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7号包厢,归音阁。

饶是Left Protector 墨擎是一心性沉稳之辈,此刻也不由被高台上Xu Xiaoshou 的三言两语,喊得有些吹胡子瞪眼。

“Pavilion Lord ,这虚空令,真不值这个价了,万不能受激。”老者劝说。

在其面前端坐着的,是一青裙veiled women 。

女子相貌在朦胧青纱下faintly discernible ,隐约瞧得出五官十分精致,面容姣好。

其眉眼处有着淡淡的鱼尾纹,看得出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浑身上下却风韵犹存,beautiful and alluring 不可方物。

她只轻抚着桌上紫琴,声音妖媚,却不见有半分愠怒:

“无妨,继续加价,大弦天宗既势在必得,那就让他们多出点血吧,倒是这徐少……”

修名月说着抬眸,轻眺着高台上激动得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徐少,唇角一掀:“Interesting 。”

墨擎沉默。

这如跳蚤一般的烦人玩意,哪里有意思?

但Pavilion Lord 发话,他不可不从。

当下只能无奈继续举声加价:“一百零五亿!”

……

“wa!”

“一百零五亿!”

“加价了!7号包厢不负众望,加价了!”

“来,让我们回头,一起看看这13号包厢,看看传说中的大邪……呃,Great Influence ,会不会紧跟脚步?瞧敢不敢接招!”

Xu Xiaoshou 在高台上一敲锤,十分激动说道:“一百零五亿一次……13号包厢,敢加价吗?他能拿下第二枚虚空令,成为全场唯一的True Fated Son of Heaven 吗?让我们wait and see ,洗耳恭听!”

所有人:“……”

全场像是被下了禁言咒。

Great Influence 代表们,尽皆十分无语的看着高台上的徐少,如个clown 一般,在不断挥霍自己半圣传人的剩余rays of light 。

在他们in mind 。

这半圣传人的形象值,已经从完美的一百分,跌到了三十分。

若不是徐少此前展露过实力,确实不凡。

相信此刻连那不及格的三十分,都没法拿到。

13号包厢,大弦天宗Sect Master 冷麒,整张脸已经黑沉如墨了。

他觉得,如若现场没有天上第一楼这么一个主儿在搅局。

这最后一枚虚空令,他决计不需要如此破费。

可气氛都已经烘托至此了,他冷麒,还能不加价吗?

只差临门一脚,全场唯一拥有两枚虚空令的角色,便可诞生。

这价值,可比分散的虚空令,要来得贵重得多。

这能不加?

“一百2 billion !”

冷麒一甩袖袍,愤怒出声:“这虚空令,爱要谁要,谁再加价,本座让了!”

话至此。

较之于第一枚虚空令,足足双倍的价格!

这时候,一般只有脑袋被门夹了的人,才会有可能出声了。

全场人不傻,自然不会加价。

可这时,高台上的Xu Xiaoshou 锤子一敲,继续煽风点火:

“天呐,一百2 billion !一百2 billion 一次!一百2 billion ,真就可以镇压全场吗?本少不信!”

“来,让我们回头,看看7号包厢,看看……”

“闭嘴!”包厢内,冷麒忍无可忍,咆哮出声。

全场死寂。

这时候,所有人都被Dao Severing imposing manner 给吓到了。

Xu Xiaoshou 同样startled ,却并没有被这司空见惯的气息给压住,不解道:

“为什么叫本少闭嘴?本少才是交易人,交易人不能说话吗?”

“你只负责加价不就好了?”

“是不是没钱了?”

“没钱就不要来这trade fair 嘛!真是的……”

“believing or not ,本少直接不让你参与交易,以一百一十九亿的价格,将虚空令卖给7号包厢?”

雅座上的人当场就听傻眼了。

这时候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半圣势力的天上第一楼,那是真有种啊!

连13号包厢,半个身份暴露的Overlord level 势力之一,都敢强行压制?

冷麒在包厢内被怼得哑口无言。

是啊!

他有什么资格让这苍蝇闭嘴?

说到底,treasure 是徐少的。

人家要卖给谁,还不是一个人说了算?

“抱歉。”

形势比人强,冷麒选择了低头,内心却暗暗记下了这笔账。

高台上的Xu Xiaoshou 见被动值薅得差不多了,7号包厢归音阁也没有继续出价的打算,当即锤子一连三敲。

dong dong dong 。

“无趣!”

“罢了,这虚空令卖你了,一百2 billion ,成交!”

言罢Xu Xiaoshou 一招手,唤来侍者将虚空令拿去,送至13号包厢,换取Spirit Crystal 。

全场众人看得心怦怦乱跳。

这廉价的拍卖师,终于是要离场了吗?

哪曾想Xu Xiaoshou 送完第一枚虚空令,顿了好久,待得侍者将Spirit Crystal 卡送回他手上,这才继续从戒指中掏出了另一块黑布。

“hehe ,莫着急,本少还有第二件宝贝要交易。”

雅座、包厢内的人startled 。

这熟悉的黑布……

这熟悉的大小……

所有人突然再伸长了脖子,有些震撼。

“不、不是吧?”

便见高台上的Xu Xiaoshou 一把将黑布掀开了,露出了手上的又一枚黝黑令牌。

“dang~ dang~ dang~ dang~ ~”

Xu Xiaoshou 抑扬顿挫的几声语气词后,将黑令拎起来晃了晃:“hehe ,didn’t expect 吧,本少,还有第二枚虚空令!”

这一刹。

时间仿若定格。

冷麒在包厢内拿着崭新的虚空令,雀跃之情还没开始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面容顷刻僵硬。

“???”

修名月单手抚琴,本来有些意兴阑珊,这时候同样beautiful eyes 微圆,当即怔神。

“???”

后台夜猫南宫寅、袁海生直接傻眼。

包厢内程迹、褚立生豁然惊立而起。

全场众人咔一下下巴惊掉,无一不是满脸写上了不可置信。

“???”

“fuck !”

“第三枚虚空令?”

“这是真的?这货还有?这他娘的是在开玩笑吧!”

“……”

Xu Xiaoshou 第二枚虚空令一出,在场几百号人,齐齐崩溃了。

这人是虚空令供应商吗?

他哪里搞来的这么多令牌?

这一枚,莫不成,也是挖到的?

“受到惊疑,被动值,+412。”

“受到注视,被动值,+462。”

“受到揣测,被动值,+233。”

“……”

信息栏噔噔狂刷屏。

Xu Xiaoshou 环顾全场,hehe 一乐,目光放到了1号包厢上,解释道:“是的,诸位没有看错,这,也是虚空令。”

他沉吟了下,再度说道:“speaking of which ,可能大家伙不信,但本少是真不稀罕这所谓的‘封圣Dao Foundation ’,所以,打算将挖到的虚空令,一起拿出来卖了。”

“呼~”台下忽然有人开始重重舒气。

这一会,真有人觉得这半圣传人,未免也太过强悍了。

虚空令一挖就是两枚。

他竟然,也真不稀罕传说中的“圣秘之地”,打算全部拿出来交易。

“我服了!”

“这运气,没谁了!”

1号包厢沉默。

Xu Xiaoshou 见圣神殿堂没有质疑,兽面下眉头一挑,也不打算多解释。

他压下躁动不堪的全场,耸肩说道:“底价,一百2 billion ,交易开始!”

一百2 billion ……

果然,按这家伙的尿性,底价又涨了……

这会儿所有人脑壳疼了起来。

夜猫,到底是为什么要邀请这么个主啊!

虽说trade fair 也不限制底价,只要价格是合理的,有迹可循的就行。

但成倍成倍的底价涨幅……

这谁受得了哇?

“一百2 billion !”

在所有人还沉浸在满心的震撼之中时,一道gnashing teeth 的声音,从13号包厢内传了出来。

冷麒疯了!

他在包厢内已经将能砸的东西全给砸完了!

花费一百2 billion ,购下的第二枚虚空令,图的是啥?

图的,不就是它是“最后一枚”吗?

只有作为全场唯一拥有全部虚空令的势力,他大弦天宗,才可以做到真正的垄断。

后续,再在一番宣传之下,让虚空令的价值翻倍。

可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最后一枚虚空令的时候,这可恶徐少,又拿出来了一枚!

这枚要是不拿下,他大弦天宗之前做的所谓“垄断”,simply 是一个笑话!

冷麒真疯了。

尽管Great Elder 丁奎再三劝阻,但他还是决心卖掉一部分产业,将这第三枚虚空令,也给拿下。

……

“wa!”

高台上的Xu Xiaoshou 一听声音,立马亢奋:“来了!他们来了!13号包厢,再度带着镇压全场的imposing manner 、以及Spirit Crystal 来了。”

“有人,敢接招吗?”

他明明说着“有人”,视线却转移到了7号包厢上。

所有人跟着头颅齐刷刷转动,十分滑稽。

this time ,归音阁也不打算再让了。

两枚虚空令,大弦天宗可以后续再卖,at worst 可以回本,再赚一些。

但三枚的话,大弦天宗,甚至可以籍this move 到太虚powerhouse 坐镇势力。

毕竟,当渺茫的“封圣Dao Foundation ”乘以三,那就意味着。

这机会,可能不再渺茫了!

“一百three billion 。”7号包厢出声。

可this time ,意识到这一点的,不止归音阁。

话音才一落,冷麒未曾出价,便有其他势力再度抬价:

“一百三十五亿。”这是88号包厢,又一个崭新势力加入了争夺。

“一百三十七亿。”再是62号包厢出价。

“一百38 亿。”还有人心动。

“一百四……”

“一百五十亿!”归音阁强势出手,将所有声音,收归一束。

Xu Xiaoshou 被震撼到了。

这些Great Influence 们发起疯来,是真的不把钱当钱了?

“一百六十亿!”这时候,冷麒咬着牙再度出声。

然而他的话才落,归音阁的声音再出现:“一百六十五亿。”

冷麒疯成热麒了:“一百六十八……”

墨擎得到Pavilion Lord 授意,trembling with fear 举牌:“一百七……”

冷麒高价压死:“一百八十亿!”

哗——

全场只能惊呼的低叹声。

这时候,所有人计算了下13号包厢此次trade fair 的输出,价值可能已经高达千亿了。

千亿……

这除了Overlord level 势力,谁拿得出手?

真疯了啊这是!

……

7号包厢。

墨擎抿着唇,回头对着面前女子轻轻摇头,表示接不住了。

不止Spirit Crystal 接不住,他Senior 的心脏,也有些接不住了。

修名月失said with a smile :“冷麒真疯了!他要变卖多少家产,才能回本?如若这徐少要再拿出一枚虚空令,我要是他,能当场去世。”

“不至于……”墨擎打了个哆嗦,急忙于脑海中赶走这个terrifying 的想法,“他要能拿出三枚虚空令,圣神殿堂immediately 都要找上他了。”

修名月纤手抵住琴弦,不知在思量些什么,低声应着:“也是。”

墨擎请示:“那我们……”

“不加了,”修名月摇头,“让给他们,后续其他势力,估计要联合抵制大弦天宗了,也就冷麒上头了,这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7号包厢的沉默。

13号包厢的抓狂。

丁奎其实在疯狂阻止,奈何冷麒根本不信邪。

他不信这徐少还能有第三枚虚空令。

更加不信,这虚空令拿下,绝对利益的面前,其他势力的联合抵制又如何,会有人经受得住这份诱惑?

这是一个机会!

大弦天宗籍此吞并他家,达成一统的机会。

此时付出,代价纵使是大,对比未来,也不算什么。

真要做不到吞并,亦只需一些时日,大弦天宗,并能恢复所有元气。

因此,拍下这“真·最后一枚”虚空令……

不亏!

“一百八十亿,三次,成交。”

高台上,Xu Xiaoshou 瞧着锤子,将交易给定下了。

这时候没有人出声,他便知晓,大弦天宗这一波,是又拔得头筹了。

可惜了……

他们估计以为,我Xu Xiaoshou ,没有了吧……

当是时,Xu Xiaoshou 心生好笑,赖在高台上不走,所有人隐隐也有了期待。

待得侍者将Spirit Crystal 卡再度送回来后,高台上的Xu Xiaoshou ,便是直接抬起了锤子dong dong dong 三敲。

“各位,注意了!”

“也许大家真的真的很难去相信,说实话,本少也不信,但确确实实……”

Xu Xiaoshou 话音一拉长。

1号包厢的程迹双拳攥紧,毫无形容的扒到了窗台前。

7号包厢的修名月抱着ancient zither 起身,beautiful eyes 张望,面纱下红唇惊启。

13号包厢冷麒摸着“真·最后一枚”虚空令,心头隐隐作痛的同时,有着“还好、还好”的庆幸,然这会儿闻声,整个人踉跄一步,软倒在地。

全场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

似乎大家,都在期待高台上的this Xu 人,再度掏出一个什么来。

“受到期待,被动值,+462。”

“受到抵抗,被动值,+2。”

Xu Xiaoshou 长长一个深呼吸,不负众望,再度于戒指中摸出一块黑布,当即掀开。

——一枚令牌!

“pu! ”

冷麒双目爆红,逆血攻心,a mouthful of blood 当场喷出。

高台上的Xu Xiaoshou 可看不见这些,亢奋一挥手,一跺脚,便重重说道:

“没错,诸位没有看错,请相信你们的眼睛!”

“那个时候,本少挖一个坑,他娘的……竟然有三枚令牌!三枚哇!这要不是本少亲手挖到的,说出去,谁信?”

“本少自个儿都不信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