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觉醒成功!”

“锋利(觉醒:咫界力场)!”

力场?

Xu Xiaoshou 看到这个觉醒名,稍稍怔了一下。

八次觉醒便能成功,这在他的预料之中,算是不非不欧。

但这个觉醒方向,似乎就有点模糊了。

类似“xx剑体”之类的东西并没有出现,反而来了一个“咫界力场”……

Xu Xiaoshou 也没打算瞎捉摸,直接盘坐在大床上,双手一掐,怒指天花板,神情变得中二且热血。

“那就来吧!”

“summon !咫界力场!”

嗤chi chi…

预想中golden light 一绽,狂暴巨人类型的酷炫登场没有出现,反倒是屁股下方的柔软床垫在”chi chi” 声响的,化作棉絮小碎片,向all around 不断的喷溅着。

“这?”

Xu Xiaoshou 晕了一下,“什么情况?”

他抬起手仔细端详,赫然能发现手臂的周围,出现了一个薄膜一般的半透明东西。

“这就是力场?”

细细一瞧,这一薄膜力场,里头竟充斥着无穷尽的“sword light ”,在不断来回穿梭。

薄膜笼罩了全身。

屁股下方的床垫,显然也是因为受到这力场里头的“sword light ”的高频次切割,而裂成了棉絮小碎片。

“感知”这么一探,Xu Xiaoshou 便不由回想起了八尊谙的身体。

他曾经见过八尊谙身躯被碎裂后,充斥于全身的那不尽穿梭的sword light ,但对方的sword light 似乎是华长灯留下的残余伤害,并非自愿。

自己搞出来的这一个“咫界力场”,其间充斥着的“sword light ”,却像是……

Xu Xiaoshou 思维忽的一定,豁然明白了什么。

“锋利之光!”

他回忆起了锋利的特殊附加attribute ,便是那被自己忽略了太久的“锋利之光”。

也正是因为这一东西的存在,自己的发丝、舌尖、指甲等等,统统都成了利剑一般的存在。

而现在,觉醒之后的“咫界力场”,似乎便是强化了“锋利之光”。

“所以,‘锋利之光’离开了身体,在身周化成了一个类似小型界域一般的存在,虽说只能薄薄的覆盖全身这么一层,但也能起保护作用?”

Xu Xiaoshou 不由有些失望。

这和自己想象中的酷炫,出入着实有点太大了。

但转念一想,觉醒技impossible 如此鸡肋,Xu Xiaoshou 立马又心思活络起来,盘算着这一“咫界力场”,应该如何使用。

“防御功能……”

浮在半空,Xu Xiaoshou 左右探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有这一立场保护,似乎就不怕所有sneak attack 了?

“试一下!”

他将纺织灵线射出,把那有了豁口的Grade 7 Spirit Sword 接引过来,毫不客气的往自身刺入。

令人大跌眼镜的情况出现了。

“clang clang clang ……”

只闻剧烈尖锐的兵刃碰撞声响起,那Grade 7 Spirit Sword 在触碰到“咫界力场”的瞬间,剑尖当即化作铁屑,被崩飞而出。

Spirit Sword 余势不减,依旧往前冲刺着。

可它甚至没能往前突进哪怕毫厘,便是在薄膜力场的作用下,像是被吞了一般,整把剑包括护手、剑柄,完全被切碎,化作铁屑飘飞于空。

周遭安静了下来。

Xu Xiaoshou dumbstruck 。

“这fuck ……”

他着实被吓得不轻!

因为有了这“咫界力场”的存在,哪怕仅仅只是一丝薄膜,可他的皮肤,竟也完全没有感受到什么被刺的疼痛。

这就意味着,Grade 7 Spirit Sword ,根本没能刺破咫界力场,便是被完全粉碎了?

“人型碎铁机?”

Xu Xiaoshou 亢奋得站了起来。

结果,他就这么一蹬脚,甚至连丝毫阻隔都没有,直接穿透了床垫和床板,最后连地面的石块触感都没有感受到,仿佛要就此跌到地狱里头去。

浓烈的失重感传来,Xu Xiaoshou 立马定住身形

他看着床上的那桃心屁股形态的床垫大破洞,以及被两脚穿透了床板的小破洞,完全呆滞住。

“穿透了?”

“no! ”

“是因为立场之中的‘锋利之光’在切割,所以将床垫和床板都卷成了powder ,故而造成了穿透的效果。”

“而连Grade 7 Spirit Sword 都扛不住‘咫界力场’的切割之力,地面,又怎么可能扛得住?”

“所以……”

Xu Xiaoshou 木然思忖着,“所以我成了人型的……隧道掘进机?”

这一发现,令得Xu Xiaoshou 又颠覆了对“咫界力场”的认知。

这哪里是个防御技能,这也是个进攻神技啊!

“薄膜……”

是的,这力场只有一层薄薄的膜。

而“锋利之光”也是半透明的,在不细心注意的情况下,根本发现不了。

更重要的是,“咫界力场”即便造成伤害,对力量的把控,也完全是妙到毫巅的。

它不像是大型破坏机器一样,在对一个点造成伤害的同时,会把周围的地方崩碎。

相反……

Xu Xiaoshou 看着被自己双脚洞穿的床板,切口处异常平滑,完全和咫界力场处于相切状态。

而周围的床垫,若不看那些溅上去的小碎屑,它甚至连褶皱都没有变动过。

“这也too terrifying 了!”

Xu Xiaoshou 细思极恐,这要是给敌人脖子来上一手指,那岂不是能直接洞穿其喉咙?

他这么想着,脚一抬。

oh la la 一下,床垫直接往外头撕开一道大腿粗的痕,而周围的一切,依旧分毫不动。

Xu Xiaoshou 再给床垫来了一手印。

这下他的手指完全洞穿了床板,依旧没能感受到半分阻碍。

俨然,所有的阻碍,全都被“咫界力场”给提前清除了。

“高频次切割,再完全粉碎……”

Xu Xiaoshou 小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

他走了起来,cautiously 的用spirit essence 使得自己浮空仅仅那么一丝毫,然后用“咫界力场”的最边缘贴着地面。

这么走,地面是完全不受影响的,连灰尘都没能惊动。

但他身子一沉,回到了平常走路的姿态。

“嗤chi chi… ”

地面很快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足印。

“绝对切割!”

Xu Xiaoshou 兴奋了。

他subconsciously 的looked towards 了墙,就往那里走去,结果行至半途,猛然惊醒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

“衣服呢?”

“衣服能不能忽略掉‘咫界力场’?”

Xu Xiaoshou 十分庆幸自己immediately 想到了这个问题。

因为习惯了裸睡,他此刻根本不用担心衣服的问题,但这玩意不确定啊!

“咫界力场”是从皮肤延伸出来的,要是它将衣物也视作foreign object ,直接切割了的话……

想到就做!

Xu Xiaoshou 关了“咫界力场”,给自己套了一身衣服,再开这觉醒技。

“嗤。”

仅一瞬间,他的皮肤就接触到了空气的温度。

衣物,全碎了!

“我靠,无差别攻击?”

Xu Xiaoshou 蛋疼了。

他再尝试了一下,因为“咫界力场”太薄了,所以用spirit essence 撑开了衣服一点,this time 很成功,衣服没有被切碎。

但是……

“puff!”

对着墙一迈脚,墙面和Formation 果然如预想中的那般,像豆腐似的直接被切没,可衣物裤脚同样受到了压迫,顷刻化作碎屑。

“……”

这下Xu Xiaoshou 僵硬在了原地。

“不对呀,这要是在打斗中开这力场,岂不是首先让敌人赚足了眼球?”

他没有急着穿墙,而是原地思索了起来。

“咫界力场,能否离体呢?”

thoughts move 。

立场撑开,脚底的地面瞬间化作飞灰,一个半球形、切口处十分平滑的坑洞出现了。

“一丈!”

Xu Xiaoshou 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

这立场最多能离体一丈,也就是说……

“方圆一丈内,Absolute Domain ?”

Xu Xiaoshou eyes shrank ,他才Innate !

Innate ,便拥有了类似王座界域的一丈领域?

心念再一动。

很快,覆盖在身周的力场开始变化,全部汇聚到了right hand 之上,随即在Xu Xiaoshou 掌心之中,化作一把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Shadowless Sword 。

力场化形!

这力场领域还可以变幻形状!

或是附着在衣物之外,或是化成Shadowless Sword ,或是……

“puff!”

手一摊,力场一缩,在掌心化作一颗透明的小球。

“Buddha Kingdom in the Palm ……”Xu Xiaoshou 失神呢喃着。

this style ,没有Buddha Kingdom in the Palm 的Mt. Sumeru inside the mustard seed 之能,却在某一层面上,又成了另一个world 。

一个可以吞噬敌人灵魂,所到之处,无物不摧的world !

“牛批哇……”

Xu Xiaoshou 被这觉醒技秀到了。

他终于不用担心这力场会将衣物搞碎了。

因为不会伤害到力场之外的东西,只要操纵熟练,力场甚至可以贴着衣物,随着衣服的律动而变幻形状。

这样,在装逼的时候,他Xu Xiaoshou 的衣服,也是可以动的了!

“太强了,太强了。”

“Absolute Defense ,Absolute Domain ……”

“就是不知道,它能承受的攻击极限,会是怎样?”

Xu Xiaoshou 这般思索着,可他依然明白,即便有“咫界力场”接不住的攻击,等那攻击穿过这立场,估摸着伤害都可能被削没了。

而剩下的,如若他Xu Xiaoshou 一身被动技还接不住。

那只能证明,对手要么是Dao Severing ,要么是太虚了。

这等情况下,实力的绝对碾压,本来就没有任何希望。

“恶心,实在是恶心……”

“这觉醒技,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些吧!

因为时刻关注着spirit essence 的消耗,Xu Xiaoshou 还能清晰的知晓,这力场的开启和持续,是完全不消耗spirit essence 的。

而在受到伤害……

其实也就等同于伤害地面的时候,spirit essence 才有微不可察的消耗。

Xu Xiaoshou 猜测这“咫界力场”,应该便是根据受到攻击的强度,而消耗对应强度的spirit essence 。

也就是说,只要不受到攻击,他Xu Xiaoshou 可以一直开着这立场,防止被别人sneak attack 。

“不行。”

“有点危险……”

Xu Xiaoshou 突然又想到,要是自己一直这么开着力场,有好朋友要跟自己握手……

一握之下,手没了?

这可如何是好?

“对敌!”

“是的,对敌的时候再开,this World 的人都很客气,打架之前先来个礼貌性的拥抱啊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Xu Xiaoshou 摩挲着下巴,频频nodded ,“是的,拥抱的时候,再开力场就是了,力场往外一张一收,架都不用打,人就没了。”

overwhelmed by emotions ,难敛情绪。

一这么想,Xu Xiaoshou 又觉得这觉醒技太变态。

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呀!

要是在开狂暴巨人的时候,再开力场……

“嘶!”

Xu Xiaoshou 恶寒得一哆嗦,“没人性,太没人性了!”

他都有些不敢往下思索了。

这觉醒技,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就在这时,被Xu Xiaoshou 一脚洞穿的墙面外,忽的出现两颗黝黑的大眼珠子。

“谁?”

Xu Xiaoshou 警觉的一望过去。

“啥情况?”

辛gu gu 在墙外撅着屁股抬起了头,看着那和地面相接处的小滑口椭圆洞,有些不解。

记忆中,Xu Xiaoshou 的房子,好像也没这个洞的说……

不再多想,他去到了房门口敲了敲门。

Xu Xiaoshou 将门一开,辛gu gu 便是迈入其中,“出来了!”

“什么出来了?”Xu Xiaoshou 问。

“盘问呐!”辛gu gu 瞪着眼,“不你叫我审问那俩家伙么?”

Xu Xiaoshou 恍然,原来是那两个夜袭者。

“问出了啥?”

“啥也没问到。”

辛gu gu shook the head ,见Xu Xiaoshou 表情有些不对,立马补充道:“这俩家伙嘴硬得很,但问不出来,原形倒是被我打出来了,其中一个是Jiang Family 的,就那日,那个嘲笑我们‘天上第一楼’的猖狂家伙……姜泰?”

他说着话一顿,俨然是看到了Xu Xiaoshou 身后的半球形坑洞。

这玩意……

他记得先前搬床的时候,也没见到哇!

“这是?”

辛gu gu 指着地面坑洞,再回望了墙口处的那个小洞,两者有着相同的性质,切口处异常平滑。

Xu Xiaoshou 让开了身子,显然那么大一个洞,他小身板也遮不住。

“cultivation 中。”他这么回应着。

“cultivation 中?”辛gu gu eyelids twitched 。

借着Xu Xiaoshou 让开的地方,他还能看到连床板那,也被什么东西oh la la 开了一道平滑的口子。

“这也是cultivation ?”他震惊问着,“你一个人,也能和床cultivation success 这个样子?床坏了还不肯结束cultivation ,跟地面也修……”

dong!

Xu Xiaoshou fiercely 敲了一下辛gu gu 的脑袋。

当然,这一下,他是关了力场的。

辛gu gu speechless 了。

他捂着头,呆愣的看着一个人也能把床板以及地面cultivation success 这副鬼样子的Xu Xiaoshou ,心里头有着邪恶的想法说不出来。

“明天给我换个床板吧!”

被人发现了秘密,Xu Xiaoshou 也没心思继续lottery 觉醒了,道:“走吧,先去看看那两家伙。”

辛gu gu 一脸哭丧。

这可是新的床板!

他刚搬过来的,结果,才坚持了不到一天……

“对了。”

Xu Xiaoshou 走到门口,忽然回头问道:“你是可以Rebirth from a drop of Blood 的是吧?”

“什么?”

辛gu gu 一愣。

“手。”

Xu Xiaoshou 对着他伸出了手,“我们相识这么久,也没握过手好像?”

辛gu gu 打从心里眼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看着Xu Xiaoshou 伸出来的手,一时间没能想歪,只觉这货怎的和自己一样,一到半夜,还会深情。

于是辛gu gu 迟疑着伸出了手,Xu Xiaoshou 便握了上去。

下一秒。

“啊——”

一道凄厉的嘶鸣声便响彻了整个天上第一楼,连梅巳人在房间之中,都有些惊诧了。

“敌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