分糟糕,眼睛泛白,嘴角歪斜,有污浊白沫从嘴角流出。

  像是被哈莉抽干魔力,接着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奔跑了三天三夜,再接着被10个Banshee 精摁在床上折腾了三天三夜,最后又被100个亲人死在至黑之夜的健壮复仇者蹂躏三天三夜.

  黑手没回答他,像是死掉了。

  “他死了。”哈尔身后一个黑影说道。

  “黑手本来就死了。”哈尔道。

  最近几天,十几个扇区靠近宇宙边境的绿灯侠被blue monster 同化,灵魂落入色光炼狱,还能维持自我意识。

  不过他们和哈尔关系一般,哈尔的离职还有他们的部份功劳:在审核中,投了一张赞同开除哈尔的票。

  “我是说他现在彻底死了,只要是灯侠都会死,死了就会落入此地。”那黑影道。

  哈尔patted 黑手的脸,没反应,又将他翻个身,拽过他的右手,食指上的黑灯戒指果然暗淡无光。

  “大概被贝奇和Guardian 们抽干了能量。”那黑影又道。

  “你觉得Guardian 会救我?”哈尔讥讽道。

  那黑影道:“贝奇在喊‘Guardian 帮忙’。”

  “咦~~”哈尔pupil shrink ,黑手手上的灯戒本来暗淡如同ash-gray 的石头,这会儿却萦绕一层朦胧Power of Darkness ,渐渐开始发光。

  “黑手不会死,他能从死亡中慢慢恢复,而且这里靠近黑死帝的领域,恢复更快。”哈尔恍然,接着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不行,不能让黑手恢复。”

  黑手若原地复活,他就惨了。

  哈尔立即伸手去撸那枚黑灯戒指。

  拿走灯戒,威廉汉德只是一具尸体。

  “刺啦——”黑灯戒指猛地点亮,向触碰到它的手指射出一束black lightning 。

  “Ahhh ~~~”哈尔如同趁着蝙蝠侠昏迷,尝试去揭开他面罩的哥谭hooligan ,被电得浑身抽搐,眼斜嘴歪,惨叫一声,大小便失禁。

  “黑灯戒指在拒接你。”那黑影有些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哈尔缓过一口气,挣扎着爬起身,抓住黑手的右臂抱在怀里,右脚踩在黑手肩膀上,像折甘蔗,“crack crack ~~”

  先把黑灯尸的腐尸手臂折断,再用力一拔。

  “叮当~~~”等手臂从黑手身上脱离,本就油尽灯枯的黑灯戒指自个儿掉了下来。

  “我之所以无法使用它,是因为我还没死透,fleshy body 没死。”哈尔双眼死死盯着那枚黑灯戒指,面上露出挣扎之色。

  “你想做什么?”

  “我must 出去!”哈尔咬牙道。

  “只怕impossible 了,黑手是连接此地的唯一钥匙。即便西蒙找出Demoness 哈莉,也无法把你救回去,死心吧。”

  哈尔脱掉飞行夹克,用它包着手,把黑灯戒指捡起来,语气诡异地说:“‘黑手’是这枚灯戒的主人,可‘黑手’不must 是威廉·汉德。”

  “你——”

  暗影内阁的监狱。

  “嘭!”赛尼斯托一拳捶在绿色的墙壁上,不甘道:“putting it that way ,想要从这里越狱,比逃离Death Domain 还难?那我费尽心思逃出来是为了什么?”

  此时他已经从贝奇和暗影内阁那了解到自身的处境,非常失望、失落。

  蹲在墙角、把头埋在膝盖上的西蒙,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indifferently said :“我压根没想救你。”

  “我不需要你救,我是靠自己的实力和智慧,把握住了机会。”赛尼斯托said with a sneer 。

  一位老太太模样的小蓝人道:“这是用马尔图斯Peak 科技结合情感能量本源打造的超级监狱,自建成之日起,从未有人从这儿越狱。

  别说你只是一名绿灯侠,哪怕强大的初号灯侠祸戎,也被关了足足30亿年。”

  “pēng pēng pēng ~~~”tone barely fell 下,隔壁又传来激烈的捶打墙壁的声音。

  “放我出去~~~”祸戎又在愤怒叫喊。

  赛尼斯托退开几步,盯着墙壁上的裂缝道:“他要把墙壁捶塌了?”

  “连Universe Rule 都会改变,天下就没有完全不朽的造物,但你不用担心,祸戎捶了三十亿年,才把墙壁捶裂几条细微的缝隙。

  照这进度,要把监狱捶塌至少得3000亿年,那时宇宙早毁灭重生不知多少次。

  事实上,祸戎的力量在快速流逝,Guardian 每分每秒都在抽取他的力量繁衍第三Legion ,可能他最终会消亡,压根等不到3000亿年以后。”老太太小蓝人语气平静,一点儿也不担心。

  听到第三Legion ,赛尼斯托又激动起来,“我要出去阻止那群疯子,我不能让我的人民变成他们的傀儡monster 。”

  说着他就抬起右手,向牢门上射出一道绿色能量束。

  就像春雨落在大地上,牢门绿light flashed ,似乎色泽更光亮了。

  “没用的,连祸戎的white light 都无法破开牢门,你trifling 绿光,就别痴心妄想了。”老太太摇头道。

  赛尼斯托偏头看了眼隔壁墙壁上的裂缝,purse one’s lip ,继续向牢门发出各类攻击。

  “祸戎能坚持三十亿年而不放弃,我的意志不会比他弱。”他说。

  老太太小蓝人sighed then said ,不再劝说。

  赛尼斯托说到做到,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用绿灯能量维持生理所需,不吃饭不睡觉,除了找松鼠灯侠借灯炉补充能量,他一刻不停,一直在门锁处捣鼓。

  “我们不是Guardian ,失去绿灯能量,就得饿死渴死,还是节省点吧。”松鼠贝奇劝道。

  “节省能量只是多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几日,奋力一搏,还有一丝成功的希望。”赛尼斯托眼神坚定道。

  “可你完全在做无用——”

  “ka-cha ~~~”

  松鼠贝奇呆住了。

  用绿灯具现的锤子砸锁的赛尼斯托,也呆呆看着碎掉的门锁部件,muttered :“我成功了?”

  “这impossible !”小蓝人震惊道。

  赛尼斯托又用力砸了一下,“ka-cha ”又落下一块零件。

  “hahaha ,我就知道,我是最伟大绿灯侠,我的意志比这破牢房更坚硬。”他兴奋said with a big smile 。

  “impossible 啊!”小蓝人们傻眼了,“这座监狱是使用七种色光联合祸戎的white light 打造的超级构造物。

  以色光本源为能量,施加全体马尔图斯人的willpower 。

  绝对是宇宙中最坚固的能量具现物,impossible 被单一的绿光破坏呀?!

  是什么让它忽然变得结构不稳定?

  外面发生了什么,还是宇宙色光法则出了故障?”

  西蒙巴兹没有欣喜若狂,反而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spiritual sense 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

  ”Not good ,赛尼斯托能碎锁,那祸戎肯定——”

  “BOOOOM!”

  恐怖的white light 猛然爆发,他们感觉自己像是杵在火炮炮口挨了一下,炽热的rays of light 要融化他们的身体,强烈的撕裂要将他们身体的每个细胞揉碎。

  “hahaha ,我自由了,我终于挣脱了这该死囚笼!蝼蚁,为了感谢你,我不玩弄你,我赐你速死。”

  赛尼斯托看到了欧阿,也看到爆炸中央,宛若初生太阳的white light silhouette 。

  他像是由透明white light 组成,身体像是white light 果冻,但身体内的经络、blood vessels 与skeleton ,都multi-colored ,很是怪异。

  “祸戎?这就是初号灯侠祸戎?”他想起小蓝人的话。

  祸戎大笑着向前方射出一束white light ,把另一个silhouette 完全笼罩。

  那团攻击white light 只看一眼,就感觉从精神到灵魂,从灵魂到肉体,要整个消融掉。

  赛尼斯托groaned ,避开视线。

  “你是谁?”

  可next moment ,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忍不住又看过去,就见Demoness 哈莉面带好奇之色,从容走出湮Exterminating All Living Things 攻击光团。

  “咦,你没死?”祸戎惊讶道。

  哈莉张开嘴巴,对着他猛地一吸气。

  “huhuhu !”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狂乱white light ,犹如最高档位抽油烟机下方的烟气,拉成一条线投入她的喉咙。

  原本如同初生之阳、周围散发灿灿white light 的祸戎,立即变得光秃秃、光溜溜,好似开屏孔雀瞬间被扒光了毛。

  看着有些滑稽。

  哈莉咽下满嘴white light ,还故意打了个嗝,才笑hehe 道:“再来一个。”

  “你是谁?”祸戎表情凝重。

  “我是你‘father ’。”

  “courting death 。”

  “ka-cha ——”哈莉眼前的时空如同玻璃般破碎,每一块碎片中都有一个她。

  一个和她现在不一样的哈莉。

  “这是.现实扭曲?要从时间线上扭曲我的存在?”

  她眼中浮现surprised look ,面上却只laughed ,“关公面前耍大刀,我的跟前玩时间。”

  “砰、砰、砰、砰、砰~~~”

  每一块分裂的时空都如烟花般爆碎,最终只有“现在的哈莉”保留下来。

  哈莉依旧full of smiles 站在那,连发梢都没凌乱。

  “Ahhhh ~~~”可每个分裂时空的爆碎,都像是拿着棍子,在祸戎脑子里使劲搅动一下,他惨叫连连,七窍喷出multi-colored 的white light ,身上气息naked eye 可见地虚弱。

  “hehe ,我刚才可没侮辱你,我乃色光Old Ancestor 母,无论是谁,white light 蓝光绿光black light .只要使用色光,在我面前都如同儿子、孙子。”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