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包厢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除了萧晚风alone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其他人,全都心头咯噔一下。

Xu Xiaoshou 更是心态差点没当场爆炸。

身正……

神特么身正!

这一个包厢,一抓就是三头鬼兽寄体,一个圣奴传人,还有个疑似泪家余孽的。

这歪得都不成人样了啊,还身正!

我看你这是要我Xu Xiaoshou 当场去世!

可内心再怎么抓狂,Xu Xiaoshou 没法子表现出来。

他惊愕过后,像是个没事人一样摆摆手,无神呢喃着:“这样啊?也挺好……”

言不由衷一句过后,Xu Xiaoshou 漠然扫了众人一眼,示意冷静,然后领着大伙,重归坐到了沙发之上。

“徐少!”

Liu Changqing 却第一个坐不住了。

他cultivation base 强,不怕有人半道截音,当即传音急迫问着:“怎么办?”

Xu Xiaoshou 回眸再示意冷静。

您可是Dao Severing ,您怕什么?

我这个小Innate 还没慌呢,你个老一辈的,率先就稳不住了?

“圣神殿堂,为何要多此一举?”Xu Xiaoshou 不理会Liu Changqing 了,对着刘陆问道。

“还不是现场出现了太多的意外?”

刘陆耸耸肩,一边听这袁海生的传音,一边回话:“圣秘之地兹事体大,牵扯众多,必然是要追究的……对了徐少,您还拿出了三枚虚空令,肯定也is Saint God 殿堂彻查的对象之一呢!”

Xu Xiaoshou :“……”

他先前预想过圣神殿堂可能不日便会追究,但也没甚taking seriously 。

因为此前推断,他全部注意力,都被假想敌“阎王”给吸引住了。

一时半会的,也didn’t expect ,这坏事要么不来,要么misfortunes never come alone ……

“怎么个追究法?”Xu Xiaoshou 问。

“查呗!”刘陆摊手说道:“现场太多让人意外的事情了,说不得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都会到来,彻查个遍。”

莫沫、辛gu gu 、Liu Changqing 心头一颤。

Xu Xiaoshou 同样被刺激得不轻,追问道:“red-clothed 、white clothed 也来,事态有这么严重?”

“en. ”

刘陆nodded :“难得我们夜猫trade fair 召集了这么多人,圣神殿堂估计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徐少放心,this time 彻查过后,身份没问题的,后面圣神殿堂应该will not 继续怀疑了。”

“好、妙哇,查得真妙……”Xu Xiaoshou 掐着大腿,忍住没有喷出声来。

后面的事,他也就不考虑了。

this time 查,能不能挺过去,都是两说。

“感知”看着蓦然间坐立不安起来的自家几人。

天上第一楼这么多位,这会儿就属萧晚风最heartless 的继续沏茶端茶,恪尽职守着。

可其余几个,已经没一人可以安稳喝茶了。

Xu Xiaoshou 感觉自己心都稍稍有些乱。

这事情来得猝不及防。

但他早该想到的,trade fair 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圣神殿堂怎么会放过呢?

可是,秉持着万一的心理,终归让他还是少算了这一筹。

human’s calculation are inferior to the heavens calculation 呐!

谁又能想到,圣神殿堂,会搞这么一次突然袭击?

“刘陆!”

Xu Xiaoshou 忽然正色起来,他想了想,改口道:“袁海生!”

刘陆startled :“徐少,我在。”

Xu Xiaoshou 不想这人接话,道:“让你袁四当家出来回话,就问他,此前我们交易的那一波,他的保密工作,做得怎么样?”

“这是自然……”刘陆subconsciously 便回应着。

“本少不要官话,本少只想知道,夜猫的态度!”Xu Xiaoshou 打断。

刘陆沉默了。

他看得出来,事态,似乎有些出乎预料了。

可是,此前徐少和夜猫的交易,不就是为了传谣圣秘之地,好让他的虚空令,得以大卖?

还有其他原因?

刘陆怀疑。

他此前不知晓徐少为什么要传谣圣秘之地的情报,但今日看那价值四百亿的交易额,他便明了。

然现下,徐少突然转变的态度,似乎在预示着。

事情,好像真没这么简单?

刘陆不敢继续往下揣测了,他没有回话,但知晓袁四当家是可以听到这边谈话的。

“可以保证!”

这时候,半空传来了袁海生郑重的承诺。

他的声音中没有半分戏谑,满是慎重对待的诚恳语气。

Xu Xiaoshou 率先稳住心神,将此间之事的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捋顺。

又结合现场,将乱成麻的思路线头一根根牵扯出来。

之后小心揣测、大胆论证,step by step 试探着,试图找到解决方案。

“如若本少没有猜错,这会儿,应该很多人找上你了吧,袁四当家?”Xu Xiaoshou 率先报以笑意问道,言语中有着笃定。

虚空顿了良久,袁海生的回话传来,“徐少聪明,确实如此。”

Xu Xiaoshou 心头一定。

第一点无误了。

这王城的Great Influence 能起来,哪一个是干净的?

就算他们背后没有严重到和鬼兽勾结,但那些阴暗的勾当,哪一个经得起“彻查”这词?

交易中场要走的,必然大有人在。

可得知走不了,率先慌乱的,他Xu Xiaoshou 自然不会是第一个。

这时候,在意识到自己的判断还是精确有序的时候,Xu Xiaoshou 已经开始策盘谋划了。

他继续笑着问道:“袁当家大忙人呐,本少也知晓,在场之人,基本上就无一个干净的、可以接受彻查的势力。”

“所以,现场可有人提出来过分要求,要你袁当家放一马,让他们现在,离开此地?”

袁海生hearing this 在后台叹息,再度被徐少的大局观给折服。

这家伙,明明自个儿也肯定是经不住查,immediately 开口问到的,竟还可以是其他人。

绝了!

“徐少足智多谋,所思甚远,确实是有。”袁海生回应。

“那你可允了?”Xu Xiaoshou 再问。

“非是我允不允的问题,而is Saint God 殿堂控制了局面,夜猫不能!”袁海生答。

Xu Xiaoshou 默默nodded ,低语起来:“那本少明白了……”

刘陆在旁侧听呆了。

他感觉除了交易那会,徐少也就一直和自己同处一个包厢呀!

甚至,自己还能接收到袁四当家的传讯,情报接轨能力,应该也要比徐少强多了才对。

怎的……

偏偏人家徐少在小小一个包厢中,也能锚定大局,所思所虑,大到了全场所有势力。

他刘陆自己,却像是个眼观八方的傻子!

除了可以接受到外界讯息外,愣是还不明白此刻Great Influence 的处境。

并且还傻乎乎的以为,徐少此前那般“夜猫保密性可有保证”的发问,是一种慌了、确有其他暗地里勾结污秽的举止表现。

这一刻。

刘陆突然有些明白了,为who 家徐少可以是天上第一楼的楼主,是半圣传人。

自己,却只能在王城的犄角旮旯里坑人、坑情报,若是遇不到徐少,甚至进不了夜猫的内层。

人比人死,货比货扔!

……

一侧Xu Xiaoshou 沉思良久。

他其实不怕别人知晓天上第一楼经不起查。

毕竟,这其中的水太深了。

是正经的“查”,还是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的“查”,还是其他各种不正经的“查”……

这,谁也说不准!

所以,他大大方方向夜猫承认了此时天上第一楼的处境,要的,就是夜猫的态度。

沉吟过后,Xu Xiaoshou 终于抛出了致命一问:“本少想知道,别人不行,如若天上第一楼想提前离场,夜猫,可有办法?”

后台。

袁海生和南宫寅对视一眼,同时无言。

各Great Influence 的疯狂传讯,让他们已经焦头烂额,但这些势力们,一个个夜猫都应付过去了。

“不能,就是不能。”

“没有其他转机。”

可天上第一楼,半圣势力,completely different 啊!

王城之中,有多少个半圣势力?

除了天上第一楼,便只剩那个因为外事来不了trade fair 现场的Jiang Clan 。

这双方,都是夜猫近一段时间,拼命交好的势力。

此前,南宫寅见识过徐少的灵阵能力,甚至还断言过,天上第一楼未来certainly become a capable person 。

现在,时机一转,关键时刻就来了。

是要选择provide timely help 呢,还是袖手旁观?

“南宫……”袁海生迟疑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抉择。

倒是南宫寅十分决绝,当下有了决断,一clenching one’s teeth said :

“答应他!”

“但要让他明白,圣神殿堂之下,哪怕夜猫再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也只能尽力而为之。”

“我们是可以助他一手,但后面的路,帮不了任何忙。”

“并且,一屁股的屎,还要我们自己擦!”

袁海生惊诧于南宫寅的果断。

但this remark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其实也是他内心所想。

这笔投资,要么成功、要么成仁!

……

“可以。”

包厢内,虚空传来令所有人都意外的回话,哪怕是Xu Xiaoshou 也不例外。

刘陆一脸look of shock ,只闻袁四当家那淘淘不绝的建议之言,在耳畔不断回响:

“徐少您也是灵Array Master ,您旁边的Liu Changqing 也是灵阵大家,天上第一楼,可以籍此破局。“

“首先,trade fair 现场,是由整一座更大的‘居Heavenly Dragon Formation ’保护的,袁某可以直接给到您灵阵的weak spot 、弱点、以及formation eye 所在……当然,these all are 您自己破解出来的。”

“随后,找到space tearing 口,徐少您方才还拍下了‘Space Transmission Array 盘’,此时制不制作得出来不要紧,随后会有人送一批阵盘到您手上……当然,这些也都是您自己制作的,都不关夜猫的事。”

“最后,利用Space Teleportation ,破开Formation ,抵达外界,超脱圣神殿堂的封锁。”

“夜猫能做的,就这么多。”

“之后的路怎么走,就要看徐少您自己的功力了。”

袁海生言至此,适时收嘴。

他没有按照南宫寅的话,将后续夜猫灵阵为何会被破,Dao of Space 也被解开的这些可以让圣神殿堂追责的后果,one after another 透露。

因为他相信,徐少是个聪明人。

有些话说得太白,就不是人情,而变成交易了。

包厢内一时死寂无声,所有人都被袁海生几息时间就给出来的完美破局之法给震慑住。

刘陆更加是当场就给听傻眼了。

他知晓袁四当家无利不起早的为人,所以这才更加惊异。

这是要造反呐!

联合天上第一楼,抵抗圣神殿堂的封锁?

大家都疯了?

辛gu gu 、木子汐and the others ,也是头一次感觉到夜猫竟是一个如此友爱的组织。

人家这一波打算作出的牺牲,连他们这些人,都听出来有多大了。

更加震撼的,还属初次加入天上第一楼的Liu Changqing 。

old man 怔怔的望着Xu Xiaoshou ,一时间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这个青年的能力、还是背景,才得以让夜猫如此交好。

这一刻,他无比庆幸加入了天上第一楼。

否则,真继续做一头独狼的话,今夜圣神殿堂的封锁之局,就是他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的前因!

“hahahaha ……”

打破沉寂氛围的,当属Xu Xiaoshou 突兀的一声仰天大笑。

这一笑,不止包厢内之人给笑懵,连带着后台的南宫寅和袁海生,也是完全晕乎了。

笑啥?

笑屁!

都这个时间点了,还笑?

真疯了?

信息栏一时间弹框好多讯息,Xu Xiaoshou 却不作关注,他只定定望着虚空,止住笑意,郑重说道:

“好!”

“夜猫是如此态度,本少就放心了。”

“至于Space Transmission Array 盘,以及formation eye 、weak spot 之类……那些就不必了,本少暂且还不想走。”

“夜猫,你们这个朋友,我this Xu 人倒是真交定了!”

Xu Xiaoshou 大手一挥,所有人都给听得发怔。

前些时候又要,现在又不需要?

这搞哪一出?

场中旁观者众多,不乏聪明之辈,这会儿也想不破徐少的套路。

便是后台南宫寅、袁海生,也是足足发愣了好半晌,终于才有人反应了过来。

“他在验证!”

南宫寅突然眸底骇色一闪,背脊发凉,出神说道:“徐少,他并不想离开,他只是在验证夜猫的态度,想知道……”

袁海生瞬间也反应了过来,后背顷刻凉透,接过话道:“他要验证,是不是我们出卖了他,导致圣神殿堂有了此举?”

二人对视,彼此无言。

虚空岛一事,不可谓不大。

纵使夜猫高层选择性的不去深思,不去考究,只负责传达情报。

他们也知晓,此一事若是暴露,会引来圣神殿堂多大的反响,天上第一楼,会招致多少祸事。

所以这一会儿。

当思及徐少之做法,根本不是怯了圣神殿堂的包围场,而是还打算于这大势中,借助这般包围之力度,再度验证他们夜猫的真实想法后。

南宫寅、袁海生只觉头皮发麻。

这徐少,未免也太狠了!

在他们眼中,这就一个youngster ,怎的可以心思缜密到这种地步?

就算是情报工作者没有信誉可言,徐少此人,对人性的怀疑,也应该是恐怖到了极点吧!

当是时。

南宫寅、袁海生唯一还庆幸的,便真是此间局面,非是夜猫的背叛引至,而只is Saint God 殿堂的一时兴起,不关乎其他。

否则,他们已经得以想象,徐少不死,未来的夜猫,将会发生何等“意外”之事了!

“可是……”

袁海生思绪一转,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天上第一楼不打算走的话,那他徐少,是真经得住查咯?他,到底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