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pu haha ,他竟然说你需要保护,逗死我了。”

回到天上第一楼的路上,辛gu gu 笑个不停。

对于小怜最后说的那番话,便是莫沫and the others ,都有些忍俊不禁。

但小怜确实也带来了一个有用的信息。

圣宫要的人中,似乎反而Pill Refinement Master ,才是最为吃香的。

一旦以Pill Refinement Master 的身份出War King 城试炼,还可以带两个Grandmaster 以下的打手入场,并且这俩Guardian ,都不需要试炼jade pendant 。

“可惜了,要是能带个王座打手多好。”

Xu Xiaoshou 琢磨着如若能把辛gu gu 也带入场,那对方就不需要待在元府暗地里作弊,而是可以明目张胆的去虐人了。

他后续也了解了一下情况。

Pill Refinement Master 的考核不似天罗战,他们会在近期举办一场大的比赛。

偌大一个East Heavenly King 城,只会给出十个Pill Refinement Master 试炼的名额。

可想而知,届时竞争会有多么激烈。

Xu Xiaoshou 对pill concocting 的考核,信心就有点不是那么足了。

他目前最高能炼制的,撑死了也就是Grade 7 Medicine Pill 元庭丹之类。

要是再往上,那些个Grandmaster level 的medicine pill ,stability 就很不确定了。

不知道when the time comes 去参加比赛的,会不会都是Grandmaster level 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

若真如此,还不如将希望寄托于天罗场,或者直接去抢一个试炼jade pendant 来得便捷。

毕竟Innate Grade 的Guardian ,于Xu Xiaoshou 而言,可有可无。

……

entire group 回到了天上第一楼以待修整。

辛gu gu 回去继续审问被关在cultivation 房中的两个夜袭者。

木子汐还在可惜最后一场比赛没能打完,试炼资格没能拿下。

她是没什么关系,隔天可以继续参赛。

Xu Xiaoshou 就不一定了。

但咱徐少心很宽,也不甚在意,在换洗了一身之后,看着窗外夜色发了一会呆,便是将萧晚风唤了过来。

“去守门吧,顺便换副门联。”

“如果有什么动静的话,immediately 敲响厅堂的木钟,届时你木great aunt 会得到信号,及时联系本少的。”

“还有,发现什么情况的话,莫要冲动,敲完木钟即刻回房,出了再大的事,也不要出门。”

萧晚风被说得一愣一愣的。

他本来还一脸淡定的就要接下除了端茶倒水后的另一份守门工作,毕竟天上第一楼人少,他也看出来了。

但徐少说得这么严重,萧晚风反倒有些害怕。

“不就看个门吗,至于么,还有人敢来招惹我们?”萧晚风印象中,有巳人先生坐镇的这地方,简直比圣神殿堂还要安全。

“拿着。”

Xu Xiaoshou 直接将门联递给他,said with a smile :“你换上就行,记住本少说的话。”

萧晚风迷茫的接过门联一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无事不入,逢客必迎?”

他懵了!

这大晚上的,还能来什么人……不对劲,该不会这地儿半夜会来的,还不止是“人”?

“天上第一楼,还闹鬼?”萧晚风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徐少这帮人心大不怕,他可是一介凡人,最怕的就是这玩意。

“想什么呢?”

Xu Xiaoshou 失笑一拍他肩,指着门道:“去站着就好了,估摸着就算真有人站你面前了,你也不一定有所察觉,总而言之,先去练练胆吧……跟着本少,胆首先要大,不然被自己人吓死,反倒不是很好。”

练胆……

萧晚风脸都绿了,捏着门联唯唯诺诺,迟疑不前。

Xu Xiaoshou 看得一乐,这萧晚风什么都好,就是贼怂。

明明movement method 极好,全部被用来躲逃追杀,甚至估摸着连自己其实是个Sword Sect 了,他还有可能不自知,完全不敢对外人出剑。

以藏剑为借口,坚决不杀生?

这怎么行?

“练着吧!”

将看门练胆的事儿交给萧晚风,Xu Xiaoshou 也就自己回房了。

他有手令可以纵观全场,不至于让这少年出意外。

而眼下,自身也还有一急事尚未解决,Xu Xiaoshou 自然impossible 一直陪着萧晚风。

“天大的事儿!”

……

入了cultivation 房。

门一反锁,Xu Xiaoshou 便急不可耐的冲上了辛gu gu 新搬来的大床,随后,一眼探向信息栏。

“被动值:2241319。”

“额滴个肾……”

两百万!!!

Xu Xiaoshou 看到这个数额,直接眼珠子给瞪了出来,随即捂着嘴在床上来回翻滚,生怕自己尖叫出声,breakthrough 隔音Formation ,引来有夜袭者的误会。

但心头的澎湃,是完全止不住的。

犹记得登场前,他记了一眼那时候的被动值,之后便完全没去关注过这东西的变化。

那个时候,数额也还只有八十万。

而现在,两百多万……

“一场比赛,直接贡献了百万多被动值?”

Xu Xiaoshou 身子绷得笔直,在床上嘣嘣响弹着,已然处于失控边缘。

“梦想,完成了呐!”

单次搞事,百万被动值……这不是梦想,这是啥?

回顾赛场,Xu Xiaoshou 深知信息栏单次获取被动值的上限,是“9999”。

往日里,即便是再打生打死,也只触发过几次诸如此类的极限情况。

但今日,太多了!

从最招摇的登场,到最骚气的离场,这一头一尾,足足赚足了观众们大量的眼球。

相信百多万的被动值中,有大半都是来源于比赛的开场和结束。

至于比赛中途,那就没办法了……

一个人就算对某一人做出来的某一事再震惊,也impossible 连续不断的处于情绪变幻的阶段,并且持续为他提供被动值。

人是会麻木的。

所以比赛中途,即便Xu Xiaoshou 也极为impudent ,竭力去哗众取宠。

那些个被震得木讷了的观众,也很少出现过“9999”的极限情况了。

但再次,千把来的被动值,总归还是有的。

天罗战持续的时间不短。

在这一时间内,平均每个人都对自己出现过百来次的情绪波动,Xu Xiaoshou 便能赚得盆满钵满!

“果然,还是要就着观众多的地方去表演……”

Xu Xiaoshou 深切感慨。

今夜的赛局,让他坚定了未来发展的方向。

“所以,两百万被动值,怎么用?”Xu Xiaoshou 开始思索。

目前他cultivation base 已然Innate 顶了。

天罗战末尾时,“breathing technique ”嘬了一口罗印的太虚之力,转化的精纯能量差点就让他压抑不住cultivation realm 。

这情况一出,Xu Xiaoshou 便知道自己距离Grandmaster 不远了。

相信也就是关键时刻来一把medicine pill ,或是往敌人身上狂吸一口,就能完成breakthrough 的事情。

而breakthrough 之后,王座之躯立马可以安排上,还有大量的被动技,可以immediately 莽上王座等级。

“有些不对劲呀!”

这么一想,Xu Xiaoshou 龇牙了。

似乎两百万的被动值,也有可能不够用?

“不管了,王城试炼必须Innate cultivation base ,所以目前还是要压制realm ,这一段时间内,说不得还能搞到几百万的被动值。”

“即便是遇到不测,需要立刻breakthrough Grandmaster ……想来预留个百万被动值,便是system 再坑,王座之躯也还是能搞得到的吧?”

“那么,莽技能!”

Xu Xiaoshou 定了定神,坐拥如此之多的财富,他impossible 放着不动。

老话说得好,投资自己,永远不亏。

“先升级。”

心神往技能栏一放,各大榜单直接展开。

相较于初次获得被动system 而言,现阶段,Xu Xiaoshou 掌握的被动技,已经能算是很多了。

基础被动技:

breathing technique (Grandmaster Lv.1)

生生不息(Grandmaster Lv.1)

元气满满(Grandmaster Lv.1)

延伸被动技:

强壮(Grandmaster Lv.1)——狂暴巨人

反震(Grandmaster Lv.1)——炸裂姿态

敏捷(Grandmaster Lv.1)——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隐匿(Grandmaster Lv.1)——消失术

感知(Grandmaster Lv.1)

变化(Grandmaster Lv.1)

锋利(Innate Lv.1)

韧性(Innate Lv.1)

精通被动技:

sword technique 精通(Grandmaster Lv.1)

厨艺精通(Grandmaster Lv.1)

纺织精通(Grandmaster Lv.1)

状态被动技:

气吞山河(Grandmaster Lv.1)

特殊被动技:

被动之拳(蓄力值:0.02%)

“好多……”

Xu Xiaoshou 看得relaxed and joyful ,很快视线被其间两个“Innate ”给吸引住。

“开什么玩笑,我两百万富翁徐得噎,竟然还有Innate Grade 的被动技?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这么寒碜?”

大手一挥,五万被动值兑换Rank 2 技能点,直接便是将“韧性”给莽上了Grandmaster 等级。

但看到“锋利”,Xu Xiaoshou 犹豫了一下。

“锋利”这个被动技有些过于特殊了,这并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关乎到子孙后代,十分严峻。

但转念一想,如若巳人先生说的那个“剑体”的概念成立,“锋利”的进化风向,也是可控的话。

那这被动技,很可能作用比“强壮”都terrifying 。

“值得一试!”

Xu Xiaoshou 咬了咬牙,最后给到他赌一把信心的,其实是罗印。

毕竟天罗战决赛圈的时候验证过了,Saint Physique 是比Grandmaster 之身还要terrifying 一些的。

这东西不怕“锋利”,怕的是“剑念”。

所以再不济,赌输了,之后找个有Saint Physique 的女朋友便是。

mortal body ?

呵,不是看不上,而是咱不能刻意去伤害别人……

“韧性(Grandmaster Lv.1)。”

“锋利(Grandmaster Lv.1)。”

十万被动值,成功将自身所有被动技点上Grandmaster 。

这个时候,满满的成就感和强迫症释压感就上来了。

Xu Xiaoshou 是越看技能栏越满意。

他感受了下自身情况。

“韧性”依旧很不明显,毕竟这真是一个隐藏级别的被动技,要外人触发才能看到作用。

但“锋利”不同。

它很清晰的带来了最直观的感受,并且,都是Xu Xiaoshou 预想中……最坏的方向!

“铿——”

随手掏出来一把Innate Spirit Sword 砍向手臂,身体上毫无痛觉,可能换作别人来砍,也是连个“受到攻击”这等信息都无法触发的情况。

可Spirit Sword ,却自个儿开了一个小小的豁口。

像是被更high-quality 的Spirit Sword 给砍过了一般,Innate Spirit Sword ,完全招架不住Xu Xiaoshou 牌Grandmaster Spirit Sword 。

“这fuck ……”

Xu Xiaoshou 发觉自己很可能真成了个“剑人”。

他用手指划过地板,with no difficulty 的,地面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可恶,这也太强了吧!”

“Grandmaster level 的‘锋利’,Grandmaster level 的‘强壮’……”

“Grandmaster 之剑,Grandmaster 之身……”

一边在苦恼自己的同时,Xu Xiaoshou 也不由得为自己的对手担忧起来。

他的情况只需要一个Saint Physique 女朋友便可以解决。

但他的敌人,恐怕就算是Saint Physique ,也有点难以解决要面对的情况了。

很大可能是,打了Xu Xiaoshou 一拳的人,要被Grandmaster 之身反震得难受的同时,还要被从一拳切成两拳……

这还是没算上“烬照白炎”、“三日冻劫”、“剑念”这三者加持的情况。

真要全部附加,不需要攻击别人,裹自己身上就行……

谁先动,谁死!

“无语。”

Xu Xiaoshou 对自己无语,这world 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人?

“用了十万被动值,还剩两百多万,lottery ?”

他再琢磨起来,暂时却不认为自己还需要过多的被动技。

那么,觉醒应该是比较划算的。

想到觉醒,视线involuntarily 的,便是定格到了“锋利”之上。

以前不敢升级,是因为不知道有“Saint Physique 女朋友”这个选项,但现下既然都走上“剑人”这一条路了,索性便一路走到黑。

要知道,若论伤害,这么多延伸被动技中,估摸着也就只有一个“强壮”,稍稍能和“锋利”抗衡些了。

而“强壮”还是在“反震”、“韧性”等技能的加持下,才有了Grandmaster 之身以外的那些附加攻击attribute 。

“锋利”不需要。

这被动技出现的immediately ,Xu Xiaoshou 便知晓,此技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绝对绝对,是最强的!

“觉醒!”

土豪多金,觉醒无需犹豫。

一万被动值一颗的觉醒石,Xu Xiaoshou 直接兑换了十颗,然后拿捏着,用灵念绑定上了“锋利”这个技能,one after another 往觉醒池里丢去。

钱多的时候,花起来就没有惊心动魄的感觉了。

便像这时,在大量实验之下,知晓了保底也应该有十分之一的觉醒概率,Xu Xiaoshou 完全不觑。

今日便是化身非洲人,要用二十颗、三十颗觉醒石,也要成功觉醒出“锋利”!

他Xu Xiaoshou 要看看,可以媲美“狂暴巨人”之类的觉醒技,究竟会长成个什么样子。

“觉醒失败。”

“觉醒失败。”

“……”

毫无波澜的投掷着觉醒石,一次次的打水漂后,终于是在第八次的时候,情况迎来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