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5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咯咯……

这一刻滕山海忍不住牙齿打磕。

一半是气的,一半是辱的。

“萧divine spear !”

他loudly shouted ,就想将已经recognizing Master 了的萧divine spear 一把唤来。

Xu Xiaoshou 元府之中,立马感觉到了World Strength 疯狂动荡。

那是萧divine spear 在剧烈抗争着。

进化过后的元府,in this brief moment ,竟隐隐有些压制不住萧divine spear 的暴动。

“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怎的就这般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呢?”

当下Xu Xiaoshou 气骂一声,随即掏出了有四剑,对着滕山海top of the head 就要扎下。

“住手!”

远空传来tenderly shouted 。

言落之时,Xu Xiaoshou 只感持握有四剑的手,都有些把控不住这凶剑突然间狂暴起来的意念了。

间不容发之际,滕山海抓住这一个空荡,猛地抽身爆射退后。

这一刻,他承认自己有些怂了……

那是有四剑!

有四剑就在Xu Xiaoshou 的身上,滕山海怎会不知?

便是这一剑,完全粉碎了异那太虚之身的恢复能力。

要是他也被扎到,岂不是人也要没了?

至于说苍神甲能不能挡住有四剑的一击,滕山海连想都没想过这个硬抗的probability 。

苍神甲,也是有缝隙的啊!

方才,Xu Xiaoshou 当头的一剑,看似对准了top of the head ,但这小子双目,盯的明显就是他苍神甲空隙的眼窝处!

恶毒之人……

另一边,压下有四剑的暴动,Xu Xiaoshou 忍不住惊眸回望过去。

“who ?”

得到八尊谙的认可后,这凶剑便跟随他了。

认可,那是一定的。

可这次出来的,又是何人,竟能做到将认可了自己的凶剑,还隔空些许操纵?

“是她……”

远空飞掠而来的窈窕silhouette ,赫然是Xu Xiaoshou 灵念之中见过的,那个在trade fair 现场,和太虚鬼兽对峙过的背剑女子。

饶妖妖!

此时的饶妖妖一脸怒容。

她从未想过,破坏今夜之计划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小辈。

一个突如其来的,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个圣像,然后将圣神殿堂的布局打得一团糟的youngster 。

最让她感到可恨的,是接连两个六部首座,因为种种原因,还被打到了下风。

其中最严重的,连fleshy body 都被打没了……

这是太虚啊!

饶妖妖此刻都感觉脸在火辣辣的烧。

圣神殿堂的脸面,几近都要被异和滕山海这一波给打没了。

她并不晓得这俩当事人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要换做是她,身为太虚,被一个小辈揍成这样,当场拔剑自刎算了!

“你,便是Xu Xiaoshou ?”

毗邻之时,饶妖妖隔空而望。

她beautiful eyes 上下打量着这一个youngster ,最后视线焦点定格在了其背后九dragon phantom 之上,隐隐觉得这圣像有些眼熟。

Xu Xiaoshou sneered 。

此刻他圣像加持,Holy Power 护体。

对面这一婆娘,不过太虚,有什么好怕的?

太虚,他都战过两个了!

这会儿圣像之力甚至方燃至Peak ,还未有溃败之势,Xu Xiaoshou 感觉自己还能再战两个。

对面只这一位,根本不够看。

思及此,当下Xu Xiaoshou 一拂袖,一仰头,一挺胸。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圣奴,Xu Xiaoshou !”

this time 手持有四剑的Xu Xiaoshou ,第一回没有在的powerhouse 的质问下缩头,使用化名。

道完一句,他还觉不满,补充道:“家师桑七叶,Ancestor Master 龙熔之,你又是何人,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我这凶剑,不杀无名太虚!”

饶妖妖不觉得面前人不认识自己。

这小子分明就是杀红了眼,完全猖狂了。

并且……

龙熔之?

直呼圣名,他怎么敢的?

饶妖妖可是知晓。

自打数十年前,桑七叶加入圣奴的消息偶有乍泄,圣宫烬照半圣,便已经和他这disciple 一刀两断了。

圣神殿堂也不是没调查过。

但several decades 来,烬照半圣心灰意冷,如今已完全醉心于Pill Dao 。

Xu Xiaoshou 这一言,分明就是想将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把战线拉起来,烧到另一个无关的半圣身上,让局势变得更为严峻。

“九龙焚祖……”

当下饶妖妖hearing this ,已经明白Xu Xiaoshou 身后的圣像,为何眼熟了。

但她一下也能想到,这圣像并非烬照半圣的赐予,而仅可能是其师桑七叶的隔代inheritance 。

Xu Xiaoshou ,只不过是继承了烬照半圣的圣像罢了,跟那个潜心Pill Dao 的隐世Saint ,半分关系都无。

圣宫,那是continent 正统Saint 的培训基地。

所以,其又怎会和圣奴这等黑恶势力,扯上关系?

“brat ,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饶妖妖从背上拔出了玄苍Divine Sword ,目视着远空Xu Xiaoshou ,好said with a smile :“打完了俩太虚,真以为自己行了,你,想和我一战?”

玄苍Divine Sword 一指。

Void Sword 纹裂开。

漫天的sword intent 肆虐,像是平地惊雷,又若山洪海啸,当即将Xu Xiaoshou 一身气吞山河的imposing manner ,给拨回、搅碎。

“受到蔑视,被动值,+1。”

尽管信息栏像是在激将法一般,激着Xu Xiaoshou 想要往前。

但当下被这婆娘一指,Xu Xiaoshou 真不由打从心底,生出了些许的……怂!

keep on saying 的婆娘……

但他明白,这是Sword Immortal !

换个性别,就意味着来人要叫苟无月、梅巳人。

纵使Xu Xiaoshou 开了圣像,也没有托大到,觉得自己可以站到与Sword Immortal 比肩的高度。

口嗨可以,想想也行。

但真要被剑指邀战,deep in one’s heart 的真实想法,不由也一下暴露了出来。

Xu Xiaoshou 是虐了俩太虚。

但这二人,一个轻敌大意,一个辱圣指圣。

前者败在了completely unprepared 。

后者是因为圣意不容亵渎,所以指引着Xu Xiaoshou 出手。

Xu Xiaoshou 表面猖狂,内心明白如镜。

自身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外人被恐吓住了不知,自己还不晓得吗?

真要以为开了圣像,就是太虚照虐不误,Xu Xiaoshou 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就要命丧Yellow Springs 了。

可他方想要从心一退。

手上凶剑有四剑,竟传来了一股unyielding 之意。

“嗡——”

Void Sword 鸣声起,凶剑demonic energy 大溢。

Xu Xiaoshou 惊讶。

这种情形,他似曾相识。

彼时焱蟒出世,众人拔剑未得。

葬剑冢顾青二之名剑绝色妖姬,只略施小计,剑压同为名剑的焱蟒一等,便是逼得焱蟒一飞冲天。

甚至连狼狈Saint 的禁锢,都有些压不住。

这就说明了名剑有灵,互相争执,不让上下。

而换做一般剑来,即便在凶剑有四剑面前表现得再是凌厉,恐怕也不会让有四剑有这般反应。

因为powerhouse ,是不屑于弱者挑衅的。

可当下饶妖妖手中long sword 一指,有四剑反应如此剧烈,那只能说明。

这至少,也得是混沌五大Divine Item 之一的same level Spirit Sword 吧?

Xu Xiaoshou 望向那long sword ,一时心神恍惚。

他连忙挣脱Divine Sword 困境,皱起了眉道:“要我打你可以,此乃何剑,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

一言出,场中所有人都给听傻了。

众人再度望向Xu Xiaoshou 的眼神中,都多了些崇敬之色。

饶妖妖更加是气得lovable body trembled 。

这个youngster 猖獗就算了,竟还口出狂言,如此侮辱一名continent Sword Immortal 。

要我打你可以……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我饶妖妖甚至还不曾言说要bullied the weak ,力压于你。

你这话,反倒是将黑白扭转,是非都给混淆了啊!

“登徒浪子,shameless 之徒。”

当下饶妖妖啐骂一声,手中玄苍Divine Sword 一提,便要出手。

可这时,Xu Xiaoshou 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腾空一高,凶剑再一抬,居高临下,让有四剑睥睨对方手中long sword 。

玄苍Divine Sword 感应到了挑衅,剧烈一震。

这下饶妖妖差点没把控住,要给这Divine Sword 震脱离手。

玄苍Divine Sword ,乃圣神殿堂镇压气运之divine object ,不会recognizing Master ,更不会有持剑人。

此番前来东域,饶妖妖仅仅只是seeing others do what one loves to do, one is inspired to try it again ,顺带着将这Divine Sword 请出圣神殿堂,耍耍罢了。

当下不论其他,只论持剑身份。

纵是她饶妖monster cultivator 为再强,也比不得Xu Xiaoshou 有四剑的持剑人身份高贵。

同为混沌五大Divine Item 。

一是有四剑认可之人。

一是只借用了玄苍Divine Sword 的力量。

stronger and weaker 。

一眼便知。

“ha ha ha ……”

当即Xu Xiaoshou 看着对面long sword 的反应大笑。

他感觉这world 着实有趣。

强如continent 混沌五大Divine Item ,竟然也会这般小child 气,只为了一个身位的高低,而置气、愤怒。

这太有趣了!

触摸着有四剑剑身,Xu Xiaoshou 能感受到其上传来雀跃之情。

这凶剑可是很高傲的。

Xu Xiaoshou 执剑如此之久,除了初次和八尊谙碰面,有四剑展现出了极端愤怒的情绪之外。

他一路持剑走来,都从未感受过有四剑的其他任何情绪。

当下,这破剑竟然因为高了对面long sword 一个身位,而沾沾自喜。

——简直比藏苦还要搞笑!

“如若我没有猜错,你这剑,是玄苍Divine Sword 吧?”Xu Xiaoshou 笑着道出了对面long sword 来历。

他不是country bumpkin 了。

从真正决定走上古sword cultivator 之路后,continent Spirit Sword ,有名的Xu Xiaoshou 基本都了解过。

能让凶剑起这般反应,还长这般外形的,又能配得上七Sword Immortal 之一饶妖妖身份的,只圣神殿堂玄苍Divine Sword 一柄了。

对面的饶妖妖这时已经气坏了。

她着实didn’t expect ,Xu Xiaoshou 还可以损到去用有四剑,在另一个层面压下自己。

“安静!”

饶妖妖忍不住低眸对着玄苍Divine Sword 一声娇叱。

但Divine Sword 是要惯着的。

面对剧烈的反抗,饶妖妖也不由得再往上拔高一个身位,满足玄苍Divine Sword 的荒诞意志。

Xu Xiaoshou 看乐了,said with a smile :“好好一柄混沌五大Divine Item 的玄苍Divine Sword ,你怎么忍心骂它?你这样不行的啊,不像我,我只会心疼剑剑……”

说着,Xu Xiaoshou 观凶剑一眼,剑念轻抚过剑身。

“嗡——”

有四剑舒爽一震,随即剑身狂颤。

这连颤,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不是玄苍Divine Sword 那种愤怒的颤抖,而是舒服到了极致的表现。

“观sword technique ?”饶妖妖一时看得凝滞。

这,确实是她所不会。

Xu Xiaoshou ,看来是得到了圣奴首座八尊谙的真传。

“哎~”

另一面,做完炫耀之举,Xu Xiaoshou 身形再一拔高,又是居高临下。

玄苍Divine Sword 有灵。

不对比还好,一对比,这一会更加气怒。

关键是,对面有四剑此刻传来的sword intent ,分明就是“我主人有观sword technique ,你主人没有……哦,sorry ,忘了你原来没有主人”的这般贱意。

“weng! ”

当下玄苍Divine Sword 更怒。

它一怒,饶妖妖也怒。

此刻饶妖妖简直后悔自己为何要将玄苍Divine Sword 给请出圣神殿堂了。

关键是其实她也明白,这不是玄苍Divine Sword 的错,而是对面Xu Xiaoshou 、有四剑的锅。

这俩玩意太恶心人了。

饶妖妖就没见过这么恶心人的组合。

简直……

沆瀣一气!

birds of a feather !

就死揪住玄苍Divine Sword 这么一个不甘剑下的特性……明明是所有Spirit Sword 都有的特性,还forcibly 给玩成了一个尿性!

可玄苍Divine Sword 养尊处优,饶妖妖也impossible 真的只有斥骂。

当下出手之前,她真得再次满足这破剑的无理需求——拔高身形,提高剑位!

“hehe ,比高是吧?”

Xu Xiaoshou 看到这一幕,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道:“您可是七Sword Immortal 呀,怎么和您口中这么一个brat ,一起玩飞高高呢?”

说着Xu Xiaoshou 再是一飞,让有四剑更高。

饶妖妖忍不住了,拔剑就要出手。

可Xu Xiaoshou 有四剑一指,一副“玄苍Divine Sword 你是不是玩不起了,玩不起就赶紧认输吧”的模样。

Divine Sword 怒震,竟一下从不愿拔高身形,一味只想出手杀人的饶妖妖手中脱离,高高一飞。

???

饶妖妖震惊了!

她愣是不能想象,Divine Sword 会被玩成这样子,这只是最为低级的激将法啊!

就因为对面是有四剑的关系吗?

normally 里也没见你这剑有什么情绪啊!

至于吗???

最重要的,滕山海萧divine spear 被夺走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顶着九龙焚祖圣像的Xu Xiaoshou ,亦不是她能一剑斩之。

所以,饶妖妖不能坐视玄苍Divine Sword 一步步落入敌人圈套。

这会儿要是玩着玩着被外人勾走了,她可是没法回圣神殿堂交代。

于是饶妖妖也一飞,握住了剑。

这下好玩了!

Xu Xiaoshou hehe 道:“原来七Sword Immortal 大人,真的也很喜欢玩小child 的飞高高游戏啊,那brat 我,则奉陪到底喽!”

言罢Xu Xiaoshou 再一高。

饶妖Monster Qi 抖冷,也是一高。

Xu Xiaoshou 又一高。

饶妖妖黑着脸,又又一高。

Xu Xiaoshou ……

饶妖妖……

底下众人:???

这会儿全场都给玩傻眼了。

所有人以为七Sword Immortal 之一的饶妖妖一出,现场会是一出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鏖战。

不曾想,场中画风,在转瞬之际,能崩成这副鬼样!

这要不是见着双方一个顶着圣像,一个乃continent 七Sword Immortal 之一,然后还各自握着一柄continent 混沌五大Divine Item 之一时。

所有人都要忍不住笑喷出来。

而最关键的,也就在于此了。

Xu Xiaoshou youngster 也就算了。

饶妖妖级别如此之高,怎会也在众人面前,玩起来这种看着便要让人脸红、羞涩无比的游戏?

这,就是传说中的……

Divine Item 之战?

Peak 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