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ong long long ……”

在一楼打扫战场的萧晚风才堪堪收拾完毕,二三楼处隆隆声不绝,依稀还能看见枝繁叶茂的大树树枝在摇曳。

“大晚上的,还能不能安生些了?”萧晚风叹息。

天上第一楼impossible 无缘无故长树,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木great aunt 在生事了。

而木great aunt 为什么会生事?

显然,这绝对是徐少的手笔。

默默的提着桶去门口把风,萧晚风知晓,今夜他恐怕无法入眠了。

约莫这天上第一楼的两个主儿搞完事,要去收拾残局的人,只会是他这个端茶倒水人,萧晚风!

“嗯,这是?”

傍在门侧,萧晚风似乎能看到不远处树冠上,在月色剪影下有一道乌黑的人身。

他吓了一跳,立马揉了揉双眼。

可再度瞧去之时,人已经不见了。

“错觉?”

萧晚风heartbeat 有些加速。

这就是彻夜不眠的repercussions 吗,眼睛已经开始花了?

……

三楼。

“hey hey hey ,够了啊,我就测试一下,你到底是真的被possessed ,还是第二人格,有必要这样穷追猛打么?”

Xu Xiaoshou 仓皇的东躲西藏,一株株ancient wood 在他屁股下面fiercely 顶起,被他巧妙避开。

“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

木子汐显然气的不止是Xu Xiaoshou 敢出手打她,还在气这人竟然不相信自己昔日所言。

此刻伴随着little girl 已经被拍红了的手掌,整个三楼都被ancient wood 给冲击,生生变成了jungle 。

夹缝中的阿冰、阿火cautiously 的腾挪着自己的身子,不敢破坏现场,生怕惹来怒火的迁移。

阿冰还好,只转动着眼珠子瞧着二人打闹。

阿火就调皮多了,一边迈着脚,一变“hoho ”的叫着,似乎在为木子汐加油打气。

Xu Xiaoshou 从三楼跳到二楼,再跳到了四楼。

还好这天上第一楼的天花板是可以打开的,不然光是走楼梯的话,他绝对要被木子汐堵死。

“我说了!测试一下,别闹。”

“就算真像你所说那般,以及我猜测的一样,不管哪个,受到刺激了,‘她’总得出来,觉醒一下吧?”

“鬼知道打完之后,你还是你哦!”

Xu Xiaoshou 辩驳着,毕竟是他先动的手,所以现在也没理。

“刺激,我让你刺激……”

木子汐小脸涨红,手也涨红,挥舞着树枝就要卷上Xu Xiaoshou 。

这时候Xu Xiaoshou 身子一停,双手撑开,就要震断那些树枝。

木子汐当即一吼:“你敢动一下试试?”

“pa pa pa !”

藤条枝蔓立马缠上了Xu Xiaoshou 的身体,还有一些个高高挥舞起来的大长木鞭,正fiercely 的往Xu Xiaoshou 屁股上抽击着。

“我不敢动,我不敢动……”

Xu Xiaoshou 动都不敢动,还配合着身上半点感觉不到的疼痛,发出了惨痛的哀嚎。

“哎哟~”

“嘶啊~”

“疼咧~”

啪一下,Xu Xiaoshou 叫着叫着,三楼某一处cultivation 房的房门便是被推开,随后梅巳人走了出来。

他看着面前这等局面,整个人也是晕了一下,随即complexion sank :“你们年轻人要玩,能不能到房间里去?”

这下Xu Xiaoshou 尴尬了。

房间是辛gu gu 准备的,他还真不知道梅巳人就住这么近。

“cough cough ,Old Mister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他话还没说完,木子汐俨然是第一次见到这梅巳人,当即大眼睛一瞪,“old man ,你谁?mind your own business ?”

这一声出,梅巳人startled ,Xu Xiaoshou 也startled 。

Little Junior Sister ,你挺虎啊!

我Xu Xiaoshou 今后,要改名叫你辛gu gu 二号了都!

“哎哟喂……”

Xu Xiaoshou 呆愣过后,被吓得立马用惨叫声想去盖过Little Junior Sister 的话。

他将身上藤条震断,光速扭头道:“巳人先生,您住这呀我是真不知道,这么晚了,房间隔音效果应该还可以吧,吵到您了?”

木子汐看着Xu Xiaoshou 的态度一滞。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便在这时,耳畔传来了Xu Xiaoshou 魔怔一般的快嘴sound transmission :“七Sword Immortal ,七Sword Immortal ,七Sword Immortal ……”

七Sword Immortal ?

这old man 是七Sword Immortal ?

木子汐心头一颤,但下一秒立马否定了这想法。

开什么玩笑!

七Sword Immortal ,也就是类似苟无月那and the others ,这种存在,能住在天上第一楼?

她也就出去了一个早上,Xu Xiaoshou 还能搞来一个七Sword Immortal ?

莫不是这surnamed Xu 的,为了洗脱sneak attack 自己的罪名,拉出来的帮手?

辛gu gu 变的?

还是……

“徐小鸡!”

木子汐眼前放光,十分笃定,一指梅巳人骂道:“别以为你变成这幅鬼呀……唔。”

Xu Xiaoshou 这一刻动得那叫一个快,他再怎么想搞事,也不至于把Little Junior Sister 送上绝路。

在瞬移捂住Little Junior Sister 即将祸从口出的唇后,Xu Xiaoshou 便是对着梅巳人laughed :“巳人先生见怪了,她一直这个样子,简单点说,就是有病。”

木子汐:???

“受到诅咒,被动值,+1,+1,+1,+1……”

梅巳人叹息一摇头,他是不介意这些小细节的,转身回房,顺带着关上了门,只留下一句话。

“别玩过头了,另外,有人来了。”

啪一声,房门锁上,三楼安静了下来。

“有人?”

Xu Xiaoshou 松开了Little Junior Sister ,问道:“你感应到了?”

“嗯哼。”

Little Junior Sister 也不否认,这时候她也从Xu Xiaoshou 的态度中意识到了,那old man 有可能真不是徐小鸡变的。

她有些惴惴不安,不敢胡闹了,“他真是七Sword Immortal ?”

“你还怀疑?”

Xu Xiaoshou 猛地一拍这little girl 脑壳,“我都给你sound transmission 了,你Senior Brother 我像是没事会给人sound transmission 的人吗,就为了怕你惹事知道不?”

这下木子汐缩了缩头,不敢反抗了,连诅咒都不敢发出。

“怎么回事?”Xu Xiaoshou 回过头才开始责问,“感应到了人,你不说?正事要紧不知道吗,这要是谁来sneak attack ……”

“我的事,不就是正事?”木子汐小小翻了一个白眼,但这话此刻也只敢在心头说了。

她一指楼下正门口,那突然出现的两道黑影。

“看样子不是sneak attack ,而是有事而来。”

……

“无事不入,逢客必迎?”

天上第一楼外,一个拿着玉箫的white clothed middle-aged man 正盯着门口的对联微笑,刘陆便在他的后方。

二人大摇大摆出现在萧晚风的面前。

萧晚风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目光依旧空洞的望着树,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去敲钟。

“四当家,不至于这样吧,那个徐少不是好惹的,我们要不要直接亮相比较好一点?”刘陆在后方惴惴不安。

袁海生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这天上第一楼倒是确实有你说的几分奇葩味道,一个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的势力,其看门的,竟真是个ordinary person ?”

他说着还特意拿着玉箫在萧晚风面前晃了晃。

但萧晚风真像个blind ,半分都没有察觉到。

“有趣。”

袁海生乐了。

这般守卫,他生平仅见。

随即一招手,笼罩自身和刘陆的界域消失。

“卧……”

萧晚风当即一声怪叫,整个人向后跌去。

他本来视线还聚焦在树冠上,不曾想眼睛一眨,面前多了两个人。

“鬼?”

萧晚风将木剑横在了胸前,纵使这并非桃木,但如此,总能带来一些微妙的安全感。

袁海生听到这一问,笑意更甚了,他不在乎守卫,只道:“你好,烦请通报一声,夜猫,袁海生求见。”

“四当家!”

刘陆在后头挤眉弄眼,补充道:“这是我们四当家,徐少要见的人,不可怠慢!”

“噢噢……”

萧晚风subconsciously nodded 。

徐少要见的人?

那应该是之前的事情了吧,不然他应该知道一二的,毕竟跟了徐少一天。

一回头,刚想去通报。

“哇……”

萧晚风再度被后方出现的一高一矮两个silhouette 吓了一跳。

哪怕第一眼便瞧出来了这是徐少和木great aunt ,他依旧不可遏制脚一崴,往袁海生的怀中跌去。

Xu Xiaoshou :“……”

木子汐:“……”

这胆儿也忒小了吧!

二人同时吐槽。

袁海生自然impossible 伸手去将一个门卫搂入怀中,他玉箫一抵,便是隔着空气将萧晚风的身子支住。

“当心。”

“噢噢……”

萧晚风面红耳赤。

这被外人吓到就算了,被自patriarch 子给吓着,他都觉着有点ashamed and unable to show one’s face 。

但现下主角不是自己,他只一退步,落到了刘陆的身旁,双方头领便是互相对视上了。

萧晚风和刘陆也对视了一眼,莫名的,突然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

“夜猫的人?”

Xu Xiaoshou 问道,looked towards 了后头的刘陆。

刘陆不语。

“袁海生。”

袁海生却微笑着将玉箫一转一收,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久闻天上第一楼大名,又闻徐少有要事相商,特来拜访。”

言罢,他对着Xu Xiaoshou 一伸手。

“进去谈谈?”

this remark ,俨然是不将自己当成外人了。

Xu Xiaoshou 看了看夜色,不仅感慨果然是“夜猫”,大白天的不来,要晚上拜访,也就还好你客气了一些,否则后果,十分难料了。

“今晚夜色,不错啊……”

Xu Xiaoshou 看着月亮感慨,并没有immediately 将人接入天上第一楼。

袁海生startled 。

他都已经反客为主,想要找个正式的地儿谈话了,这徐少竟然跟他谈“夜色”的问题?

“是不错。”

袁海生只微微抬眸,附和了一声,便等着徐少后话。

Xu Xiaoshou 道完一句,立马对着木子汐sound transmission :“叫辛gu gu 和莫沫回去睡觉,另外,把好天花板,千万不要让阿冰、阿火跳下来,还有阿戒,叫他继续在顶层守着,不要乱动……对了,大阵也给关了,这次不是敌人,莫要吓到人家。”

木子汐大眼睛一眨,转身离开。

袁海生看着这姑娘unfathomable mystery 的便走了,不明所以的looked towards 这徐少。

“夜猫的四当家?”Xu Xiaoshou 迎上他的视线,问道:“像你们夜猫这种组织,不应该用代称么,怎的还有名有姓的,全盘托出?”

袁海生frowned ,这徐少有些古怪。

他是在……拖时间?

为了什么?

但心下思绪转着,面上袁海生也只依旧是微笑应对:“对待别人,确实只有我的代号,但徐少不一样,此番袁某过来,自是为了交朋友,当然要坦诚相待。”

耳畔“搞定”的sound transmission 传来,Xu Xiaoshou 重重一nodded ,“好,那本少便交你这个朋友,入内详谈吧!”

一入一楼大厅,里头的惨状便是映入了眼帘。

那被姜泰self-destruct 炸过的cultivation 房,仅仅只是收拾了一些残屑,门房显然还要等白日才能去修补。

而天花板上,枝繁叶茂,old tree 盘根。

虽说各种大战过后的痕迹都被抹除,但天花板上长树,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十分奇特的事情了。

袁海生将一切收归入目,hehe 一笑:“贵楼,还挺……别致。”

Xu Xiaoshou 一时扶额。

他是忘了手令还在自己身上,Little Junior Sister 是没法操纵天花板开启和关闭的,而短时间内,大战的痕迹,显然也无法直接人为抹除。

“最近在搞绿化,hehe ……”

只应付一句,Xu Xiaoshou 便将人领到了改装后的会议厅桌椅之上。

“本少就straight to the point 的说了。”

他看着袁海生,知晓这应该是夜猫的主事人之一了,也不打算多问,直接道:“虚空岛,袁当家应该听说过吧?”

袁海生不动声色:“徐少,但说无妨。”

Xu Xiaoshou mentally said “really so” old fox 一只,这种Old Fox ,脸皮就是用来遮肉的,看不出半分动静。

他顿了一下,说道:“本少得到一个情报,虚空岛开启在即,East Heavenly King 城四面来客,大乱将袭,真可谓……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

“但在这等情况下,East Heavenly King 城之人,却完全不自知,此等境况,看得我心甚慌。”

“多的本少就不言了,本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只要你们将这信息散布出去,让王城之人能够为之警戒起来。”

“需要多大的代价,一切,本少来承担。”

徐晓大手一挥。

刘陆在后方被徐少正义凛然的imposing manner 惊到了。

他明明,之前不是这样子的人啊?

怎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袁海生笑了:“徐少这哪里是要让王城之人警戒,这分明是要让王城大乱呐!”

“你管这作甚?”

Xu Xiaoshou 本来就不觉得这old fox 能信自己这般托词,但他也不需要别人相信,只要一口咬定初心即可。

“拿钱办事,甭管其他。”

“本少只问you two 问题:一,多少钱,二,做不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