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个坑,挖出了三枚虚空令?

这一会别说是台上的Xu Xiaoshou 自个儿说着不信了。

雅座上之人,都只觉各自成了徐少眼中的傻子……

这人,simply 不是来交易宝贝的。

他是打算过来碾压全场人的智商!

“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有人愤愤出声。

“真以为这里个个蠢货,供你徐得噎玩弄?”

“在座这么多位大佬,白手起家有之、黑白两道都混的亦有之……你徐得噎,真打算将我们当傻子玩?”

众口群嘲。

1号包厢内的程迹,也完全扒拉不住窗台了。

他手一抖,差点儿没控制不住力,整个人就破开窗户和Formation ,往外头洞去。

“这surnamed Xu 的,有问题!”褚立生同样在后方严声说道。

一个坑、三枚虚空令。

要么就是全场人脑子有问题,要么虚空岛有问题,要么这徐得噎有问题……

就算真如那徐少所言。

为何其他人一令难求,独独就他徐得噎一人,可以一坑挖出三枚虚空令?

“彻查!”程迹眼眸含敛,狠light flashed 而过。

天上第一楼他早先就怀疑了,但苦于没有证据,这个势力做出来的,也大多只是荒唐之事。

可现下要说证据还不足,那真是瞎了眼了。

高台上这人,分明就是将全场当成了智障来耍啊!

这world 上,哪里会有这般巧合之事?

面对一众人等的质疑,Xu Xiaoshou 内心不曾有半分波动。

他早先就想到了三枚虚空令齐出,是有多么的难以令人置信。

可不置信,又如何呢?

高台上的Xu Xiaoshou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早已经先入为主,将自己设想成了那一个真正的“开局一坑挖三宝”的Child of Destiny 。

他此刻之动情,就差没将兽面摘下,声泪俱下了。

“诸位真不用怀疑我this Xu 人哇……”

Xu Xiaoshou 心累一般的将手上锤子往高台一放,悲恸道:

“实在是本少不想要承担怀揣虚空令的可能风险,所以打算将之全部拿出来呐。”

“诸位想想!”

“如若本少真想藏,这三枚虚空令,随便拿出来一枚,不是最好的结局?”

“既赚了钱,也无人怀疑,不皆大欢喜?”

“可现下……”

他及时刹住车,留下意犹未尽的空白,去交给下方的观众想象,最后叹息道:“罢了,别的也不多说,底价一百八十亿,交易开始。”

咚。

锤子一敲,众人失神。

全场本还沉浸在“是哦,他说得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道理”的氛围中没多久,就被猝不及防的“一百八十亿”差点没吓尿。

“乖乖……”

“天上第一楼是有多缺钱,才会冒着这样的风险,拿出来三枚虚空令?”

“你信了他的鬼话?”立马有人反驳。

“不信!”另有人说道:“可要不是缺钱,换做是我,我最多也只可能拿出来两枚虚空令,怎会三枚全出?这不是徒招人怀疑?”

“也许他是反其道而行之?”

“你反一个试试,你能承担‘反其道而行之’后的风险?”

“呃……那倒也是不能吼?”

“要我说,我认了!这world 上,就真有一坑挖出来三枚虚空令的巧合,人家就刚好撞dogshit luck 了也说不定啊!”

“……”

不得不说,台下观众被Xu Xiaoshou 的留白给分化了不少。

现在怀疑和相信的,各执一词。

但很显然,Xu Xiaoshou 冒大不韪风险掏出来的第三枚令牌,纵使有人信他说辞,之后他要遭受圣神殿堂彻查的probability ,这点却毋庸置疑。

一个坑,三枚虚空令?

巧合到这个份上,再怎么查,都是不过分的。

……

“一百八十亿,Sect Master ,怎么说?”

13号包厢,丁奎回眸,一脸请示。

这会儿,他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冷麒无言,只痴愣的瘫软到了沙发上。

失策了!

天上第一楼一坑挖三枚令牌true or false ,他完全不关心。

他现在只担心的,是这第三枚虚空令,真是最后一枚吗?

要若不是……

要若是……

要若不是……

要若……

“Sect Master !”丁奎一声将冷麒从恍惚的魔怔中唤醒。

“不加价了……”冷麒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叹息,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好几十岁。

大弦天宗加价不起了。

不是一百八十亿贵,而是前面的treasure 出价一集合,这一场trade fair ,他们大弦天宗,绝对是付费最多的那一家。

拿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去搏是否是最后一枚虚空令还说不准的一线机会……

冷麒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判断有些不够果断、有些无力。

他不知道天上第一楼还有没有后手。

也不知道如若徐少没有后手了,是否还会有人拥有虚空令。

真如此,届时多重打击一下,大弦天宗完全撑不住!

“三枚虚空令……”

冷麒死死攥紧了手上的虚空令,忍痛低呼:“够了!我们,不出价!”

……

“一百八十亿!”

所有人还在纠结的时候,7号包厢出价了。

这会儿,全场都知晓,7号包厢并非是冲着一百八十亿的高价出发,而独独只是为了不让13号包厢坐拥全部虚空令。

只有同为Overlord level 的势力才知。

垄断,是有多么terrifying !

“好,出价了!一百八十亿一次……”

几乎也是在Xu Xiaoshou 提锤扭头的同一瞬间,雅座上之人,同时望向了13号的方向。

冷麒在包厢内部感受到诸多注视的目光,心在滴血。

这一刻。

他脑海中忽然迸出了“再搏一搏”的念头?

可是,丁奎在旁侧无声的坐下,轻轻摁住了他的肩膀。

冷麒便重重一吐气。

“好的,我们不加价。”

他的回话,只在包厢里头回荡。

外场之人,能听到的只有13号包厢的沉默。

Xu Xiaoshou 在高台上大为惊诧:“一百八十亿两次……怎么,最后一次机会了,大家反而有些畏手畏脚的模样,先前的imposing manner 呢?”

他目光死死盯着13号包厢,满是期待。

见13号包厢还是沉默,Xu Xiaoshou 再度解释一声:

“真是最后一枚了,本少真没有存货了,一个坑挖四枚令牌,是你们傻还是我this Xu 人天真,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全场哑言。

照你这说法,一个坑三枚令牌,就不傻、就不天真咯?

“受到鄙夷,被动值,+262。”

“两百亿!”13号包厢没有出声,但66号包厢发话了,一个此前参与过虚空令竞拍的组织。

“好!”

“两百亿!”

Xu Xiaoshou teleportation 了目标,excitedly said :“有的人没钱了,但有的人还有!让我们看看,7号包厢会不会选择反击呢?”

13号包厢内的冷麒被内涵得差点charge ahead 打人。

他此刻只觉之前东菱会长怎么会选择留手?

当时一把火将这徐少给点了,那不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

7号包厢内。

修名月被高台上的Xu Xiaoshou 叫得直失笑摇头,旁侧护法墨擎在劝说着,但她不顾,“再加2 billion ,有人出,就让了。”

“不……”墨擎一滞,无语凝噎,”Ai, 罢了,罢了。”

一叹息,墨擎举牌。

“一百2 billion !”

全场安静,满堂无声。

虚空令炒到这个份上,所有人只觉吐槽欲都被前些时候给夺走了。

此刻除了来回转头动目,竟连发出一声惊叫的欲望,都彻底丧失。

独独高台上的某人,依旧喊得最欢,最热情似火,似乎浑身上下洋溢的活力,永远不会退却:

“哇塞!”

“一百2 billion 一次……还有人吗?还有吗?这就把你们镇住了吗?”

“本少不信!”

不信你个大头鬼……

所有人都无语了,静静看着高台上一个人的表演。

那孑然一身的狂欢,换来的,终究只是全场的沉默安静。

“可惜了。”

喊到嗓子都哑了,拖到夜猫都开始传音催促流程了,Xu Xiaoshou 还是没有等到下一家。

他一叹息,一锤三落。

“成交成交。”

“本少走了,这回真没虚空令了,你们太可惜了,最后一枚还不出价,简直是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

强行振作精神,Xu Xiaoshou 让侍者上台,交易Spirit Crystal 和treasure ,loudly said :“好,最后让我们恭喜13号包厢,以两百2 billion 的低价,拿下封圣的机会,恭喜他们!”

“pa pa pa ……”

全场响起稀疏的掌声。

低价?

众人无力吐槽。

Xu Xiaoshou 迎着一众“嫌弃”、“鄙夷”,再留于现场薅掉最后一波羊毛,兴致勃勃回到了包厢之中。

……

“发达了!”

209号包厢内,看完了全场的几人,完全坐不住了,像是在迎接War God 归来一般,将Xu Xiaoshou 给迎入了包厢。

也许于他人眼中,Xu Xiaoshou 那廉价的拍卖师交易法,着实掉价。

但在自己人看来,这法子,能赚钱就行。

“徐少!你发达了!”

木子汐一把扑过来,双目中闪烁着Spirit Crystal 的rays of light ,一上前就四处找寻Spirit Crystal 卡。

她selfish calculations 就早就给自家Senior Brother 都打好了。

三枚虚空令,总计卖出了四百亿Spirit Crystal 。

这这这……

这哪怕是一块块发出去,也能造福四百亿的平民啊!

俗世的一个国家,都没有四百亿的人口哇!

“钱……”

“好多小钱钱……”

木子汐双目放光,出神喃喃。

她搓着手,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止不住好奇,“徐少,我想看看价值四百亿的卡……”

Xu Xiaoshou 扶额。

他刚想一把将Little Junior Sister 摁下,却见到旁侧辛gu gu 也是dazed 的表情。

再一转头,萧晚风、刘陆都是这般模样。

就连莫沫……

莫沫也坐不住了。

四百亿……

别说这么多的数字了,便是其中随便拿出来一些个亿的零头,她莫沫都不曾见识过。

“真多亏了那一个坑啊!”莫沫笑着上前说道,提前将可能问出“徐少你那三枚虚空令哪里来的”的木子汐和辛gu gu 的话路封死。

虽然说她也不晓得Xu Xiaoshou 哪里来的虚空令。

但现下,不妨碍她配合Xu Xiaoshou 演一场戏。

“不错。”

Xu Xiaoshou 甚至连一丝迟滞都没有,便接下了戏。

他入了包厢就摘下兽面,让自己充满回忆,仿若确有其坑的思忆眼神暴露在夜猫的监控灵阵之下,只感慨道:

“这个坑,价值可太高了!”

“当初也真didn’t expect ,徒手那么一挖,连锄具都没有,就挖出来了四百个亿,简直了……tsk tsk !”

木子汐和辛gu gu 一呆,subconsciously 的就clear comprehension 了什么。

他们还不曾说话,Xu Xiaoshou 就一人一卡,对着三人搓了出来,抬手后laughed :“摸摸?”

萧晚风愣住了。

他是真didn’t expect ,徐少怎的也对着自己搓开了一张卡,还是价值最高的那张。

“真给我们?”木子汐和辛gu gu 也怀疑了。

话是如此,但不妨碍三人一同上前,伸手就摸上了Xu Xiaoshou 手中的三张卡。

卡一被触碰。

Xu Xiaoshou 反手就将之收回了space ring ,一撇嘴:“摸摸就是摸摸,怎么可能给你们?想屁吃呢!”

前头三人触摸价值数十上百亿的卡还不到半秒,陶醉的表情还不曾出来,当即就被噎死了。

“受到诅咒,被动值,+3,+1,+1,+1……”

“对了,你的钱,还你。”Xu Xiaoshou 回头looked towards Liu Changqing ,也不顾这Old Guy 推脱,一把将之Spirit Crystal 卡逼问出来,将欠下的债给当场划清。

他可没有欠人情的坏习惯。

血树阴枝价值两百亿,其实说白了,Xu Xiaoshou 还是赚。

毕竟这玩意真的实用,也真是新鲜出炉,刚摘下的那种……

有九大祖树的名头在,其本身就无价了。

Xu Xiaoshou 又何苦怜惜这两百亿?

当下钱转完,Liu Changqing 又一番感动。

他本决定了当一个天上第一楼come with my call 挥之即去的连guest official 都算不上的小小顾问,只图保住一命。

不曾想,徐少真不打算白拿他的血树阴枝……

两百亿,这价值不菲啊!

木子汐、辛gu gu 、萧晚风三人艳羡的目光,瞬间就从Xu Xiaoshou 身上转移到了Liu Changqing 。

“这是半个徐少之身家啊……”

“这颗old man ,值钱哇……”

三人一盯,又可谓是将Liu Changqing 盯得一阵犯嘀咕,直怀疑这几个little fellow ,会否直接上头,将他Dao Severing cultivation base 置之不顾,若三头饿狼扑上来。

毕竟,抛开cultivation base 不说。

这些人,才是徐少的心腹。

搞定一切,Xu Xiaoshou 并不打算多留。

“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

他嘱咐众人一句,回眸looked towards 了刘陆:“我们不打算呆了,想提前走,毕竟生怕最后遇到什么危险,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刘陆立马nodded :“这是自然。”

往日里trade fair ,并不缺乏交易下一件满意treasure ,立马选择be worldly-wise and play safe 、遁身走人之辈。

人家要离开,避免最后发生大战之类。

夜猫开心还来不及,怎会阻止?

可当下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一nodded 后,刘陆耳朵一动,突然面色就有些难看了。

Xu Xiaoshou 眼观八方,洞察秋毫,自是瞧了出来,加之心头没来由的一悸,知是心血来潮。

两相一结合,便有些被刘陆这般神情的转变,给稍稍吓到。

“怎么?”

Xu Xiaoshou 一挑眉,神情多了几分诧异,“我们,不能离开?”

刘陆嘴唇张了张,再是侧耳聆听一番后,头一点。

“是的徐少,袁当家说了,圣神殿堂刚发下指示,此次trade fair ,无人可以提前离开。”

“但是徐少放心,这一回trade fair ,全场人的安全,都由圣神殿堂保障。”

“徐少身正,不用慌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