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pa 。”

一楼的cultivation 房被推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鼻尖。

往里头一瞧,现场却干净无比,连半滴血都没有。

除了中间一个长背木椅上昏迷的人儿,半点血腥的场面都没有见到,仿佛这里永远都像此刻这般静谧、安详。

Xu Xiaoshou 诧异,回头问道:“你不是说你用了重刑,把姜泰原形都打出来了吗?”

辛gu gu 抚摸着白皙的right hand 掌,那里肤色显然和他的古铜色皮肤暂时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

他恶fiercely 的在心头用从木子汐那学来的恶毒之言疯狂诅咒了Xu Xiaoshou 一番后,这才唇角一咧,hehe 开口:“也没多重,就打而已。”

“噢。”

Xu Xiaoshou nodded ,迈步往里头走去。

便在这时,后方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辛哥,现场都打理干净了,徐少肯定瞧不出来,你检查一下?”

Xu Xiaoshou 驻足回眸,却见萧晚风鞋子是血、裤脚是血,手腕上的袖口也被鲜血浸染了一大片。

他看了看干净的cultivation 房,忍不住再回头瞅了瞅萧晚风脸上还没来得及擦拭的血迹,以及手上提着的血色木桶。

终于,是将目光最后定格到辛gu gu 白皙的right hand 掌上。

“看看,这就是恶有恶报,我不是故意和你握手的吧,都是God 的指示。”Xu Xiaoshou 指了指天花板。

辛gu gu 差点就要bullshitting 。

这不都是你的旨意吗,竟然还怪罪到我头上?

为了让你这个徐少的负罪感少点,你可知道我辛gu gu ,承担了多少?!

“徐、徐少也在哈……”

萧晚风听到徐少的声音,本来是提着血桶要eagerly 跑过来的,一时间都被吓到停滞不前。

“过来。”

Xu Xiaoshou 没有在意,走出房门对萧晚风招手,“过来见见世面,你胆儿太小了,顺便也见识一下天上第一楼的black 地带,毕竟成为共犯的话,以后就当不了叛徒了。”

萧晚风听得胆儿都在颤。

共犯……

这、这是可以和我说的话吗?

这不应该是您徐少在心头所言的么,为什么要对着我说出来?

但徐少金口都开了,萧晚风也只能放下赶紧去洗漱掉罪恶的心思,扭扭捏捏和前头二人一起入了cultivation 房。

“pa 。”

房门一关。

Xu Xiaoshou 持着天上第一楼手令,将cultivation 房Formation 激活,瞬间房内brightly lit 。

同一时间。

在长椅上昏迷的人儿,也感受到了菊花一凉,只恢复了一丁点的spirit essence 疯狂流逝,身子开始剧烈抽搐起来。

萧晚风将看得肝疼,将血木桶挡在了身前。

但视线一落到这血桶上,又没来由一反胃,立马将之拿到了身后,用肘间稍稍干净些的衣物遮住了口鼻、视线,只稍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以供观看。

“姜泰?”

Xu Xiaoshou 上前patted 这夜袭者的脸问道。

“唔。”

姜泰眼皮子抽着睁开了一条缝,他的脸很肿,一看就知道受训过。

Xu Xiaoshou 迟疑了一下,转头还是解释了一番。

“这家伙出言不逊,侮辱我们天上第一楼在先,后又夜袭我们这楼,被大阵给拿下了……还有,都是你小辛哥动的手,不关本少的事。”

辛gu gu :???

萧晚风疯狂nodded :“我明白的,徐少您不用解释。”

Xu Xiaoshou 叹息一声,他能从“感知”中看到萧晚风一脸不信的模样,再度开口。

“本少一生行事,何需向人解释?”

“本少是怕你对天上第一楼这个‘正义’的组织有了错误的观感,这不算解释,算提点。”

萧晚风:“我十分明白。”

我简直不要明白……萧晚风在心头补充着。

从天罗战被小辛哥逼上台去“端茶倒水”,从徐少上台后那一番让自己不作不死的手段上看。

他萧晚风也能完全清楚意识到,自己加入的这个为时不到一天的组织,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even more how ,在本着最低道德底线的心态下,清理完了那血液足能没踝了的cultivation 房,萧晚风也不觉得徐少此刻,需要解释什么。

因为在他看来,根本不需要多余的解释。

或许徐少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天上第一楼”,到底在外人眼中,有多么残忍!

“你明白就好。”

Xu Xiaoshou 看着萧晚风目中有了那么一丝见过winds and waves 后的处变不惊,有些感慨人的蜕变,有时候真就在一夜之间。

就像那日他失手错杀Wen Chong ,在鹅湖站了足足一夜。

相信萧晚风此刻,相较于半日前,应该也是成长了不少。

“很好,那现在该你了。”

回到姜泰身上,Xu Xiaoshou 思索了一下,缓缓道:

“看得出来,你经受过残酷的打击……在身份都已经暴露了的情况下,相信你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了。”

“但是!”

“本少也能瞧得出,你现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跟我坦白that many 。”

“而且普玄Jiang Clan ,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估摸着有些事情,即便你想要坦白从宽,也无能为力。”

“所以,现在本少只问你几个问题,你不用思考,全部回答‘不是’即可。”

“本少理解你,希望你也理解一下本少,好吗,亲爱的?”

姜泰半睁开的one big and one small 的眸子中,流露出完全理解的神色……这是Xu Xiaoshou 能够看到的。

“好,现在第一个问题,你是个男人。”

辛gu gu hearing this 眉头一跳。

萧晚风牙齿一磕,差点没咬到舌头。

“???”

二人脸上同时浮现问号,本还一心期待着徐少有什么问题,didn’t expect 这家伙一来,便如此劲爆。

“这不是拉一下裤子就能解决的问题吗?”辛gu gu 上前就要帮忙。

Xu Xiaoshou 啪一下打开了他的手,一said while staring :“还想握手是吧?”

“嘶。”

辛gu gu 霎时间后撤好几步,差点没缩到萧晚风身后去。

“本少的答案呢?”Xu Xiaoshou 回过头,笑眯眯问着。

姜泰此刻内心中满是憋屈。

他本来都打算真的把能招的全招了,可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在遭受了后边那姓辛的家伙在肉体上的打击之后,徐少带来的,竟是精神方面的摧残。

“我、是男人!”

“你不是。”

Xu Xiaoshou 摇着头,在和善的面孔之中,用冷冽的目光将姜泰作为男人最后的尊严,给fiercely 踩碎。

“不需要管什么问题,本少要的是从你口中吐出来的答案,永远都只有两个字:不是。”

“我……”姜泰沉重的闭上了眼睛,“不是。”

“恭喜你,答错了,这是三个字。”

Xu Xiaoshou 缓缓拾起了姜泰无力下垂的手,一把握住。

这一刻辛gu gu 缩在后头的脖子一缩,他能察觉到,Xu Xiaoshou 掌心之中出现的,便是方才那股让他在一息时间内,承受了无数次攻击的能力。

果不其然。

“啊——”

一声凄厉的roar 炸响,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姜泰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挣扎着就要起身,却被Xu Xiaoshou 用另一只手的一根手指抵住眉心,完全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Ahhh ——”

萧晚风听着这惨厉的叫声,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他目光死死锁定在姜泰的身上,明明不想看,可入眼的画面却依旧十分清晰。

徐少分明没有动。

可姜泰被握住的手,以及被徐少用一根手指抵住的眉头,正不断有殷红的血液,往下滴淌着。

“嗒、嗒、嗒……”

手上的血液清脆的滴落在地板上,发出让人战栗的声响。

眉心的血液顺着鼻梁分裂,然后游过姜泰肿胀的唇,最后从脖子处落下,渗入胸口破碎的衣物之中。

——万分惊悚!

惨叫声足足持续了ten breaths 时间,Xu Xiaoshou 终于是收了手。

他一呵气,那还在剧烈喘息的姜泰手上、眉心处的伤口顷刻复原。

“恶魔……”

萧晚风内心更加笃定了。

徐少和小辛哥一样,都是来自地狱深处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其实也不会伤害到你,最多就是,比较疼了一些。”Xu Xiaoshou 沉默了一下说着。

实话讲,他不会用刑,所以将一切交给了辛gu gu 。

可从天罗场回来,他也能完全明白,自己那所谓的来自现代文明教育下的善良,根本不适用于这个残酷world 。

对敌人的怜悯,终将会以另一种极端的方式,回馈到家人们身上。

当下的Xu Xiaoshou ,是这般觉得的。

旁侧的辛gu gu 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

作为Xu Clan 刑罚的第一个体验者,他深知Xu Xiaoshou 说的那番话没有错。

但哪怕手没有用力握下去,那一刻姜泰所承受的伤害,外人无法感受到,辛gu gu 却完全能感同身受。

“他娘的,绝对比老子的拳头要狠……”

辛gu gu 纳闷了。

徐少有这般手段的话,自个儿训人就是了,为何还要多此一举,让他来刑讯别人?

“画蛇添足!”

一番小插曲过后,姜泰显然静默多了。

王座可以不惧死亡,但不代表他们可以fearless 痛楚。

特别是until now 深藏在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养尊处优惯了的这一类人,一般的刑讯都很可能接不下了。

而徐少用的,着实更不能算作他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的“一般”。

“你是个男人。”Xu Xiaoshou 再度问道。

“不是。”姜泰的回答,那叫一个迅速。

“受到欺骗,被动值,+1。”

Xu Xiaoshou 满意的nodded 了,就是这个熟悉的节奏。

“姜闲叫你来的?”

“不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1。”

果然是姜闲那家伙,这货太骚包了,那日一瞧,就知道不是个什么好鸟……Xu Xiaoshou 腹诽。

“你们是为了本少而来,想要抓本少回去?”

“不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1。”

“是为了他?”Xu Xiaoshou 指向辛gu gu 。

“不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1。”

Xu Xiaoshou 停顿了下来。

他完全确定了。

这些个家伙,是为了木子汐,亦或者是莫沫而来。

想到那日Little Junior Sister 的一句“三厌瞳目”,Xu Xiaoshou 有些担忧了。

Jiang Clan ,若是看出了莫沫是鬼兽寄体,那还没什么。

他们要抓人,相信也只会inviting humiliation to oneself 。

但若是因为木子汐的“神魔瞳”……

“你们想抓本少的女人?”

“不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1。”

果然……

Xu Xiaoshou 眸中已经有了cold light 。

对自己下手那还好,便是半圣亲至,他Xu Xiaoshou ,也完全不觑。

可要对Little Junior Sister 下手……

那这帮人,简直是在courting death !

空气温度随着Xu Xiaoshou 情绪的转变俨然降低,辛gu gu 和萧晚风在后头对视了一眼,尽皆看到了彼此目中的丝丝惊怯。

徐少定然是问出了点什么。

否则,他的imposing manner impossible 变得如此terrifying 。

这一刻Xu Xiaoshou 身上的锋锐,萧晚风或许还觉得没什么,只以为是惯例、照常that’s all 。

可辛gu gu 知晓啊!

他跟着Xu Xiaoshou 时间不短了,便是最terrifying 的绝境,也没见这家伙变得这般不近人情。

最多最多,徐Great Demon King 也就是会嬉皮笑脸的把人给玩死that’s all ,哪有这一刻情绪完全收敛不住的这般terrifying ?

而仅仅通过“不是”这种荒诞的回答,便真能问出来点什么……

在后头二人看来,徐少审讯的方式,简直就是Divine Vestige !

“读心术?”

不约而同的,辛gu gu 和萧晚风同时闪过这般念头。

再结合晨时徐少招人的方式,又更加笃定了。

可是……

“不至于吧,什么时候,读心术这种灵技,真的存在于世了?”

“徐少,应该只是通过姜泰回答‘不是’时的细微表情,揣测出了什么?”

然而即便是心头在这般自我催眠,当二人looked towards 姜泰的时候,也是顷刻间疑问自灭。

姜泰哪还能有什么表情?

他脸上,除了肿胀,便是痛苦,表情更无时不刻因为灵阵在抽汲spirit essence 而抽搐。

想来就是再强的心理Master ,也必然impossible 在此刻,从这家伙这张脸上,瞧出点什么。

“deep and unmeasurable ……”

回忆起徐少之手段,最终的结论无法推定,二人只能含糊给以这般评价。

提问进展至此,Xu Xiaoshou 总算是摸明白了来意,他直入主题。

“姜闲那双眼睛,是‘三厌瞳目’?”

姜泰这一刻muddleheaded 的意识终于是被提问吓醒,“你……”

“你怎么知道”这五个字外加疑问语气还没出来,Xu Xiaoshou 豁然抬手,直接一指洞穿了姜泰的胸膛。

“嘶啊——”

凄厉的嘶鸣伴随着姜泰胸膛处zi zi 喷溅的血液,便是辛gu gu ,都看得心惊肉跳。

萧晚风这一刻完全明白徐少叫他过来练胆是个什么意思了。

他前头清理打扫过的血液、碎肉,毕竟也只是事后。

现下这般惨状入目,他只觉今后的噩梦,恐怕必将少不了此刻一幕。

“chi chi chi ~”

血液喷溅着。

Xu Xiaoshou 夹带“咫界力场”的手指足足在姜泰胸口停了ten breaths ,才缓缓抽出。

他又吐了一口“生命Spiritual Qi ”,姜泰伤口快速复原。

随后,面目表情的Xu Xiaoshou 依旧是那句话。

“记住,你的回答,只能是两个字,也只能是以‘不’开头……”

“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