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trade fair 现场。

同所有人张目注视着中城区滑稽一战的举动completely different 。

208号包厢内,花巊只望了一眼那大战其中一方的Xu Xiaoshou ,便是震撼着收回了目光。

“徐师伯……”

毫无疑问。

那个自称师父是桑七叶、Ancestor Master 是龙熔之的youngster ,正是她要找的徐师伯!

花巊此刻甚至来不及惊叹徐师伯其实真实年纪,果真如同他的朋友周天参一般大小。

真正令她诧异的是……

如若中城区大战一方,确证了是她的徐师伯无误。

那么隔壁209号包厢内的那位,那位周天参十分肯定、笃定、确定就是徐师伯的徐少,又是谁?

亦或者是,二者同为一人。

但是在不知何时间,很是十分厉害的徐师伯,用了某种通天手段,早早逃……不,遁出了trade fair 现场,去到了别处搞事?

这个probability 毕竟太小。

花巊决定确证一下。

此刻trade fair 现场十分混乱。

如若不是有一帮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出现,如牧羊人般圈住了众人。

失去了Formation 封锁,此方人等,早已逃之夭夭。

花巊别开身周诸,在东菱、师提、周天参等疑惑目光的注视下,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推门走出了包厢,就要扣入隔壁的209号包厢之内,确证一二。

然而这时,恰逢花巊抬手想要敲门。

209号包厢的房门嘎吱一声,被推了出来。

在莫沫的授意下,包厢内走出来了三人,同样很是崇敬、震撼的望向了中城区的方向。

似乎……

这就单纯的只是在包厢内大家看不大清楚,要出来多瞅上两眼似的。

而这三人之中。

除却木子汐、萧晚风,便是一直在念经的徐小鸡。

此刻徐小鸡其实两股战战,但鼓起勇气在往外走。

他的模仿一直都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缺乏了一点自信。

但真正推门而出的时候,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依照莫沫所言,将自己身形暴露在诸多red-clothed 、white clothed 的视线当中。

然后抬眸。

徐小鸡用一种三分惊讶、三分不屑、四分漫不经心的眼神,眺望那一个和饶妖妖一同越飞越高的徐Great Demon King 。

“tsk tsk ……”

入戏之后,一切状态良好,徐小鸡他甚至开始微微摇头。

虽不曾言语,但一副“圣像merely this ,我上我也行”的表情。

另一面。

刚到包厢门口的花巊直接呆滞了。

直至顿了好久好久,她才惊疑着开口,“徐师……少,你真在这里?”

徐少还在?

而徐师伯,也同时在和饶Sword Immortal 大战?

那么。

这不就意味着,这是两个人?

花巊豁然反应过来,beautiful eyes 瞪得滚圆,pretty face 都被气得开始发抖。

该死的周天参!

你认不得人,你早说啊,我不怪你。

但你瞎……乱指,甚至指鹿为马,你这不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吗?

你还要不要命了?

这一刻,花巊甚至想直接回头,将周天参扔大浴缸里给炼了!

但她依旧忍不住惊疑,想要开口再确证一番,可一时间不晓得从何问起,于是欲言又止。

徐小鸡迟疑了。

他甫一出现,十分谨慎。

自然能瞧得出来面前这个姑娘,是奔着自己来的。

也就是说,对方认识徐Great Demon King 。

但关键是,自己不认识这姑娘啊!

她一过来,撞见自己和木子汐一同出来,甚至还作出这般惊异无比、怒不可遏的表情……

该不会,这是徐Great Demon King 在元府外,留下的风流债?

以前徐Great Demon King 掩饰得很好,没有让木子汐和这姑娘撞上,现在换成自己来,accidentally 暴露了。

按着最正常的方式联想至此,当下,徐小鸡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立马回头,就要漠视这一切。

可花巊拉住了他,颤颤巍巍问道:“徐少,你、你真的不……”

花巊说着及时刹住了口。

此地人多眼杂,徐师伯的身份,确实不能暴露。

而这话落在徐小鸡耳中,那简直就像是在确证他内心想法一般。

这会被盯上,徐小鸡没法反抗,无奈回头。

他斟酌着词汇,想着如若这时候是徐Great Demon King daoist ,会是怎样回答。

一般人,都到这时候了,应该都是要明确一下真实心意的了吧?

于是迟疑片刻,徐小鸡截然出声,声音中满是冷漠:“抱歉,我真的不喜欢你。”

言罢。

徐小鸡将花巊手打掉,转身步入了包厢内部,顺带着将门一甩,啪一下关上。

花巊:???

little girl 当场就给懵了,头脑一片空白的那种。

一侧trade fair 的破败现场之中。

一边注视中城区大战,一边在暗地里偷偷用灵念关注着这一幕的其他势力代表人,见状通通露出一副so that’s how it is 的模样。

原来,先前209号包厢送宝,竟是还有这般深意……

难怪……

难怪了!

半空,最为醒目之所。

已然从鬼兽乌夏的黑暗锁链中脱身的守夜and the others ,此时接手了饶妖妖的任务,负责盯守乌夏的去留。

可这时候,守夜的注意力已然不在obediently surrender 的乌夏之上了。

他整个人,也陷入了恍惚状态之中。

——因为徐少!

这个人,从出来至进去,就往中城区大战方向眺望了一眼。

他甚至像是一个王城真正的陌生来客一般,在视线越过他守夜的时候,连半分波动都无。

守夜陷入了迷惘。

但此时他唯一能笃定的,仅此一条:

“他不是Xu Xiaoshou !”

因为如若按照此前推断,天上第一楼是Xu Xiaoshou 带出来的话,这个徐少,impossible 做到在见着他守夜后,还如此平静。

自打徐少出包厢,守夜的灵念,就死死在锁着。

他知道即便Xu Xiaoshou 再聪明,人体的机能反应,也无法做到完全杜绝。

必然,真的Xu Xiaoshou 在见到这次还是他守夜带队,哪怕再想忍住不看,往日种种美好回忆,也得逼得他的身体,做出一些应激反应。

比如想看,又不敢看。

但守夜笃定,脚下这个徐少没有。

他甚至连身子一绷、肌肉一紧,头一ka ka 想回望的小细节都无。

一个都无!

退一万步讲。

即使这徐少其实是在包厢内,目睹了他守夜前些时候进场,这会儿做好了心理准备后,能克制下人体的应激反应。

守夜也知道,真的Xu Xiaoshou ,其实不敢在明知道他守夜想带他走的情况下,还敢在此刻选择抛头露面。

所以……

“他真不是!”

守夜望向了中城区的方向。

其实此刻那中城区已经出现了一个真的Xu Xiaoshou ,无论是能力、言语、举止,都一模一样。

守夜哪能不知真正的Xu Xiaoshou 一出,其实便意味着他的判断已然全错。

但他不敢笃定。

万一呢?

Xu Xiaoshou 毕竟加入了圣奴,圣奴有说书人。

说书人在太虚时候,便掌握了半圣的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

万一,这二者其中的a certain ,是Xu Xiaoshou 的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呢?

其实这般想法,若说与他人听,定然天下人都要笑话他守夜陷入了魔怔。

Innate 掌握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开什么天大玩笑!

但守夜不这么认为。

in this world ,还有其他Innate 能力压太虚么?

还有其他Innate ,能做到秒开圣像,甚至没有延迟,就将圣像之力,拔到Peak 么?

依守夜想法。

in this world ,再是如何荒诞的事情,放在Xu Xiaoshou 身上,至少概率都得五五开。

没有万一。

有的永远都是……一半一半。

“查他!”

守夜目中cold glow flashed 。

不信归不信。

但他被Xu Xiaoshou 坑过很多次了,万一this time ,自己所以为的不信,其实也是Xu Xiaoshou 在暗中的第三、Fifth Layer ,偷偷做了手脚呢?

虽然说……

守夜望着中城区,知晓那一个正在和饶Sword Immortal “飞天大战”的youngster ,显然根本没有精力能左右到远在十several li 开外的trade fair 现场。

但是。

别人或许不行。

但那家伙不一定的……

他叫Xu Xiaoshou 。

干啥,啥都能勉强做到五五开的Xu Xiaoshou 。

哪怕……

Innate 对战太虚!

“兰灵。”

守夜在半空望向另一面,轻声唤道。

此时兰灵显然也注意到了脚下209号包厢的细微动静,她显然也明白一切,也震撼其中。

但最后,做出了和守夜同样的选择。

并且,兰灵更为理智。

“守夜,不用急。”

“209号包厢毕竟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如若他真没问题,那后续的麻烦就大了。”

“如若他有,按照顺序来调查,定然跑不掉。”

“而如若他敢跑……”

“必然有妖,正中下怀!”

兰灵微笑,拍拍守夜肩膀,示意不用急迫。

守夜其实在心底恨不得直接扑身往下,将209号包厢撕碎,彻彻底底问个明白。

但他知道,兰灵的话,才是正解。

“old man 明白。”

……

另一边。

trade fair 所处小酒阁之外,不远处的茶肆之内。

其实当Xu Xiaoshou 战太虚,当龙融界的力量乍现,当那一轮白炎烈阳降世之时。

鱼知温,便已经知道是谁登场了。

而当她察觉到一切真相的时候,不知为何,内心里涌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这股冲动,驱使着她想要往前迈一步。

或许不止是一步。

其实更多的,鱼知温知道自己突然很想要直接降临中城区的大战现场,这种感觉,很迫切。

——见一面!

很奇怪的感觉。

就只是见一面,不是担忧,也不想说话,更没有其他杂七杂八的原因,或者说,simply 没有原因。

见见就好。

一面足矣。

因为当那一抹白炎之色点亮整个夜空之时。

鱼知温一双星瞳之中,莫名就会失去眼前的一切颜色。

脑海中随之而出的画面,也仅剩下在白窟名剑焱蟒出世,lava 冲天,world 末日一般的景色之下,她险死还生。

最后一睁眼。

其实已然站到了那一个末日world 下最耀眼的golden 之中,那一尊golden 巨人的双掌之上。

触手可及的golden ,挥之不去的余温。

然而。

冲动是魔鬼。

知晓自身立场的鱼知温,终究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她completely motionless ,脚步都没抬起来一下。

甚至除了那一时的heart in chaos ,不曾在面上表现过任何情感波动。

这种自制。

直至饶妖妖离去,前往支援中城区。

直至守夜、兰灵等white clothed 、red-clothed 领袖离开茶肆,前往trade fair 现场支援。

直至褚立生放下烧茶的炉子,也去程迹身旁守护着,现场只剩下她和司徒庸人两个青年辈之时。

鱼知温终于忍不住浮空,高高的、默默的开启了珠玑星瞳,窥见了那仿若将world 隔成entirely different 两半的莫大龙融界之内,那一道青年silhouette 。

“Xu Xiaoshou ……”

真正确证了是那个人后,饶是鱼知温沉稳temperament ,面纱之下,唇角亦是不由得微微一掀,星瞳熠熠,仿若都有了神采。

仅一瞬。

她意识到旁侧还有人,便关了星瞳,pretty face 也恢复了常态。

“Junior Sister ,认识这人?”

旁侧的司徒庸人却突然发话。

这敏锐的洞察力,甚至教得鱼知温当即心跳都漏了一拍。

“不认识……”

鱼知温状若subconsciously 的否定着,旋即漠声补充了一句,“算认识吧,在白窟Small World 中,有过几面之缘。”

“噢。”

司徒庸人定定一声,不作问话。

可鱼知温所不知晓的是,她自觉的隐藏得很好,其实这一切,都落在司徒庸人的眼中。

正如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龙融界装饰了你的眸子,你破坏了某人的梦。

在圣神殿堂,在道部,甚至在诸多Holy Son 面前,司徒庸人也是明目张胆、大肆追求过鱼知温的。

他的目标之明确,意志之坚定,甚至惹得其他人,只能a strategic withdrawal 。

而其二人。

一个道部Heaven Ranking 第一,一个道部Heaven Ranking 第二。

一个道穹苍的final disciple ,一个道璇玑的亲传爱徒。

天作之合。

不外如是。

至少,司徒庸人这般认为。

他的出身、cultivation base 、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涵养、谈吐乃至性格,无一不是上佳、上上佳,无人能出其右的那种。

甚至,Master 道穹苍都曾经笑谈过他司徒庸人和鱼知温二人:“真乃良配!”

彼时鱼知温连连摆手摇头。

司徒庸人却含笑当真。

然而即便是在道部研习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司徒庸人见过鱼知温开启珠玑星瞳的次数,甚至只有仅仅三次。

这三次,司徒庸人记忆犹新。

在他的印象里,这一双星瞳,便是世间最为美妙的瑰宝,是incomparable 的美丽。

司徒庸人甚至不知晓,除了研习最为玄奥的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外。

能惹得鱼知温如孔雀开屏一般,昙花一现那一双惊艳绝伦珠玑星瞳的,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而当下。

有了!

不是事情。

而是一个人!

鱼知温以为她藏得很好,可司徒庸人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他的Junior Sister ,又哪能没有察觉?

她突然的浮空,一闪而逝的开眼,面纱之下的那微不可察的微笑……

仅仅只是为了看那人一眼。

一个男人!

——fantasy story ,不是吗?

司徒庸人突然妒火中烧,但他全部情绪内敛,面上如春风和煦,无有波动。

这梦幻一样的事情,终归还是出现了……

这一刻。

司徒庸人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时刻盯着肉的狼,不会恍惚到连肉被蚊子咬了一口都不知道。

而时刻关注着自己Junior Sister 的司徒庸人,更加impossible 会误会鱼知温这么一个微小的细节,其实是在窥探其他的事情。

只是让司徒庸人不解的是……

这人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他和鱼知温,白窟相见,中间发生过了什么?

白窟存在的时间也很短啊,他们是怎么发展得这么快的?

还有,最最重要的!

司徒庸人咬肌條地一颤,目珠震晃,心声如山洪海啸般在狂呼呐喊。

“Xu Xiaoshou ,谁啊?!”