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不是……”

姜泰终于学乖了,即便此刻的问题是“懂?”

他的答应,也依旧仅有“不是”二字。

Xu Xiaoshou 很是满意的颔首。

早这么配合的话多好,至少,他也不用去当那个纯纯的坏人。

“姜闲的眼睛,是‘三厌瞳目’?”

“不是。”

“受到欺骗,被动值,+1。”

Xu Xiaoshou 肯定了。

Little Junior Sister 不是无的放矢的,对眼睛这方面,她似乎生来就懂得些什么。

“这眼睛是姜闲自己的,还是说,是从什么渠道获取而来?”

“不是。”

这个答案姜泰犹豫了一下,说出口后,还shook the head 。

Xu Xiaoshou 见信息栏没有反应,slightly frowned ,意识到了什么:“你不知道?”

“不是。”

姜泰依旧这般回着,信息栏又给出了“受到欺骗”的答案。

这家伙,是真不知晓……Xu Xiaoshou clear comprehension 。

他思忖了下,再道:“说一说,‘三厌瞳目’什么作用,这你应该知晓吧?”

眼瞅着姜泰再要摇头回答“不是”,Xu Xiaoshou 补充道:“这次你可以多说一点,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姜泰彻底放弃了抵抗:“三厌瞳目,其他的功能我也不知道,但有一式‘转意孔’,能够扭转、操纵他人的意志。”

Xu Xiaoshou 一惊。

这玩意还能操纵他人意志,那岂不是神技?

“who 都能操控?就没有什么限制?”

“有,”姜泰回答着,“cultivation base 有限制,但即便是遇到了cultivation base 过高的人,付出点什么代价,也可以强行操纵。”

这下后头的辛gu gu 和萧晚风都震撼到了。

萧晚风还好,他对于这般能力,算是知之不深,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等级。

辛gu gu 不一样。

他立马便想到了如若可以操纵Dao Severing 、太虚的话,那这“三厌瞳目”,简直就是可以掀起continent 战争的罪恶之眼!

“代价么……”Xu Xiaoshou 斟酌着道:“比如?”

“比如lifespan 。”

姜泰知道徐少想要什么答案,“或许Innate 操纵不了王座、Dao Severing ,但如若真要遇上这般敌手,以lifespan 为代价,也可以强行扭转其意志一二。”

“同阶呢?”Xu Xiaoshou 问。

“同届cultivation base ,随便操控。”姜泰回答。

Xu Xiaoshou 感觉heartbeat 都漏了一拍。

他目前也才Innate ,而姜闲最低也是Innate 。

也就是说,如若自己真对上那家伙,触不及防之下,是很有可能连什么技能都放不出来,便直接被扭转意志的。

“这么邪门的眼睛,怎么会出现在这world 上?”

Xu Xiaoshou 大为震动,回过头对辛gu gu 问道:“你听说过吗?”

“没有。”

辛gu gu 甚为明确,回应着:“别说‘转意孔’了,便是‘三厌瞳目’这个名字,我也是今日第一次听说,但是……”

“但是什么?”Xu Xiaoshou 追问。

辛gu gu 目中有了回忆之色:“我听说过,这world 上曾有一太虚Aristocratic Family ,掌握的Bloodline Strength ,便是pupil technique ,那一家虽说现在已经没落,但昔日强盛时,有一书极负盛名……”

“天下pupil technique ?”Xu Xiaoshou 道。

“en. ”

辛gu gu nodded :“这world 上你没见过的有关pupil technique 的能力,《天下pupil technique 》应该都有记载,可惜,那Supreme Treasure 现也已失落了。”

Xu Xiaoshou 不禁唏嘘。

他知道辛gu gu 说的那太虚Aristocratic Family 是哪个,洛雷雷有说过,如若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姓“泪”无疑。

“三厌瞳目”确实不曾听说过,但“转意孔”这个名字,Xu Xiaoshou 细细一思,那日白窟一战后的夜晚,洛雷雷确实提过一嘴。

也就是说,姜闲的“三厌瞳目”,很可能,便真的来自于没落的泪家。

“泪双行……”

想到那个失明的剑客,Xu Xiaoshou 又不禁感叹,掌握着如此强大pupil technique 的家族,竟然也会没落。

this World ,真的太过危险了。

弱小者死。

太过强大者,依旧活不长久。

收敛心思,Xu Xiaoshou 回过头looked towards 姜泰:“姜闲为什么要抓本少的人,你们又是凭什么确定,本少的人,身上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他心里头其实隐约明白着,这些人,很可能真为“神魔瞳”而来。

但若不得到亲口确定,总归心有不安。

姜泰却似乎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问题,情绪瞬间激动起来。

他也不顾灵阵在抽汲着自己的spirit essence ,腾一下身子绷得直挺挺的,从木椅上弹了起来。

“hahaha ,徐得噎,你完了!”

“死亡,终将追逐着你!”

他面色骤然变得狰狞,明明Qi Sea spirit essence 完全亏空,这一刻,一头black hair 顷刻变白,下一秒,身上亮起不尽rays of light 。

“小心。”

辛gu gu 瞬息而动,来到了Xu Xiaoshou 的跟前。

然而二人还不待有何动作,姜泰若回光返照,Qi Sea 猛然压缩,随即引爆。

“轰——”

一声炸响。

爆破将四人所处的cultivation 房完全摧毁。

气浪翻涌之中,Xu Xiaoshou 依稀能见着姜泰被自身力量完全炸烂的血肉。

他at first 不晓得完全被封印了的姜泰,为何还能拥有这般Danger Land 反击之力。

但血肉在爆破中顷刻风化,便是灵魂都完全凋零了的姜泰,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只是因为在最后关头,吐出了那么一句话。

“天知之眼!”

那仿若来自地狱深处的呢喃,最终汇聚成一道血色光束,ruthless 的注入了Xu Xiaoshou 元庭之中。

“诅咒之力……”

辛gu gu 看得心头大颤,他晓得这是什么玩意,立马动手摁到了Xu Xiaoshou 的脑袋上,然而什么也感受不到。

这一下他急了,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对准Xu Xiaoshou 脖子处的大动脉就要咬下。

却在关键时刻,被Xu Xiaoshou 一巴掌扇飞了头。

dong dong dong ……

头颅滚地,场面一下子安静不少,后方的萧晚风整个人Astral Projection 。

“你干什么?”

Xu Xiaoshou 看着辛gu gu 突然发疯,还以为这家伙疯了。

辛gu gu 四下找着自己的脑袋,总算是凭借感应将之找到,装回了去。

脖子上的血迹一凝实,他便急不可耐道:“诅咒之力!那是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的诅咒之力,徐少,你问到不该问的了,那帮人,盯上你了!”

“这和你咬我有什么关系?”Xu Xiaoshou 干瞪着眼。

“我……”

辛gu gu 一时语塞。

但拖了这么久的时间,完了呀!

他崩溃得一把匍匐在地,“我是想把那玩意吸出来的,这东西也就我Blood Attribute 可以尝试一下,你本来还有救的,但现在,完了呀……”

完了?

Xu Xiaoshou 灵念观着自己元庭中飞射入的那一朵诅咒之花,在被动system red 界面的光束扫射下,disappeared 。

这一幕,像极了那时候灰雾人的封印giant dragon 入体。

所以他知晓,这所谓的诅咒之力,应该对自己impossible 起什么作用了。

“完是完不了的,就是,你应该是吓到人家了。”Xu Xiaoshou 指了指后方灵魂尚未归窍的萧晚风。

一身狼藉的萧晚风原先是凭借辛gu gu 的界域之力,才得以在爆炸中苟活的。

但他翻身而起的时候,见到的画面,却是断首了的小辛哥在满地找头,这下可比爆破带来的冲击刺激多了。

他差点没眼白一翻,直接昏迷过去。

好在今日练胆着实有效,终究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还没昏迷过去。

“吓个屁!”

辛gu gu 理都没搭理萧晚风,一身的心思全在Xu Xiaoshou 身上,“那是诅咒之力啊,半圣的诅咒之力,徐小……少,你完蛋了!”

“完不了,又不是没被诅咒过。”Xu Xiaoshou 没法给他解释。

“不一样的,”辛gu gu 要哭了,“和木子……木小攻她不样啊,这是真的诅咒,不是嫌弃、不是吐槽、更不是腹诽来着。”

“辛小苦!”

后头Little Junior Sister 汹汹的话语声传来了,“你在背后说我坏话?”

萧晚风听着这话怔了一下。

他被炸到了房门外,一回头,便能看到是木great aunt 回来了。

“辛小苦……”

萧晚风听着这称谓有些无语了,“敢情小辛哥,真名叫辛小苦?”

木小攻、辛小苦,还有一个徐得噎……

萧晚风盘了一下,顷刻有些明白了。

这特么的,绝对全都是化名!

“发生了什么?”

木子汐回到天上第一楼的时候,爆破已经发生了。

cultivation 房有大阵加持,还能被爆烂,这只有两个可能。

一是Dao Severing 来袭。

二是Xu Xiaoshou 在pill concocting 。

于是木子汐冲到了cultivation 房的门口,immediately 用鼻子嗅了嗅,也没发现炸丹的焦味,反而是血腥味有一点。

她不解更甚,当即对着Xu Xiaoshou 问道:“你又在研究什么?”

Xu Xiaoshou :“……”

多深的成见啊!

一般人见到爆破,会是这样的问题么?

而同一时间,他也反应过来姜泰为何最后那般猖狂了。

约莫便是最后那个“天知之眼”的答案,属于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的机密,一旦泄露,姜泰自身连灵魂乃至肉体都impossible 保留下来。

但那一瞬间,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三缄其口的力量在抹除姜泰的同时,自然也将其身上的Power of Seal 给消灭了。

于是乎,抓住最后一个时机……

姜泰,self-destructed !

面前Little Junior Sister 还是一副质问的表情,Xu Xiaoshou 不由replied :“问到不该问的问题了,所以炸了个王座。”

little girl 显然subconsciously 的便将前半句给过滤了,震惊道:“你现在都不pill concocting ,改炼制王座了?”

Xu Xiaoshou :???

他只觉脑壳隐隐作痛,当即一把摁住这姑娘的头颅,将这碍眼的姑娘整个弹飞。

“收拾一下。”然后对着萧晚风instructed 。

“噢噢,好。”

萧晚风木讷的complied 。

他其实having unspeakable bitter suffering 。

明明说好的,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工作,但这半日来,自己做的都是什么Yin Sector 工作?

在天罗战挑衅Saint Physique ,用木桶捞血打扫cultivation 房,看小辛哥找头壮胆,还被王座self-destruct 炸了一次……

炸就算了,炸完还要自己来收拾这个布满了Yin Sector 回忆的房间!

“端茶倒水……”

萧晚风自嘲一笑,“我hehe 了。”

……

另一边。

Xu Xiaoshou 遣走了辛gu gu ,以及下楼查探情况的莫沫,拉着Little Junior Sister 便是回了房间。

“有人盯上你了。”他严肃的对Little Junior Sister 说道。

“噢。”

“你不意外?”Xu Xiaoshou 见这姑娘反应,倒是自己意外了,“看来你早有所料?”

“没有。”

这姑娘显然不会撒谎,又是摸鼻子又是卷衣角的,满满的都是小细节。

Xu Xiaoshou 白眼一翻:“我给你问了下……姜闲,三厌瞳目,转意孔,他约莫是盯上了你的神魔瞳,所以派了人,想要将你绑走。”

说这话的同时,Xu Xiaoshou 死死盯着Little Junior Sister ,想要看看她会给出什么反应。

哪知这little girl 突然眼睛一亮,兴奋问道:“Xu Xiaoshou ,我要是被人绑架了,你会来救我吗?”

dong!

Xu Xiaoshou 毫不客气给了个暴栗,疼得little girl 抱头怒咒。

“说正事呢,认真点!”

“这不是正事么?”木子汐满脸哀怨。

“别想转移话题。”

Xu Xiaoshou 知道自家Little Junior Sister bottle gourd 里卖什么药,问道:“姜泰最后说了,天知之眼……这又是个什么东西,他们很可能凭借这东西,锁定到了你。”

“天知之眼……”little girl 大眼睛闪过迷茫。

dong!

Xu Xiaoshou 毫不客气的再给她来了个脑袋开花,“装什么装!”

“徐、小、受!”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

木子汐拳打脚踢着便是扑了上来,却被Xu Xiaoshou 一巴掌摁住脑门,半式打不着。

“认真点,我可不想最后稀里糊涂的你就没了,你要是知道点什么,最好跟我讲讲。”

“桑old man already not in 了,你要是没了,我可没地儿哭去。”

木子汐怔了一下,满身动作一时间停了下来。

她似乎也被Xu Xiaoshou 一番话给触动了,唇齿一翕,就要说点什么,但猛地身子一抖。

Xu Xiaoshou 见过Little Junior Sister 太多次这种不经意间的颤动了。

他也没做什么,那肯定就是Little Junior Sister 自己的问题!

每每这姑娘想要坦白点什么的时候,总会有这样子的反应,然后又什么都不说。

这一刻,脑海中回忆起了昔时自己大量阅读的经验,Xu Xiaoshou 一下子笃定了什么。

木子汐,要么真是被possessed 。

要么就是被人body possession 不成功,身体里寄居了一个Great Demon 。

“妖孽,给我出来!”

料想至此,Xu Xiaoshou 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将Little Junior Sister 啪一下镶到了墙面上。

“wu wu ……”

木子汐眼泪都出来了,脸一下子肿胀,pia在墙面上死活自扒不下。

“Xu Xiaoshou ,你完了,你竟敢打我!”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