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高台。

Xu Xiaoshou 戴着一张根本掩饰不了身份的兽面,笑吟吟站在上方。

底下的看客兴奋莫名。

此时trade fair 已值尾声,这时候出来的,都是已经憋不住了的great character 。

天上第一楼作为新兴的半圣势力,更在trade fair 现场搞出了那等子事……

一个到处招摇的半圣传人,在快要临末时出场,会拿出何等treasure ?

现场,真可谓是万众期待。

“受到注视,被动值,+462。”

“受到期待,被动值,+433。”

“诸位。”

Xu Xiaoshou 照例压了压不曾有多少噪音的现场,看着下方的人群,郑重说道:

“接下来,本少要给诸位带来的宝贝,可谓是价值连城。”

“废话不多说,好戏直接开场。”

“诸位请看!”

众人探头伸脑。

便见台上的徐少从戒指中掏出了一方黑手帕,然后将包裹在其中之物,缓缓掀开。

——一枚古朴黝黑的令牌!

“呃?”

所有人看得一呆。

这令牌,似曾相识?

“不错,大家不用怀疑自己的眼睛……”

兽面下,Xu Xiaoshou 唇角一咧,said with a smile :“这就是‘虚空令’,方才夜猫拿出来的东西,不巧,本少也有。”

“我去!”底下有人当即就站起身来了。

虚空令?

天上第一楼交易的宝贝,也是虚空令?

这玩意,不是被圣神殿堂给垄断了么?

夜猫能搞到一枚,作为local tyrant ,无可厚非。

天上第一楼,王城一个初来乍到的势力,怎么搞到的?

“假的吧!”

“你这虚空令,哪里搞来的?”

“这玩意现在烂大街了吗,怎的你们天上第一楼,也会有?”

现场一下子躁动起来。

如若说方才夜猫拿出来的虚空令,让所有人惊得一身冷汗,连出价都不甚很敢,害怕圣神殿堂的追责的话。

那现在,第二枚虚空令的出现,就将大大改写局面了。

1号包厢的默许,13号包厢够胆拿下的第一枚虚空令,以及圣秘之地“封圣Dao Foundation ”的诱惑……

放在此前。

仅有一枚虚空令,大家不敢争夺。

但现在,虚空令还有第二枚……

“13号包厢能拿得,能去争夺机缘,其他势力,为何就争不得?”现场,开始有人眼红了。

……

1号包厢内。

程迹错愕的望着台上那第二枚虚空令,愣是想不明白,这新的一枚虚空令,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褚立生更加是怔怔出神,喃声言道:“坏了……”

二人几乎同一时间预想到。

两枚虚空令的出现,必将引起现场的疯狂追逐。

因为只有一枚的话,圣神殿堂便是要追责,只需要和先前拿下虚空令的大弦天宗谈话、交易。

但现在……

那些不明所以的人,因为大弦天宗拿下过虚空令,他们就有理由出手了啊!

“他们可以交易,我why not 行?”

就这一个理由,足够了!

……

13号包厢。

大弦天宗Sect Master 冷麒,同样痴呆的望着台上那第二枚令牌。

他甚至拿出自己手上的那一枚对比了一下……

一致无二!

“真的虚空令?”冷麒傻眼了。

他接到的消息,this time 夜猫放出来的虚空令线索,很可能不止是线索,会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虚空令。

所以以周全准备赴会,更是和其他sect 势力提前约定过。

this time ,大弦天宗可以放弃很多treasure ,只要虚空令的线索。

约定是成功了。

归音阁也在一次抬价后,选择了收手。

可是……

冷麒absolutely 不曾想到过,这trade fair 现场,还会有第二个势力,拥有虚空令!

如此,那他先前放弃过,让出过的treasure ,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各Great Influence ?

关键是……

“天上第一楼明明有虚空令,他们还打算卖,那方才出价,意欲何为?”

这时,饶是冷麒反应再迟钝,也想明白了过来。

天上第一楼的人,是在抬价啊!

“该死的玩意……”

冷麒脸色一下子黑了,拳头攥得咯嘣响。

便是在旁侧的Great Elder 丁奎,这会儿也反应了过来。

天上第一楼这一波坑的,可absolutely 不止是虚空令的价格。

还有他们大弦天宗为此放弃过的,现场的诸多宝贝。

“必须拿下它!”丁奎突然出声。

冷麒nodded ,这正是他此刻所想。

Great Influence 交易过太多treasure ,此时所剩钱财不多。

大弦天宗保留了实力,此刻,反而是虚空令的最有利争夺者。

“拿下它之后,再去跟归音阁交易treasure ,”冷麒语气森然,“否则,这一波,我们就全亏了!”

……

高台上。

Xu Xiaoshou 待得全场人验证无误,再加上主办方夜猫的肯定,终于给大伙确定完了这一枚“虚空令”,是真货无疑。

他笑眯眯的一扬手,将锤子一敲,不想过多废话。

“底价……”

“且慢!”

便这时,1号包厢出声打断。

所有人举目望去,便闻一道被兽面修改过的声音从包厢内飘出:“天上第一楼,是怎么会有虚空令的?”

圣神殿堂发问了!

所有人热情为之一却,忽然反应过来。

虚空令这玩意,即便出现了第二枚,确实on the surface ,也还is Saint God 殿堂所禁之物。

争夺,此时风险是小了。

但并不是没有!

然而Xu Xiaoshou 却早已准备好了说辞,indifferently said :“挖到的。”

“???”

现场惊愕。

“受到怀疑,被动值,+444。”

1号包厢却沉默。

这个回答,外人听着像是在开玩笑。

但只有经过貔貅山争夺的几个势力,包括圣神殿堂,才知晓虚空令,确实只能是挖到的。

“怎么挖到的?”1号包厢再问。

夜猫的虚空令,圣神殿堂知晓来历。

但天上第一楼的,根本无人得知从何而来。

所以这一点,程迹必须追问到底。

Xu Xiaoshou 从容应对:“本少入王城前,登过附近好几等高山,追寻机缘,不曾想,在其中一处,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就挖出来了这玩意。”

他掂量着虚空令,语气中多了一丝戏谑:

“可能于外人眼中,封圣Dao Foundation 遥不可及,只能是由虚空令获取。”

“但对本少而言,虚空令的价值,并没有那么大!”

“再加之,本少对……嗯,圣秘之地的传说,其实也知晓一二,所以,打算将这枚虚空令让出来。”

Xu Xiaoshou 话语拉长,满是深意。

他知晓,普通势力听不出他话语中的味道,圣神殿堂,一定可以。

果不其然,当大部分人还在怅惘半圣势力,果然底气够足的时候。

如Xu Xiaoshou 所料,1号包厢内,程迹和褚立生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反而有些释然了。

半圣传人!

他们知晓一些虚空岛的真相,确实是并不为过的。

也正因如此,徐少想将虚空令让出来,不蹚那趟浑水,也是有理有据的。

even more how ……

Xu Xiaoshou 对这一枚虚空令的来历解释,完美到了就像is Saint God 殿堂手下之人的亲身经历一般。

“挖到的……”

这个解释,immediately 让程迹打消了怀疑。

毕竟,如若这枚虚空令,是以另一种形式交易而来,并不是挖到的。

那外人……那些没去过王城附近mountain range 的人,是根本impossible 有“挖到的”这般荒谬的真实解释的。

1号包厢沉默。

现场再度被激起热情,沸议洋洋。

Xu Xiaoshou 将一切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知晓铺垫已成。

任谁大智近妖,也不会想到他Xu Xiaoshou 会有萧晚风这一个宝贝吧?

一个曾经真挖过“虚空令”的人,又是那种impossible 如炼Spirit Master 那般,会被圣神殿堂所登记在案的真切凡人。

这神乎其神的一拐,Xu Xiaoshou 便可以完美解释虚空令的来历了。

并且,这种解释,天衣无缝到连圣神殿堂,都无从质疑!

“诸位。”

Xu Xiaoshou 回神,再度压了压现场,indifferently said :

“don’t let an opportunity slip by ,时不再来,本少可以不奢求‘封圣Dao Foundation ’,你们明白原因。”

“但现场的你们,错过this time 机会,可能下半辈子,再impossible 遇到了。”

“这枚虚空令,将会以最纯正的交易程序卖出,落到谁的手上,本少不管,也不稀罕……”

Xu Xiaoshou 说着瞄了1号包厢一眼。

这一刻所有人都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

徐少,根本不觑圣神殿堂,也不在乎圣神殿堂是否会买下他的虚空令。

这人不仅不想掺和圣秘之地的争夺,更加一心只想要将这一枚令牌,转手让出,脱离这个大vortex 。

“本少,只要钱!”

顿了下,Xu Xiaoshou 将虚空令举起,重重说道:“底价,六十亿!”

现场本热情高涨。

有人甚至打算在底价出后,直接出口。

这时候,却被Xu Xiaoshou 的“六十亿”给吓到。

“en? ”有人不解。

“开什么玩笑,你有病啊!”有人大骂出声。

“上一枚虚空令,也才卖出了六十亿,你以这封顶的价格,放在此时,作底价?”更多的,前后虚空令价格一对比,心态都炸了。

“受到质疑,被动值,+331。”

Xu Xiaoshou 不管不顾。

他哪里不明白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手上的宝贝?

虚空令这东西,不像举世珍宝,有想同的两件,价值反而下降,必须砸碎一个才好高价卖出。

相反。

只有一枚虚空令的时候,大家怕了,它的价值就低了。

但若有两件……

有人在前头撑腰了,谁就都可以有资格眼红、出手了!

所以……

“六十亿,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Xu Xiaoshou 淡然将虚空令一收,“便是流拍,本少也不会将这虚空令的价值,降低哪怕一枚Spirit Crystal !”

后台的南宫寅听晕乎了。

他愣是didn’t expect ,徐少能将现场的氛围调动至此,能在夜猫的那一波开局之下,将虚空令的利益给最大化。

这样看来……

先前六十亿交易出去的虚空令,岂不是亏到爆炸?

“这家伙,神了!”南宫寅叹息。

13号包厢内的大弦天宗Sect Master 冷麒,同样被高台上这徐少搞得心态有些崩。

本以为至多再有六十亿,他便是可以拿下最后一枚虚空令。

现在对方,底价就要六十亿?

“Sect Master ,还出不出价……”

这时Great Elder 丁奎在旁侧出声。

他预感到,这虚空令的争夺,恐怕要in a frenzy 。

然而冷麒的回话还没落下,还在一味嘲讽“这破令六十亿爱要谁要”的现场众人,便闻7号包厢断然一声,斩钉截铁:

“七十亿!”

嘎——

全场熄火,完全安静。

13号包厢内,冷麒拳头一握,虚空砰一声炸响。

他怒了!

归音阁……

这归音阁,老早就表现出了对虚空令的兴趣,现在还有第二枚,果然,他们impossible 放手!

“Sect Master ?”丁奎偏头。

冷麒立起身来,袖袍一甩,满是森然,“加价!”

……

“八十亿!”

13号包厢一叫价,Xu Xiaoshou 眼睛立马便亮了起来。

他记得,7号归音阁,13号大弦天宗,之前是互相争夺过的来着。

打起来,打起来……

心头狂呼。

Xu Xiaoshou 面上镇定:“好,13号包厢加价,八十亿……八十亿有没有人?八十亿,才八十亿,八十亿就把你们镇住了吗?”他语速开始加快。

“九十亿!”

7号包厢再出声。

this time ,失去约定制衡,虚空令归音阁志在必夺。

“wa!”

“九十亿!”

Xu Xiaoshou 尖叫,差点跳起来。

他只是象征性一吆喝,虚空令价值暴涨十亿。

这谁顶得住?

当下完全沉浸到交易人的角色中去了。

“九十亿!”

“九十亿还有木有人?”

“不是吧,方才那些小treasure 你们抢得头破血流,现在‘封圣Dao Foundation ’,就价值九十亿?”

Xu Xiaoshou raised hand ,高声喊话:“你们疯了吗?还不快出价!”

台下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总觉得这trade fair 的格调,自徐少上台后,当场就被拉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还是有些人受了激,被Xu Xiaoshou 激得差点出口。

可理智让他们选择了强行遏制,这一场Spirit Crystal 战争,外人估摸着很难参与进去。

7号,13号。

这两包厢,是杠上了。

“一百亿!”

13号包厢,冷麒忍痛喊出了这一数字。

上一枚虚空令才六十亿,这一枚……

吐了!

他真要吐了。

高台上Xu Xiaoshou 的尖叫声应声而起:“哇塞!一百亿,13号包厢出价一百亿,7号包厢敢接招吗?”

“他们敢吗?”

“他们敢吗!”

Xu Xiaoshou 一声比一声更激动:“让我们,wait and see !!”

现场被喊疯了。

那高亢的尖叫,差点没将众人耳膜刺破。

所有人呆愣的望着高台上的徐少。

这位……

这位是底层auction 的全职拍卖师吧!

他真的是,半圣势力的传人?

冷麒在包厢内差点听得真给喷血,灵阙trade fair ,哪有这般喊价的?

你这怕不是在拉架呢吧!

简直……

简直掉价到了极点!

但这一刻,包括他冷麒,包括现场众人。

伴随着交易人徐少的疯狂呐喊,全场所有人齐齐望向7号包厢,内心竟真不约而同,只剩下被洗脑后的最后a single thought 想:

“敢吗?7号包厢真敢接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