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诸位晚安,本殿程迹。”

程迹飘身上了高台,微笑着说话。

他没有戴兽面,所有人一眼便能看到这张笑脸,而当反应过来这张脸和这个名字是谁后……

“程Palace Lord ?”

台下一时炸了。

众人纷纷起身。

“???”

“所以,1号包厢,一直是程Palace Lord 在里面?我以为只is Saint God 殿堂的一个代表人物的说……”

“天!程Palace Lord 怎么会来到现场?”

“这怕不是要有major event 发生?”

看到程迹,那些跟着家族、Sect Elder 出来的youngster ,个个一脸亢奋,似是看到了传说中的偶像。

然而,雅座上、包厢内的老一辈,脸色直接黑了。

有的人甚至当场便联系了夜猫的侍者:“我想离开。”

然而,得到的回话,各自都是仅有一句:“抱歉,不可以。”

王城内各大地界的最高势力,不少之前已经得到了口风。

而自恃甚高,不惧风险的Overlord level 势力们,诸如大弦天宗,归音阁等,此前是没打算提前离场的。

自然,他们并不知晓圣神殿堂的计划。

这一会见程迹出现,他们当即起身就要离开,却同样被侍者制止。

“你们夜猫是干什么吃的,程迹来了都不通知一声?”大弦天宗的Sect Master 冷麒怒了。

他是真想没到,1号包厢内,看完了他冷麒豪夺三枚虚空令整一场的,会是程迹程Palace Lord ,而不是一个圣神殿堂的普通代表人。

这特么,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

程迹到现场,能有好事?

这家伙新官上任,三把火连第一把都没开始烧。

憋到现在,几乎王城老一辈,都知晓这old fox 在憋大招。

这会儿程迹现身当场,除了蓄势已久的施法,难道还能仅仅只是上台给大伙打个招呼,讨个面熟?

“程迹,怎么会来?”

归音阁Pavilion Lord 修名月同样beautiful eyes 错愕,立马搜检记忆,然后发现今晚,她拍下了一枚虚空令。

坏了……

就像是做坏事被催命Magistrate 当场抓包,人家还是Life and Death Contract 都可以面对面贴给你,不由分说的那种。

这换谁来不慌?

饶是122号包厢阎王大本营,这会儿座上的golden 面具人Yellow Springs ,都有些惊讶了。

但他仅一愣神,便是失笑出声:“是了,本座能想到的,圣神殿堂怎会想不到?”

Resurrection Lily 开在一侧忧心忡忡了起来:“Yellow Springs 大人,那我们……”

“无妨。”

Yellow Springs 摆摆手,said with a smile :“料想最多不过也is Saint God 殿堂召集了red-clothed 、white clothed ,想要搜寻全场罢了,但仅是找一个probability ,揪出我们的几率不大。”

这一言出,便是沉默寡言的九Nether Ghost 婴都挑眉。

“white clothed ?”

就像是鬼兽寄体的天敌red-clothed 一般。

诸如阎王这类地下组织,几乎个个都在white clothed 的黑名单上。

normally 里打交道中,失手最多的对象,也是white clothed !

当下听到“white clothed ”一词出,九Nether Ghost 婴、Resurrection Lily 开的神经都被牵动了。

可也就一瞬的功夫,二人便回了神。

是的,normally 里怕white clothed ,那是单独出任务,撞见white clothed 可能会死。

然而现下,他二人都是跟着Yellow Springs 大人出动的。

这会儿Yellow Springs 大人不慌,他们慌个甚?

皇上不急,Court Eunuch 急?

……

高台上。

程迹也无刻意压制,只等待片刻。

待得众人的骚乱自主安定,各自洗耳恭听后,他便才开始said with a smile :“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一下。”

这话霸道无匹。

所有人都听得出来,程Palace Lord 此番前来,不是过来商议事情的,而是带着一道不容置疑的命令而来。

骚乱难耐,程迹置若罔闻,继续说道:

“首先澄清一下,此间之事,不是夜猫的锅,is Saint God 殿堂在交易结束前,接管了全场,这不关他们的事。”

“其次,知晓大家归家心切,本殿就不作其他废话了。”

“要离场可以,大家排好队,按包厢顺序,各自依次从trade fair 现场的大门离开即可。”

直至此时,大部分人还蒙在鼓里。

有人铁着心喊话:“敢问程Palace Lord ,这般动作,又是为何?”

程迹微笑:“也不为何,就是接到了小道消息……trade fair 现场,混入了一些个黑暗势力,以及鬼兽寄体,所以要彻查一番。”

哗一下,台下惊变。

黑暗势力、鬼兽寄体……

大部分人听到只是惊诧,但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高高挂起。

可是。

彻查……

这一词出,在座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他们都知晓,这意味着什么。

程迹按压虚空,将所有人噪音归诸平静,再said with a smile :

“大家莫慌,清者自清,只要诸位犯罪等级没有到要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插手的高度,今夜,都可平安归家。”

砰!

一言方落,13号包厢大门直接被重重推开。

冷麒连兽面都不戴了,直接铁青着脸色走了出来。

“程Palace Lord ,这就过分了吧!”

“连招呼都不打,就要一网打尽?”

“这王城,什么时候变成圣神殿堂a trifling 分殿的一言堂了?”

“纵是中域圣神殿堂总部,对外宣城的,你们的职权范围,也只负责说是维护continent 安定,而从不曾言说过,可以对continent 所有势力,掌有生杀大权吧!”

冷麒拂袖。

雅座上众人惊疑。

便是之前有人猜测过13号包厢乃是Overlord level 势力,这会儿真见到冷麒现身,同样是大为吃惊。

“Sect Head Leng ?”

“大弦天宗?”

“好家伙,不愧是大弦天宗,不愧是Overlord level 势力!”

“就需要有这样的人,来撑住场面,来应对圣神殿堂的无礼之举!”

有人出头。

自然有人开始响应。

在场没一个想被查。

圣神殿堂实际上的职权高度,也没有传言中那般,大到可以凌驾于众人头顶之上。

所以当下。

冷麒一出面,各大包厢的大门纷纷被推开。

一众Great Influence 的首脑、代表人齐齐摘下兽面,站了出来。

这会儿,往日里争锋相对的家伙们,无一不开始为自家势力联盟撑腰。

因为若是此刻不站出来,后面可能,真的要一路跪下去了。

但也有例外。

就如209号包厢,便同小部分无动于衷的包厢一样,无人出面。

“来了……”包厢内Liu Changqing 只盯着这般场面,有些惊叹。

这局势,完完全全按照徐少给的剧本在发展,神了!

那个家伙,是怎么能料到Great Influence 会群起反抗的?

虽说一看现场,Liu Changqing 也能明白Great Influence 们,此时在为何而反抗。

但此前,所有事情还都没发生,一派安详的情况下,徐少怎么能揣摩人心得如此清楚的?

事前Zhuge Liang ,事后Zhuge Liang ……

那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两个概念啊!

望着在沙发上盘膝打坐,口中mutter incantations ,还沉浸在十分玄奥的“半圣解道”状态下的徐少,Liu Changqing 一阵感慨:“当此年纪,吾辈弗如……”

“小心些。”

莫沫适时出声。

她并不能预测局面是否真会如Xu Xiaoshou 说的那般发展。

便如此前,根本无人会预料到1号包厢内,待的是程迹程Palace Lord 本人一般。

这点,相信Xu Xiaoshou 也不曾想到。

实话说……

看到这个人出来。

莫沫只感觉,便是Xu Xiaoshou ,都有些轻视此番圣神殿堂对今夜即将要展开的行动之重视程度了。

“我怎么感觉,这些人兴不起反抗之力的样子?”木子汐看着明明属人多势众的各Great Influence 首脑,却隐隐觉得那个叫程迹的,似乎底气更足?

“我也觉得……”辛gu gu 也有些心慌。

“有机会的!”Liu Changqing 开始了祈祷。

他并不想死。

但如若今夜圣神殿堂有行动,最先要查的,恐怕就是他这个想要当着圣神殿堂程Palace Lord 面,去和别人交流鬼兽情报的人……

Liu Changqing 悲痛欲绝。

可当时absolutely 也不会有谁想到,1号包厢里的人,叫做程迹吧?

萧晚风扫了包厢里的人一圈,心头无比淡定。

有什么吗?

没什么啊!

他都不知道这些人在紧张什么,还有刘陆,这货也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可一看徐少……

萧晚风很是安定。

只要徐少还如同自己那般淡定,这局面,应该问题不大。

他,可是半圣传人的说!

……

现场。

面对周遭这般以势逼人的众人,程迹依旧微笑,却飘声上空,注视着下方包厢、雅座之人,再度说道:

“诸位言重了。”

“本殿说过,这次是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出手,只关注黑暗势力、鬼兽寄体,不关注大家各自家事。”

“同样,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组织凌驾于圣神殿堂之上,谓之为‘超脱’。”

“他们要出手查人,圣神殿堂也只能是尽力配合,这点,也希望各位能够理解。”

顿了下,看着下方一个个面色阴沉的家伙,程迹无动于衷,继续着自己的劝说词:

“诸位也都是各Great Influence 的首脑,自然明白,continent 安定如此多年,这些奋战一线的senior 们,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他们有了消息,自然要彻查。”

“且放心!这次真不is Saint God 殿堂的彻查,不会危及到诸位的生意、产业等一系列现实问题……”

“程Palace Lord !”下方冷麒不耐烦了,高声打断。

程迹眼眸一眯,转头望了过去。

他没记错的话,一直都是这个人在带节奏。

冷麒嗤声说道:“程Palace Lord 倒是说得冠冕堂皇,什么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的senior 要执行任务,但依我看,这些,该不会都只是说辞吧?”

“你敢保证,此次彻查,除了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等senior ,不会有圣神殿堂这一道门槛?”

程迹方想回话,冷麒声音一高,截然打断:

“程Palace Lord !”

“有些事,不是今夜您这么做绝了,就可以的。”

“便是江Palace Lord 还在的时候,与我们各家势力,也都是合作、竞争、有来有往的关系。”

冷麒说着looked towards 了周围人,大家各自频频nodded ,一副认可的模样,他这才回头looked towards 了程迹。

“您的这种姿态……”

高高抬首,冷麒目中有着讥讽之色:“凌驾?说实话,this Leng 便很不喜欢!”

程迹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此刻他在高空,冷麒and the others 在二楼。

说是凌驾,并不为过。

但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自他程迹上任以来,无数人指手画脚,说这道那。

里里外外,不外乎就是:

“这件事做得不是很好,失了彼时江Palace Lord 的气度。”

“那件事做得缺了格局,若换了以前的江Palace Lord 来,肯定不会是这般做法。”

程迹寻思着,他也不是江边雁啊!

江边雁那种老好人,柔情化水,以阴克阳的手段,他程迹,甚至不屑为之。

怎么老是有人,在自己面前,提及这么一个前任?

“你,在教本殿做事?”当下程迹眼眸微张,须发飞舞,手一拘,冷麒竟被凌空揪了上来。

场面一触即发。

底下所有人心头骤缩,立马紧张了起来。

程迹可不是江边雁。

人家背后有Cheng Family 坐镇,也是Dao Severing 。

现在,Dao Severing 大战,即将开幕?

然而情况并不像众人预想的那般。

被拘上空的冷麒不怒反笑:“程Palace Lord 是想动我?就是不知道,程Palace Lord ,打算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动我?”

“个人?”

“Cheng Family Old Master 之子?”

“还是,圣神殿堂分殿Palace Lord 的身份?”

冷麒毫不反抗。

他也是Dao Severing ,但就这么被拘在空中,毫无形象,却笃信程迹不敢动手。

因为无论哪一个身份,程迹都impossible 出手。

一出手,他就凉了!

所有身份都凉了!

今夜圣神殿堂的计划,更加要在接下来众人的反抗中,完全泡汤!

哪曾想,程迹明明已经被激怒到这个份上,神智依旧保持清醒。

他松开掌控了束缚规则的手,不再看冷麒,而是转眸瞰向了底下众人。

“本殿,不过是见Sect Head Leng not content with 被人凌驾顶上,于是请人至半空罢了,诸位莫慌。”

话锋一转,程迹对着下方所有人冷眼一扫,indifferently said :

“但是本殿也很想知道……”

“这般不甘被人凌驾于上,同时也想要反抗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搜查命令的,还有谁?”

冷麒讥讽笑意当即凝固在半空。

反抗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搜查命令?

他哪有这么说过?

程迹这屎盆子扣下来,怕是要他冷麒当场死亡!

“程Palace Lord 这就过分了,this Leng 可从未说过,我要反抗……”冷麒挣扎着辩解。

然而他话还没完,程迹旁若无人的将视线从他身上越过,继续冷眼盯着下方,直接打断:

“本殿再问最后一句。”

“想要站到这个位置上的,想要反抗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搜查命令的……”

“还有谁,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