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Xu Xiaoshou 怎么想的?

于他而言,只要确证此间之事,并非是夜猫背叛所致。

那他就能明白,圣神殿堂此举,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来!

严格意义上讲,或许Xu Xiaoshou 在这场trade fair 上出手了三枚虚空令,嫌疑重大。

但只要圣神殿堂的第一目标不是他,而是为了别人,亦或者是全场中人的某一其他probability 。

那他Xu Xiaoshou ,就有辗转的余地了。

第一嫌疑人……

以及需要经过多番验证,才能确定的其他嫌弃人……

这中间,可还空了好多道手续。

而这空出来的时间段,足够Xu Xiaoshou 在此间场地,掀起一场大的动荡了。

“小青!”

Xu Xiaoshou 扭头looked towards 了Liu Changqing ,“给个界域,将所有人接入传音轨道,确保传音不被拦截。”

Liu Changqing startled ,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徐少这是在叫自己。

毕竟还没能习惯“小青”这么一个年轻的称谓,但Liu Changqing 根本没法反抗,除了照做,别无他法。

传音通道构筑完毕。

“诸位。”

Xu Xiaoshou 确保包厢内的所有人都能听到,并且刘陆是被排斥在外的后,立即开口说话:“情况有点特殊了,待会儿可能需要你们随机应变,杀出生天。”

杀?

此字一出,其他人都是怔神。

毕竟,现场还一派祥和,纵使刘陆说了圣神殿堂可能有包围圈。

但似乎,大家都还没意识到,那即将到来的危机究竟有多重。

“怎么杀?”辛gu gu 问道。

在他看来,如若trade fair 结束,真有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出来。

那就凭他们这一帮人中,仅一个Liu Changqing Dao Severing 的实力,如何能杀出包围圈?

“本少说了,先随机应变,然后再杀出生天……杀,是后路;随机应变,才是前提。”Xu Xiaoshou 道。

萧晚风在一侧完全恍惚了。

他知晓天上第一楼不简单,这种势力大概率也经不起查。

但徐少的反应如此剧烈,这不难让他怀疑点什么。

可偏偏,包厢内的几位看着,很正常呀!

大家也不是什么需要red-clothed 出动的鬼兽寄体,也不是什么需要white clothed 捉拿的邪恶组织spokesperson 。

怎的,就对圣神殿堂的包围圈,如此敏感呢?

Xu Xiaoshou 没顾及这些小事,直接将自己的判断给到众人:

“听好,trade fair 结束,一定会发生的几件事情,你们需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一,Jiang Clan 没来现场,这点你们一定都看出来了,此前本少不太确定,但夜猫的人说,Jiang Clan 被外事拖住了,来不了现场。”

“听听,连圣神殿堂都要派代表来参加的如此一场盛会,Jiang Clan ,能被什么外事拖住?”

“这绝对没有on the surface 那么简单,因此,本少推断,此次阎王盯上的人,并非是你我……”

Xu Xiaoshou 望向木子汐,认真道:“而是Jiang Clan !”

所有人hearing this 都是一呆。

“所以?”辛gu gu 率先发问,问出了大家伙心头所惑。

Xu Xiaoshou 语气笃定,认真回答:“所以,trade fair 一结束,王城的某个地方,绝对会爆发大乱。”

“届时阎王要动手,半圣传人要反抗,肯定会牵扯出很多东西。”

“如此一来,圣神殿堂的主要火力可能还是会集中在trade fair ,但绝对会被分散掉一部分,这是其一。”

众人恍然。

明白了所以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感慨:

徐少这脑子,到底是什么结构组成?

大家都同坐一个包厢,为什么你还能谋划到trade fair 现场外边的事情?

“你确定吗?”这时莫沫忽然出声。

“不确定!”

Xu Xiaoshou 很是干脆的摇头,见其他人突然有些怔神和无语,当即补充道:

“这毕竟只是一个probability ,但纵然阎王不动Jiang Clan ,也会动其他人,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他们不会放过眼下这个好机会的,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之一!”

大家都被Xu Xiaoshou 说得有些紧张,所以就没空纠结这些小细节了。

“之二呢?”Liu Changqing 追问。

他毕竟活得久,见过世面。

知晓徐少所言若成真,这其中机会,不可谓不大。

Xu Xiaoshou 眯着眼,继续盘着:

“之二,还是那句话,trade fair 现场,每一个势力都经不起查,届时圣神殿堂包围圈消息扩散开,现场必然是一片骚乱。”

“当头反抗的,必属内心有鬼的势力,以及王城那些Overlord level 势力……后者,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他们并不知晓圣神殿堂的动机,有可能会误以为,圣神殿堂想趁此机会,剪除他们这类Overlord level 势力等的一些羽翼也说不定。”

Liu Changqing hearing this 眼睛亮起:“确实有理,那些人不会乖乖就范的,大家都是一方地界的老大,知晓联合起来就是一股力量,圣神殿堂毕竟也不是一言堂,一时半会,真拿不下他们。”

“算是吧!”Xu Xiaoshou 稍nodded ,但没有认可,继续说道:

“这就得看圣神殿堂的魄力,以及来的人,到底是什么级别了。”

“本少需要你们做的,就是随机应变,要么起哄,要么煽风点火。”

“但莫要当那个出头鸟,因为第一个出头的,必然is Saint God 殿堂的重点怀疑对象……”

“你呢?”木子汐冷不丁打断。

Xu Xiaoshou 的这些话,她都不关心。

她只关心的是,normally 里自家Senior Brother 不会解释这么多的。

这些,都应该只是他脑子里想的想法,天上第一楼的人,只要无脑跟着做就是对的。

可怎的,今天都提前说出来了?还是一副他自己要脱身置外的模样……

如此,Xu Xiaoshou 想干什么?

“我你就不用担心了。”

Xu Xiaoshou 笑着patted Little Junior Sister 的脑袋:“游街那会,还记得吧,届时‘我’会跟着大家,你们随机应变即可。”

游街?

Liu Changqing 不知晓,但其他人都反应了过来。

这是又要叫徐小鸡出来当那个假徐少,然后真徐少,又要跑出去搞事情?

“你……”辛gu gu 一急,但有Liu Changqing 、萧晚风在,他也不好直接问“你要自个儿跑出去做甚”这等问题。

“放心,when the time comes 乱局一起,所有人听莫沫指挥即可。”Xu Xiaoshou 对灰雾人表示十分认可。

毕竟,全场之中,如若真算有心想要break through 的……

众人之志,加起来可能都没有灰雾人重。

莫沫一时沉默了。

有Xu Xiaoshou 这么一提点,她倒是不需要灰雾人,也能看破局势。

但面前这青年,究竟还想要在此等乱局中what the hell is happening ?

他不打算直接逃命吗?

命重要,还是搞事重要?

“你们跟着大局走即可。”

Xu Xiaoshou 能明白莫沫在想什么,但也没打算解释,只再说道:“其三,本少需要你们去找一个人,如若出了意外,就跟着她走就行了。”

“花巊?东菱会长?”辛gu gu 心领神会,一下子想到了谁。

“是的。”

Xu Xiaoshou 头一点,点着手指头道:“利用好她们,这是一个机会,东菱会长是正义的,是impossible 出事的……就算找不了她,你们也可以去找师提,一样的。”

“但这一切,都是在无可奈何之下的最后方法,如若没到那个层次,就不用找。”

“届时,嗯,还是那句话,随机应变。”

Liu Changqing :“……”

萧晚风:“……”

随机应变!

又是随机应变!

虽然徐少交代了这么多,但在他们看来,基本上都是他自个儿揣摩出来的probability ,会不会是往这个方向发展,都不一定呢。

可一回眸looked towards 其他几位,这两个新加入天上第一楼不久的人,一齐傻眼了。

只见莫沫、辛gu gu 、木子汐等,尽皆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似乎徐少说的,就是接下来局势的真正发展方向。

有这么玄乎吗……Liu Changqing 甚至怀疑起了自己。

徐少是掌握了某种洗脑大法?

这种揣测性的可能,便是这么说出来,也有人全部相信?

“最后一个命令!”

Xu Xiaoshou 正了正脸色,见所有人严肃以待,望向自己,这才说道:

“从现在开始,不要和本少说话。”

“本少,要进入最后的‘半圣解道’之沉悟状态,开始盘算天机了,千万不要打断我,否则,后果自负。”

“有事,直接请示莫沫。”

言罢,Xu Xiaoshou 直接闭眼。

所有人听懵了。

什么“半圣解道”、什么“沉悟状态”……

这一会,甚至连木子汐都没反应过来。

可Xu Xiaoshou 一言后闭目,再不作解释。

所有人都敏锐感知到,他身上的气息变了!

是的。

像是主体瞬间消失了,留下了一个躯壳在原地那样,完全变了!

那一瞬间的状态切换,便是连Liu Changqing 都看得有些迷蒙,可他也能清晰感知到,面前的徐少,似是换了一个人般,变得……

很古怪!

Liu Changqing 甚至感觉这不是徐少,而是另外一个人。

毕竟,徐少一言闭目过后,他身上那股自信、强大、无所畏惧的感觉瞬间消失,只留下无知、迷茫、无所适从的天机Dao Rhyme 。

“半圣解道?”

Liu Changqing 迷糊。

这,就是半圣传人的special ability ?

……

“Dao gave birth to One 、One gave birth to Two 、Two gave birth to Three 、Three Births Myriad Things ……”

“无名,Heaven and Earth 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Gate of Many Wonders ……”

徐小鸡闭目被传送出元府的时候,内心中,只剩下这些徐少最后时刻交给他的章句。

这次他接到的任务很简单:

一,假扮徐Great Demon King 闭目出元府,过一会儿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但要听莫沫的安排。

二,谁跟他说话都不用搭理,只需要在心头默念这一篇所谓的《Tao Te Ching 》一万遍,之后便可以拥有一天的自由玩耍假期,无人跟随的那种!

三,遇到任何事情,不能有任何表现,包括大叫、大喊、仓皇逃窜等,只要跟着莫沫走就行了。

“很简单嘛!”

徐小鸡心头自负一乐,开始用灵念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个包厢。

包厢内,徐小鸡发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

但除了莫沫、辛gu gu 、木子汐等明显是认出了自己了外。

其余几个,都是一副思考、不解,但很朝圣的表情……

噢?

还有其他人暗中窥伺?

徐小鸡很是轻易就感知到了周围有灵阵,还有人通过灵阵窥探自己。

但假扮徐少这种事情,他很有心得了,自然不会出现纰漏。

“hehe ,能不用在元府看那只肥猫,也是一种快乐,先享受这片刻束缚的自由吧!”辛gu gu 心头默道,继续开始诵读起他的《Tao Te Ching 》。

……

换人了!

一侧莫沫看着这新出现的徐少,知是徐小鸡无疑。

真正的Xu Xiaoshou 去了哪里,她这时候完全不知晓了。

也许是元府,也许是用了消失术,去了其他的地方。

但这一切,都不是现在的她需要思考的,她只需要做好Xu Xiaoshou 安排下来的工作,交涉其他人,不让人发现这是徐小鸡即可。

“解除传音吧!”

对着Liu Changqing 一言后,见其解除了传音状态,莫沫迈步,来到刘陆面前:“告诉袁海生,接下来和徐少的一切事宜,我来对接。”

刘陆startled 。

他知晓方才有界域之力干扰,这些人围成团,在商讨什么对策。

但商讨完,就变成这么一个此前没有半分存在感的人,出来交涉……

“徐少?”刘陆looked towards 闭目养神的徐少,有些疑惑。

“他进入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了,不要打扰他!”莫沫制止了刘陆的继续喊话行为。

刘陆不解更甚,环顾all around ,却见所有人真的就一副以面前女子马首是瞻的模样,当即更加惊诧。

这……

就真这么突然呗?

方才还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现在,就开始悟道了?

徐少的心也是真大哇!

“不会是要突破Grandmaster 了吧?”这时刘陆想到了什么。

“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莫沫却冷声应对着。

刘陆心头一寒。

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和自己对话的,已经不是那个很好说话的徐少了,而是个冷漠的少女……

“是是,小的明白,这就转告袁四当家。”

包厢内,莫沫没有回应。

而随着她的即时沉默,整个空间,也就彻彻底底安静了下来。

气氛突然变得诡异。

失去了徐少和木小攻的打闹互动,刘陆贼不适应。

但徐少悟道,无可奈何。

刘陆只能强忍着不适,继续伺候着面前这个可能并不需要伺候的女子。

反观trade fair 现场。

和209号包厢一样,这里同样也是从高潮走向了结尾。

当最后一个交易人从高台走下后,全场人sighed ,打算解放回家,清点资产。

便这时。

1号包厢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