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另一边。

方才和说书人刚干完一架,凭借着强悍cultivation base ,占尽了上风的滕山海,这一会望着远处那如Death God 般凝视自己的Xu Xiaoshou ,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Xu Xiaoshou 的凝视并不terrifying 。

但他背后的九dragon phantom ,伴随着其话语声,这一刻停止了舞动,将全部的oppression force ,通通撒到了他滕山海的头顶上。

“ka! ”

脚下地板率先开始纹裂。

被Peak 圣像之力完全锁定的滕山海,这一刻感受到了太虚之力与Holy Power 之间质的差距。

“哪冒出来的玩意?”

滕山海真的惊了。

他能瞧得出来,其实远处的那青年,正是此前自己拦路之后,被迫仓皇逃离的那青年。

可是……

这才多久功夫?

怎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再度杀回来的时候,他背后还顶有了一个圣像?

有这玩意,早先你跑嘛呢!

戏弄人呢吧!

“shua 。”

这时一道轻微的风声响起。

前一刻滕山海还在内心腹诽。

下一秒,那道完要再杀一太虚的Xu Xiaoshou ,已然临面。

“你想怎么死?”Xu Xiaoshou 脑袋一歪。

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之后,他此时和滕山海的距离,仅仅一步之遥。

不见其余丝毫动作。

可当乘胜追击之imposing manner 积攒至Peak ,又有Holy Power 威压加持。

这一刻Xu Xiaoshou 携圣像而来,仅此一句,带给滕山海的oppression ,简直就像是在“气吞山河”幻境中,那一个带给Xu Xiaoshou 无尽oppression force 的巨人一般。

“bang! ”

地面猛然坍塌,空间以波纹状扭曲荡射开去。

滕山海双腿一弓,脊背一弯,差点没能承受住Xu Xiaoshou 这一问之下,九龙焚祖带来的terrifying 压力。

“小娃娃,真以为有了圣像,打了异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你就可以无视太虚?”滕山海怒了。

然而太虚面对Holy Power ,有一道永远不可逾越的鸿沟——圣道碾压!

当下滕山海一边抗衡Holy Power ,一边光速后撤,顺带着从戒指之中掏出了一个玉瓶,一把捏碎。

一点golden light 绽放。

圣血!

滕山海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张口就要吞下。

他可以蔑视Innate ,但要和Peak 圣像之力打,率先要对抗的,就是Holy Power 压制。

否则,即将到来的一战之中,他将处处掣肘。

然而。

这时场中发生的情况,却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了。

只见滕山海一退,Xu Xiaoshou 便心领神会,含笑着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跟上。

滕山海一掏玉瓶,Xu Xiaoshou 再瞬移,凑得更近,笑意更甚。

圣血一出。

Xu Xiaoshou 脸上,更加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随后。

“嘶!”

Xu Xiaoshou 对着虚空猛然一嘬。

这一嘬不要紧,至少在太虚面前,像是儿戏一般,最多最多,就只是在场中多发出了一道滑稽的吸簌风声。

可当Xu Xiaoshou 背后的九龙圣像同样Holy Power 一引后,那本该飞至滕山海口中的圣血,当即在半空调转了方向,直射Xu Xiaoshou 嘴里。

连带着滕山海本人,整个人都猛地往前一挺,差点没站住,就要葬身Xu Xiaoshou 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之中。

此乃,breathing technique !

……

圣血飞来。

Xu Xiaoshou 自然impossible 饮下这第二滴圣血。

这种不是烬照半圣特制的圣血,听桑老的话说,其strength of Backlash 是很恐怖的。

可能一饮,人就没了。

毕竟,他只是Innate ……

“嗒!”

但Xu Xiaoshou calm ,早有准备。

他掏出玉制pill bottle ,将飞射而来的圣血装入,再用瓶塞盖上,最后放回到元府之中,用小World Strength ,将圣血的反抗,死死压下。

这连串的动作,in one go ,仿佛在脑海中预演过了很多遍。

所有人都看傻了。

才堪堪压下体内spirit essence 暴动的滕山海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后,发现圣血没了……

???

当下滕山海心态都要炸了。

这是什么灵技?

这灵技有点恶心吧!

在使用之前,连半分spirit essence 波动都无,Heavenly Dao 波动也无?

便是他滕山海战部首座,在此前Xu Xiaoshou 那一吸后,还傻傻的以为这家伙,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开始了深呼吸……

可是!

fuck !

这哪里是深呼吸?

这是要人命的一吸啊!

滕山海心头还在发狂。

而此时收完圣血的Xu Xiaoshou 迈前一步,便将滕山海整个人都压得若负Mount Tai ,弓背如虾,苍神甲都ka ka 作响,嗡嗡欲裂。

“还有吗?”

Xu Xiaoshou 微笑着,平和说道:“你若还有圣血,我可晚些斩你。”

这一下滕山海肺都气炸了。

他dignified 一太虚,竟被一Innate 小辈,利用圣像压制成这个样子?

关键是,这家伙还一副若无其事,仿若我Innate 碾压太虚,说话也如此平和,是一副世人都应该认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模样。

后方的说书人看得傻眼了。

他早已经被滕山海terrifying 的一套苍神甲,打得fleshy body 龟裂,血流遍体。

可这一刻Xu Xiaoshou 在他身前,小小一个Innate ,却给足了莫大的安全感!

说书人看得目中异彩连连。

此时背负圣像的Xu Xiaoshou ,在他in mind ,简直要到了可以比肩big brother 的地步。

他的身形变得如此伟岸……

他的话音变得这般磁性……

他的举止,简直没有一下,不在撩拨人心!

“受到爱慕,被动值,+1。”

……

“bully intolerably !”

另一面的滕山海扛不住了。

面前这青年,太可憎、太可恶!

失去圣血,并不代表着太虚没法与圣像对抗,仅仅只是要多分出来一些心力,前去对抗圣道压制罢了。

而抛却这些。

滕山海自觉,他便是以压制cultivation base 至Dao Severing ……不,王座的地步,去对付Xu Xiaoshou ,也能将这家伙,像只蚂蚁一般,用两指给fiercely 碾碎。

“苍divine force ,开!”

一声顿喝。

滕山海身上苍神甲Dao Mark ,以高光骤亮乍现。

这一刻他像是远古Demon God 附体,黑红Profound Light 印照,将他整个身躯覆盖在Peak 苍divine force 之中。

而后,他后背猛然一挺,竟在Xu Xiaoshou 几步开外,做到了……笔直如枪。

太虚,直视Holy Power 。

恐怖如斯!

“萧divine spear ……”

滕山海right hand 虚空轻轻一放。

苍神甲铿铿作响之际,其掌心之中,蓦然出现了一杆粗若磐石,长有about one zhang 的Overlord Spear 。

这枪太霸气了!

同样的黑红Evil God 之色,同样的杀生戾气缭转,落在此时苍神甲Profound Light 高绽的滕山海手中,like a tiger that has grown wings 。

萧divine spear ,远古遗纹碑载记之失落Divine Item 。

枪下亡魂,经年累月,得有百万之数。

其一个枪头,能抵常人三头之巨。

寻常人等,若被此枪洞穿……说是洞穿,还不如直接说成a spear thrust 去,能将人捅成两半!

“萧divine spear ,神断沧海!”

当下滕山海暴怒一吼,双手轮起粗硕的萧divine spear ,临空腰下一旋,苍神甲都被盘成了扭曲之态。

这一下Qi and Strength 合、力与意合。

太虚之力自大地横生,入脚而上,穿越合一腰马,得到升华,后至双臂,再倾情灌注入了Profound Light 大作的萧divine spear 当中。

“杀!”

Nine Heavens 无名之地,似有幻影顿生。

枯骨哀鸿,血流漂橹。

loss of life ,伏尸百万。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flying sand running stone ,虚空中戾气四溢。

萧divine spear 当空一抡,幻影像旋即破灭。

而那破灭了的幻象杀生之道,竟在此刻化作了实质,以一道血色流光的形式,风鸣呼啸间注入了萧divine spear 当中,似要助滕山海一臂之力。

“给本座死!”

这一刻抡圆了武器的滕山海eye socket cracked 。

萧divine spear 乃遗纹碑失落Divine Item 。

这一枪,他要让萧divine spear 的名号,重绽Heaven and Earth 。

这一枪,他要抗圣、指圣,乃至灭圣!

……

“受到威胁,被动值,+1。”

说话讲,Xu Xiaoshou 被吓到了。

自打滕山海苍神甲火力全开,更是掏出萧divine spear ,他感觉Time Flow Speed 都变了。

太虚之力,不仅在影响着Heavenly Dao ,更加是在影响着自己的判断。

而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又似永恒。

面前滕山海已经蓄力完毕,那携斩百万之数的血腥一式,也已临面。

场面极端骇人。

Xu Xiaoshou 仅仅Innate ,便有虚像,又哪敢强接这太虚的奋命一式?

他subconsciously 的动作选择,是要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避开。

可当下脚步一动,灵念便是察觉,此方Heaven and Earth ,已完全被萧divine spear 封锁至死。

更为重要的……

圣像怒了!

是的。

Xu Xiaoshou 感觉背后这圣像,像是突然有了生命。

面前的太虚不肯匍匐,甚至持枪抡来。

这是在蔑视圣道!

这是在无视尊卑!

Xu Xiaoshou 心头范开了这般荒诞感觉。

他甚至来不及自我抵抗这荒唐的,想要帮助圣像去抹杀面前宵小之徒的想法。

鬼使神差的,手就抬了起来。

“辱圣者,死!”

明明是脑海中响彻着的一道苍老之声。

Xu Xiaoshou 亦是以一种波澜不惊的口吻,读了出来。

这一声像是Death God 在读人,Magistrate 在催号。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轮回秩序,也在Xu Xiaoshou 这一声过后,被彻底颠覆。

不管死魂队伍如何,下一个需进入地府轮回的,在当下,必须是面前这一个辱圣之辈!

圣言出,Heaven and Earth 荡。

龙惊海,凤朝南。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说书人、梅巳人,乃至远处的汪大锤、邋遢uncle ,亦或者是在trade fair 现场,迫切携剑赶来的饶妖妖。

这一刻,同时看到了自Xu Xiaoshou 九龙焚祖之后出现的又一Heaven and Earth natural phenomenon ——Dragon Phoenix natural phenomenon 。

随后,众人各自惊觉自己的身形……凝滞了。

不!

这是迟缓!

“时间,变慢了……”

Xu Xiaoshou 灵念之中,同样突觉Heaven and Earth 的一切,都变得如同龟速。

远处的人,长街的风,面前的枪……

尽皆如此!

他甚至心有余力,能目观被Holy Power 荡落的战局之外的残屋牌匾,在下跌之时骤然变慢。

而烟沙,迟缓了飞扬。

能耳闻场中之人的heartbeat 声蓦然停下。

而众人肌体之内,那潺潺的血流之声,交织成了美妙乐章。

能轻嗅王城四方雨后的芬芳夜色,草木之清幽,蛇虫之腥臭……

而时间和空间,在此时一同汇聚,幻化出了一种独特的香。

那是all things have spirits 的香。

那是圣道理解下的生与死。

那是一种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的对无和有的认知、对时空间的定义,对过去和未来的判断。

朝问道,夕死可矣!

这一刻。

Xu Xiaoshou 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明白,却又什么都恍悟了。

他真正做到了从灵魂、精神方面超脱于世,然后overlooking the common people ,波澜不惊。

Heaven and Earth 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Saint 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平等、无为、顺其自然……

如是。

即可。

……

Dragon Phoenix natural phenomenon 持续一瞬,现实回归。

萧divine spear 从左面抄来,Xu Xiaoshou 淡漠抬起了左手。

他感觉Innate 太弱,力量需要加强。

于是心念未曾动,烬照原种的力量,便疯狂汇聚到了左手,Heavenly Dao 、圣道之力,也同样汇聚于左手。

他感觉此时应有一式,用来阻隔生死。

于是脑海中桑老在八宫里的晦涩inheritance 出现,这一刻,却clear as a flame 。

“扑扑~”

微微白炎声起。

Xu Xiaoshou 左袖衣物,开始化作点点黑灰,片片如花,随风凋零。

而后,他的左臂,开始从指尖、到手腕、到手肘、到肩膀。

一寸寸,化作焦黑、糜烂之态。

那是白炎极致的压缩,是Heavenly Dao 、圣道彻底的敛聚,是力量的绝对把控!

“无袖·赤焦手。”

Xu Xiaoshou 低声轻喃。

一声落下。

圣言解,天禁除。

所有人骇然色变,承接着前一息思考着的意识,只惊悚于这一记萧divine spear 的来袭,Xu Xiaoshou 怎可徒手去接?

然而,下一秒,只有梅巳人、饶妖妖这等站在世间之巅的七Sword Immortal ,也才能反应过来。

Xu Xiaoshou 这条左臂,内里充斥着的,竟是无尽的Holy Power !

“这……”

bang!

众人思忖之际。

场中枪掌相接,骤响爆彻。

然而仅是霎时,音声全无。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完全被滕山海这一枪,抽成了真空。

众人张唇开舌,startled to fall the chin 。

目前所见,仅仅只剩在爆开余烟之后,Xu Xiaoshou 那完全被萧divine spear 抽爆、抽烂了的整一个躯体。

“没了?”

所有人呆滞。

summon 出了圣像,先前还在以猖狂姿态,想要连斩太虚的Xu Xiaoshou ,被一枪抽爆了?

“ha ha ha !”

滕山海抱着萧divine spear ,张声大笑:“圣像?依本座看,也不过如……嘎?”

他话语声戛然而止。

因为这时想要抽回萧divine spear ,滕山海却发觉。

枪,竟然完全抽不回来了。

仿佛萧divine spear 被Saint 钳制,无法再能拔回……

不!

不是仿佛!

当余烟终于全进消尽时,所有人骇然见着,Xu Xiaoshou 的的确确,是被萧divine spear 给一枪抽爆了整个躯体。

可是,此时萧divine spear 的枪身之上,竟还留有一条焦黑糜烂的,无有袖袍遮裹的左臂……

岿若Mount Tai ,completely motionless !

这一枪抽爆了人,却不曾抽爆人的一条臂膀?

忽尔风声扬动。

starlight 点点,Holy Power 汇聚。

从那焦黑的左臂上,一点点fleshy body 在开始修复。

不过3 breaths time ,Xu Xiaoshou 的身体,被Holy Power 修补如初。

而他的左臂,此时正抓着比他人还粗的萧divine spear !

真疼啊……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Xu Xiaoshou 在心头腹诽着。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方才那一式是如何做到的,但现下众人注视,惊骇莫名。

气氛烘托至此,他也不好让所有人失望。

于是Xu Xiaoshou 转头望向了滕山海,对着这dumbfounded 的太虚咧嘴一笑,而后左臂一拔,将萧divine spear 从滕山海双手当中抽出,收入了元府之中。

“谢谢,你的枪,我也收下了。”

Xu Xiaoshou 上前一步。

滕山海轰一声被其身后九龙怒力之圣道威压镇得双膝砸地。

这时萧divine spear 的strength of Backlash 也终归传来。

滕山海浑身颤抖,血流不止。

甫一抬眸。

却见头上的Xu Xiaoshou 已然俯身,一脸亲切、看宝贝似的在言道着。

“滕山海是吧?再送一divine object ,我可饶你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